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47章日常,夫妻相濡以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柳梦玲与赵云平约见的第二日。

    清晨醒来,潇潇伸了伸懒腰,发现赵明轩的手还搭在自己的腰上,潇潇轻轻地动了动,发现没法挣脱明轩的手,便睁大了双眼,近距离地欣赏自家男人的盛世美颜。

    棱角分明的脸、温润如玉的面颊、挺拔的鼻梁还有性感万分的唇。潇潇看着看着就沉醉其中了。

    “小花痴,你男人好看吗?”一道性感的声音从潇潇的头顶响起。潇潇抬头看到赵明轩睡眼惺忪的样子,此刻的爱人更加地性感、迷人心魄。“嗯,美男,我早晚让你迷惑至……”

    “至什么?”

    “嘻嘻。”潇潇没有说下去。

    “明轩,我有件事要跟你坦白。”

    “好呀,我的小妻子,你说,为夫在认真地听着呢。”

    “说好,你不能生气的。”

    “那得看是什么事情。”

    “那我不说了。免得你凶我。”

    “说吧,我不生气。”

    潇潇迟疑着,但自己内心知道,这件事早晚要说出来的,不如早点告诉明轩,免得有一天让他自己发现了,自己便处于被动的局面了。”

    “明轩,你也知道我先前想着要报复我父亲。所以我去外国整过容。”

    “终于还是你自己先开口说出来了,看来,你是真的放开自己的仇恨了,真的要好好跟我过日子了。”赵明轩心中思量着,颇为满意自己的小妻子。

    “嗯。”

    “嗯?”“没有别的了?只有一个字?”

    “是呀,没有别的了,我早已经知道了。”

    “你今日告诉我这件事,说明你已经彻底放下了仇恨,我们都在等,等你能够真正原谅你的父亲。”

    “那是不可能的,我现在能够做到的只是不再恨了。”

    “好好,好。就这样很好。咱们慢慢来。”

    赵明轩无限疼爱地搂住自己的妻子,眸中是无尽的爱恋和心疼。

    “潇潇,这样你已经向前迈开了一大步了,只要你心存善念,怎样都是好的,今生有我陪你,可保你幸福、快乐。”赵明轩心中暗暗想,为了妻子的放下而高兴之余,也为妻子的将来深深叹息,如果潇潇一直不能真正原谅自己的父亲,那她今后的人生还是不能真正快乐起来的,不过,此事还是慢慢来吧。”

    赵明轩毕竟是游走于商界的精英,对于这样的人情世故自是分析地透彻,看得通透。

    由于近日是周末,赵明轩起床后先去了公司,告诉潇潇,两小时后处理完公司事务,就会尽快回家。

    云台阁的庭院中建造了一个人工池塘,池塘里养了不少鱼。潇潇空闲时总是喜欢来这里喂养这些彩色锦鲤。八点多钟的秋日暖阳就这样懒懒地照射着,潇潇感到了丝丝温暖的气息正在周边的空气中弥散开来,随着太阳的逐渐变暖,空气也变得越来越温暖,越来越舒服。

    水波粼粼的池塘表面,清晰可见的一群锦鲤正欢快地游着,等潇潇的鱼食洒向它们时,大家纷纷向前抢吃食物。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潇潇突然之间就想到了这句话,也想到了自己的男人去公司打拼的场景,潇潇的脸上浮现了开心、安慰的笑容。

    潇潇重又坐回到池塘边的椅子上,翻开的书页正洒满了金色的阳光,潇潇抬起玉葱般的手想遮挡住照射过来的阳光,却惊喜地发现透过手指漏在自己脸上的阳光是那么的令人舒坦、令人着迷。那些迷离的斑驳恰如一个个镂空的花朵般在秋日里的大地上展现着自己丰满的舞姿,多么美好,多美惬意!

    此时厨娘灵儿走过来询问潇潇:“夫人,中午赵先生喝什么酒?”

    “酒吗?走咱俩一块去酒窖看看,选一款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酒窖。

    赵家的酒窖很深,上次明轩带着潇潇下去看过一趟了,最下面的大平层上摆着上千瓶酒,光是酒柜,就有上百个,上面摆着的有巴黎生产的各式红酒,还有收藏着的各种白酒。上次明轩拿出一瓶茅台酒,告诉潇潇,这瓶茅台市面上的价格是100多万,但是有价无市。

    厨娘灵儿在前面,潇潇则跟着走在后面,下台阶的时候潇潇很小心。快要走到最下面时,灵儿还大声地提醒潇潇:“夫人,下面这几级台阶有点陡,您小心啊。”

    此时的提醒已然晚了,潇潇自觉脚已经踩空了。就那样直直地踩空落到了好几级台阶的最底层的大平层上了。

    一阵钻心的疼痛令潇潇深深吸了一口凉气。

    赵明轩是在接到电话后回到云台阁的。

    当时的赵明轩正跟公司的高层研究下个季度要开发的新产品。听到说潇潇摔伤了,赵明轩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大家最不想看到的阴沉着脸的赵明轩。

