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72章私奔,今生永不相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眼见着就到了潇潇的生日了。潇潇的生日跟弟弟学明的差不了几天。

    这天已经是潇潇进驻医院的第三天了,她的坚决的行为彻底击败了赵明轩,俩宝贝怎么办?潇潇似乎还没想到这个问题。直到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这天是潇潇进驻医院的第一天晚上,俩宝一整天没有吃母乳了,似乎非常烦躁,等赵明轩从公司回到家中时,婴儿房内的俩宝已经饿得嗷嗷直叫了。但是保姆喂奶粉时,俩宝一致扭头不喝。

    保姆无奈之下去请赵明轩。此时赵明轩刚刚回到家里,刚刚换上家里穿的休闲服。

    婴儿房里,赵明轩看到了两个饥饿的宝宝,内心一阵酸楚。潇潇太爱她的母亲了,但潇潇同时也是俩宝的母亲,赵明轩稍作思考,便做了个决定。

    一个小时后,云水阁开来了一辆房车。赵明轩又换上了西装,麻利地上了房车。

    半小时后,房车稳稳当当地开到了目的地——医院。此时的潇潇正拉着母亲的手在说着潇潇小时候的事情。

    “妈妈,你还记得吗?我小时候总爱到院子里玩,那时我应该刚刚三岁吧。由于太小了,走路都走不稳当,但我老想着跑,所以每次我到庭院里玩耍时,都会摔几个跟头。”

    “你忘记了吗?那次我把自己的膝盖摔得出了很多血。回到房间,你怕我的膝盖处会留疤痕,就挨家医院地跑,去买疤痕灵。最终我的膝盖没有留下疤痕,但是那次之后,我再也不乱跑了。因为妈妈太累了。”

    潇潇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了看母亲,此时母亲的眼角也流下了泪。潇潇见了兴奋极了,“妈妈,你这是就要醒过来了吗?”

    “妈妈,你躺的时间太久了,是时候醒过来了,我还等着你给我过生日呢,对了,妈妈,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你再不醒来就赶不上我明天的生日了。”

    此时潇潇明显地感觉到母亲的手指在动,而且是三个手指在动。潇潇太高兴了,母亲是在积蓄力量吗?

    潇潇接着跟母亲说着自己儿时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潇潇心中永远不可忘却的美好的回忆。

    潇潇说到了动情处,便会更紧地拉着母亲的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此时赵明轩推开门进来了,拉着潇潇的手走出了病房。

    两人牵着手一直走到了医院的院子里,赵明轩并没有松开妻子的手,一直牵着走到了一辆房车前,打开车门,两人进入到里面,潇潇很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见到了俩宝。

    璇璇宝贝咧开嘴笑着,急急地让妈妈抱。而凯凯宝贝却是一副冷面孔。潇潇伸出双手接过了璇璇宝贝,宝贝一到了母亲的怀中,就迅速地找寻自己的饭盒。等找到了的时候,开心地吃起来。潇潇看着自己的宝宝饿得这么厉害,心中难免有了一丝丝的难过和无奈,母亲,你快点醒过来吧,我也好安心地回家照顾宝宝。

    赵明轩看到痛苦的妻子,没说一个字,只是在潇潇给孩子喂好奶后,贴心地给潇潇打开了饭盒,只见饭盒中盛着潇潇爱吃的饭菜。

    潇潇顿觉心中一阵暖流来回流淌着,让她这个在医院中被冷却了的心变得很温暖。是的,现下的寒冷很快就会过去了,母亲终会醒过来的。

    饭后,潇潇在房车中睡了一小会,等潇潇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开始亮起来了,“明轩,现在几点了?”

    “早上四点半,天刚刚亮起来。”

    “我怎么睡得这么久?”

    “我先回病房了,今天母亲一定会醒过来的。”

    “等会儿,先吃上这碗面。”

    “潇潇,生日快乐!”

    赵明轩张开双臂给妻子送上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谢谢明轩,多亏有你。”

    潇潇跑步回到了母亲的病房,看了看母亲还是老样子,潇潇到卫生间洗刷了一下,又坐回到病床前的凳子上。

    拿起毛巾,潇潇仔细地为母亲擦拭着手和脚。擦拭完后,潇潇又给母亲按摩了一下手和脚。感觉母亲的周身暖起来了,潇潇才又坐下来休息。

    此时敲门声响起来,圆圆推门进来,手中捧着一大捧鲜花。

    “生日快乐,姐姐。”圆圆放下鲜花,给了潇潇一个温暖的大大的拥抱。

    “阿姨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不过这次手指动的时候,是三个手指一起动的,比之前只动一个手指似乎强了很多。”

