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13宴会明轩霸气护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南康和赵明轩走到宴会大厅的中央,南康边走边给赵明轩做介绍。

    “赵董,这是泰兰特酒庄的董事长……”

    这样商业性的宴会本就是赵明轩熟门熟路的常常要参加的场合,只是因为新冠疫情,宴会现场只有十几人。而且在进入宴会现场之前人人必须检测体温、消毒。一切该有的工序一点都不缺少。

    赵明轩一路面带微笑地跟众人打着招呼。礼貌与智慧并存、帅气与爽朗齐行的赵明轩已经在瞬间成为了整个宴会地焦点。

    众人赞叹着柳潇潇的绝世美貌,又羡慕着赵明轩俊朗的外形、幽默的谈吐。

    最终等赵明轩带着柳潇潇跟众人打完招呼,便拉着柳潇潇来到了一处比较僻静之处。

    “老婆,饿了吗?我给你拿吃的去。”

    一会儿的功夫,赵明轩端来了一大盘子甜食。看得柳潇潇两眼冒光了。

    “爱死你了老公,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那你先吃着,我去趟卫生间。”

    “好呀,我正饿着呢。”

    潇潇正吃得欢呢,突然一个很高的声音响起来。来人是个健硕的法国人,他用英文跟潇潇对话。

    “美女,方便请你跳一支舞吗?”

    “对不起,先生,我已经有舞伴了。”

    “舞伴,在哪里,我可是这里的少主人,请你知晓。”

    “少主又这样?我说我已经有舞伴了。难道你没听清楚吗?”

    “人长得漂亮,性子也辣,我喜欢。”

    说着法国男人就上前拉扯着潇潇的衣袖。

    “放开你的脏手。”潇潇大叫着。

    法国男人似乎并不罢休,继续上前拉扯着。

    潇潇厌恶地往后躲时,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桌子,只听“哗啦”一声响,背后桌子上地物品全都洒在了地上。

    被撞击的潇潇此时没站稳身子,便倒了下去。

    “唉吆”一声,潇潇感觉自己的手被划开了,流血了。

    此时赵明轩正走过来,见潇潇刚刚站立的地方围了很多人,便礼貌地请众人散开,这一散,潇潇和法国男人便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潇潇。”

    赵明轩奔上前,扶起自己的妻子。此时王利也走了过来。

    赵明轩小声跟王利说:“带夫人处理伤口。”

    两人走后,赵明轩看着面前的法国人。

    这个法国人赵明轩之前听说过,也知道不是个什么好货色。吃喝嫖赌无所不占。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

    原本今天应该是他的父亲来参加这个宴会,但是做父亲的临时感觉身体不适,便嘱咐儿子代替自己参加宴会。在走之前这位父亲还千叮咛万嘱咐地,让儿子在外面低调,要懂礼貌,少喝酒,千万不可惹事。

    无奈这样的一个花花公子怎么会听父亲的话呢,来到宴会后,敞开了喝,现在基本已经处于醉酒的状态了。

    此刻的赵明轩眼神骤然一缩,西装外套本来搭在胳膊上,此刻也让他随手扔在边上的椅背上。里面衬衣的两个袖子被挽起来了,露出精壮的胳臂。

    “刚刚的东方女人是你惹得了?”

    “怎么?你还能管的了我吗?我又不是在中国,这里是法国。”

    “低贱的女人而已。”

    只听“砰”地一声,在众人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赵明轩已经用拳头将这个身形健硕的法国人打倒在地上了。

    “嘘。”

    人群中发出唏嘘之声。

    “这个东方男人还真是厉害,竟然敢动这家少爷。”

    “说不准人家是更加厉害的主儿呢。”

    法国男人愣是没吭一声便躺倒在了宴会的地上了。过了一小会儿,法国男人醒悟过来,又起身,想要跟赵明轩再打上一场时,门外进来数十个身穿黑衣的法国人,上前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这个法国男人带走了。黑衣人为首的一个上前跟赵明轩鞠躬,并带着歉意地说到:“赵先生,请您原谅,我们来晚了,南先生问您好。”

    说完不等赵明轩说句感谢的话,就匆匆离开了。

    周边看热闹的不乏其人,大家被这突如其来的黑衣人们的闯入给震惊了,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

    赵明轩顾不得说别的,转身走向宴会大厅的出口处。

    宴会大厅的三楼一个房间里。

    南康轻蔑地对着手下说:“这个少爷,也是个草包,什么事都干不好,撩女人都撩到我举办的宴会上了。给他父亲打个电话,说道说道。”

    “那个赵明轩怎么和家族中的人有联系吗?那很明显是南勋儿子南博的人,难道他们两人是?”