    “赵先生?”特助王利急切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马上备车回云台阁。”

    赵明轩匆匆忙忙地赶回云台阁,家庭医生正在给潇潇处理手上的伤口。潇潇咧着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怎么样,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

    此时其他人都识趣地走出了卧室。

    “不要紧吧,刚刚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的,只是手擦伤了,也已经处理过了。”

    赵明轩稍稍舒了口气,但还是不放心地说:“潇潇,把衣服脱掉,我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受伤。”

    潇潇乖顺地脱掉了上衣,只余一件内衣。

    尽管两人已是夫妻,但潇潇在这样阳光普照的白日就这样跟赵明轩面对面地,还是有点害羞。

    潇潇双手放在胸前,浓密的长发遮住了部分白嫩的脖颈,赵明轩悄无声息地看着她的每一处,非常认真地检视着。上身并没有其他的地方受伤,赵明轩放心地舒了口气。

    “把牛仔脱掉。”

    “腿并没有受伤,不用看了吧。”

    “脱掉,马上。”

    没办法,遇到这样的夫君太过霸道,只能顺从了。潇潇又顺从地脱掉了牛仔裤。

    在赵明轩的全方位的检视之下,潇潇的脸变得比红苹果还要红。

    “没受伤,那我把衣服穿上吧。”

    “不急。”

    虽然经过一番检视,的确爱人并没有其他的地方受伤,但是酒窖的深度赵明轩是知道的,毕竟潇潇当时摔下来的地方离酒窖的地面有好几级台阶,地面又是水泥地,很硬,因而赵明轩实在难以一下子把心放下来。

    起初赵明轩是真的在认真的检查潇潇的伤处。但是看着看着,他的心境却因了潇潇姣好的身材而变换了。那些被强压在心头的欲念突然之间就毫无征兆地爆发了出来。

    就在潇潇抬头看赵明轩时,他已经顺势坐在了床上,将潇潇搂进自己的怀中,低下头吻上了潇潇柔软、性感的唇。

    潇潇手中的衣服落到了床上,两人热烈地唇齿交缠着,“潇潇,潇潇,我爱你。”

    这个吻来得太过突然,潇潇根本无暇细思,就被夺去了口中的空气,明轩吻得那么忘情,那么用力,倒是让潇潇有点应接不暇了。

    赵明轩的舌已然攻入她的唇齿之间,带着无尽的爱意,潇潇一时间感觉身上滚烫,连带着出了一身细汗。

    赵明轩的欲念宛若爆发的山洪一发而不可收,潇潇的呼吸都困难了。

    “轩,不可,白天。”

    赵明轩抱着潇潇,让潇潇将双腿跨在自己的腰间,走几步将门带上,再回到床上时,就由不得潇潇了。

    “我们领证了。”

    是呀,两人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这日,赵明轩的确有点贪婪,百倍耐心地细细地品尝自己的珍馐美味。潇潇则伏在爱人的怀中,一片红晕挂在脸上。

    激烈的上午运动令潇潇疲累不堪。潇潇只感觉明轩在她身上点了一把火,而自己却在这火中无限享受地,这样的陌生的自己令潇潇羞愧不已,可是明明自己在那被点燃的火中绽放出欢愉的花朵来。

    上午的这场风花雪月,着实令潇潇吃不消。两人浑身汗水地来到了洗浴室。赵明轩替潇潇擦洗干净,两人重又回到了床上。潇潇昏昏沉沉地睡去了。睡梦中,感觉自己的伤口处有一丝微凉,很舒服。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五点。

    潇潇醒来后,看到赵明轩就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批阅公文。

    “明轩,几点了?”

    “五点了。”

    赵明轩快步走到潇潇跟前,将潇潇搂进怀中,让潇潇靠在自己肩头,一会儿的功夫,潇潇彻底清醒过来。潇潇快速地穿上衣服。

    赵明轩拿起潇潇的手看了看,点了点头,“嗯,没事了。”

    潇潇动了动自己的手,发现也没有先前那样疼了。

    “走,下楼吃晚饭了。”

    潇潇一脸娇羞。

    “咱俩都是夫妻了,还这么害羞。”赵明轩用手刮了刮潇潇的鼻子,无限宠溺地说道。

    两人来到餐厅,只见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潇潇一看,都是自己爱吃的。

    两人说说笑笑地吃完了晚餐。

    饭后,两人手牵手到庭院里散步。傍晚的太阳已经没有那么炙热了。太阳已经跑到西山的上面,眼见着太阳离西山山顶没有多远了。潇潇伸出手抓了一把日光,抬头却发现赵明轩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你抓到了什么?”

    “日光啊。”

    “多少?”

    “我称称,大约有三两重吧。”

    说完潇潇哈哈大笑起来。

    赵明轩上前牵起潇潇的手说,“你每日都这样快乐就好。”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250.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