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77章日常,情满巴黎街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嗯。”曹云卿终究还是没能抵得住南勋的巨大魅力,娇羞地同意了。

    两个相爱的人,一晚缠绵,一室旖旎。

    自从那晚,曹云卿便跟南勋成了令人艳羡的情侣。

    随着天气变得越来越凉爽,曹云卿也穿起了秋日的套装。这一日,南勋约曹云卿吃饭。曹云卿接到南勋的电话,便迅速地换了一套秋装,梳了一个马尾辫,换上运动鞋。等南勋看到曹云卿的这身打扮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云卿,你穿得可真休闲。”

    “怎么了,你不喜欢吗?还是我不够漂亮?”

    “不,不,我爱的人穿什么衣服都是最好看的,我当然喜欢了。再说,我爱的人怎么会不漂亮啊,你这不是在严重地质疑我的眼光嘛。”

    刁钻的曹云卿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南勋便附着她说了几句恭维话。

    两人从法拉利下来时,曹云卿依然昂着自己高贵的头,歪着头调皮地看着面前的南勋。好像在说,我这身打扮,咱俩去什么风格的饭店吃饭?

    南勋立刻明白了爱人眼神中所传达出的意思,牵起曹云卿的手,拉着她向前走去。两人来到了一家装修很考究的农家小院。老板似乎跟南勋很熟悉,叫了声男哥,才又恭敬有加地看向曹云卿,并恭敬地说:“嫂子,里面请。”

    曹云卿的脸被老板看得通红。南勋拉起曹云卿的手向里面走去。

    只四十多分钟,老板就端上来好几道菜,曹云卿看了看,惊觉这竟然是中国菜。

    “南勋,这是中国人开的餐馆吗?”

    “不全是。”

    曹云卿歪头又看了看南勋,不明白他说的这个“不全是”是什么意思。

    “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先吃着。”

    “我手累了,夹不动菜了。”

    南勋笑了笑,谁让她是自己深爱的女人?

    南勋好脾气地为曹云卿夹了菜。又为曹云卿倒上一杯饮料。看到曹云卿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南勋的脸上露出了极难见到的笑容。

    “好吃吗?”

    南勋拿起手边的纸巾为曹云卿擦去嘴边沾着的菜沫。曹云卿的嫣然一笑便让南勋觉得一切都值得。是呀,这么漂亮的一个东方美女不嫌弃自己的职业,就这样跟着自己,很难得了。

    而曹云卿心中却想着,不管南勋做的是何种职业,由于自己的家庭条件,自己丝毫也不会计较的。而且,曹云卿也从来不打听南勋的职业。

    还有三天就是曹云卿的生日了,南勋知道爱人的生日后,就想方设法地探听曹云卿今年有何梦想还没实现?

    那日终于到了曹云卿的生日了,南勋把当日的一切事物全都推掉了。早早地,南勋就将曹云卿接到了自己家中,早饭,为曹云卿准备了长寿面。这一点是曹云卿意想不到的事情。

    毕竟作为一个巴黎人,竟然还能知晓中国人过生日的习俗的确不易啊。

    上午,南勋带着曹云卿来到了一片花海里,拿着相机,给曹云卿拍了又拍。曹云卿嘟着嘴卖着萌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南勋将这些统统收入自己的相机中。

    最后曹云卿拿过南勋手中的相机,认真的看了看这些相片,挑剔地说道:“南勋,只有这一张是最好的,其他的都删了吧。”

    “这些每一张都很漂亮,为什么要删了?”

    “因为我想给你留下最好的。”

    曹云卿撒娇。

    “好好,好好,你说的都是对的,都听你的。”

    说着南勋真的一张张地将其他的相片都删除了,只剩下了一张。

    “这张给我了,我等放到我的钱包里。”

    “好吧,看在你给我照相的份上,就留一张给你。”

    相爱的人总是这么矫情,爱闹。

    南勋对此还是甘之如饴。

    两人在花海中玩够了,便回到了南勋的家中。

    餐厅中。

    曹云卿看到餐桌上摆着的饭菜时,着实吃惊不少。

    一整张桌子上全摆满了中国菜。

    曹云卿在心中默默地数了数,共二十八道菜。

    说不感动那是不真实的。曹云卿在心中还是狠狠地赞美了南勋一番。

    落座后,要开始动筷子了,曹云卿却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她急忙跑到卫生间,趴在马桶上呕吐了很久。

    再次坐在餐桌旁时,曹云卿却对满桌子的饭菜没了胃口。

    “云卿,你这是怎么了,我马上找医生来为你诊治。”

