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82章较量,是否势均力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联化集团副总办公室里。

    李立站在落地窗前,静默了已经有二十几分钟了。

    刚才开会时的情境还历历在目。

    潇轩集团近几日有个招标会,李立已经领着他的团队连续奋战了五天五夜了,团队里的年轻人们都已经被逼到了极限了。个个都在私下里抱怨着,希望早点将这个标拿下,然后放假休息。

    李立刚刚被提升为副总,还不到半年时间,他特别希望通过本次的标,特别是潇轩集团的这次赵标,希望把这次标给顺利地拿下,然后能够在集团站稳脚跟。

    明天就是投标的日子,李立虽然领导团队已经经过了好几轮的研讨、修改,但是对于潇轩集团这样的大集团,心中几乎没什么底气,虽然联滑集团在本市也是赫赫有名的,但两者比较起来,联化集团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投标的日子。

    李立一行人已经在外面等候了好几个小时,终于等到联化集团到屋内讲述自己的投标计划了。李立很正式地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又对着镜子照了照。确认自己的穿着并无什么不妥,才带着团队进入屋内。

    李立面对着招标单位的诸位高层,内心自然是紧张的。十几分钟后,李立将自己的标书详细地介绍完后,心中反而觉得十分有把握了。

    最终结果宣布了,李立正准备要拿起电话跟董事长报喜时,却听到了与之前预测的结果完全不同的一个结果。

    惊呆,可能是彼时李立唯一的反应。

    回到联化集团后,李立立在窗前沉思了很久。

    “究竟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是一家比联化集团若很多的公司中标?”

    李立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的郑浩平正举杯跟自己的助理庆贺。

    “老板,现在李立正在自己公司里郁闷着呢。他永远也猜不到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的投标失败。”

    郑浩平内心依然是悲凉的,痛楚的,杀子之痛永生难忘。尽管并不是李立直接将自己的儿子杀死的,但这其中与李立的关联最大。

    王喜涛推开家门正要走进去时,听到哥哥王杰涛正在接电话:“什么,没中标?”

    “李立,你这个副总是怎么当的,如果下次再出现这样的失误,那你这个副总也就不用再干了。”

    “潇轩集团怎么了,虽然比我们集团规模大点,但是我们集团也并不差啊。行了,你不用在这里跟我解释,你好好想想怎么把下一个标书做得精彩,让我们中标吧。”

    对面的李立收起电话,抬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心中暗自思忖:“果然是大集团的总经理,说起话来丝毫不留情面,还好,还好,差点就被炒了鱿鱼了。”

    潇轩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

    王利正毕恭毕敬地站在赵明轩的办公桌前。

    “赵董,李立投标失败后,王氏集团的总经理王杰涛训斥了他一番,现在他正领着手下的员工在补救这次事故的损失。”

    “这件事办得特别好,安排的人进入联化集团了吗?”

    “已经成功进入集团内部,现在是李立的助理。”

    “很好,接下来你应该知道做什么吧。”

    “是的,我知道。”

    “好,你先下去吧。”

    王利走后,赵明轩信步走到硕大的落地窗前。

    “老婆,之前任何对你做过错事的人我都会替你一一讨还的,别人让的遭受到的必让他十倍奉还。”

    赵明轩此时感觉心中的恶气稍稍出来了一点点。

    前路漫长,且让我细细筹划筹划。

    王宅里。

    王喜涛洗了个热水澡,走出浴室时见到哥哥王杰涛还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正在看财经版。

    “哥哥,你刚才怎么发那么大的火?”

    “奥,公司今天投标没有中标。”

    “还跟潇轩集团有关?”

    “嗯。”

    “潇轩集团不正式潇潇的老公赵明轩的公司吗。不如我趁现在这个机会进入公司,跟赵明轩正面接触。”

    “哥哥,我突然特别想进公司尝试一下。”

    “怎么,那根神经终于转对了方向了?以前父亲那么想让你进公司,你却千方百计地拒绝,今天这时怎么了?”

    “也没什么的,我只是觉得我以前做的事情太过无聊,想要进公司历练历练自己。”

    “也好,我跟父亲说一声,你先跟在我身边学习学习吧。”

    “那,哥,我明天开始上班吧?”

