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23章日常相互之间温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转眼之间已经是4月7日了,阴历二月二十六,周三。

    现在的赵云平和曹云卿已经到了本市的一处农家乐。两人打算先将本市的优美风景看遍。然后再去外市旅游。

    上午两人登上了本市的一座山。山上的风景的确是不错的。这座山本是道教的发源地。山上建了很多寺庙。

    夫妻俩从山底的第一座寺庙开始看起。一路走走停停的。

    “云平,现在咱俩爬山,是不是不如从前了?”

    “是呀,不仅动作慢了,腿脚也不太听使唤了。不过慢慢地走着还是可以的。只是不能走得太快了。”

    “那咱俩都慢点走。不求速度,只求心情好。”

    “走起。”

    夫妻俩边走边谈论着看过的风景。说说笑笑的倒还是挺有兴致的。

    “云卿,前天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找我,想让我给她儿子在咱儿子的公司里安排个工作干干。说农村里挣钱少,而且非常辛苦。”

    “那你可得给咱儿子说说此事,他们公司不是那么好进的。那些没有真才实学的不能让进吧。”

    “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人家还不相信呢。”

    “一个劲地说,我们有钱了,就不认识那些以前的穷亲戚了。说我们忘本了。我听着就来气。我们也是正儿八经的公司。哪能招那些亲戚工人。只挣钱,不会干活。看到就生气。”

    “这些你交给儿子去处理。如果人家确实有能力,明轩就肯定能留下。如果真的是绣花枕头,那么任谁说也不能要的,否则耽误公司的前途了。”

    “嗯,对。我也是这么说的。”

    “也好,云平,这是我们老两口旅行的第一站,刚刚咱们谈论公事了,谈就谈了吧,今后在我们两人的旅行之中,咱们约定好了,坚决不谈公事,你看可好?”

    “好的,老婆,我都听你的。听老婆的话有好日子过。”

    “你呀,又开始贫了。一天天的就知道贫。这一辈子你算是改不了了。”

    ……

    等二人慢慢悠悠地终于走到了山顶时,赵云平和曹云卿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了。

    “云卿,咱们这样的登山速度,真的够可以的了。看来,咱俩平日里锻炼得还是少了。今后咱俩要加强锻炼了。”

    “好,这个我听你的。”

    “咱俩找个地方歇会儿吧?”

    “好。歇会儿。待会儿咱俩再继续。”

    两人找了块石头,曹云卿拿出口袋中的小手绢,共两块。给了赵云平一块,让他铺在石头上。自己留了一块儿铺在了石头上。

    “咱俩坐什么地方不要紧,关键是不能潮湿。在家里的时候,我就注意了这一点。我做了两块儿特质的手绢,一面是防潮的,一面是粗布的,坐着能很舒服的。”

    “老婆子,你想得可真周到。”

    “那是,这些事都是女人该操心的事,你们大男人哪能想得这么细致?”

    两人在山石上坐了一会儿。约莫有十五分钟的样子。

    曹云卿说:“老头子,咱俩继续吧。该下山了。下山后咱俩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好,走了,老婆子。”

    “你看你。又开始了。”

    曹云卿哈哈大笑起来。

    中午的时候,大约十一点多钟,两人已经下山了。

    到了山下,两人便找到了一个农家乐小院子。

    赵云平比较喜欢吃原汁原味的蔬菜和山鸡。

    两人点了几道农家素菜和一只山黄鸡。在坐等厨师做菜的时间里,两人四处走动着看看农家院里的其他设施。只见这个农家院的院子里,主人家收拾得相当干净。地上没有一丝尘土,路是水泥路,花坛中养着好看的花儿。院子的上方是整齐的架子,好像是为将来的葡萄搭建的藤架。再看主人家自己充当厨师,身上穿的衣服干净利落。脚下厨房的地面上一尘不染的。一看,就知道主人家是个极其讲究之人。说起话来幽默风趣。一点不像是一个普通的乡下人。

