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80章约会,唯君温柔以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潇潇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七点钟了,天还没黑下来,天气已经没有那么热了,将近夜晚时的温度正适合人们户外活动。

    潇潇推开门时,惊奇地看到了赵明轩清闲地坐在客厅里喝茶。潇潇有些许的诧异,但是聪明的美女老婆永远不会用最直接的语言表达出来。

    “潇潇回来了。”

    “明轩,今天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说着,潇潇伸出了一双水葱般的小手。

    “我的美食呢?”

    赵明轩突然想起来今早走时就说要给老婆带美食回家的,可是由于今天心情特别,便把这事给忘记了。

    “i’mterriblysorry.mydear.”

    赵明轩说着就上前将老婆紧紧地抱住,拿自己的头在老婆的头发里来回蹭了几回。

    潇潇知道赵明轩今天肯定是特别忙,不然的话也不会忘记给自己带美食了,再者自己刚才跟南博已经吃过晚饭了,便也不再计较,笑着说:“老婆今天心情特别得好,就不跟你计较了哈。”

    潇潇抬头紧盯着丈夫,又赘上了一句,“但是,下不为例哈。”

    “是,老婆,老婆的话就是军令,我一定有令比遵。”

    潇潇被赵明轩搞笑的表情和动作给逗笑了,拉着明轩的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还没吃饭呢吧?”

    “走,咱俩去外面吃夜宵去。”

    “好喽,听老婆的。”

    赵明轩叫了司机,一会儿的功夫,两人便坐在去美食街的车上了。

    “老婆,最近你怎么换香水了吗?”

    “没有啊。”

    潇潇突然想起今天见过南博,便坦言道:“今天我去见了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救命恩人南博,他从法国到中国来了,说要在中国开展业务,要在中国开子公司。”

    “动作够快的呢。”赵明轩心中暗想,但表面上却表现得跟南博并不相识。

    “那感情好,你的恩人便是我的恩人,叫他有事来找我,我们的公司会全力支持他的。”

    赵明轩太了解潇潇了,对自己的恩人自然是全力相帮,便这样对潇潇说。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地转眼就到了美食一条街上。

    陪着赵明轩,潇潇知道,之所有能来这条街,赵明轩明显是为了让潇潇多吃点愿意吃的美食。孕妇,一旦孕吐,很麻烦的,闻见特别的味道,便对之后的美食视若无睹了。

    两人在街上选了几种美食,很奇特的,潇潇竟然都能够接受这几种味道,那晚,潇潇虽然已经吃过晚饭了,但还是又吃下了很多美食。眼见着潇潇吃得差不多时,赵明轩便提醒潇潇“回家了。”

    司机稳稳地将车停在了云台阁的主楼大门外。赵明轩先下了车,然后走到潇潇的那边,为老婆打开车门,贴心地扶着老婆下了车。

    “走,咱俩去散步了。”

    接着,俩人拉着手向后面的山间小路走去。赵明轩今晚选了一条别墅周围的路,这条路修在别墅的四周,是一条环绕别墅的宽宽的柏油路。两人牵手在上面走着。

    “潇潇,今天晚上你吃的那些没事虽然没有太多的营养,但是也是平日里你闻味就想吐的,今晚真的很奇怪,宝宝竟然能够接受那些味道了。”

    “明轩,我也觉得很奇怪的,本来我不怎么喜欢吃那些东西的,但是今晚我真的不是逼着自己吃下去的,我是真的愿意吃。”

    “可能跟你的心情有关系吧。”

    “今天你跟朋友聊得肯定很开心,不然的话,吃东西时也不会有这么好的胃口的。”

    “嗯,可能吧,南博真的是个特别善解人意的男人,虽然年龄比较小,但是心细、很会照顾人,你看把我这个孕妇都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在巴黎时,也多亏了有他,在我大出血时,给我输了血,才让我捡回了一条命。”

    “原来潇潇的心中一直在意的是欠着南博一个天大的人情。我必须得想方设法为潇潇还上这个天大的恩情,否则以后潇潇万一遇到跟南博有关的事情,她可能会做出超乎想象的事情的。”

    赵明轩心中不禁十分地害怕,害怕潇潇会无原则地为南博做某些事情的。

    此时的潇潇心中感到特别的高兴,身边有这么爱她的明轩,生命中还有一个那么关注她的知心朋友,与自己有血缘上的牵连。还有两个萌宝。肚子里还有一个未出世的萌宝贝。自己的人生要不要这么精彩啊。

    “明轩,我有个想法。”

    “你说,什么想法?”

