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30章 逃离,希望回到原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潇倩昏迷了十几天了,仍然没有苏醒的征兆,此时的潇潇倍感歉疚。偷偷地,潇潇去过妹妹的病房,看着这张与自己有几分相像的脸,潇潇流泪了。毕竟这是个很无辜的女孩。她从出生就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做姐姐的怎么能怨她呢?

    几次,在深夜,独处时,潇潇都在深深地自责着,自己必须要做个了断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逃离,离开这个让自己悲伤、欢喜、幽怨、无奈的城市。

    第二天,潇潇给学校领导请了假,收拾了简单的行装,跟母亲道了别,匆匆地飞往巴黎。

    晚上,赵明轩打来电话时,潇潇已经在飞机上了。

    经过长途跋涉,潇潇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到了巴黎,也许这是个可以让自己暂时逃离开一切烦恼的城市。上次也是。

    上次是潇潇上大学的时候,那时潇潇出了车祸,车祸后的潇潇,想到将来要为弟弟和母亲复仇,就毅然决然地到了外国,做了整容手术。换掉了原来的那张脸。是的。换掉了。

    潇潇是个决绝的女人,车祸整容的时候是,此时也是,她向来如此的。

    巴黎的街头满是潇潇的身影,潇潇每天早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满大街地乱逛。

    此时的潇潇正行走在巴黎的大街上,身边擦肩而过的全是各种肤色的人群。

    走过一条条街,看过一场场风景,有路边亲密拥吻的情人,有游离的坐在广场中央画画的画家,有蹲下身子给鸽子喂食的游客,点点滴滴,都似在上映别人的悲欢离合一样,与潇潇一点关系都没有,是的没关系。

    在教堂里,潇潇虔诚地向上帝忏悔,忏悔自己对赵明轩的不辞而别,忏悔自己对妹妹的伤害,忏悔自己独留母亲孤独度日……

    当回到下榻的酒店时,潇潇又会感到自己浑身酸痛,呆呆的盯着天花板,面前是模糊的一片,此时潇潇经历了太多,有生离,有死别,人生还有什么是她还没经历过的吗?

    离开那座城市已经两个月了,除了偶尔给母亲打个电话外,潇潇只和闺蜜真真联系过。以往的种种,皆与自己毫无关联了。她要非常努力地忘却。

    每个深夜,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在漫无边际的孤寂中,潇潇饱尝了思念的苦楚,手机被紧紧地握在手中,却不能播出那串号码。

    今后,与那个叫做赵明轩的人再无瓜葛了。再见了,我的挚爱。

    几个月之后,潇潇已经非常熟悉居住的环境了,每天早上散步,上午逛街,下午去一个家教中心做家教。晚上自己则在酒店里休息,写小说。

    潇潇的工作和写小说足以让她在巴黎住得特别舒坦。除了对母亲的思念之外,潇潇一整晚一整晚地想念赵明轩,想念得厉害时,潇潇就拿出笔画画,大学时期所学的知识统统被潇潇拿出来发泄自己内心深厚的情感。

    偶尔一个月也会有那么一两次,潇潇自己在酒店里闷闷地喝酒,摸着那些酒瓶,潇潇会想起赵明轩霸道吻着她的样子,想起他身上很好闻的淡淡的沐浴液的味道,想起他身上淡淡的一点也不会惹人烦的烟草味。

    每每此时,潇潇便会心痛,深深的心痛,那种感觉恍若要将潇潇带离这个世界一般。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210.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