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25章背叛内心忍受煎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你看看吧,这次你们都相信了吧?”

    “这次的视频能够证实了吧?”

    柳潇潇怎么也不相信这么爱婆婆的公爹竟然真的会出轨一个当红艺人。而且还要在乡下过清闲自在的生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怎么感觉这里好像我们忽略了什么了?”

    “明轩,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我也说不好。”

    众人一顿分析却也搞不懂这个赵云平究竟想要什么?

    南宅里。

    书房里正上演着南勋和管家的一场辩论赛。

    管家:这个赵云平竟然这么靠不住。最终不能给夫人幸福。

    南勋:别乱说,现在事情还没有眉目呢。

    管家:老爷,还没眉目呢,你这是真的幼稚,幼稚,还是幼稚呢?

    南勋:我了解的赵云平并不是这样的人。

    管家:你可能识人不准啊。现在事实证明,赵云平就是不行,他这不就在深深地伤害夫人嘛。

    南勋:我老是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我不相信这件事。

    管家:事实都摆在您面前了,您还不相信,那您什么时候能相信?

    南勋:我识人很准的,赵云平绝对不是个渣男。我们都有误解。肯定的。

    管家:老爷,您能不能不要这么固执啊?你擦亮眼睛好好看看,这是今晚刚在网上发布的视频。

    南勋:我还是不相信这件事。等我调查了再说吧。你去,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管家:好吧,老爷,我这就去调查。

    南勋等管家走了之后,沉默了许久。

    “赵云平绝对不是个薄情之人,那他为什么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里面究竟有什么是我们都不知道的呢?”

    “不行,事关云卿,我得亲自出马。”

    于是那晚南勋自己出马,费尽了心力,找到了那位当红艺人。

    “你是那个跟赵云平闹绯闻的艺人?”

    “是的。”

    “怎么?这里是600万支票,你随时可以兑现。现在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我要的是实话。”

    人家见了才只有600万,正主给的更多,上手就是一千万。差距悬殊。

    “就那么回事,网上你也都看到了。”

    “我要的是事实。不是网上的。”

    “就是事实,我没撒谎。”南勋见600万都不能打动这个当红艺人,看来胃口很大啊。”

    “那这是1200万,你拿走,我要真相。”

    “还是那句话。”

    “记着,任何人找你,你都不要说实话,如果对方给你钱,和我给你的相比,差多少我给你补双倍的。”

    “还想从我这里弄点真东西。还不舍得。没门的。”

    南勋见这些都不能轻易打动这个人,心想赵云平可是花了狠功夫的,肯定他出的价码还要高很多。

    且再等等,这种方法不行,我就换种方法。

    “不行,这事得明天了。今天已经问过一次了。不能再接着问了。”

    打定主意之后,南勋拿着支票离开了。

    当红艺人名叫笑英,是去年因为拍了一部网剧,而一路蹿红的。

    那日赵云平找到他,说让她陪着演一场戏。底价是600万,随后还可以加价。如果有人来找她问,让她说出真实的情况,那么对方说的数目跟赵云平给的有差距的话,就随时补上差价。并且补的是双倍的差价。但是要有录音作证。

    这么好的事情笑英当然要干了,不费什么事儿,只是一段视频而已嘛。

    今天笑英已经接待了第三波人了,第一波是赵明轩的人,第二波是管家,第三波是南勋本人。想想,笑英就觉得很好笑。这一家子人还真是个个是极其倔强的人。一个比一个倔上一倍。

    笑英心中越是感觉好笑,越是感觉这家人之间的感情很深。

    想想自己,每天面对着自己根本没有感情的家人。对自己没有任何感情的家人,总是一开口就跟自己要钱。除了要钱这码事,貌似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让她的家人来靠近她说句亲昵的话了。笑英勉强地笑了,这就是自己,为了钱自己千方百计地讨好那些导演、老板之类的人,为了钱自己昧了良心为别人作假,而这一家人虽然是大富大贵之家,但是家人之间却是真情相对。为了亲情这一家人千方百计地找寻家人。这才是人一辈子该追求的东西吧。

    笑英笑了又笑,但是全是凄凉的笑。

    南勋亲自出马仍然没能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便决定第二天接着试探这个当红艺人笑英。

