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11章出差再次遇见前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事实充分证明,女人的实力也不可小觑。

    当晚,赵明轩惊讶万分,潇潇,自己的亲亲老婆在自己面前充分展示了女性的魅惑。

    一直到两个小时后,夫妻俩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已经是3月25日,阴历二月十三日,周四。

    赵明轩早早地起床,雷打不动地先锻炼身体半个小时,之后吃早餐,洗漱。

    此时柳潇潇起床了,来到了一楼的餐厅里,见赵明轩已经吃完了早餐,便胡乱扒拉了两口。

    等赵明轩在卫生间里刷牙的时候,柳潇潇打开了自己手机的摄像。

    “明轩,看这边,我拍一段视频。”

    “干嘛呀,我在刷牙呢。”

    “没事,等我想你了,我好看看呀。”

    “你呀。”赵明轩赶紧用清水将嘴边的牙膏沫洗了。

    “潇潇,我的好老婆,我出差只用三两天,我马上就回来了,你等着我奥。”

    说完这段话后,赵明轩对着镜头比了个成功的手势。

    放下手,潇潇上前来到了赵明轩的面前,一下子将自己扑倒在了赵明轩的怀中。

    赵明轩看着怀中的美女老婆,有片刻的错愕,然后笑了笑。

    “老婆,你不舍得你老公出差啊,不然,你跟着我一起去?反正你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三宝也一直在喝奶粉。一切都好。好不?”

    “不好,也好,我跟着你吧,我想你了,我没办法自己一个人的。”

    “那好我带你一起去,你快去收拾好行李。”

    此时的柳潇潇却大笑了起来,“等我五分钟。”

    五分钟后,柳潇潇华丽丽地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到了一楼的客厅处。

    赵明轩此时才恍然大悟。

    “奥,老婆,你昨晚就收拾好了,专等我答应要带着你了。”

    潇潇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老公,我是不是很聪明啊?”

    赵明轩搂上老婆的杨柳细腰,便说了声“走咧。”

    两人走到了院子里,王利已经早就将车子开到了别墅门前。等王利将行李箱一一放到了后备箱里,潇潇和赵明轩已经双双坐上了车子的后座。

    “明轩,我担心了一个晚上呢,我就怕你不带着我,我会很伤心的。”

    “这不是带上你了吗?”

    “你傻呀,我又不是去干别的事情,我只是出个差,咱们俩大不了借机蜜月旅行了。”

    “明轩,你真的是我肚子中的蛔虫,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个小机灵鬼。”

    “我柳潇潇是谁,我是赵明轩的妻子,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呢。”

    “可是明轩,我现在真的累了,我要睡会儿。”

    “好,你睡吧。”

    赵明轩让小妻子枕着自己的腿,又反复了几次给潇潇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给潇潇盖上了衣服。潇潇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王利,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董事长,都准备好了,只是去见个法国的客户,不用这么紧张的。”

    “昨天我和潇潇山上求了一只签。签上的意思似乎不太好,不然潇潇也不会跟着我来的。你提前调你的人到位吧,预防发生不好的事情。另外法国那边你也多调人,不行的话,给南博发条信息。”

    “好的,董事长,我们做好万全之策。以备后患。”

    几分钟后,南博的手机上收到了两条信息。

    一条是潇潇发来的,一条是王利发来的。

    柳潇潇和赵明轩在飞机起飞前半个小时到达了飞机场。

    一个帅哥,一个美女,瞬时间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蹲守着的记者们以为又是哪位明星要飞去国外了,纷纷上前拍照。

    赵明轩故意和柳潇潇摆出各种妖娆的姿势让记者们过瘾。等最后两人要进去安检的时候,柳潇潇摘掉了自己的墨镜,也顺手给赵明轩也摘掉了墨镜。记者们还是很兴奋地看到了当事人的真面目。都抓紧时间剪辑、撰写新闻去了。

    潇潇潇洒地朝着飞机候机大厅的记者们挥了挥手,最后还不忘扔了个飞吻过去。

    赵明轩看着妻子不同寻常的举动,不禁笑了。

    “潇潇,你终于又变回那个活泼、灵动的女子了。感谢经历,让我们都成长了。”

    二人上了飞机,潇潇一看,王利定的是头等舱。正在纳闷自己临时要飞,王利是怎么弄到票的。

    王利走了过来,“董事长,那边发信息问咱们什么时候到达机场,他们去接机。”

    “回,十八个小时后。”

    “好的。”

    “明轩,我们要十八个小时才能到吗?”

