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86章相逢,何须旧事重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曹云卿回到家中,见到丈夫也在家中,便招呼了一声,回到了卧室里。

    曹云卿又拿出那个子弹壳挂饰,呆呆地看了很久。

    这么多年,每当午夜梦回之时,曹云卿也曾经噩梦缠身,梦中会梦到自己的儿子,南博。

    那个软软糯糯的帅气小男孩,当年如果不是因为父母,自己也不会那样狠心地ji将他抛在巴黎,自己独自回国。

    唉,人生总有那么多的不如意。

    曹云卿深深地感觉这么多年,自己的确做到了对这个家的真情付出,但唯独让自己一直心神不安的是自己的大儿子南博……

    当年,母亲一个电话打破了曹云卿所有美好的梦想。

    母亲说,父亲官司缠身,让女儿赶快回家。而当时,南博才刚出生不到一个月。南勋却从来未曾来见过母子二人,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曹云卿一介女流,苦苦等候着南勋,那段日子,那段在巴黎的日子,已经是曹云卿人生最大的忍耐了。

    那一日,曹云卿告诉自己,再给南勋一天的机会,如果南勋能来找自己,她就会不计前嫌地原谅这个男人,跟他重新开始。

    但是,一整天又过去了,南勋没有出现,但母亲的电话却一个接一个地催得紧。

    曹云卿抬手将子弹壳挂饰放到自己的眼前,又仔细地看了又看,上面的颜色已经是老旧的不能再看的颜色了,但这个挂饰带给曹云卿的却不仅仅是个挂饰,是个物件,那是一段记忆,一段自己不想但却真实存在的不堪回首的记忆。

    当年自己回到了中国,父亲已经被带走,暂时羁押。母亲一个人在家中痛哭流涕。

    “妈妈,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很清楚,只是昨天有人来到咱家,说是对你父亲进行经济调查,说有人实名举报你父亲,说你父亲贪污公司的资金。”

    接下来的日子,曹云卿不厌其烦地找父亲那些平日里走得较近的朋友,但恰逢彼时,这些平日里的好友们却像销声匿迹了一般,都说出差了、不在国内、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等等。那些听起来就很牵强附会的借口让曹云卿一度想要自杀了事。

    那些平日里一直靠在父亲身边的所谓的好朋友们,竟然没有一个是真心待人的。

    最后,母亲在父亲的一本记事本上发现了一个电话号码,曹云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通了那个电话。

    令她想不到的是,那是一个极其年轻的声音,听起来略显沙哑。

    “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是曹云卿,我父亲是曹文昌。”

    “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能不能约个时间见个面?”

    两人在电话中约了时间地点。

    令曹云卿吃惊的是,这个男人后来竟然成为了自己的丈夫。

    曹云卿抬头看了看周边,发现自己在卧室里,是刚才想得出神了吗?曹云卿站起身来,缓缓地走出了卧室,下楼来到了客厅,曹云卿才发现已经中午了。赵云平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云卿,你下来了,待会儿吃饭了。”

    曹云卿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赵云平给妻子倒上了一杯茶,端给妻子,“喝口茶,润润喉,怎么刚才出去了?”

    “奥,去见了个朋友。”

    赵云平自从上次曹云卿情绪不对的时候,便吩咐手下一个助理,专门关注着妻子,如果妻子有什么事情马上跟他汇报。

    今天曹云卿跟南勋的见面,其实助理已经跟赵云平汇报了。

    起初,赵云平心中还咯噔了一下子,但此刻见到自己老婆没在外面吃饭便回家了,心中的那块石头又放下了。

    十几分钟后,两人一起来到了餐厅里。

    今天中午厨娘做了曹云卿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曹云卿吃了好几块,赵云平见妻子的饭量还可以,心中越加高兴。

    饭后,夫妻俩回到了卧室,两人分别冲了个凉,便到卧室里睡了个午觉。

    此时的赵云平已经不常去公司了,自从两个孩子出生后,他便和妻子经常去云台阁,看看孙子,或者经常外出到各地去观赏一下风景。两人已经开启了休养的高级模式。

    赵云平对现在的生活模式极为满意,这样的生活既不紧张,也不空虚。有娇妻相伴,有儿孙绕膝,人生如斯,夫复何求?

