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79章伤心,该来的总会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郑浩平来访之后潇潇很伤心。但是父亲走后潇潇并没有感到难过,只是觉得父亲这么多年都没有关心过自己、母亲还有弟弟,又有什么资格来宣告父亲、外祖父的身份?

    几天后,赵明轩的特助王利将调查到的郑浩平以前助理李立的资料送给了他。赵明轩看着这些资料,心中真是五味杂陈,当年的潇潇母女、母子三人究竟经历了多么艰难的生活。

    李立,每次拿到郑浩平让他送给柳梦玲的赡养费都一分不剩地私吞了。但每次都跟郑浩平禀报说已经送给了柳梦玲。

    李立总共给郑浩平做了七年的助理,正好是潇潇一家三口最最艰难的时刻,这期间,潇潇五次见父亲未果,只得逼自己退学,帮助母亲打工挣钱。

    赵明轩的心随着材料上的描述变得越来越冰冷。

    “潇潇,这些苦,这些罪,我必替你讨还回来。”

    此时已经是某公司副总的李立此刻突然打了个喷嚏,已然四十多岁的李立闷闷地想,“是谁在想我吗?还是对手想要算计我?”

    他可能永远也算不到是潇潇的爱人想要找他算账了吧?

    彼时郑浩平派出的助理也将调查到的资料送到了郑浩平的手上。

    郑浩平一边看,手情不自禁地抖起来。

    “我可怜的儿子,我了可怜的女儿,你们这么多年间竟然过着如此艰辛的生活。原来我给你们的赡养费你们竟然一分也没有收到。”

    郑浩平不禁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儿子,如果你们能够拿到这笔赡养费的话,是不是学明就不会平白无故地去了?”

    郑浩平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想到了葬礼上女儿潇潇对自己撕心裂肺的绝望呼喊,想到儿子当年在医院里,母子三人孤独无依的惨况,郑浩平不禁又气又恼。

    “李立现在在哪里上班?”郑浩平将电话打到了王杰那里。

    “老板,他现在在本市联化集团做副总。最近刚刚被提升起来做副总的,总共只有六个月的时间。”

    “好,今后公司的所有业务就针对他了,想法设法将他从副总的位置上拉下来,另外安排一名聪明伶俐的年轻人到他公司里做卧底,我公司职工薪酬的四倍,谁想去,帅选一下。”

    “明白了,老板。”彼时李立正在一间酒吧里跟同公司里的同事举办庆生宴。今日是他的生日,已经四十多岁的李立正在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同事们敬给他的酒。

    “今天这时怎么了,怎么一直打喷嚏,难道我这是感冒了吗?”

    李立不觉心中惊觉了。

    8月末,已经是夏末了,天气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炎热了。但是外面依然如火烤般。潇潇推开窗户,顿觉一阵暖气扑面而来,已经是近两个月的身孕了。潇潇最近的饮食已经十分清淡了,但是还是觉得胃口欠佳。

    早起时,赵明轩告诉潇潇,今天他要给她捎带着美味回来,此时虽然已经下午三点了,太阳依然晒人,空气中依然是那么地干燥。

    潇潇换了身衣服,穿上了拖鞋,慢慢地走下了楼。到了一楼客厅,潇潇见到师傅们正在门外的草坪上剪草。客厅外的草坪已经被收拾得相当耐看了。

    潇潇推开门,朝着师傅们喊道:“大家休息休息吧,现在的太阳还这么大,小心中暑了。”

    “没事,夫人,我们也是刚开始干活。您别出来了,小心中暑,您还怀着孕呢。”

    长居云台阁,潇潇本就是个随和的人,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不管是管家、保姆,还是

    修剪杂草的工人师傅们、管理果园、游泳池等的工人师傅们,都对潇潇有很好的印象,这个女主人既不苛刻,也不吝啬,给大家发的工资又高,人又特别善解人意。

    潇潇笑了笑,瞅瞅外面的大太阳,便像没了气的气球样缩回了客厅。

    推开书房的门,潇潇看到了整洁有序的书房,两面墙的书,让潇潇大卫惊异。

    使潇潇惊异的并不是赵明轩的藏书多,而是赵明轩的书房中竟然也有言情小说,也有心灵鸡汤之类的书籍,笑林、小故事等等,再仔细看时,竟然有潇潇自己写的书,潇潇好奇地从书架上拿下自己写的书,翻了翻,竟然上面签署的日期是赵明轩刚刚跟潇潇认识的日子。