    “我想哪天请我的恩人吃顿饭,你也一起作陪。”

    赵明轩不假思索地答道:“好呀,你看哪天,我这里没有问题的,都行。”

    潇潇听到自己的爱人这么说,心中乐开了花。果然明轩是最懂我的,知道我不愿欠别人的人情,这样也好,我尽快把人情还了,也好再没心理负担了。

    九月的小尾巴再不仅仅抓住也许就再也抓不住了。

    8月28日,这一天发生了一件令赵明轩也措手不及的事情。

    早上7点钟老宅的管家给赵明轩打电话说,曹云卿早上在花园里晕倒了。

    听到这样的信息,赵明轩和潇潇顾不得太多,就上了车直奔老宅。

    等到了老宅时,卧室里,两人见到了母亲曹云卿。

    此时家庭医生已经在床前给曹云卿挂上了葡萄糖。

    家庭医生说,一则天气太热,二则曹云卿气急攻心,于是便晕倒在了花园里。

    等待葡萄糖一滴滴地被打进了血管里,约莫过了两个小时,曹云卿悠悠醒转过来。赵明轩上前拉住母亲的手,询问了一些事情。

    赵明轩走出母亲的卧室,拉着潇潇到了老宅的花园里,此时正是上午的十点钟左右,太阳并不是太炎热,但明轩害怕潇潇一个孕妇受不了太阳的炙烤,便拉着潇潇到了院子里太阳伞的下面。

    潇潇在太阳伞下面的椅子上坐下来,赵明轩端起一杯茶,递给潇潇,“放心喝,这杯茶宝宝能接受的。”

    潇潇嘘了一小口,眯上眼睛,顿觉满口留香。这茶太好了。

    “你怎么把我从卧室里拉出来了,有事吗?”

    “我怕你一个孕妇在屋里憋得太久了,怕你闷坏了。”

    “不对吧,好像妈妈有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

    赵明轩用研判的眼光看着潇潇,似乎在思索,也在考量,“妻子究竟能知道多少,或者说妻子究竟能猜到多少?”

    “毕竟妻子在巴黎时曾经在南博家中待过一段时间,可能妻子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了。”

    赵明轩不想明白地说出来,毕竟母亲的事情是他和潇潇这样的小辈不能妄议的。如果母亲不亲口说出来,做儿子儿媳的绝不能说出来。

    潇潇似乎看懂了明轩眼神中的深意,便佯装不知地继续喝她的茶水,还不时地吧嗒吧嗒嘴,好像在认真品味着茶似的。

    “明轩,你可知道我曾经写过一篇品茶的文章呢。”

    “是吗,念来听听。”

    “嗯,好呀,你可得有耐心来听,很长的。”

    把一杯香茗,端坐电脑前,任丝丝幽香冲淡浮尘,沉淀思绪,品味研修。忙碌的十指敲击着键盘,充实的心灵品味着茶香,让茶香润泽心灵,让茶味超尘脱俗。

    “嗯,你写的这个貌似并不是品茶呀。”

    “你接着听。”

    凝神静气,思索:“中观设计”导引下的“课时设计”、以解决“课堂教学实际问题”为主线的研究模式、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课堂观察……第一遍,异常纠结;第二遍,豁然开朗;第三遍时,已是信手拈来。低首看茶,恍然大悟,这不正如杯中的茶,人们常说:“第一道茶苦如生命,第二道茶香如爱情,第三道茶淡如清风”,我们品味“课时设计”,不就如品茶?

    “明轩,你还敢说不是品茶吗?”

    “嗯,的确有提到品茶,但是此品茶非彼品茶啊。”

    茶如研修,你不可能都喜欢。在品味研修的过程中,会不自觉得回味着研修带给你的那份,浓浓的甜、涩涩的苦、淡淡的香。

    回味研修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感受着那种来自心灵交融的颤栗。品味研修,品味每一份作业,得到指导老师推荐时,那种受宠若惊的颤动;推荐为0时,那种失望与落寞,不正如功名利禄来来往往,炎凉荣辱浮浮沉沉。

    还是拥一份淡泊,守一份宁静吧,如此才能品出研修中的真正味道,让研修变得更加贴切,更加实用吧。也让我们的人生更有底蕴!