    只是近几日发现自己妻子心神不宁的,便派了个助理对妻子多加关注了。

    赵云平向来自信心十足,不到万不得已,自己妻子也不会求助于自己的,既然妻子不说,那就说明事情是她自己可以控制的了的。

    午觉后,曹云卿发现自己的精神明显地不济。

    坐到化妆镜前,曹云卿给自己化了个淡淡的妆,看到镜中的自己,多么年轻,根本看不出自己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

    看着看着,镜中竟然出现了南勋。

    “云卿,你放心,今后我一定以你的意志为转移,以你的生活为先,咱俩好好过日子。我会让你一生幸福的。”

    “一生幸福?南勋你当年就是这样让我幸福的?我生孩子的时候,你在哪里,我照顾新生儿时,你这个父亲又在哪里?我走后这么多年,你可曾想过我,你可曾找过我?这么多年,你竟然杳无音信,这么多年,我这个实质的妻子在你心中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曹云卿发现她跟南勋的故事已然结束了。

    是呀,一切的故事逐渐退场,记忆中的美好逐渐消失,巴黎那座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美丽城市在夜色中睡去了。

    曹云卿此刻能够想起的只有路灯低垂着头站在路边,孤独的发出昏黄的光,那些孤独的夜行人在路灯下前行,影子细细长长,逐渐缩短,成为一点,随即又逐渐拉长,再拉长。

    而那些自己跟南勋在街头亲吻的浪漫镜头却渐行渐远,直至不见踪影。

    当日,曹云卿将要离开巴黎的那晚,此刻已然在她的脑海中清晰明了。那时一阵风吹过,她用双手抱住自己,衣襟在冬日的寒风中晃荡。落寞?或是惆怅?

    曹云卿知道自己的心事唯有自己慢慢品尝,就像受伤的猫儿蜷缩在无人的角落,用舔舐伤口的方式为自己疗伤。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那个让自己爱恨纠葛不清的身影,还有脚下被灯光拉长的自己孤寂的影子,一起被夜的黑暗与朦胧无情地吞噬了,就像从未走过一样。随之远去的,还有那夜晚的喧嚣繁华与灯火辉煌。

    当年的曹云卿自己孤孤单单地离开巴黎之前的那个夜晚也成为她以后很多年午夜梦回之时的梦境。每每彼时,曹云卿就会大喊着醒来,却发现身边躺着的爱人不是南勋,而是赵云平,一个知寒知暖,爱自己胜过一切的帅气男子。

    曹云卿午睡之后一直待在床上,心中想着的是跟南勋以往的每分每秒。间或闪现的是跟赵云平这么多年的美好时光。

    跟南勋相处的两年,跟赵云平相处的三十多年仿佛一切都历历在目。

    “南勋既然当年你忍心在我生产时都不见我,那么现在又来见我是为了什么?”

    曹云卿心中百转千回,终是不甚了了。

    赵云平见妻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便拉着妻子去了云台阁。

    潇潇见公婆又来看望孙子孙女,热情地拉着婆婆,来到了婴儿房。

    此时的璇璇和凯凯已经开始长出小牙来了。公婆开心地逗孩子玩了会儿。两人一人抱一个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

    赵云平见妻子跟孙子孙女玩得这么开心,便放下了心。

    晚上,一大家子在云台阁的餐厅里用餐。

    “明轩,最近的工作很忙吗?”

    “也不是太忙。”

    “多抽时间陪陪潇潇,潇潇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而且自己还怀孕了,你这个做丈夫的一定要多照顾,女人这个时候最需要有人照顾,有人体贴,有人关怀了。”

    “我知道,妈妈。”

    说完,赵明轩跟父亲的眼光碰到了一起,父子俩颇有默契的相视一笑,之后父子两人便开始用眼神进行交流。

    “母亲这段时间好像有事情。”

    “我知道,这不,我带她到这边来看你们,让她分分神。”

    “老爸,你可得小心了。现在女人太少了,优秀的女人更少了,像母亲这样爱你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可得看住了,别让更加优秀的男人抢走了。”

    “我会的,你放心吧,你只管看好自己的老婆就好。”

    “潇潇更是个极其优秀的女人。”

    父子俩的这番交流瞬间完成,且毫无痕迹。

    只有身边的潇潇略微看懂了点,但是潇潇何其聪明,怎能轻易戳穿?

    饭后,两宝明显困了,几人便将宝宝交给两个保姆,四人一起到别墅后面的山路上散步了。

    走着走着,四人便分成了两组。赵云平和曹云卿,潇潇和赵明轩。

    “明轩,父亲有什么事情吗?”