    “加油,姐姐,我们一起为阿姨加油。”

    之后俩姐妹坐在病床前聊了很多。

    接近十一点的时候,又响起了敲门声。

    开门一看,这一群人,一平、潇倩、真真、赵明轩……足足有十几个人。

    进到屋内时,正好是十一点六分,然后所有人相互看了看,一齐说:“潇潇,生日快乐。”

    然后,所有人朝向柳梦玲,大声说道:“妈妈(阿姨)生日快乐。”

    一众人开始忙活着切蛋糕,让潇潇吹生日蜡烛。

    潇潇开心地许了愿,然后吹灭了生日蜡烛。

    一群人开始吃生日蛋糕,潇潇却顾不得吃,睁大了双眼看着母亲,潇潇失望得将头转向赵明轩,擦了擦眼泪,强忍着泪水吃下了一口生日蛋糕。

    太多次的失望使潇潇的心冷到了冰点,赵明轩体贴地握住潇潇的手为她暖手。老公的眼神告诉潇潇,今生你不必如此焦心,一切有我呢。

    “啊啊”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病房,圆圆用手指着病床,众人被惊吓到了,却仍然随着圆圆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柳梦玲已经睁开了双眼,双手在虚空中摇摆着,像是要将她苏醒的消息告知大家。

    等医生来到时,柳梦玲已经开口说话了。虽然声音很虚弱,但潇潇还是能听懂母亲的话的。

    “我要看璇璇和凯凯。”

    “明轩,妈妈说她要看璇璇和凯凯。”

    “好好好。”

    赵明轩连说了三个好字。岳母终于醒过来了,也就意味着俩宝不用再受罪到医院里吃奶了。自己的老婆也可以回家睡个安稳觉了。

    此时除了赵明轩和潇潇,其他人都很识趣地离开了病房。一家三口就这样看着看着潇潇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感谢上苍,感谢我的朋友们我的孩子我的爱人。终于我们齐心协力感动了苍天,感动了大地,让母亲醒过来了。”潇潇已然喜极而泣。

    当晚,潇潇就放心地到房车里睡了整整四个小时,猛然惊醒之后,潇潇看着赵明轩的脸,“妈妈,妈妈怎么样了?”

    “妈妈已经醒过来了,你忘记了吗?”

    “原来是真的,我还以为是做梦呢。”

    “放心,护工照顾得很好,你安心地睡吧。”

    潇潇母亲醒来的这些日子,潇潇每天白天到医院里陪伴母亲,晚上则回家照顾俩宝。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十二天。这日早上医生查房,告知潇潇,如果潇潇母亲愿意,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潇潇清晨就在饭桌上就要跟赵明轩商量事情,赵明轩看着妻子的眼睛,笑道:“你是想把妈妈接到云台阁吧?”

    “我俩已经结婚了,你也是云台阁的主人,你不用跟我商量的,直接把妈妈接过来就好了。”潇潇欢呼雀跃地上了楼,换了一身清淡的衣服,收拾了东西,赶往医院接母亲回家。

    柳梦玲听到要去云台阁的消息也着实高兴了许久,终于可以天天“见”女儿了。

    云台阁的卧室柳梦玲虽然眼睛看不清楚,但是她能够感觉得到,这个为自己准备的卧室比自己家整个儿都要大。

    由于柳梦玲刚刚醒来十几天,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所有她现在每天还是得坐着轮椅。赵明轩给岳母买了电动轮椅,自己可以调控前进的速度的。当然,柳梦玲的卧室也被安排在一楼。

    柳梦玲出院后,赵明轩曾经请专家到家中为岳母诊治眼睛,专家说,岳母的眼睛有可能被治好。

    听到这样的话,潇潇自然是特别高兴的。柳梦玲因为多年都看不见,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转眼间到了九月份的上旬,那日是九月十二日。早上,柳梦玲早早地起床,当拉开窗帘时,她感觉到一束很强烈的光照在她的眼睛上。饭后,柳梦玲将这件事告诉了潇潇。

    “妈妈,这是不是表示你的眼睛就快要复明了?”

    “也说不准,我只是感觉似乎能看见一点光亮了。”

    “那让专家再来看看吧。”

    “感情好,希望是好的征兆。”

    接下来的几天,柳梦玲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感觉强烈的光照,接着过了几天,那天早上,当柳梦玲再一次拉开窗帘时,竟然看到了院子中正跳绳的潇潇,不过只是一个大体的轮廓。

    兴奋的柳梦玲马上告诉了自家女儿。

    “真的吗?妈妈,那就表示就快要复明了。”

    九月十六日。

    潇倩和一平一起到云台阁看望阿姨。

    “阿姨,你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已经全好了,别担心了,这段时间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

    “你妈妈身体好吗?好久没见了。”

    “我妈妈明天来看您。”一平彬彬有礼地答道。

    ……

    一平和潇倩两人一起走出了云台阁。

    “一平哥哥,你跟阿姨提了咱俩的事了吗?”

