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78章重识,你我重新来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晚上,赵明轩回到家中,见潇潇并没有在卧室里。便先将西装换成了家居服。

    赵明轩穿着一套家居服走进了婴儿室,见到了潇潇。

    潇潇正在给两个宝贝喂奶。

    赵明轩走上前去,从后面暖暖地抱了抱自己的妻子。歪着头看了看正在吃饭的璇璇小宝宝。璇璇小宝宝已经能够认人了。见到爸爸开心地笑了。不顾得吃饭了。

    “明轩,等会儿再跟璇璇宝宝玩,先让她集中精力吃饭。”

    潇潇明显不乐意了,刚刚还吃饭吃得好好的,现在看到爸爸,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不肯认真的吃饭了。

    “好好好。”赵明轩连续说了三个“好”字。

    转身,赵明轩又去逗那个冰山小宝宝了,凯凯宝宝向来是不爱笑的,仿佛打小就很好地继承了父亲的性格。

    逗了一会儿,赵明轩发现凯凯宝贝竟然一直都没笑,见到他这个父亲,表情上基本没有多大的波动。

    “难道我儿子打小就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会啊,还这么小的一个小宝宝。”

    赵明轩摸了摸自己的头,无法理解地转身走出了婴儿室。

    回到了卧室,赵明轩又想起今日王利曾经告诉自己的一番话。

    “赵董,今天我们发现有一家外国公司现在正向跟我们合作,只知道这是一家法国的公司,似乎这个公司的实力相当的雄厚。并且我们得知,它想跟我们公司有长期的全方位的合作。”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查查这家公司,看看这家公司的真正底细。千万不可鲁莽,一定要查清楚了再进行合作。”

    郑浩平这几日正在跟妻子准备潇倩结婚用的物品,随着物品的准备,他越来越感觉,自己的女人就要离开自己,去过她自己的日子里,想到这些,自己就有些伤感。

    许淑云欣喜若狂的为了自己女儿的婚事而操劳着,但是每次想起自己就要跟刘倩做亲家了,内心就感觉不太爽快。

    “凭什么啊?”

    “刘倩不过就是自己开了个工作室,给上流社会里的太太们、先生们做做衣服而已,一个商人而已,也能跟我们家相提并论吗?”

    每次许淑云都很不舒服地,然后自己就避免想起此事。但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两个亲家还是得在一起商量着办的。

    这一日,两人约在了一家咖啡馆里。

    刘倩到了咖啡馆里,便不再心情郁闷了。看着赏心悦目的周边环境,喝着自己喜欢的咖啡,心情瞬时好了起来,一扫往日的阴霾。终于可以毫无牵挂地喝个清闲的咖啡了。

    一会儿许淑云到了咖啡馆里。

    两人也没做任何的礼节性的谦让,直奔主题。

    “这次结婚,是我儿子的婚事,我必须得大操大办。我会把我家中的老亲都请来的。”

    “好啊。我也会请我的亲戚朋友都来的。大约三十桌吧。”

    “三十桌吗?怎么会有那么多?”

    “当然会有了,我这么多年做局长,你当然不会知道我能有多少好朋友。”

    “是酒肉朋友吧。利益挂钩吧?”

    刘倩讥讽道。

    “这你不用管,我反正就得请至少三十桌,这是我删减了很多次的结果了。”

    “好,没问题,我这边大约二十桌。加起来统共有五十桌。规格呢?”

    “规格?这还用问,当然是照最高规格。”

    “好,最高规格。”

    “亲家,倩倩,如果你经济实力不允许的话,我们家可以将这个所有的费用都付给你。权当你嫁儿子。”

    “我刘倩这个费用还是能付得起的。这个你尽管放心就是了。”

    “还有,这是我们家的礼单,是你们男方家该准备的东西,规格,报价都在上面了,你看看。”许淑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刘倩在心中腹诽了好几次,但表面上却表现得极其大度。

    刘倩看了看,最后的花费总额是300万。不觉倒吸一口凉气。

    “许淑云可真能做,结个婚也能然让男方买这么多东西。不过我决不能认输。”

