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29章病重尽享天伦之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赵云平自从回到了云台阁后,病情倒也很稳定。一日三餐,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着实给赵云平带来了非凡的快乐。

    近几日的病情出乎意料地稳定,赵云平在有的时候都会忘记了自己是个重病号了。

    这一日上午曹云卿等赵云平吃下药之后,便陪着赵云平到了赵明轩和柳潇潇住的别墅。

    客厅里赵云平逗着自己的孙子开心地笑着。

    现在的凯凯宝贝也已经长出了很多小牙,一张嘴笑的时候就会露出乳牙。好看得很、可爱得很。

    赵云平拉着凯凯宝贝的软糯糯的小手:

    “凯凯,快快长大,长大了,爷爷领着你出去外面的世界里看看。奥,你听懂了啊。那你叫一声爷爷吧。”

    凯凯宝贝依然一副冷面孔,不闹不笑。

    赵云平转过头来看看我们的璇璇宝贝。

    “璇璇宝贝,叫爷爷。”

    “爷。”

    璇璇宝贝竟然已经能够清晰得吐出爷这个字符了。赵云平高兴得直拍手。

    “璇璇宝贝,你要快快地长大奥,我等着你长大了,就带你出去玩。咱们先去迪士尼乐园吧,那里面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奥,你答应了啊。那既然你答应了,你可不要食言啊。”

    此刻璇璇宝贝很应景地说了一个字“奥。”

    赵云平看向曹云卿,“云卿,璇璇宝贝答应了我的话了。小孩子从来都是愿意跟健康的人在一起玩的,说明我还有很多年可活。”

    “当然了,云平,你还有二十、三十几年呢,你要加油啊。”

    “看来,我还真地加油了。否则我就失信于我的宝贝孙子和孙女了。”

    接着赵云平朝着曹云卿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曹云卿瞬间便感觉赵云平的青春似乎又回来了。

    赵明轩和柳潇潇昨晚就商量好了今天要上山去见法师。

    早起吃完早饭后两人便坐上车子,向大山而去。

    等到了山下时,赵明轩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彼时已经是上午九点钟。赵明轩看了看潇潇,“这一路我们如果走上去真的会很消耗体力的,你确定要跟着我一起走上山吗?”

    “当然,你父亲也是我父亲,我为我父亲尽一点孝心,那是应该的。”

    “潇潇。”赵明轩没再说什么,只是用手将潇潇揽入怀中,拍了拍潇潇的后背。

    “走吧,老婆。”

    两人一前一后往山上走去。

    此刻已经是春暖花开之时,沿路上的树木已经发出了嫩芽。满山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明轩,我想父亲会有好结果的。会的。”

    潇潇深思着轻声对明轩说到。

    两人一路缓缓地走着,潇潇见赵明轩一副严肃的神色,便也不再吭声,默默地跟在了赵明轩的后面,慢慢地走着。

    虽然是四月的天气,但是快要到中午的时候,太阳一直照在身上两、三个小时,就会感觉浑身的温度迅速攀升。虽然知道今日上山走得路多了,便会浑身冒汗,但是柳潇潇还是感觉自己在起初的时候低估了今日的这段行程了。

    两人已经走了一个半小时了,赵明轩转身看看潇潇:“潇潇,现在离山顶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了,你如果坚持不下去了,你可以放弃。”

    潇潇摇了摇头,倔强地一如既往,往前走去。

    “今天我就是爬着我也要这样上山。你不要小瞧我。明轩,你平日里什么时候见我做事半途而废过?我柳潇潇就不是那样的人。”

    “好,那咱们继续走吧。”

    潇潇抬手很男子气地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转头看着赵明轩:“明轩,咱们得快点了。咱们得在那个吉时之前到达山顶。”

    “好,潇潇,好样的,你再忍耐一会儿吧。我们加紧时间继续前行。”

    “走啊,明轩,咱们继续啊。”

    两人加紧了脚步继续往前走。

    “潇潇夫人,你的脚是怎么了?”