    “提了,母亲说不同意。”

    “那咱俩怎么办?”

    “一平哥哥,反正今生我非卿不嫁,你呢?”

    “我也是,非卿不娶。”

    “那好,咱俩私奔吧。”“眼见着就到了十一了,咱俩利用十一假期到外地旅游,然后布置一下假装我们俩已经私奔了。”

    “我看这个主意行,就这么定了。”

    “提早收拾行李,等我的电话。”

    恋爱中的男女哪能等得了那么多天?

    九月十七日一平给潇倩打电话:“倩倩,我今日下午去一趟a市,这次出差要一个周才能回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一平的邀请太具诱惑力了,潇倩没有丝毫犹豫地就答应下来了。

    潇倩回到家中,写了张字条放在了母亲的卧室里。字条上写着:“妈妈,我和一平哥哥早就情意深重了,我今生非卿不嫁,我走了,等你们什么时候想通了我俩的婚事,我们再回来。”

    两人高高兴兴地在九月十七日中午乘坐飞机飞往a市。

    两人走后,许淑云才见到了女儿给她留的字条。许淑云拿着字条飞奔着去找老公郑浩平。

    郑浩平不以为然地说道:“没关系的,咱家女人向来调皮地很说不定过几天就自己回来了。”

    此时刘倩也收到了儿子的留言。

    “妈妈,上次跟你说的我和潇倩的婚事,不知道你考虑地怎么样了。如果能行,我和潇倩立马回家。”

    酒吧里,刘倩跟许淑云正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呢。

    “没想到我今生最讨厌的,你许淑云,你这个泼妇,怎么怂恿你家女儿来勾引我家儿子,枉我这么多年一直将你当做我最好的闺蜜。”

    “刘倩,你不要觉得只有你儿子是最优秀的,我女儿不但年龄小,而且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我家的家庭条件你也是知道的,我女儿怎么就不如你儿子了?”

    “喝酒,接着喝,我就不信我还喝不过你了,你个私营企业小老板。你有什么嘚瑟的资本?”

    “我就嘚瑟了,我仅凭一己之力就把事业做得这样风生水起的,你,你有什么能力,不过就是个破人事局局长而已。我一点都不稀罕。”

    两人说着说着情绪都变得非常激动,刘倩上前抓住许淑云的头发就狠劲地抓,许淑云也丝毫不甘下风,两人一时间就扭打在一起了。

    十分钟后,两人都累了,便都虚脱地坐在了地毯上。

    “还是说说正事吧。”许淑云首先冷静了下来,“他们两个究竟去了哪里?”

    “谁知道呢,都是你女儿勾引我儿子的。”

    “先把各自的成见放到一边去,咱们得先找到他们两人。”

    “对,别让他们先办了糊涂事。”

    于是二人又在瞬间安静下来了,达成了协议,先找人,再议事。

    中国苏州。

    一平和潇倩首先到达了苏州市区,入住了酒店。

    扔下行李,潇倩先美美地洗了个澡。然后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的床上跟周公见面去了。

    等睡饱了,潇倩自然醒,睁开眼四处看了看,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给一平哥哥打电话,一平哥哥今天的事情已经接近尾声了,只需二十分钟。

    听到一平哥哥这么说,潇倩马上起身开始化妆,一定要化个美美的妆给哥哥看。半小时后,潇倩化完了妆,向来如此,潇倩化妆从来都是速战速决的。

    半个小时后,一平哥哥来到了酒店,此时潇倩已经将自己收拾妥当了。一平进入酒店大厅时,潇倩已经等在酒店大厅里了。

    “哥哥,我在这儿呢。”

    潇倩向一平哥哥挥挥手,示意他向她的方向走来。

    “今天下午去哪里玩?”

    “咱俩先吃饭吧。”

    “好呀。”

    于是两人来到了条美食街。

    两人早就在网上搜了当地的美食,据说舌尖上的中国也来过苏州很多次了。这里的美食又很多:苏式面条、苏州各式糕点、得月楼松鹤楼的松鼠桂鱼、手剥虾仁、鸡头米等。各类面馆,同得兴、朱鸿兴、裕兴记、陆振兴、熙盛源等。平江路卤鸡爪,蟹壳黄烧饼。

    潇倩欢呼雀跃地跟在一平哥哥的身后,只管吃,而一平不仅要替潇倩选好美食,还要不断地付钱。

    今日的潇倩仿佛变成了一个活泼可爱、小鸟依人的小姑娘了,凡事都听一平哥哥的。

    等两人终于走到美食街的尽头时,潇倩摸着自己肚子,“i’mfull.”