    潇潇的心思百转千回,终是明了了爱人当初的心。

    原来明轩早已对自己情根深种啊。

    潇潇不觉脸上已经挂上了笑容,自己却不知道。

    拿着自己写的书到了卧室里,躺在床上,潇潇细细地翻看。

    “原来,原来。”

    赵明轩的心思竟然早早地就。书里面很多地方赵敏轩斗写了批注。

    比如潇潇写的故事中有夫妻吃饭的情节。只见旁边赵明轩在旁边写着:真实的画面,我也好想有这样的美丽画面,和相爱的妻子一起。”

    另一处,是夫妻两人置气不理对方的情节,赵明轩也在旁边写了批注:“两人相爱一生能有多少天,干嘛花费时间去置气,不值得,真的!!!!!!”

    潇潇对着最后的几个感叹号,沉思了许久,原来赵明轩对婚姻,对爱情竟然会有这么深刻的感悟。

    怪不得赵明轩从来不跟自己浪费时间干不值得的事情,怪不得赵明轩从来不花费时间跟自己理论自己的一些有的没的。原来,爱人自己竟然有这么多内心的想法。自己早该跟明轩好好交流的,自己早该跟明轩深谈几次的。

    关于人生,关于生活,关于自己的过去,关于自己的弟弟、母亲,潇潇突然觉得自己虽然经历这么多,但是却没有明轩活得通透,活得明白。

    “我一定要找时间跟明轩好好聊聊。”

    南博今日见天气没有前几天那么热了,想着这几天也该给潇潇打个电话了,该约潇潇出来吃个饭了。有些东西必须得开始了。尽管自己内心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将潇潇牵扯其中。

    “潇潇,美女老师,你好吗?”

    “南博,怎么是你啊。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你猜猜我现在在哪里?”

    潇潇是多么聪明的人,但凡说这样的话,那肯定是在中国了。

    “我能一下子就猜出来的,你现在应该在中国吧。”

    “美女,你真的是太聪明了。出来吧,我约你吃饭,定在贸易大厦吧。”

    “好的,帅哥,你只要一声令下,我便一往直前。”

    “美女老师,你不要总是用成语,我有点应接不暇。”

    “哈哈哈哈。”

    潇潇不禁笑出声来。

    贸易大厦餐厅里。

    “美女,你来了。”

    远远地,潇潇看到了帅气的南博,潇潇不禁快走了几步。

    潇潇伸出水葱一般的小手跟南博握了握手。两人就坐后,南博看着潇潇的起色还不错,便又大家咱们了一番。

    “美女,怎么,到现在还没上班嘛?”

    “是呀,可能很久都不能上班了。”

    “九月份不是开学的日子吗?”

    “本来是的,可现在我又得等一段时间才能上班了。”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有点事,不过是好事情。”

    “我又怀孕了。”

    “这可真是好事情,你丈夫肯定很高兴吧。”

    “那是自然。”

    潇潇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真的不应该在恩人面前谈论起这件事的。

    “那好,服务员。”

    南博叫了服务员,将菜单交给了潇潇,让潇潇点菜。犹豫咱三,潇潇却不知道该点什么菜。

    在家中,一向都是赵明轩帮着料理饭食,什么是该吃的,什么是不该吃的,赵明轩都会提前跟厨房里的师傅交代好。潇潇只等着厨师做好了,端到饭桌上,坐下来吃就行了。

    潇潇叹了口气,又把菜单交还给南博。

    潇潇故作大度地说:“大恩人,你来中国,我是主,你是客,理该我请客的,这次由你来点菜。请。”

    南博已经从潇潇的眼神中看出了潇潇并不知道该点什么菜。他也并没有点破这一点。

    南博拿起菜单,专挑孕妇可以吃的菜点了几道。然后又礼节性地说:美女老师,这几道还可以吗?”

    “当然,帅哥点的菜自然是最好的。binggo!”