    赵云平发现自己的病情进展得很快。第二天起床后,自己就感觉到了气管喘气的费力,开始咳嗽了。

    但是等吃上从赵医生那里拿的药后一个半小时,药效便很明显了。咳嗽轻了,气喘也轻多了。

    “这病说来就来得这么快,之前一直以为是感冒了,咳嗽得厉害。却不曾想竟然是这种糟糕的病。早知道就不带云卿出来旅行了。世事难料啊。我现在也只能自己硬撑着,不能让他们找到我。”

    此时赵亮走进了房间。

    “老赵,你家人都在找你呢,你就一直这样自己扛着吗?”

    “我想除了这一种方法外,我也没别的好方法了。”

    “老赵,你替我多担待着点吧。”

    “放心,我这张嘴是不会漏的,只要你家人自己查不到。就没有问题。”

    “中午饭我给你做了一点汤,还有几道私房菜。我端过来,还是你下午活动活动?”

    “我下去活动一下吧。”

    等赵亮和赵云平吃完午饭,赵亮还是坚持赵云平上床休息。

    “老赵,你上床休息吧,我等一个小时后叫醒你,你再吃上药。”

    “嗯,好,老赵,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让护士来我房里施救。”

    “我知道了,你先休息吧。”

    赵亮回到了自己房间里。此时护士又过来问赵亮赵云平现在的情况。问完之后护士便用手机告诉了赵大夫。

    “好,你继续盯着,一有情况马上通知我。”

    赵大夫这几日很担心赵云平的身体,因为赵云平看样子已经活不了几天了。估计最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此时的赵大夫拿着手机看了看朋友圈,只见赵明轩发了一条:“树欲静而风不止……”

    赵大夫恁是多年的老大夫了,还是眼角含泪。“明轩真是个很孝顺的孩子了,可是他父亲不让见面。自己身为大夫也是没有办法的。

    此刻的潇潇和赵明轩将曹云卿接到了云台阁,让曹云卿好好休息休息。

    潇潇一直想不明白,公爹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而且犯了错误之后玩消失。

    “这都是什么神操作啊?”

    柳潇潇将双手插在自己的短发中,狠劲揉了揉。

    “不行,我得将事情从头到尾地捋一捋。开始的时候爸妈去旅行,听妈妈说,开始时,爸爸还对妈妈说了很多煽情的话,不会离开妈妈。然后去了医院,看完了老朋友,然后出了绯闻,视频,现在玩上了消失了。这中间究竟是哪个环节可能出错?医院,医院里看病人。然后会发生什么呢 ”

    “绯闻,基本我可以肯定的是假的,为什么要弄个假的呢,让妈妈痛恨爸爸。然后为什么呢?痛恨就不会记得他了,忘了他,不痛苦。为什么忘了呢?会不在了吗?像电视剧上演的,得了绝症了?”

    “绝症?”

    “有可能性。”

    “但是这种事情是要讲证据的。”

    “谁来证明?医院当然是医生了。医生?赵医生是爸爸的专任医生,他一定知道什么了。”

    “明轩,明轩,我想到了点东西,你快来。”

    潇潇在自己的卧室里大喊着:“怎么了,潇潇?”

    “我想到了,找赵医生问问看。”

    “如果是生病避开我们的话,我们赵医生该知道的。”

    “明轩,你看爸爸去了医院看朋友,我们都不相信爸爸出轨,但是你想啊如果这个环节是假的,那么肯定是他要掩盖什么真相。”“比如病,不好治的病。”

    “爸爸要让妈妈痛恨他,这个咱们也能想得到。”

    “我想只有因为爸爸得了病,那么一直躲起来自己疗伤。等恢复了,再好好补偿我们。”

    “我们现在应该想方设法地知道爸爸究竟怎么了。然后我们再去帮助她。”

    “你说的可能有一定的道理。”

    “现在,我们俩去医院见赵大夫,一直负责爸爸身体健康的赵大夫,问他具体的情况。”

    夫妻俩快速地上了车子,往医院飞驰而去。

    医院里。

    赵明轩在办公室里找到了赵大夫。

    赵明轩:赵大夫,您是我最敬重的大夫,这么多年来,您负责我父亲的身体健康,我深表感谢。今天我想确认一下我父亲的身体情况。之前我们怀疑他身体出了状况。现在怎么样了?