    “暂时我们不用担心,在父亲的可控范围之内。”

    “那就好。”

    “我的任务就是看好自己的老婆。”

    “我干嘛要你来看。”

    赵明轩一下子跳到了潇潇的前面,眼睛紧紧地盯着妻子:“我必须好好看着。你可知道,现在中国的国情?”

    “国情?国民平均产值还是国内生产总值?这个我今天偶尔在网上看了一眼。你让我想想哈。”

    “对了,是这样的,国内生产总值(grossdo,简称gdp)是指在一定时期内(一个季度或一年),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中所生产出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常被公认为衡量国家经济状况的最佳指标。它不但可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表现,还可以反映一国的国力与财富。”

    “对了,还有一段。2020年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对外公布,2019年全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99.0865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位;人均gdp首次站上1万美元的新台阶。2020年5月23日,政府工件报告提出2020年不设gdp增速具体目标。”

    “潇潇,我真是佩服你的记忆力,简直过目不忘啊。”

    “你家老婆如果不过目不忘的话,我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那么多大学知识学好。我怎么能写出那么好的小说来养活我们三人?”

    “过目不忘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水平。怎么,老公你有什么异议吗?”

    “自然没有任何异议,我想,潇潇,如果你来经营潇轩集团,你肯定能做得极好。”

    赵明轩转身盯着潇潇,“要不,老婆,等你生完三宝,你来公司里试试?”

    “好啊,我就喜欢这种挑战,不在话下的。看我的。”潇潇用自己的小手拍了拍胸口,向赵明轩保证到。

    “潇潇,现在中国的国情就是女人明显少,像你这样的女人尤其更少,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要看好你,不要让别的男人抢去了,毕竟没有女人的男人太多了。”赵明轩状若苦恼地叹了口气。

    “去你的,你很调皮呢老赵。”

    ……

    这边赵云平跟曹云卿两人也边走边聊。

    “云平,你看潇潇这个儿媳妇,这时我看她呀,是越看越喜欢呢。”

    “老婆子,我也是。”

    “老婆子?我很老吗?”

    “不老,你是我心中永远的不老女神。”

    “说笑了,你我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谁不了解谁啊?”

    “盯着明轩,让他多关心关心潇潇,潇潇现在多么不容易啊。女人这个时候正是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

    一句话说得发自肺腑,让赵云平也看出来,这是曹云卿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难道妻子以前遇到过此类情况?”

    赵云平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

    “云平,我现在觉得能和你成为夫妻真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这个世上只有你是最懂我的。虽然我们都快要五十岁了,但是我觉得我们还能相伴三、四十年呢。”

    赵云平更紧地拉住了妻子的手,眼神坚定。“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妻子的话给了赵云平更大的信心,这段话是妻子在见了以前的恋人南勋之后说出来的,那只能说明一点:妻子并没有旧情复燃,妻子还想跟自己好好地过下去。

    赵云平感到自己何其幸运,“还好,妻子这么直白地告诉自己会好好过下去,那我们俩一定好好地过下去。”

    第二天赵云平约了自家儿子在外面见了一次面。

    父子俩相约在咖啡馆里。

    梦兰咖啡馆是当地的一个著名的咖啡馆,不但咖啡是外国进口的,品种繁多,而且这个咖啡馆的氛围是c市咖啡馆里最好的。两人到了一个包间里。

    “爸爸,您今天找我来是?”

    “最近你母亲的恋人来到了中国,叫南勋,他儿子叫南博,最近要在中国开一家子公司。”

    “对,你猜想的没错,南博是你母亲跟南勋的儿子。只是当年你母亲生下南博不到一个月,你外祖父出事了,你母亲便抛下了南博,回到了中国。”

    “集团的事务你要小心处理,我想南博心中是有怨言的。”

    “好的,父亲,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处理的。”

    “还有潇潇,她是个很好的儿媳妇,你要好好待她。”

    “父亲,这个我始终都知道,您放心吧。我会让她过上最幸福的生活的。”

    “好,其实我知道我儿子在这些方面都做得很好,当初我和你母亲不同意你和潇潇的婚事时,你自己就一直坚持着,这一点你的确做得相当不错。”

    “儿子,你果然像我,知道自己的人生中,谁才是你真正想要的伴侣。”“

    “咱爷俩好久没喝酒了,今天喝点吧,下午就不去上班了。”

    “好的,父亲,来咱们喝一杯。”

    ……父子俩推杯换盏,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已经将两瓶白酒喝了个底朝天。虽然都没醉,但两人还是相互叮嘱小心,之后便分别由司机送回了家。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59.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