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20章日常温情温暖他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4月3日晚上,赵云平约南勋到了一家高档餐厅。

    餐厅包间里。

    两位本来应该是情敌的男人坐到了一起,坐在一起的两个男人看起来还颇为和谐。

    “老兄弟,你这次陪着孩子们去法国,辛苦了。”

    “还好。我也了了多年来的一块心病了。”

    “等一切都回归尘土的时候,老哥哥,你说,咱们这些老人,还不都是希望年轻人好么。”

    “你回去等着查收我给你发的邮件,那是个法律手续,我当时在巴黎的咱们祖辈留下来的财产,一分为二。那是具有法律效益的文件。咱们是兄弟不假,但是还是得明算账的。”

    “南兄,你果真是大公无私的男人,好汉子,硬汉子,兄弟佩服你。五体投地地佩服你。”

    “咱哥俩说什么你的我的,都是他们年轻人的,我也从心底里佩服你。能让云卿对你死心塌地地跟随着,你也很不简单啊。兄弟。相识一场咱们就不那么客气了。等闲着没事的时候,咱们俩就到一块儿喝喝酒、聊聊天,叫女人们到一起说说话。那多好。钱这东西吧,够花就好。这么久了,我来到了中国。我发现我遇到的人都是好人,遇到的事都是好事。这不,我那个儿媳妇雅茹竟然也能死里逃生地回来了。我的宝贝孙子还安然无恙的,我应该感恩啊。我们这个大家庭这样子就又像以前了,多好啊。等过段时间,我创立一个捐助项目,我捐出一部分公司的收益来资助贫困学生也好,建希望学校也好。为社会稍微出点力,这不,也感恩社会嘛。”

    “兄弟果然大气,我当初没看错你。”

    赵云平端起酒杯,“兄弟,咱喝酒呢,适量就好,我不劝酒,喝点,舒坦就好。”

    “好好好。赵兄,你果然也是爽快之人啊。”

    “那是,我还得感谢你呢,你教育了这么好的两个儿子,和明轩相互帮助,度过了很多难关。老兄,你是最棒的,我得向你学习啊。”

    “哪里,听说老兄也对传统文化很有兴趣,毛笔字也很有造诣。等哪天咱哥俩到一块儿切磋切磋。”

    “好好好。说好了。咱们就明天吧?”

    “好,爽快的老哥。”

    两个老兄意不在喝酒,而在探讨传统文化和毛笔字呢。两人在一起热闹地说了很久,直到时间到了晚上十点钟。

    “老兄,咱哥俩回吧。”

    于是赵云平和南勋各自坐上车子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回到家中的南勋还没忘记明天跟赵云平探讨传统文化的事情,便嘱咐芳菲一定替他好好想着,第二天准时赴约。

    芳菲看着这般絮叨的南勋,只感觉南勋是个极其可爱的男人,值了。赚到了。

    于是又是沏茶,又是按摩的,芳菲将南勋伺候得周到细致,南勋不久便进入了梦乡。

    曹云卿见赵云平约了南勋喝酒,回家后竟然十分高兴,便更深刻地体会到了一旦情敌成了朋友,两人肯定是相见恨晚的。

    赵云平当晚做了个梦。

    梦中的自己和南勋、曹云卿似乎处于一个古老的年代里。只见曹云卿身着一袭红袍,南勋身着一袭青衣,自己则身着一袭白衣。阳光照耀之下,三位大侠正在谈笑风生,好不快活。过了一段时间,自己拉起红衣的曹云卿飞驰而去,徒留南勋一人孤单伫立。一个时辰之后,南勋身边出现了另一位美女。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最终四人长聚,好不潇洒逍遥。

    赵云平的意识之中似乎在暗示着:原来我们四人在前世早就相遇、相识、相知、相爱了呀。

    第二天早上赵云平将这个梦讲给妻子听时,曹云卿只是微微一笑而过。

    “梦中的事情只是白日思量太过而至。云平,只是我们好好过好我们的日子便好。其他的都不重要了。我曹云卿今生今世有幸与你们二人成为夫妻,是我的福气,也是我的命运。别无他想。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也回不去了。”

    “老婆,你当真这么想?”

    “其实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这么多年了,你从未将别的男人放在心里过。南勋也是。从他来中国后,你也从未隐瞒过我什么。我知道你是个值得爱的女人。我赵云平今生今世何德何能,能拥有你这样的女子,我何其幸运!”

    “云平,我们过日子,用心点就好。儿孙都慢慢长大了。我们安安静静地老去就好。人生苦短,扛不住折腾的。”

    这俩口子如此一过就是这么多年。相互扶持、相濡以沫、携手并进、举案齐眉。将来也定能够白头偕老的。

    上午赵云平果然跟南勋到了相约的地点。两人都带了纸笔。

    “赵兄,你看这个毛笔字和这一划怎么我老是写不好呢?”