    南博看了看潇潇,心中不觉对赵明轩这个哥哥当年能够慧眼识贤妻的本事点赞。

    一段饭,两人吃得很是开心。

    “潇潇,自从巴黎一别,我们竟然有这么久没见了,现在看到你依然美丽如初,我就心安了。”

    “两个宝贝都好吧。”

    “那是自然,他们被我老公照顾得非常好。”

    说着,潇潇拿出手机,翻开手机相册,找到俩宝的相片,递给了南博。

    南博接过潇潇的手机,非常认真地看了看俩宝的照片,边看边说了很多评论性的话语,逗得潇潇开心得不得了。

    “光顾着说我的事情了,对了南博,你这次来中国是为了?”

    南博放下餐具,顿了顿说:“潇潇,你以为呢?我就不能专门为了来看望中国的美女老师而来吗?”

    “当然能,这一点我可以充分地相信你。毕竟你跟别的男人的确是不同的。”

    南博伸了伸大拇指,表示赞同潇潇的看法。

    “我在中国也有事业,这次来我想着在中国开分公司。”

    潇潇举起饮料,“来我的恩人兼朋友,敬你一杯,祝福你在中国的公司越办越好。”

    “谢谢。”南博回敬了一杯酒。

    “怎么,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看。”

    “潇潇,你的老公是得有多么幸运,竟能够娶到你这么好的老婆。真是羡煞神仙啊。”

    南博继续盯着美女老师看,看得潇潇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个女人的确能够让人心安,虽然长得极其漂亮,但却并不因此而傲娇,也不因此而将自己置于特殊位置。踏实、细心。既能做居家过日子的好老婆,又能上的了厅堂。大气而不拘泥于小家子气。”

    南博在心中不断地对潇潇做着适当的评价,心中对潇潇的情谊也在不断的增长,而自己却不知。

    两人从餐厅里分手后,潇潇的司机已经等在了贸易大厦的门外。

    潇潇上了自己家的路虎。南博也上了一辆兰博基尼。潇潇眼见着南博如此高调地在中国招摇过市的,脸上不禁露出讥讽的笑容。“还真是没有任何顾忌呢。”

    赵明轩回到家中,发现妻子并没在家,便换了家居服去了婴儿室。

    璇璇宝贝见到爸爸,努力地伸出小手手要爸爸抱抱。一般的宝宝在这个月份大的时候还刚刚能够听懂妈妈的某些动作,可是璇璇跟凯凯俩宝贝天生智商就比较高。三个月的婴儿已经能够做到这样的确令人刮目相看呢。

    赵明轩上前抱起璇璇宝贝,在婴儿房里走了许久。一边逗弄着女儿,一边期待着妻子赶快回家。保姆则抱着凯凯宝贝,也尽力地逗孩子开心,可是每每此时,凯凯宝贝都是不为所动的。

    赵明轩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心理慌得很。特别期待着早些见到老婆。

    等了半个小手,赵明轩还没见到潇潇回家,心中不免更加焦急了。

    放下璇璇宝贝,赵明轩回到了二楼的书房。想坐下来处理点公事。

    当推开门进入书房时,赵明轩感觉书房的门好像被推开过。向来的警觉心让赵明轩更加心焦。难道潇潇曾经进入过书房?

    赵明轩细细地查看了书房内的东西,看到潇潇写的书好像被人动过,一查,发现少了一本。

    “肯定是潇潇来书房,看到了,拿走了吧。”

    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赵明轩发现自己更笨无法集中精力处理事务,便起身回到了卧室。进到卧室里时,潇潇发现卧室的书桌上放了一本书,正是潇潇写的那本书,书被翻开了,翻开的那页上有自己的批注。

    赵明轩轻轻地笑了,今日竟然让潇潇发现了自己多年前刚跟潇潇认识时的心迹了。

    赵明轩拿起那本书,也颇为认真地翻了翻。当年的自己在见到潇潇一面之后,便买下了潇潇写的所有小说,并认真地研读,在书的边角处还做了大量的批注。

    现在看来,当年的一年之缘便注定了两人一生的夫妻缘。还真是一见钟情啊。

    赵明轩将书合上,整齐地放在桌子上。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估摸着潇潇快要回家了,便急急地下楼去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等候妻子的到来。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40.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