    赵大夫:明轩,你知道的,你父亲身体一直很好,并无任何健康问题。你这是说哪里的话呢。

    赵明轩:赵大夫,我和潇潇今天来,就是想知道实情,我们也好帮助我父亲早日恢复健康。

    赵大夫:病情是病人的隐私,就连父子都不可以透漏。何况你父亲身体很好,并没生病。

    赵明轩:赵大夫,我的话就问到这儿,如果您之后说出跟今天不一样的话,您要负法律责任的。我母亲完全可以将您说假话这一件事告上法庭。

    赵大夫:明轩,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深知你的内心感受。你好自为之吧。我真的不知道你父亲发生了什么。

    赵明轩:多谢赵大夫,我们先走了,您再想想我刚刚问的问题,如果有不同的答案。您再告诉我。谢谢。这是我们为了父亲能做的事情,请您不要怪我们无理。如果我们错了,我们可以跟您真诚地道歉。

    ……

    两人无功而返。

    “明轩,我总是觉得还有什么是我们忽略的。”

    “父亲为什么要避而不见呢?就算真的出轨,那他也得见人啊。”

    “不对,不对,究竟是哪里不对,我还说不出来。”

    “再让我好好想想吧。”

    “潇潇,咱们从当红艺人笑英身上下手吧。”

    “今晚。”

    酒吧里。

    叫笑英的当红艺人竟然出现在这里。

    王利穿着时尚走进了酒吧。

    来到笑英旁边。

    “美女,喝一杯?”

    笑英见是一个英俊帅哥,早就内心发痒了。

    “好哇。”王利扔下车钥匙。笑英见惯了名车钥匙,只一眼便认出那是迈巴赫车子的钥匙。王利特意将衬衣袖子往上挽了挽,露出了一块名表。同样这也让笑英看到了。

    “这帅哥还满有钱的。”

    “来,喝一个。”

    于是两人你一个,我一个,一个接一个得喝起来。想啊,王利是千杯不醉的身体,笑英哪能扛得住这一顿喝呀。没过多久便醉了。

    王利扶起笑英便走出了酒吧,上了一辆车子。

    “笑英,你说说,赵云平是怎么回事?”

    “赵云平啊,我不知道。”

    “那个请你的人,是真心吗?”

    笑英笑了起来,“世间哪有真心?”

    “全是假的,全是假的。”

    “那你为什么还替他隐瞒实情?”

    “给钱啊,很多钱,很多钱。”

    “你俩是假的?”

    “假的,没真的。给钱。给钱。”

    “好了,王利,把她送回去吧。你别开车了,找辆出租车。”

    ……

    回到了云台阁的赵明轩先到了卧室里。此时潇潇正在卧室里拿着手机思考着什么。

    “潇潇,你说的果然是真的,笑英和爸爸之间仅仅是交易,是假的。”

    “明轩,那么爸爸真的出事了,而且我们不可能找到他。”

    “一个刻意想隐藏起来的人我们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

    “我刚刚问了庄小晚,她说这种情况,警方不便插手。”

    “她建议我们从爸爸的财务情况查起。爸爸总得有地方住吧,那肯定是他自己的房子。”

    赵明轩听了潇潇的分析,给王利打了电话。

    “让你的人去以下几个地方去看,我父亲在不在这些地方。”

    “我估计得用两个小时吧。”

    “我们先等等吧。”

    赵明轩和柳潇潇焦急地等待着王利的回信。

    而此刻的赵云平在经历了接近两天的病痛之后,感觉身体像被抽空了似的难受。咳嗽渐渐加重了。喘气也变得更加费力了,只是在吃上药之后的一个半小时的时候身体能舒服一点,其他时段基本都是在死扛着。

    本想着这段时间带曹云卿出来旅游散散心,自己的咳嗽也就好了,没想到的是竟然得了这种病。

    赵云平望着天花板,“我也只能祈祷等我走后,云卿能因生气我出轨而逐渐忘记了我。那样我才能在那一世过得心安。”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11161392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