    半小时后,曹云卿躺在了床上,南勋坐在床边,满脸的笑容,曹云卿却黑着一张脸。

    “云卿,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你竟然有了我们的孩子。我竟然要当爸爸了。”

    “一点都不好,我才这么小,我还想着再多玩几年,我还不想这么早生孩子。”

    “别,云卿,咱就先生下这个孩子,咱俩就要一个孩子,以后咱俩再不生了,听话。”南勋变得异常温柔,安慰道。

    之后的日子,南勋对曹云卿俯首帖耳地伺候着,生怕爱人碰着了,磕着了。

    那日,曹云卿突然想吃巴黎的名吃。南勋便领着爱人到了巴黎街上。

    两人买了可丽饼。

    可丽饼是法国西北边布列塔尼一带的传统小吃,基本上有咸、甜两种口味,如果你到传统可丽饼小摊点餐,主餐就是咸可丽饼,甜点就是甜可丽饼,饮料当然是配上最有地方色彩的苹果酒。

    彼时可丽饼已经传到了巴黎街头。最后曹云卿选了内馅为洋菇和鲑鱼的可丽饼。看着曹云卿吃得美滋滋的,南勋心中高兴得不得了。

    后来,曹云卿又选了帕尼尼。

    帕尼尼是一条长形的白面包夹馅,和法国长棍面包做的三明治有点像,不过,帕尼尼是加热过后吃的,比起冷硬的法国面包,更合中国人的胃口。

    最后,曹云卿还选了阿拉伯烤肉三明治。

    由于阿拉伯人不吃猪肉,所以夹馅的烤肉以小牛肉和羔羊肉为主,还附上一客炸薯条。这种美食口感较爽口。

    “云卿,你真是我的东方天使,咱俩什么时候去办理结婚登记?”

    “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不去,样子好丑啊,等孩子出生后吧。”

    “好,都听你的。”

    每天,南勋都是在幸福的漩涡里徘徊。眼见着曹云卿的肚子越来越大。渐渐地随着孩子月份的增大,曹云卿也基本不怎么走动了,每每南勋从外面回到家中,都会督促着爱人到别墅后面的路上散步。

    这一日是中国的阴历腊月二十二。曹云卿想着再过几天就要过中国的新年了。想着自己的父亲母亲如果此时知道了自己未婚先孕的话,肯定绕不了自己的。便给远在中国的父母打电话说今年学校里有事情不回去过年了。

    曹云卿属于特别独立的女孩子,所有父母没有任何怀疑地答应了女儿的要求。

    当南勋知道了这个消息时高兴地跳了起来。

    “云卿,你太好了,等宝宝出生后,咱们赶快去办理结婚登记。”

    “我要尽快地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娶了个中国美女做老婆。”

    彼时的曹云卿也陷在幸福、快乐的漩涡里不能自拔了。

    中国的新年真的说来就来了。那日便是中国的除夕。阴历腊月三十。

    晚上,曹云卿肚中的孩子已经是九个月了,还有几天就该生产了。

    晚上很晚了,大约11点钟,南勋还是没有回家。

    曹云卿心中不免有了一丝怀疑。南勋究竟是干什么工作的。这个时间不应该早就回家了吗?况且老婆在家里快要生了。

    整整一晚,南勋也没有回家。

    第二天早上,中国的新年,大年初一。在中国过年的话,今天便是最热闹的一天。曹云卿早早地起床了,还是没有看到南勋,待要问管家时,他也说不出南勋究竟去了哪里。

    曹云卿心中的疑虑更加深了。

    一直又等了两日。还是不见南勋的身影。

    “云卿,我会让你过上全世界女人都羡慕的生活的。”

    曹云卿又想起当时刚刚怀孕时南勋跟自己说过的话。

    自己家里本就是豪门,曹云卿从来没有问过南勋究竟是干什么工作的。只知道好像是经商的。曹云卿的心中只想着如果爱,就行了。

    此时看来,南勋的工作的确是个谜团。

    思虑着这些事情,曹云卿便觉的好像南勋在耍弄自己一样,她不问,他便不说出真相。

    越想,曹云卿便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正要给南勋打电话时,南勋却在两个身材彪悍的大汉的搀扶之下进了别墅的大门。