    研修又如一杯白开水,好像没有味道,平淡无奇,却包容了一切味道;看似非常平淡,却蕴藏着波澜。这就是对研修进行三遍思考之后的感觉,那是一种香后的淡。

    “怎么又开始说研修了呢?”

    “老婆,这个比喻用的恰到好处呢。”

    品茶之味,悟茶之道,就是要用雅性去品,要用心灵去悟。品味研修亦如此。品茶,讲究的是心情。研修,讲究的也是一个怡然的心情,一段视频,心烦意乱的去看,你收获的几乎为零,但是携一份淡定与从容,你看到的就不仅仅是一段文字,而是一副画,一份报告,甚至是一个非常富有内涵的故事……唯有如此,才能品出研修的韵味!唯有如此,才能感受到知识的增多,技能的提高,境界的提升,而不仅仅是酸痛难忍的肩膀,疲惫不堪的身体……

    夜已深,闻着淡淡的茶香,悠然自得得敲击着键盘,写下自己心灵深处的柔软与宁静,那样,在烦闷的研修之夜也会是:拥着一份静养之心,没了一点矫饰和浮躁,忘却一切得失和荣辱,只为弄懂什么是观课研究,课后如何评议,如何总结评价……

    在这个功利的世界,人人都在为生存而奔波,忙忙碌碌,去实现和拼搏自己的梦想和希望。生活的压力和紧绷的心弦,让人无法释怀那份轻松的心情。人们渴望心静、心安、心清的状态,却好像水中捞月,祈盼远离尘嚣,回归自然的愿望,恰如海市蜃楼。静心沉思,蓦然回首,于研修中觅一方宁静又何尝不可?

    “嗯,老婆,你这个品味的确品的高雅,品得极有品味。好。”

    “老公,你再听,马上就能听到品茶了。”

    “茶可清心,淡淡的一丝香甜,柔柔的一缕心音,暖暖的一份真情,那份幽香,那份清醇,那份淡雅,都在默默地品味之中。”

    “老婆,这句说得极好。”

    “再听最后一句,这才是全文的中心呢。”

    “研修如茶,句短味长。”

    “嗯,最后这句,我给你点一万个赞,这句写得极好。点名了本文的中心,用字精炼,恰到好处。”

    “高手,的确是高手啊。”

    潇潇听到丈夫的赞扬,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

    “不对呀,老公,我们本来在说妈妈的事情。为什么转眼间成了你听我写过的文章了呀。”

    照明轩笑了笑,“都好,都好,不要太过计较了,对孕妇身体不好的。”

    潇潇朝着爱人瞪了瞪眼睛,不愿意再说下去了。

    怎么每次都是命轩将自己轻而易举地就绕进去了呢,自己的智商呢,难道每次跟明轩说话时,自己的智商都被自己忘在那个犄角旮旯里了吗?或者每次自己的智商都处于离线状态了吗?

    潇潇最后在心中下了个很经典的结论:“一孕傻三年。”

    原来大家都在说的这句话真的是真理啊。

    “算了,就不跟明轩计较了,反正我是怎么也说不过他的,何况这几年我真的是一孕傻三年的时期。”

    最终赵明轩拉着潇潇的手回到了云台阁,自然而然地曹云卿的事情呗赵明轩成功地绕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曹云卿听说在自己昏迷期间,儿子儿媳都来看望过自己,顿觉内心相当的幸福,原来这才是承欢膝下啊。

    第二天8月29日,真的到了8月份的小尾巴了。赵明玲真的抓住了小尾巴,这一日她带来了一个人,一个男士,一个让大家,不,是让明轩哥哥震惊的人。

    王喜涛就这样走进了潇潇和赵明轩的视线。潇潇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但仔细一看时,确实是自己的大学同学王喜涛。

    “hello!”王喜涛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真的让人想暴揍他一顿的。

    潇潇毫无心理准备跟王喜涛见面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4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