    “那感情好啊。”

    赵明轩回到家中,见潇潇正在婴儿房内哄璇璇宝贝睡觉,赵明轩上前逗弄了一会女儿,等女儿已经哈气连天时,两口子便回到了卧室里。

    “潇潇,今天身体感觉舒服吗?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都挺好的,就是特别嗜睡。中午午觉一直从十二点半睡到了下午四点钟才醒来。”

    “挺好,多睡对宝宝有好处。”

    赵明轩去浴室洗了个澡,等出来时,看到潇潇已经躺到了床上了。

    赵明轩用毛巾将头发擦了擦。转身走到衣柜处,拉开衣柜,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来,递给了潇潇。

    “里面装的什么啊?”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潇潇从信封里拿出张折叠成心形的信纸,打开来看了看,顿时潇潇发出欢快的笑声。

    “明轩,你今天好肉麻啊。还给我写这种东西。”

    “怎么,你不喜欢吗?”

    “当然喜欢了。”

    潇潇一边捂着嘴笑,一边大声地将赵明轩给自己写的东西念出来了。

    “与汝阔别,一日有余。终不见汝,吾心戚戚,情难自抑,满卷相思。

    昔见汝于大酒店,初睥芳泽,即惊天人。秋波滟滟,青丝垂肩,娇态依依。复多日与汝相处相知,吾之情生不吾由。吾不禁心中狂呼,此乃梦中鸿雁也。夫弱水三千,则取一瓢足矣。夫理工芳草,惟独爱汝而无别乎。”

    “明轩,你这个情书写得甚合吾意。吾心甚慰。”

    说完,两人相视而笑,最终潇潇哈哈大笑起来。

    “明轩,你这几天的风格我甚欢喜。”

    赵明轩拉着潇潇的手,双眼盯着自家老婆,异常神情地说:“潇潇,跟你说真话,你以前在大学时,我没有陪着你长大,你上高中,你在社会上打工,我都没能陪着你,我现在想要把你经历过的事情陪你再做一遍。”

    “好的,老公,你有心了。”

    潇潇还是被赵明轩这一波恩爱秀得脸眼泪都流出来了。

    潇潇下床,拿出纸笔,飞速写到:“吾自认才貌双贫,有愧于汝!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一一考究去,觉汝行止见识皆吾之上,吾一介巾帼,实有愧有余不敢诺白头共老,只求相约无悔,如是百般,百错于吾。吾无金玉,亦表齿心,桂工明月,管院繁星,之所共鉴!

    若公子无意,亦不可伤身,一己之愿,不可强求,吾自不会跳楼,投江,有幸友怜之,赊伊利一包,暖而饮之,必当释怀。”

    赵明轩拿起潇潇写给他的回信,认真的研读了一番,顿觉妻子的文采甚佳。便学者古代的老学究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捋了捋胡子到:“吾妻本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古书之道,岂敢不从。吾虽不得领悟,但也明汝大意,况有佳人在此,怎不受教,若不此举,待到大彻大悟之时,岂不悲哉。”

    潇潇听着爱人说的古文,不觉大惊,原来明轩的文学修养也不在自己之下呢。

    两人似乎用古文上了瘾,明轩快步走出卧室,只几分钟的时间手中拿着一张纸回到了卧室,“潇潇,这次我是借用网上的话,你来看看为夫的心意,要好好研读,且不可负了我一片心意奥。”

    潇潇结果赵明轩手中的纸,仔细地研读了一番,只见纸张是这样写的:

    自小生得幸与姑娘相遇,三月有余,同膳同行寥寥数次,然相谈甚欢,情至深处。犹记那时初见芳泽,即惊为天人,叹伊人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倾国倾城之颜色,无不为之倾倒,想姑娘气宇轩昂,谈吐不凡,琴棋书画之才华横溢,无不为之动容。故愿与姑娘修百年之好,不负此生。