    南康百思不得其解。

    王利带着潇潇将伤口处理了一番,医生告诉潇潇,伤得很轻,只是擦破了点皮,幸好玻璃碴子并没有捅进手里。否则就糟糕了。

    王利带着柳潇潇回到了下榻的酒店里。此时赵明轩已经回到了酒店。

    “怎么样,潇潇?”

    “没事的,明轩。”赵明轩抬头看着王利。

    王利会意:“董事长,夫人的手只是擦破了点皮,并没有玻璃捅进去,所以医生说三、两天就没事了,不能碰水。”

    “好的,你下去吧。”

    赵明轩扶着柳潇潇到沙发上坐下来。“潇潇,你先休息吧。不要害怕那些法国人,已经让我收拾了。”

    “可是你不知道他的背景,不会对我们不利吧?”

    “没问题,我会处理的。”

    走到卫生间里,赵明轩打开了水龙头,听着水哗哗哗的流着。赵明轩拨通了南博的电话。

    “南康是?”

    “是南氏家族辈分最高的一位。”

    “需要我飞过去处理吗?”

    “现在还不用,我只怕潇潇已经被盯上了。而且兰兰是南康的太太。”

    “什么?南康已经六十七岁了。”

    “你心中有数便好,我只要潇潇安全就好。”

    “嗯,好,我的人也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的。”

    “谢谢。”

    南博挂了电话后,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对方说话很客气。似乎跟南博承诺了什么。

    酒店里,赵明轩看了看潇潇,自己的小妻子已经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赵明轩疼爱地吻了吻潇潇的额头,抱着妻子放到了床上,又细心地给老婆盖上了被子。

    这就是一个深爱着自己妻子的男人该有的对妻子的温柔吧。

    王利已经进来很长时间了,将赵明轩的全部动作都看在了心里。

    这个在商界杀伐果断的男人,对待自己深爱着的女人竟然是这样一幅面孔,着实让人咋舌。

    “嗯嗯。”王利清了清嗓子,此刻陷入沉思中的赵明轩回神。

    “董事长,那个兰兰怎么会?”

    “她不是跟赵森怀孕了吗?”

    “我们都不知道兰兰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我们现在知道的是这个女人已经博得了,不,已经重新博得了这个男人的欢心。我们面对的不是南康,而是兰兰那个心机颇深的女人的阴谋诡计。”

    “一定要小心,董事长,千万不能着了兰兰的道啊。”

    3月28日,阴历二月十六日,周日。

    潇潇早起后,见明轩并不在卧室里。便去了卫生间里洗漱。

    正刷着牙呢,赵明轩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潇潇,起来了呀?”

    “嗯,你锻炼了?”

    “进来吧。”

    此刻潇潇已经刷好了牙,正准备要回卧室呢。

    清晨的阳光明晃晃地照着卫生间的镜子,潇潇的肤色本来就很白,现在经过阳光的反射,显得更加粉嫩了。

    赵明轩揽过潇潇的小腰,在唇上亲了一口。“讨厌,人家刚刚洗的脸,画的妆,弄花了。”

    “信不信我让你一直花着?”

    “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

    赵明轩不由分说地抱起自己老婆就往卧室里走。

    潇潇使劲蹬着小腿反抗,奈何一个女人的力气跟男人比起来相差悬殊。

    ……

    一个多小时后,浑身酸软的潇潇趴在被子里不想动。

    “潇潇,起来。”

    “不起,累得很。”

    “你怎么会累?”

    “你又没做贡献。”

    “滚。一边。”

    “老婆什么时候学会讲粗话了,好伤心啊。”

    “一边去,别让我看见你,暂时。”

    “我要睡了。”

    说着话呢,柳潇潇已经沉沉地睡去。

    “唉,这个小女人,整天还跟我叫嚣,太萌了、太菜了。”

    潇潇睡着后,赵明轩叫来了王利,两人在客厅里研究了半晌。

    “王利,你说兰兰是撒谎骗南康,说是用南康的做的试管婴儿?”