    王利忍不住说出来了。

    “我的脚只是因为走得时间久了。没事的。”

    赵明轩看了看柳潇潇。用眼神示意。

    “真的没事,明轩,我很好,咱们就快要到了,一切以大局为重。”

    潇潇深深地喘了口粗气,稍稍平复了内心的烦躁。

    “继续走啊,成功就在不远处了。”

    两人都隐忍着,都在克服着内心的某种躁动和不安。也许经此一事,两人都会变得更加稳重了。可能法师的此举就是想要在两人身上能够看到产生点什么吧。

    等两人终于到达了山顶。潇潇高兴得喊到:“我到了,我终于用自己的双脚爬上了这座山,请大山保佑我啊。”

    明轩看了看身边的潇潇。眼眸中有着感动和温情。

    两人先是去了佛寺旁边的禅房。禅房里法师正在独自一人品茶。

    “来,赵施主,这边坐。赵夫人,请坐。”

    赵明轩很客气地坐了下来。

    “赵施主,今日二位能够徒步上山,足见二人的真心和虔诚之意。”

    “为了父亲,我这个做儿子的怎么都好,只是苦了我的夫人了。”

    法师向柳潇潇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既然二位能够徒步上山,那便借此机会我给二位卜上一卦。”

    赵明轩上前拿起卦筒,轻轻地摇了摇。一支签从筒里掉了出来。

    赵明轩拿起卦签,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曲折反复、耐心待之、阴霾遍布、山重水复。”

    赵明轩将卦签递给了法师,法师脸色并不见转换。又为赵明轩倒上了一杯茶。

    “赵施主,请再满饮此杯。”

    赵明轩毕恭毕敬地接过了茶杯,喝了一小口。

    “赵施主,我这里有一个护身符,请给赵老先生戴在身上。必要之时咱们再谈。”

    法师说完便盯着赵明轩手中的护身符许久不曾将视线偏离。

    潇潇当时便觉得甚是奇怪。

    待法师又倒上了一杯茶时,赵明轩转头看了看潇潇。潇潇会意便去了弟弟学明那间房。

    赵明轩继续跟法师谈经论道。等半个小时潇潇再回到禅房时,两人起身告辞。

    “赵施主请慢走。多谢赵施主捐赠的香油钱。赵施主今日和柳施主的亲力亲为必将给赵老先生带来福报。不送。”

    两人走出佛寺来到缆车处。

    回到家中的柳潇潇终于脱下了鞋子。赵明轩不觉心中感到震惊。

    老婆的双脚已经都磨出了血泡。赵明轩给王刚打了电话,二十分钟后王刚到了。

    “明轩,你不是很爱你老婆吗?”

    “你这简直是虐待啊。”

    “夫人,这个可能会有点疼,你能忍受点吗?我马上就好。”

    王刚挨个用消了毒的一个细细的针状物将潇潇脚上的血泡挑开,抹上药膏。

    “好了,最近几天别乱动了,好好休养。”

    等王刚走后,赵明轩愧疚地看着自己老婆那两只受伤严重的脚。

    “潇潇,我不知道你的脚会这样,早知道,我就……”

    “没事的,我很快就好了,你放心吧。我一点都不疼的。真的,明轩,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潇潇,你真是我的解语花,今天你陪我,这样不顾一切的,我今生都会记住。潇潇,你要好好的。”赵明轩上前将潇潇抱在了怀中。哽咽了。

    此刻的潇潇坐在床边,而赵明轩是站着的。于是潇潇根本看不到赵明轩脸上恣意流淌着的泪水。

    “潇潇,我们,我是说我们给父亲求的平安符会有作用吗 ”

    “会有的,我柳潇潇今生只因你和父亲求过法师,第一次我去求法师,他救了你的一条命。第二次,就是这次,我还是相信法师,他也会救父亲的,一定会的,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潇潇,你是我今生的福星,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今你说的话我都相信。我相信我父亲会得救的。我们会过上很好的日子的。”

    “明轩,我们都是良善之人,我相信老天会看到的。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们会有好报的。”

    昨日赵明轩和柳潇潇从佛寺里回来后,郑重其事地将一个护身符交给了赵云平。曹云卿特别耐心地给丈夫系上护身符,然后对着佛寺的方向拜了又拜。

    于是上山求护身符的第二日,赵明轩一整日除了看望父亲,就是待在卧室里照顾柳潇潇。

    赵明轩一会儿问:“潇潇,去卫生间吗?”