    盖因小生心怀天下,念民生之疾苦,登科之心不死。适逢乡试,欣然规往,一念之差,而未能体恤姑娘之意下,有负姑娘赤诚真心,实乃薄情寡义之举也。每每思之,羞愧难当,悔恨不已,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更有奸佞之徒环伺左右,屡屡窥觑于尔,不轨之心昭昭然若揭,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姑娘深明大义,不计小生怠慢之嫌,明察秋毫,拒奸佞于千里之外,与小生重修旧好,实乃天地间至情至性之仗义女子是也。小生自当幡然醒悟,感激涕零,舍天下而向美人,弃风尘而为红颜,山盟海誓,白首不渝。

    嗟夫!小生不才,貌不能如潘安,才不堪比子建,富不敢敌石崇,权不倾及朝野,然眉宇间亦藏有几分风流俊秀,谈笑间自有其淡雅风情。若苍天作美,许吾佳缘,自当不负此良辰美景,愿执子之手,结白发之缘,观江南烟雨,赏塞北明月,阅大漠孤烟,览长河落日;愿与子偕老,相濡以沫,朝望云卷云舒,共秋水长天,暮闻笙歌浅随,伴落霞孤鹜。

    夫浣者,吾所不欲也,炊者,亦吾所不欲也,然卿之所欲不可违也;凡饮者,吾所欲也,嬉着,亦吾所欲也,然二者皆卿所不欲,不可从也。卿喜焉,吾心亦飘飘然,虽登极乐无以过也;卿悲焉,吾心亦凄凄然,虽堕幽冥无以加也。喜焉,怒焉,哀焉,乐焉,但凭卿心;责焉,笞焉,赏焉,罚焉,只为卿意。

    若姑娘不以余卑鄙,猥自枉屈下嫁于吾,当许姑娘鞍前马后以驱驰。以妻为纲,恪守妻意,国事家事悉以咨之,然后施行,此其一;行大丈夫之职,健其体魄,以卫吾妻,犯吾妻者,虽远必诛,以为君子之德,此其二;常习烹调技艺,以善吾妻之膳食,穷尽天下佳肴,辩尝而后供一馔,尤以烹鱼为甚,此其三;断六根之邪念,视吾妻为唯一,视烟花柳巷如无物,贤良淑德,从一而终,此其四。如此四戒,熟记于心,日省其身。

    今小生修此书一封,满腔情愫,临纸踟蹰,书一纸情深,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望姑娘有朝一日将尔吾之情事大白于天下,小生遂能随姑娘左右,效犬马之劳,唯姑娘马首是瞻,唯姑娘之命是从,名正而言顺。吾之真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如违此言,人神共弃。

    以上皆吾肺腑之言,诚请姑娘细细思之,不负小生这些许相思之苦为盼。若存异议,请赐情丝绕一盏,小生当兀自饮之,了此一情,必隐于山林。

    庚子年

    “必隐于山林。是几个意思啊?”

    “明轩,你干嘛不学学屈原。”

    “屈原吗,他有一点的确是我向往的。”

    “哪点?”

    “就是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潇潇,你看早晨我饮木兰上的露滴,晚上我用菊花残瓣充饥。这种田园生活其实特别好,等我俩将三宝养大成人之后,我俩也去过这样的生活。”

    “好一切都听老公的。”

    ……

    第二天晨起时,赵明轩已经晨跑结束回到了卧室,正在浴室里冲凉呢。

    潇潇起身看见卧室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插满了野花的花瓶,甚是好看。

    潇潇凑近了看,只见里面有各色各样的小花,还有一朵玫瑰花,“明轩,可真有你的,竟然还学了插花艺术,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潇潇拿起花瓶放在鼻子下方用力地闻了闻,“嗯,味道还不错的。”

    此时赵明轩正从于是刚出来,“怎么样老婆,外形和味道都还好吧?”

    “不是还好,而是特别棒。明轩,你怎么会这么多东西?”

    潇潇歪头看了看自己男人,“还好美被我柳潇潇收了,不然的话,哼哼。”

    “不然的话怎样?”

    “不然的话,我一定变成妖怪把你收在手中,日日把玩。”

    “好呀,潇潇,日日把玩是几个意思?”

    “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哈,看来为夫不振振夫纲是不行了。”说着,赵明轩就走上前来要挠潇潇的痒痒。潇潇最怕痒了,笑着跳开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4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