    “是这样的。”

    “这个女人是很歹毒。要不她怎么能坐上了老大的位置呢?而且还是在法国。法国可是个女人都很彪悍的国家。”

    “不知道,她在法国看到你,会不会又用什么损招儿?董事长要小心为好。”

    “王利,你马上给我准备这种药,我随身带着。”

    “好的我,我这就去办。”

    “明轩,你在吗?”

    “怎么了潇潇,你醒了。”

    “这次这么快就醒了啊?”

    “明轩,我想起一件事情来,你不是在这里有个古堡吗?咱们去古堡里住吧?”

    “嗯,我刚要跟你说这件事呢。收拾一下,咱们去古堡。”

    两人在一小时后搭上了去古堡的车子。车子在宽阔的马路上飞奔着,两人欣赏着路边的风景,感觉甚是好看、舒心。

    “明轩,你看,好大一片薰衣草呀。”

    “喜欢吗?”

    “嗯,非常非常喜欢,我之前住在这儿的时候经常去那儿看那片薰衣草。”

    “什么?”

    “你怎么了?”

    “没事的。”

    赵明轩顿感有点后怕。当时自己知道潇潇来到了法国,便跟随其后也来到了法国。他在这个地方度过了很长时间。那片薰衣草就是赵明轩庄园里的,潇潇经常来看,竟然一次都没看到自己吗?还是当时自己跟潇潇未到相见的时刻呢?

    “还好,还好,自己最终找到了潇潇,找回了自己的妻子。”

    “那我把那片薰衣草买下来送给你吧?”

    “真的吗?”

    潇潇瞬间眼睛都亮了,“我爱死你了,明轩,我太喜欢了,我太喜欢薰衣草了。”

    “那好,就这么定了,我买了送你。”

    潇潇高兴地鼓掌。

    两人心情越发的愉悦,越发地开心。

    到了古堡,车子停在了古堡地面前。此刻古堡前一排十几个法国人站在那儿,跟赵明轩和柳潇潇鞠躬、问候。

    “这些都是古堡里的人吗?”

    两人小声交流着。

    “有司机、佣人、花匠、工人等。”

    “好棒啊。”

    等两人走进了古堡里赵明轩的房间时,打开门。潇潇被震惊了。

    “这不是咱们在云台阁里的卧室吗?”

    “你把卧室都搬到这里来了 ”

    “我怕你住得不习惯,就依样画瓢,将云台阁的卧室装修风格、摆设物品等都拍照发过来,这儿的工人给咱们重新装修了。”

    “excellent!”

    潇潇踮起脚后跟,拉低了赵明轩的头,吻上了赵明轩的唇。稍纵即逝般,潇潇又笑着跳开了。

    赵明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发自内心的幸福的微笑来。

    “那我们就住这间了。”

    “潇潇,这个古堡有点大,你走路小心点,不然你会走丢的。”

    “嗯,我记住了,我会小心的。”

    “我是怕万一你走丢了的话,走去别的房间里,会有中世纪的老太太在屋子里等着你。”

    “你别吓我了吧,我心理素质不是很好的。”

    “吓坏了你要负责的。”

    “好的,我定会负责到你不再在这个世上地时候。我发誓。”

    “少贫了吧,你。”

    “潇潇,

    “咱们去吃饭吧,你都不饿吗?”

    “饿呀,可是男主人怎么还不请女主人吃饭呢,我也感觉好奇怪呢。”

    “走呀,吃饭去。”

    赵明轩拉着潇潇的手来到了花园里。

    花园里的一个角落里已经摆好了桌子和凳子,桌子上是丰盛的中餐。

    “请吧,老婆。”

    潇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明轩,有薰衣草的味道奥。”

    “真好,这里的空气质量也极高。比我们国内的乡下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在这样的环境里吃饭,真的是让人心旷神怡啊。”

    “快吃吧,不然,味道就不好了。”

    “好的,开动了。”

    看着自己的女人这么幸福地跟自己坐在这样一个普通的空间里吃着再普通不过的饭菜,赵明轩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了。

    “潇潇,来,我给你拍张相片。”

    “咔”的一声,手机里留下了潇潇甜美的微笑和身后精致的画面。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104558556.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