    管家匆忙地招呼着人将南勋扶到了卧室里。边打电话叫医生,边请曹云卿离开卧室。怕夫人见不得血腥。

    彼时的曹云卿却突感肚子疼得厉害,便由女佣人送到了医院待产。

    一连疼痛了十几个小时的曹云卿终于生下了一个男宝宝。

    曹云卿却失望地发现南勋并没有到医院来。

    失望之极的曹云卿听不到南勋的声音,也不知道南勋的状况,心中自然是气愤填膺的。

    一连三天,等曹云卿出院时南勋依然没有出现。

    这已经是曹云卿能够忍耐的极限了。

    女人生孩子,孩子的父亲却不到场,女人坐月子,孩子的父亲却没有一声问候。

    绝望的曹云卿看着襁褓中的宝宝,忍痛喂养了二十几天,最终曹云卿终究因失望透顶而离开了巴黎。走时给南勋留下了那个子弹壳做成的挂饰。自然南博也被留给了南勋。

    心情郁闷的曹云卿回到了中国,而此时的南勋却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一段好好的因缘终因曹云卿的骄傲、不肯低头而以失败告终。

    ……

    铛铛的声音响起来,曹云卿才从自己的沉思中回神,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曹云卿起身走出了卧室,来到了花园。

    彼时赵云平也在花园里。曹云卿上前跟老公说:“云平,你今天没去上班吗?”

    “奥,没去,今天公司里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午饭吃过了吗?”

    “已经吃过了。刚才我看到你出去了,是去见朋友了?”

    “奥,一个老朋友。”

    “我多年未见儿子,能称得上是我的老朋友吧。”曹云卿心中暗自思忖。

    “走,咱俩散散步吧。”

    赵云平拉起妻子的手,两人往花园后面的路上走去。

    “老婆最近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是那个男人吗?我总得给她个机会向我解释吧。或许散步时,人心情放松时,她能告诉我吧。”

    两人慢慢地沿着宽宽的水泥路向前走着。

    这条路是老宅别墅后面的一条水泥路,是平日里饭后大家散步或是通向后面山上的路,修得很宽敞。路的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

    两人边走边欣赏着路边的美丽景色。赵云平看得出来妻子心思极重,并无心散步。似乎有什么事情一直在她脑中纠结着。

    “老婆,转眼间咱俩结婚都这么多年了,你看明轩的孩子也这么大了,儿媳妇又怀上了,咱俩老夫老妻的,也该好好享享清福了。你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曹云卿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自己的老公一改平日里寡言少语的性格,竟然单刀直入,问了个这么直接的问题,一时间倒是让她无从回答了。

    “奥,也没什么大事,可能最近几天睡得不太好吧。”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麻烦事记得告诉我。我可是你最亲近的人。”

    “好,我会的。”

    两人瞬间又恢复到以往的相处模式了。

    这一日是周末,一平约了潇倩到外面吃饭。

    “一平哥哥,今天的饭菜味道特别好。有什么是跟以前不同的吗?”

    “跟以前一样啊。奥我知道了,你是因为跟你吃饭的人是我才感觉饭菜特别香吧。”

    “嗯,是呀。”

    两人的眼神又交汇在一起,甜蜜地久久不想分开。

    两人吃完饭后,拉着手逛了会儿街。

    眼见着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钟,潇倩跟一平还在街上闲逛着。

    “一平哥哥,要不咱俩……”

    “盯着潇倩那张青春、年轻、娇媚的脸,一平心神荡漾,“难道倩倩想?”

    “好呀,既然你同意,我也不反对。反正咱俩也得抓紧时间了,要不就要露馅了。”

    “一平哥哥这都想得什么呀,我只是想回家了,逛街也是很累的一件事。”

    但潇倩并没有戳破一平话中的深意,顺从地跟着一平往前走。

    半小时后,两人已经在一家酒店的卧房里了。两人各自洗刷结束后。又都回到了房间。

    “反正总要迈出这一步的,我和一平哥哥已经领证了,合法了,好吧,今晚就今晚吧。”

    潇倩暗自思量着。

    “倩倩和我已经领证了,双方家长都知道倩倩怀孕了,真的得抓紧了。”

    两人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一平还是顾及着倩倩年龄小,第一次,自始至终对倩倩都特别特别地温柔,让爱人享受着整个过程。

    第二日早上,潇倩睁开眼睛,外边已经阳光明媚的了。转身看到身边躺着的一平哥哥,潇倩不禁害羞地用双手捂住了脸。此时一平也醒了过来,看着倩倩那张青纯的脸,一个早安吻轻柔地落在倩倩的额头上。

    “早,倩倩,好吗?”

    “嗯,好。”倩倩用几不可闻的声音答道。

    “怎么?还知道害羞啊?”

    一平打趣潇倩。

    “好了,起了,收拾收拾回家了,该吃早饭了。”

    ……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3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