    赵明轩笑了笑,“你困了的话就睡会儿吧,还得一会儿才能到呢。”

    “奥,也好,我还真的感觉很累。”

    “再让你这么疯狂。”

    柳潇潇难为情地低下了头。“还不是你先开的头,都怨我。”

    “好了,你睡会儿吧。”

    见潇潇在舒适的位置上睡着了,赵明轩拿了毯子给潇潇盖在了身上。

    潇潇可能又做梦了吧。梦中笑得可甜了。

    经过很久的飞行,飞机准点在巴黎某机场降落。

    “王利,先去勘察一下,安排好咱们的人。”

    “好的,老板。”

    王利领命下去了,而赵明轩叫醒潇潇之后则拉着潇潇进了机场的vip休息室。

    “明轩,我们不走吗?”

    “稍等一会儿,等王利回来后,咱们再出去。”

    潇潇会意,便安分地等在了休息室里。

    大约一个小时后,王利急匆匆地回来了。

    “老板,都安排好了。好像对方公司的人已经在外面等了。”

    “嗯,我们可以出去了。”

    赵明轩拉着潇潇的手,两人就像刚刚结婚的一对小情侣,慢慢悠悠地往机场出口处走去。

    远远地,赵明轩就看到一个大大的牌子,牌子上写着:“迎接中国潇轩集团领导。”

    赵明轩几不可闻地笑了笑。“终于还是着急了。老朋友。”

    赵明轩迎着牌子走了过去。对方见有人走过来,便客客气气地询问。知道走来的正是自己要接的人,便先行带路上了一辆车子。

    车子在宽阔地路上飞驰着,不到四十分钟,车子开到了一家酒店的门前。

    门童很礼貌地给众人打开了车门。迎接赵明轩的法国人礼貌得请赵明轩进了酒店,去了预定好了的房间里。

    进了门,潇潇毫不客气地将自己抛向柔软的大床,叫嚣着:“我的床啊,我想死你了。”

    赵明轩笑了笑。

    此刻王利领着一个法国人进来了,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法国人从这间房里搜出了十个摄像头,之后法国人摊开了双手:“ok.”

    王利简短地说到:“安全。”然后和法国人一起离开了房间。

    潇潇看着这么多的摄像头,惊呆了。

    “现在可以放心大胆地睡觉了。你先睡会儿,倒倒时差,我先处理点事情。”

    “好的老公,好累啊,我先睡会了。”

    柳潇潇果然是心思单纯的女子,不消片刻,便进入了梦乡。

    赵明轩和王利又到了前面的客厅里,研究了很久的事情。

    当地的晚上时间,潇潇醒了。转头看看四周,只见赵明轩安静地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处理公事。

    潇潇没吭声,就这样贪恋地看着自己老公的侧影。

    “好帅啊,我柳潇潇的老公啊。”

    过了几分钟后,潇潇还是没能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别处。

    “柳潇潇,你看够了吗?你老公的脸都要别你看穿了。”

    “报告长官我还没看够,我要看一生一世的。”

    赵明轩走上前来,抱着柳潇潇:“你又不怕我了吗?”

    “怕,怕的要死呢。”

    然后柳潇潇扑闪着大眼睛,特意加重了语气,说到:“长官,我柳潇潇也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我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继续看你俊美的侧颜。”

    “你这是谁给你大胆子呀?”

    “我自己给我自己的呀,长官。”

    两人说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

    “潇潇,你没有什么不适应吧?”

    “没有,就是这里的天气温度和咱们那儿的不一样。”

    “有点小小的郁闷。”

    “是不是感觉衣服带得不太对呀,太太。”

    “嗯,有那么一点点。”

    此刻门铃声响起来了。

    打开门后,只见好几个法国女人手捧着衣服进来了。

    大家将衣服放在了床上,之后便鱼贯而出。

    “哇,明轩,这里的衣服好漂亮啊。”

    “是,这里是巴黎,巴黎以什么最为出名,你不记得了吗?”