    “至于彩礼,我会让倩倩带过去288万,至于你家给我们的下礼多少由你们定吧,我们也不强求,毕竟你家的条件也还……”

    刘倩一听马上不太愿意了,我家的条件难道还不如你家啊。

    “我知道了,你尽管放心,我会做到让大家都满意的。”

    刘倩心中不断地劝慰自己,”放心吧,反正最后这些都是我们一平的,而且两人又有了孩子,先不管这些了,结了婚再说吧。”

    郑浩平早饭后静静地坐在了卧室中,又看了赵明轩的朋友圈。

    今早赵明轩又将一波俩宝宝的萌照晒到了朋友圈里,得到了很多人的点赞,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自己的岳父。

    郑浩平进来一直看朋友圈,每天看到两宝宝,就会想起潇潇的小时候。

    潇潇很小的时候,郑浩平就跟柳梦玲离婚了,所有潇潇的小时候是极度缺少父爱的,郑浩平想到这些心中不免有些后悔,

    现在自己想外甥了,也不能去看望。今日去找明轩吧,看看明轩能不能让自己去看看俩宝宝。源于血缘的那种思念是难免的,隔代的亲昵也是众所共知的。

    唉,悔不该当初。

    赵明轩跟郑浩平又见了一次面,赵明轩看到此时的岳父也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中间人,唯一能够将潇潇跟自己的亲生父亲联系到一起的一个男人,总要劝老婆慢慢地消除对父亲的隔阂吧。这项工程尽管巨大,而且极其难办,但是也得硬着头皮去办,否则妻子医生都会有心理阴影的。

    既然下定了决心,赵明轩便立刻付诸行动了。

    这一日上午,云台阁来客了。

    潇潇听到管家大叔的通传,便换了身衣服到了一楼的客厅,但自己却看到了亲生父亲郑浩平。

    潇潇礼节性地请郑浩平就坐,然后让阿姨上了茶。之后便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潇潇见这么冷场,便很冷漠地说道,“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潇潇,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怨恨,但是我太喜欢俩宝宝了,我今天一是想来看望你和你母亲,二是想来看望我外甥。”

    潇潇一听,还来看望我和我母亲?

    “看望我和我母亲你就不必了吧,看望你外甥,你也不必了吧,毕竟当年你连我都不想见,干嘛见我的孩子。请您喝完这杯茶后就离开吧。”

    此时保姆正好来叫潇潇给俩宝吃饭。

    郑浩平期盼的目光虽然没能瞒过潇潇,但潇潇不想让父亲见自己的孩子。当年几次相见父亲,跟父亲那盘怕是借钱也要给弟弟治病,父亲却从未见过自己。

    正要继续逐客,此时潇潇听到母亲柳梦玲的声音。

    “潇潇,一大早的谁来了?”

    “没谁。”潇潇本想糊弄过去,但是柳梦玲已经推开客厅的门走了进来。柳梦玲一件是郑浩平,便平静地说道,“你怎么会来云台阁?”

    “梦玲,你的眼睛已经好了吗,完全好了吗?”

    郑浩平的话语中竟然夹带着丝丝喜悦。

    “是的,完全好了,上天见我可怜,便饶恕了我。”

    柳梦玲依然是平静的声音。

    “梦玲,我今天来是想看看俩宝宝。”

    “不必了吧,你守好你的妻儿就好,不要再想当年那样了,既然当初选择永不相见,连儿子生病你都不见,何苦现在又如此呢?”

    “惺惺作态就不必了吧。”

    “在医院里……我。”

    柳梦玲听到医院儿子猛然警觉。“难道说医院里昏迷之时吗?难道真的是你本人在我跟前对我说的那番话?”

    柳梦玲想起在医院自己昏迷时,隐隐感觉有人天天来看她虽然自己睁不开眼睛,但大脑是有意识的,每天都有个人来看她,在她床边说一些话,难道是郑浩平?

    柳梦玲在沙发上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缓缓地喝了一口。仍然平静地说:“你今天来,是以什么身份来的?”

