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31章忍耐,可以换来重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潇潇在巴黎的日子平淡无奇,写小说,需要很多的素材,潇潇便每天都到巴黎各处风景优美的名胜去游历。

    那日,潇潇走到一座庄园,远远望去,竟然是她最喜欢的一大片一大片的薰衣草。

    很久以前,潇潇曾经和赵明轩偶然地谈起过薰衣草,薰衣草花语有等待爱情、心心相印等。它象征着浪漫,也经常出现在结婚典礼上,象征幸福美好的婚姻。不同颜色的薰衣草花语各不相同,紫色的是等待无望的爱,蓝色的是心心相印的爱,粉色的花语是初恋。

    潇潇想着这些,竟然毫无察觉地笑了,不过那是一种失望之后的无奈之笑,略显讽刺。还想这些干什么呢?赵明轩,已是今生再也不可触碰的禁忌了。潇潇叹了口气,又望向大片的薰衣草。

    职业的习惯,潇潇想到了更多,薰衣草意味着等待爱情(waitingforlove),只要用力呼吸,就能看见奇迹!(juanle!)。潇潇非常用力地呼吸,企图想抓住些什么,但是,那毕竟……紫色的薰衣草的花语:等待无望的爱(heloveofhopeless),蓝色的薰衣草代表的是心心相印的爱……

    心心相印,她和赵明轩曾经何尝不是呢?而如今,潇潇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现在只剩下了苦痛、失望、悲伤了。

    &nb市的赵明轩疯了一样到处找寻潇潇,曾经的他很低调,从来不把自己的事业摆在大家面前,而现在,他已经几近疯狂了,派出了所有能派出的人,各种途径地找寻自己的爱人。

    赵明轩也非常清楚,潇潇这次的不辞而别定然是有非走不可的理由,但是他的内心却异样的疼,难道两人的爱还不够坚定吗?

    原本帅气的小伙子,而今却憔悴了许多,顾不上刮胡子,顾不上好好拾掇自己。内心那种近乎疯狂的呼唤仿佛呼之欲出。潇潇,你究竟在哪里。

    第三天,赵明轩终于得知潇潇去了巴黎。

    “巴黎是个很浪漫的城市,那里有美丽的古堡、庄园,还有你喜欢的薰衣草。”又想起当时对潇潇说过的话,是呀,那儿是赵明轩理想中的乐园,怪不得潇潇会选择这个城市,只因那是赵明轩热爱的地方啊。

    赵明轩顿觉一阵揪心的痛,我的爱人,你究竟经历了什么不能告诉我再走呢,你这样狠心……

    贴心的死党也一直替赵明轩担忧着,早早地定了机票,赵明轩去了巴黎。

    “曾经的自己在巴黎上过学,那时的自己正当青春年少,而今……”赵明轩感觉很无力、很无奈。

    下了飞机,赵明轩将行李交给助理王利,便匆匆忙忙地走了。

    他要在第一时间去他和潇潇曾经说起过的那几个地方,直觉告诉他,潇潇一定会去的。

    庄园。

    那片种满了薰衣草的庄园其实是赵明轩的,平日一般情况他是不会到庄园里住的,在巴黎他还有一座古堡,上学期间赵明轩一直都是住在古堡里的。

    这一切并不会令人费解,当年只有16岁的赵明轩已经被父亲当做成年人来对待了。来巴黎时,16岁的赵明轩还稚气未脱,但是父亲就已经让他经济独立了。赵明轩颇具商业头脑,短短的6年,居住巴黎的他不仅有了自己的庄园,还用自己赚到的钱买下了一座古堡,后来又买下了一座酒庄,年年都从酒庄中出产著名的葡萄酒。甚至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赵明轩究竟有多少产业,记者只是他的一个明面上的职业而已。纯属个人爱好。

    庄园中没有找到潇潇的身影,赵明轩让司机快速地将车开往古堡。

    这是一座占地大约上百亩的古堡。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建筑风格,从外表看起来,仿佛很老旧,实则它的内里确是豪华无比,里面有现代化的一切设施。

    佣人排着整齐的队伍在大门口迎接赵明轩,赵明轩用法语跟管家玛丽交谈了一会儿,失望地又让司机开往下一站了。这是她跟潇潇说起的最后一站,但愿在这里能够找寻到自己爱人的身影。

    下车时,司机也好奇地向四周望了望,那是一片大海,海边有一所外表老旧的房子。一眼望去,潇潇的身影?赵明轩又失望了。

    “潇潇,你究竟在哪里?”

    此时赵明轩的心几近崩溃,除了失望就是悲痛。

    一个月后,赵明轩在巴黎的古堡内。

    这里的确安静,安静得让人怀疑这里根本没有人住。

    在男主人到来之前,这里只有一群佣人、花匠。mary是这里的管家。

    这是巴黎的一处年代相当久远的古堡。一座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建筑物,这建筑物严格地讲已有一千五百年的历史。雕塑、喷泉、花园、游泳池……再加上现代化的装修、现代化的器具,组成了这个令人迷离的城堡。

    此时花匠正在花园里整理花草,佣人们正在房间里清理卫生。游泳池边的藤椅上坐着一个面容清俊的男子,他出神地看着远处,确切地讲他在看着虚无中的某个远处的点,眼神也似乎游离在这个时空之外,他就这样静静地坐了一整个下午。

    管家mary走过来递上一杯茶,用法语跟男子交谈了几句,然后非常恭顺地退下来。

    男子突然咳嗽了几声,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继续望向虚空中的某处。

    “先生,外面风寒了,到屋内休息吧。”

    “嗯。”

    此时巴黎某地某花店内。

    潇潇正跟花店主人聊天呢。

    “潇潇姐,你知道的,我特别喜欢鲜花,每次我看到鲜花时,总感觉自己犹如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正默默地绽放着。”

    “这就说明你正值妙龄啊。心态好,人又长得漂亮,自然而然地各个方面都好了。”

    “姐姐,这次你在巴黎住多久?你是来出差的吗?还是来常住?”

    “这个我还没有决定下来,要看接下来的工作日程。”潇潇故意没说出真实情况,万一赵明轩派人查到她在巴黎,还是不要把自己的真实意图告诉别人吧。”

    “那姐姐经常来我店里玩,我正发愁没有个陪我聊天的呢。”

    潇潇淡淡地笑了笑,并没接着往下说。

    “多么天真烂漫的年纪,多么充满活力的年纪。”潇潇在心中狠狠地赞扬了一番。

    “好,那我有时间就来你店里跟你聊天。”

    “太好了姐姐,我就等这一天了。”

    “我自己在店里,特别是没有客人的时候,我感到特别无聊。”

    “好,我们约好了下次见。”

    潇潇也乐得在巴黎能够找到一个可以陪着聊天的朋友,心情也随之好转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21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