    “来我写一个你看看,二者之间的差异。”

    等赵云平写出了和字后,南勋仔细地观察了许久,然后好像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对,老兄,我这一笔该这样子,我用力不够均匀。这里用力过轻了。”

    “还是老兄你厉害啊。”

    南勋发自内心的赞美倒没让赵云平骄傲,反而两人更加深刻地反思自己的不足之处了,真真的一对相同性格、秉性的男人。相见恨晚的感觉呢。

    “老兄,前天我读宋词,读到了一阙词。不如你帮我品鉴一下。”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这阙词啊,我昨天刚刚看过的,还挺有意思的。你看着。我一句一句地说。”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说的是铸有狻猊提钮的铜炉里,熏香已经冷透,红色的锦被乱堆床头,如同波浪一般,我也无心去收。早晨起来,懒洋洋不想梳头。”

    “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这句是说任凭华贵的梳妆匣落满灰尘,任凭朝阳的日光照上帘钩。”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这句是说我生怕想起离别的痛苦,有多少话要向他倾诉,可刚要说又不忍开口。”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这句说的是新近渐渐消瘦起来,不是因为喝多了酒,也不是因为秋天的影响。”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这句说的是算了罢,算了罢,这次他必须要走,即使唱上一万遍《阳关》离别曲,也无法将他挽留。”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是说想到心上人就要远去,剩下我独守空楼了,只有那楼前的流水,应顾念着我,映照着我整天注目凝眸。就在凝眸远眺的时候,从今而后,又平添一段日日盼归的新愁。”

    “赵兄解释得果然非常得当。”

    “就在凝眸远眺的时候,从今而后,又平添一段日日盼归的新愁。你看女人多么不容易。所以我平日都会教育儿子,一定要将自己的女人放在心上,不可辜负了。女人不易啊。”

    “老兄,你看秦观的词: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嗯,这阙词的确写得很好。其中的这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千古名句了。”“还有这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秦观的词的确是一绝啊。”

    “其实,我更喜欢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南兄,你从词中读出了什么?”

    “这个对我倒是有点难度,不如还是老兄你来说我来听吧。”

    “你看,这阙词的意思是秋蝉的叫声凄凉而急促,傍晚时分,面对着长亭,骤雨刚停。在京都郊外设帐饯行,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对方的手含着泪对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想到这一去路途遥远,千里烟波渺茫,傍晚的云雾笼罩着蓝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为离别而伤感,更何况是在这冷清、凄凉的秋天!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再同谁去诉说呢?”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和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是千古名句呢。”

    “老兄,你说这中国的古人都是这么才高八斗的吗?”

    “这是其中的翘楚。当然也有很多的诗词还没有流传下来呢。”

    “南兄,你读过中国的古文吗?”

    “我只知道一点点而已。我记得我读的第一篇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其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说的多么好啊。”

    “你看古代的人都有着大家风范。‘在天下人忧之前先忧,在天下人乐之后才乐’。这种境界,现在的人有几人能有,又有几人能够达到呢?”

    “南兄,你先不要叹息,我看着你就有着古人的风范。你看,你捐款建学校,你资助贫困学生,这种风骨绝不亚于古人呢。”

    “其实在现代社会里,你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极高的境界了。”

    “另外我觉得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也写到了这种情怀呢。”

    “你看,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如何能得到千万间宽敞高大的房子,普遍地庇覆天下间贫寒的读书人,让他们开颜欢笑,房子在风雨中也不为所动,安稳得像是山一样?杜甫是在‘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的状况之下发出的声音,这更表达了诗人忧国忧民、博大宽广胸襟。”

    “是呀,这种情怀的确难得呢。”

    “不然让我们俩兄弟一起努力。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样如何?”

    “我看啊,老兄,这样就挺好的。咱们哥俩啊,能做多少是多少。为社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嘛。”

    “那就这样约定好了,那我们以后多去做做慈善,多去做做义工?”

    “好我赞成这样的想法。为了我们自己的理想,咱哥俩加油吧。”

    南勋、赵明轩这日上午相谈甚欢,不但探讨了毛笔字的写法,而且研究了很多古代的诗词古文,从中得到了不少道理。如此善谈的两个人怎么肯轻易浪费掉时间呢。下午,哥俩继续腻在一起,继续探讨了很多诗词歌赋。甚至还谈到了屈原。说到了屈原时。赵云平大叫着让他先说说自己喜欢的那句。

    “南兄,我最喜欢的是那句,离骚中的句子,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多好的田园生活啊。我打算等我到了六十多岁的时候,就过这种生活。”

    “其实老兄,你现在不就正在过着这种生活吗?”

    “你奢侈得很呢。”

    赵云平哈哈大笑起来。“南兄你说的倒也对。”

    两兄弟开始互相吹捧起来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107079645.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