    “自然是父亲,外祖父的身份。”

    “父亲,对不起,你只是血缘上的父亲了,外祖父你更是根本不贴边了。所有请你离开吧。”

    “好吧,父亲,我承认,你是我血缘上的父亲,但是仅此而已。”

    “还是请你喝完这杯茶就走吧。”

    “潇潇,我当年之所有离开你们,是因为不爱你母亲了,但是我对你和你弟弟,真的是割舍不开呀。”

    “好,那就说说你是如何对我俩割舍不开的吧。”

    “当年我弟弟患上重病时,你在哪里?当年我只身一人,去你家找你,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帮助时,你在哪里?当年我总共去了五次,但是一次都没能见到你,你究竟在哪里,当年我辍学陪着母亲,跟母亲一起打工赚钱,帮弟弟治病,你又在哪里?”

    “今天你在这里说,你是父亲,你这个父亲当得可真便宜啊。”

    “那你说说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是以父亲和外租的身份来的?”

    郑浩平顿觉哑口无言,是呀,自己以何种身份在这里称自己是父亲,是外祖父?

    郑浩平终是郁郁起身,缓缓自行走出客厅,走向大门。

    “我又有什么资格,是的,我真的没有资格。但潇潇说当年找过我五次,可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难道?”

    郑浩平坐上司机开来的路虎时,心中还在不断地思量着。究竟当年在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潇潇会这么记恨我?

    当年明明自己派了公司的一个小助手每月将赡养费送到潇潇母亲手中的,难道小助手?

    郑浩平百思不得其解。想起当年儿子下葬之时,女儿对自己那种痛恨至极的表情,想想都可怕极了,明明自己也有月月送生活费,为什么?

    “不行,这件事自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郑浩平回到家中,马上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老板,好的,我马上派人去查。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应该还是能查出蛛丝马迹的。”

    王杰放下电话,马上给自己的手下打了电话,吩咐马上去查当年老板的小助手李立。

    赵明轩今天到了公司后,王利送上来一摞材料,赵明轩翻看了一会儿,大体知道了其中的内容。

    南博,法国人,经商,子承父业。

    公司名字叫一博,在巴黎当地是个著名的公司,以前是一个叫做南勋的法国人经营的,后来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南博。

    “王利,你先跟这个南博接触一下,看看此人跟上次咱们在巴黎时跟他的那次纠纷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好的,赵董。”王利领命下去了。

    赵明轩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思绪万千。岳父和潇潇、南博和自己、明玲和男朋友。这么多的事情。赵明轩索性不再待在公司里了,吩咐司机送自己回家。

    回到家中,听管家说,刚刚郑浩平跟潇潇和柳梦玲之间的事情。

    赵明轩听后也是有点吃惊,难道岳父跟潇潇之间有什么误会吗?于是赵明轩又打了个电话,让手下人去查查当年潇潇和郑浩平之间的事情。

    一切就绪,赵明轩起身到了婴儿房中,两个宝宝见到父亲都各自表现出对父亲的喜爱。

    之间璇璇宝贝摇动着小手,想要让父亲抱抱,而凯凯宝贝还是冷着一张脸,像极了赵明轩的小时候的表情。

    上次母亲曹云卿还说,凯凯宝贝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难道我小时候就这样的表情吗?

    赵明轩不觉哑然失笑。

    怎么自己感觉这种感受有那么一点点的奇怪呢?

    见潇潇冷着一张脸走进了婴儿室,赵明轩马上充分发挥自己作为老公的搞笑的功能。

    “潇潇大美女老婆,今天为什么不开心呢?让老公猜一下下吧。”

    “难道是我这几天不够卖力?不对呀我明明非常卖力地。”

    “难道是老公这几天伺候孕妇不到位,也不对呀,明明很满意嘛。这今天都没吐。”

    “难道是老公这几天没有以前帅了,老公产生厌倦感了吗?那我这个做老公的一定要深刻反思反思。”

    噗嗤,潇潇没能忍得住,笑出了声。

    “一边去别再这里搞事情。”

    “老婆的话就是圣旨,我马上一边去,我是上左边?还是上右边?”

    潇潇转过身来面向老公,笑道,“你这个幽默大师,行了吧,不用这么卖力了,我已经不烦恼了,只是刚才我父亲来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3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