    “你管我叫小赵吧,我今年四十了。专门干这一行也有十年了。刚开始时,我是在企业里干的。只是后来我为了照顾我的父母。我父母身体不太好,我没法一个月请假十几天。于是我就想起干这个了。我有空的时候我过来这边炒菜,我没空时,我请的厨师过来帮忙干。还挺不错的。一年最起码能剩下十几万吧。我人实诚,从来不坑骗人。来的都是老顾客。回头客。当地人能多一点。”

    “嗯,这也挺好的。小伙子。是个踏实干活的人。”

    等主人家将饭菜端上来时,赵云平两口子开心地吃着。

    “老婆,来咱们尝尝这道山黄鸡。”赵云平夹了一块鸡肉送到口中,细细地品了品。

    “嗯,老婆,这鸡肉人家炖着嫩着呢,你快来尝尝看。”

    赵云平到盆里挑了个鸡腿给曹云卿放到了碗里。

    “嗯,实在是很好吃的。原来山里的原汁原味的东西这么好吃呢。”

    “当然了。我小时后就是在农村长大的。每次吃那种地地道道的农产品的时候,心中总是想,整天吃都吃不腻呢。”

    “可能当时吃的时候里面有妈妈的味道吧。等我长大了,到大城市上大学了,以后再参加工作的时候,总是回想起那些美好的记忆。”

    “云平,你小时后在农村苦吗?”

    “还好。就是每天有干不完的农活。”

    “每天放学了要帮母亲到地里拔草,还要到野地里去割草喂牛、喂猪。然后回家还得熬夜写作业。”

    “不过啊想想那个时候真的是很幸福的。山清水秀之中,我和小伙伴们玩地痛痛快快地。开心地大笑、拼命地奔跑在田野间。躲迷藏、摔泥娃娃、跳田……各种各样的自创游戏,但是我们真得很开心。”

    赵云平一说起自己小时后的事情,眼睛也直了,好像一下子自己就进入了那个懵懵懂懂的年代里。做着开心的事情,玩着毫无心机的游戏,唱着稚嫩的歌谣……

    “云平,看来你的童年是快乐的。快乐是多么重要的。快乐就好。”

    “是呀,快乐就好。来吃菜,不然菜就凉了。”

    “来云平,你也吃,这个鸡肉炖得的确火候很合适,快点吃呀。”

    ……

    晚上赵云平和曹云卿就近住在了一家民宿里。

    这里的房子是单间的。里面有张大床、电视机、沙发、桌椅、椅子,外带一个卫生间。虽然面积比较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晚饭后,两人来到了房间外面。外面的天空很干净,是那种一点都没被污染到的颜色。看着眼睛都舒服起来。

    “云卿,这里基本上接近我当年的农村了。水好、人好、空气好。没有那些世外的纷纷扰扰、勾心斗角,也没有那些鸡零狗碎、纠结争斗。这里的人们很单纯地生活着,之间的关系是纯粹的关系。一家有困难了,万家都来帮。那种真诚让城里人感觉是那么地虚伪。但是那种真诚的确就是人与人之间最珍贵的东西。”

    “是呀,我好像懂了很多。农村大概就是我们老了之后更该回归的地方吧。”

    “其实不管是我,所有人都想过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自在的日子吧。只是现实太过骨感、太过残忍,我们只能活在每天的争斗之中,无可奈何地接受外界给我们带来的那些纷繁复杂。”

    “以前我一直觉得有些话很有道理,现在我只能说这些话更加有道理了。像这些‘如果你认为我好骗,没关系你继续,我看着你表演;会做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永远不如会装的;我不会向任何人俯首称臣只要你不触及到我的底线,我会笑着给你一个台阶下;在成年人的世界,天黑可以矫情,天亮只能拼命。’”