    “倩倩,咱们去观赏美丽的留园吧。”“好呀,走起。”潇倩拉着一平哥哥的胳膊,两人上了车。

    留园里,在导游的带领之下,两人慢悠悠地走着。

    潇倩听着导游的介绍:留园,是苏州古典园林,位于苏州阊门外留园路338号,始建于明代。清代时称"寒碧山庄",俗称"刘园",后改为"留园"。以园内建筑布置精巧、奇石众多而知名,与苏州拙政园、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中国四大名园。

    “一平哥哥,留园并称四大名园的其他三个等咱俩都去观赏观赏吧,不是《论语》·雍也篇中,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一平转过头来无限宠溺地看着潇倩,”倩倩,没想到你脑子里装了这么多的中国传统文化啊。说着,一平宠溺地揉了揉倩倩的头发。

    两人一边听着导游的精彩介绍,一边拍照留念。

    潇倩又听到导游接着往下说,留园为中国大型古典私家园林,占地面积23300平方米,代表清代风格,园以建筑艺术精湛著称,厅堂宏敞华丽,庭院富有变化,太湖石以冠云峰为最,有“不出城郭而获山林之趣”。

    “哥哥,你快听,导游刚才说的,以前我还真的不知道呢,今日听了这些介绍,增长了不少见识。”

    “倩倩,下面的由我来介绍吧。”

    “全园大致分为中、东、西、北四部分,中部为原留园所在。现园分四部分,东部以建筑为主,中部为山水花园,西部是土石相间的大假山,北部则是田园风光。”

    “一平哥哥,那咱俩去现园北部吧,那里不是有田园风光嘛。”

    “好呀,走喽。”

    “明天,今日就到此为止吧,回吧,酒店走起。”

    两人欢快、温暖的声音瞬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回到酒店里,两人来到了酒店的餐厅。

    一平非常绅士地让潇倩点了菜,随后一平又点了一瓶酒,潇倩一看这酒,就知道这瓶酒价格不菲。

    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享受着美味可口的晚餐。

    “一平哥哥,你做律师久了,是不是没有什么事情是你摆平不了的?”

    “也不是啊,比如跟母亲之间的,跟妹妹之间的,好像都不太好摆平,不然,咱俩现在可能已经领证了吧。”

    “你不是也听说过那就话嘛,法律不外乎人情。”

    潇倩伸出大拇指给一平哥哥点了个赞。

    一平将宽大的双手伸长,轻柔地抓住潇倩的一双小手,眸子一沉,便开口道:“倩倩,你我二人今生定会成亲的,相信我,我会劝动我母亲的,以后的日子我也会尽全力让你过好的。”

    “潇倩被抓住了双手,小脸一红,无限娇羞地说道:“一平哥哥,这个我自然相信你。我父母我也会极力地去劝说的。让我们一起加油。”

    两人都使劲握住对方的双手,好像要给对方力量一样。

    两人的手黏在一起直到手上被握得出了汗。两人才将手各自抽回。

    接下来的气氛便变得相当的暧昧了。潇倩感觉自己的一颗心跳动地较前快了好几倍。

    一段饭竟让两人吃成了一个快了的恋人小插曲。潇倩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更红了。

    吃罢晚餐,两人相跟着去了酒店的房间。推开门,潇倩便娇羞地靠在了一平的怀中,一平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加速了,但一平还是努力地控制住了自己内心狂野的叫嚣,抱着潇倩慢慢地平复了心情,将潇倩推离自己,盯着潇倩那张娇艳无比的脸,费劲地说出了下面的话:“倩倩,我也知道,我很爱你,但是女孩子在没有任何保障之前,我不会任意妄为的,等咱连领了证,我们才可以做夫妻间的事情。倩倩,你先让我到浴室清醒清醒。”

    一平没有对潇倩的主动做出了理智的反应,虽然不是潇倩预期的情景,但是潇倩心中还是很感激一平的,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能够在自己主动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和矜持,属实不易。

    一平说得对,譬如恋爱就应该按照它原有的顺序进行:恋爱、订婚、领证、生孩子、过日子。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是老天都全力支持的,春花、秋月、夏阳、冬雪,一切皆需遵循自然规律。

    潇倩看着镜中自己红彤彤的脸庞,庆幸自己遇到了品质这么高尚的优秀男人。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2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