    “奥,服装。”

    “哇,这下子我可不怕了,终于有了合适的衣服了。”

    潇潇看着每一件衣服,都那么的爱不释手。

    “明轩,你帮我挑选一件吧,我好像有选择恐惧症。”

    “你啊。”

    最终潇潇穿了一件裙装,看上去既显得潇潇年轻,又给人一种特别高贵的感觉。

    半个小时后,赵明轩带着柳潇潇到了一家餐厅的包间里。

    推开门,赵明轩首先见到的是一位法国人,确切点说是一位法国老人,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样子。

    王利伸出手介绍了一番。“这是南康先生。是集团的董事长。”

    “你好,赵先生。耳闻不如一见,今日终于见到了年轻帅气的赵先生了,深感荣幸。这位是尊夫人吗?”

    “是,我太太。”

    潇潇很礼貌地用英文打了招呼,对方也回以英文地问候语。

    众人就坐之后,赵明轩首先开口:“南先生,我有位朋友叫南博,父亲是南勋,不知道南先生是否认识。”

    赵明轩细心地观察到南康转瞬即逝的惊讶,心中自然有了另一番考量。

    “略有耳闻,只是不太熟悉。”

    “不熟悉才怪呢,你们在法国是一个家族的,你说略有耳闻吗?”

    赵明轩心中辗转了几番,终究没有点明对方的尴尬之处。

    “听说南先生喜欢中国的字画,我这次来带了一副,请笑纳。”

    “赵先生送的一定是很名贵的字画,多谢厚爱。”

    两人寒暄过后,便开始聊工作上的事情。

    由于潇潇的心并不在他们聊的事情上,所以潇潇利用这段时间细细地观察了南康先生和他的随从们。

    此时潇潇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来看时,是庄真真转发了她妹妹庄小晚的信息。

    “南康,法国男氏家族最老的一位当家人。育有两子一女。妻子早逝。现任妻子是中国人。”

    “南氏家族岂不是跟南博有密切的关系?怎么刚刚他还说自己对南博只有耳闻呢?”

    “真是个老狐狸啊。”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赵明轩和南康握手告别。

    南康很体贴地说:“咱们谈事情,让尊夫人久等了,实在不是绅士所为。稍后我请两位在下面的餐厅用餐,如何?”

    “多谢南先生的美意。夫人现在仍然不太适应这里的气候,这次我们先失敬了。下次换我请南先生。先告辞了。”

    赵明轩的话毋庸置疑,不想去,你能怎样?南康听了赵明轩的话,便笑了笑说:“也好,等尊夫人休息好了,我再尽地主之谊。告辞,慢走。”

    听着两人商界的大佬的谦恭之词着实让柳潇潇感到不舒服,好好的中国话愣是让两人说出了诸多苍凉和悲哀。

    “明轩,我们可以走了吗?”

    “当然了,夫人。走起。”

    “这才是我们语言的风格,语言是用来表情达意的,不是用来糟蹋的,赵同志。我怎么听着你们说的话都感到内心十二万分的不舒坦呢。”

    “夫人,我也不愿说那样的话,情非得已。”

    “好吧,看在你的情非得已上,我饶了你这次。走吧。”

    “嗯。”

    柳潇潇抬起自己的胳膊,示意赵明轩,赵明轩会意,走上前挽起妻子的胳膊,两人说笑着走出了这间餐厅。

    伫立在电脑监控前的南康笑了笑。

    “小朋友的把戏,嫩得很啊。”

    南康摆了摆手,手下便打开监控室的门,众人走出了餐厅,向前面的一辆车子走去。

    此刻的赵明轩和潇潇也坐上了车子,车子向着赵明轩住的酒店方向而去。

    “明轩,小晚已经调查了,南康是男氏家族中最老一辈的掌舵人。和南博同属南氏家族的一份子。在巴黎拥有高深莫测的实力,黑白通吃。”

    “其他的,我都发你手机上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10362326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