    曹云卿看看自己老公,似乎懂了他话中的意思。

    “是呀,之前我也看到有位高管曾经发了朋友圈里的话,之前我不太懂,可能是你对我太好了,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才慢慢懂得了那个女人的内心。我还记得当时她的话是这样的:当一个女人开始晚睡,没有跟别人聊天,只是刷着一些感同身受的视频,你可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她在想着糟糕的婚姻,乱糟糟的家庭生活,慢慢老去的父母和一年年老去的自己。她已经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她已经不再相信任何的感情,她只相信自己才能给自己想要的生活。白天归顺生活,夜晚臣服灵魂,一个现实,一个真实。”

    “那次我看卡耐基写的书,也曾经看到了这样的话:写给女人的金玉良言,女人到了一定年龄,必须扔掉四样东西:没有意义的酒局,不爱你的男人,看不起你的亲戚,虚情假意的朋友;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教会你,所有混江湖的方法;教会你他,所知的所有赚钱的本领;教会你,所有驾驭人性的套路。不是说一句:我养你你别上班了。而是:某天我不在了让你仍可独步江湖。破车才需要备胎;闲人才会去养鱼;廉价百搭的人;他才会感情不断。真正优秀的男人;他只会好好的去爱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不管走到哪;都带着同一个女人,那才叫本事!”

    曹云卿看看身边的赵云平,感慨万千:“云平,这么多年了,我不管多么霸道,不管多么不耐烦,你都会给我一个笑脸,给我一份理解。你总是说,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外姓。我一旦受了委屈了,便无处诉苦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你的苦心。我真的太幸福了,我没有被培养成怨妇,我反而被宠溺成了一个娇弱的小女人。云平,我感觉我这一生如此也是值了。我曹云卿与你结成夫妻,真的是我一生的幸运和好运。”

    赵云平伸出一个胳膊将老婆揽进了自己怀中。“云卿,我应该感谢你,感谢南勋,你爱我爱得那么纯粹,没有因为南勋来中国而又重新回到他的身边。感谢你云卿。你是我的好运,你也是我的幸运。”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是很佩服南勋的,他是个真男人。对我们明轩就像对自己儿子一样。”

    “云卿,这个男人的确够强大,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一个能让情敌佩服的男人一定是个极其优秀的男人,而且他绝对是个最强大的存在。”

    “云平,你应该知道,我今生有你已经足够了。我不能鱼与熊掌兼得。人生没有两全其美的,真的,我就是深刻地明白这个道理,我才能知道自己究竟该干什么,又不该干什么的。”

    “而且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没说过。你当年在我和母亲那么无助的情况之下,能够全心全意地帮助我们。当时你是我们的启明星,现在你依然是我曹云卿心中最重要的男人。那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里,你能够抛却了那些偏见,实属难能可贵。我曹云卿一生之中第一个被我放在心上的男人是我父亲,第二个是南勋,第三个是你赵云平,后来有了第四个,明轩。”

    “这么多年了,我看清楚了,我只是个小女人,一个男人能够不顾性命安危地对我们母女提供那样的帮助,我知足了,我记住了,尽管我父亲后来也病逝了。但是你能让我跟父亲又相聚那么久,陪在他身边尽孝道。你云平是我不可替代的重要人物。而我又是个专情的,只要你给我足够的信任、爱,我就会一辈子陪着你的。”

    “南勋很好,但是我生南博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我身边陪着我。不管发生了什么,那段时间我任何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时刻,也是一个女人最脆弱的时候,男人不陪着,无异于告诉你,你不是,什么都不是,你不是那个男人的任何意义上的女人。鉴于此,我想了想,最后我才下定决心的,我知道我其实误会了南勋了。但是云平,你也是知道的,历史上有很多伟人犯了错误酿成大错了。最后无法更改了。这就是那个大错。一旦成为错误,改了又怎样?究竟它还是个错误,永远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就像破了的镜子还怎么重新粘合起来变成崭新的呢?破了就是破了,再也圆不了了。所以说破镜重圆,这个我是不能理解的,我也是不能接受的。”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108421596.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