    一会儿又问:“潇潇,你要喝水吗?”

    “潇潇,你累了吧,躺会儿吧。”

    “潇潇,你不困吗?”

    “潇潇……”

    “明轩,你出去吧,让我清静一小会儿。”

    “你清净了,上卫生间谁抱着你去?”

    “放心,我半个小时内不会去卫生间的,你累了,也休息吧。”

    赵明轩被潇潇这样温柔地拒绝了,心中还是感到一丝丝的愧疚。

    “唉,早知道如此,我当初就不让潇潇跟着我去了。”

    等赵明轩走出了卧室的时候,柳潇潇拿起手机给庄真真打了电话。

    “真真,可憋死了,憋死我了。”

    “怎么了?”

    “我被超级大boss照顾得过头了。”

    “跟姐妹说说呗。”

    “我昨天不是跟着上山给公爹求护身符嘛。我的脚起了很多血泡。被王刚挑开了。涂上了药膏。现在几乎不能动。人家大boss抱着我吃、喝、拉、撒,那叫一个细心呐。”

    “我现在已经被宠成了一只高贵的猫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了。我好郁闷。”

    “你柳小姐姐也这么凡尔赛啊。”

    “我并不如你那么……”

    “算了,姐妹,我也不打扰你了,你还怀着孕呢。”

    “咱们还是挂了吧。”

    “也好,姐妹,我们再聊吧。”

    “嗯,好吧。你好好休养吧,不然你家那位明天还会抱着你来来去去的。还有,等过两天我有份大礼要送给你。”

    ……

    待两人挂了电话,潇潇坐在床上思来想去,总觉得好像自己要迎来好事的。

    上午十点钟曹云卿来到了潇潇的卧室里看望潇潇。

    “潇潇,你的脚受伤了,怎么会全都包上了纱布呢,全伤了吗?”

    “没事妈妈,我只是不小心碰伤了,很快就好了。您不用担心的。”

    “伤口都处理好了吗?要不要让王刚再来一趟,再换换药啊?”

    “妈妈,你不用担心的,我这里都好,没事了。王刚处理过了,说用不了几天就好了。放心吧,妈妈。您看爸爸那里,我这两天就不能过去看他了,还请他老人家不要介意,不要怪我这个儿媳妇不懂礼数。”

    曹云卿笑了笑,“只要你没事就好,我们都不会怪你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都看到了你对我们的孝心。不在这一时一事的。”

    “谢谢妈妈。我会赶快好起来的。”

    曹云卿从柳潇潇的卧室里走出来,边走边想:“潇潇是怎么受伤的,真的像她所说,只是自己一不小心碰伤了吗?难道这其中就没有什么隐藏的地方吗?”

    “按说不该啊。”

    “潇潇生三宝时是剖腹产,现在还没到三个月,按说潇潇不会随意乱动的,毕竟她都是三个宝宝的母亲了。怎么能让自己轻易涉险呢?”

    曹云卿有点不明白了,为什么潇潇会伤到了一双脚。

    而且双脚都被包上了纱布。看来一双脚是里里外外都伤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赵明轩去书房里跟王利商量了一段时间的公事,等再次回到了卧室里时,潇潇轻声说到:“刚才妈妈来过了。”

    说着将手指向赵云平和曹云卿住着的别墅。

    “你没跟妈妈说咱们徒步上山的事吧?”

    “没说。”

    “那现在妈妈开始怀疑了,你现在最好还是想想怎么回答妈妈的问话吧。”

    赵明轩挠了挠头,笑到:“没事,我会好好回答的。一定不会让妈妈起疑心的,放心吧。”

    潇潇轻声叹了口气说:“以后不管我们俩做什么事,都要在爸爸妈妈跟前说得尽量轻描淡写般,不要让他们有什么心理负担才好。”

    “当年我母亲在我弟弟治病期间,我每次将我在外面打工挣回来的钱给她时,母亲都会深感愧疚。后来我才终于想明白了。就是跟亲人之间我们做事情也要让亲人不能有很大的心理负担。我想夫妻间才可以予求予取吧。可能我说得不太对。”

    潇潇一边思索着一边小心地说。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11161393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