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章 他不想做她的大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真的!”厉景言看到季洛总算露出了笑容,他的唇角也勾起了一抹弧度。

    “谢……”季洛感谢的话刚刚到嘴巴就打住了,因为她记得厉景言说过,以后都不许再和他说谢谢。

    “吃饭吧!”厉景言给季洛的碗里夹了一块咖喱牛肉,看向她的眼神也柔和了几分。

    季洛有些受宠若惊的抬头看向厉景言,她没想到他竟然会给她夹菜。

    她小心翼翼的夹起碗里的咖喱牛肉,轻轻的放进嘴里,心里瞬间充满了温暖。

    她和厉景言总共认识才几天而已,但就在这短短的几天里,他却给了他太多的感动和温暖。

    也许她真的可以试着好好的去对待这段婚姻,好好的去对待面前这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吃完晚饭之后,厉景言牵着季洛的手去了楼上,将她带进了他们的卧室。

    “这里是我们的卧室,那边是衣帽间,你的东西我已经让张姐放好了,你先去浴室洗澡吧!”

    “好!”季洛虽然一直在鼓励自己,但当她被带进厉景言的卧室时,还是没出息的紧张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她抱着睡衣快速走进了浴室。

    想到厉景言就在外面的卧室里,心里很是紧张,一颗心怦怦乱跳。

    尤其是想到现在她已经和厉景言结婚了,他们是夫妻,今天晚上他们就会睡在同一张床上,心里就更紧张了。

    怎么办?怎么办?

    虽然她已经努力说服自己去适应这一切,但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即使她和厉景言之间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但想到要和他一起睡,甚至还有可能做更亲密的事情,她就不受控制的紧张。

    季洛就这样在浴室里磨磨蹭蹭的,直到半个小时之后还是没有出去。

    其实她早就洗完澡了,睡衣也穿好了,就是没有勇气出去。

    “厉太太,需要我进去抱你出来吗?”正当季洛犹豫不决的时候,厉景言低沉魅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季洛被厉景言的话吓得浑身一颤,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快速打开浴室的门向外走去。

    只是才刚刚走了两步就撞到了坚实的肉墙上,迎面扑来的是好闻的薄荷青香,特别的清爽。

    当季洛反应过来自己撞进了厉景言怀抱的时候,吓得赶紧后退。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后退一步,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抱住了腰。

    “太太,你这是在投怀送抱吗?”厉景言微眯着双眸看向季洛,勾唇说道。

    “我……我没有!”季洛眼神闪烁,有些慌乱的挣扎着。

    她怎么知道厉景言会在门外呢?如果早知道的话,她一定不会那么冒冒失失的。

    她下意识的埋下头,但却正好看到厉景言裸、露在外的结实胸膛。

    性感的小麦色皮肤,还泛着点点水珠,有种别样的诱huo。

    虽然她的身上还穿着睡衣,但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她仍然能够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灼热。

    “时间不早了,睡觉吧!”厉景言话落,突然将季洛拦腰抱起来,大步向卧室走去。  季洛被厉景言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抱紧了他的脖子,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一张俏脸瞬间就红透了。

    这好像是在她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和厉景言如此亲密接触,所以有些紧张,有些不好意思。

    他的怀抱很温暖,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

    厉景言轻轻的将季洛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倏尔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儿什么与众不同的事儿呢?”

    “什么……与众不同的事?”季洛有些忐忑的看向厉景言,不太明白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厉景言别有深意的笑了,“当然是夫妻之间应该做的事情!”

    “夫妻之间应该做的事情?”季洛本来是在心里默念的,不知道怎么就念了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确没有反应过来,但念完之后瞬间就明白了,脸再次爆红。

    这个男人该不会今天晚上想要再次和她做那样的事情吧?

    虽然她也知道他们现在已经结婚了,是合法的夫妻,做那样的事情是情理之中的,可她一时之间真的有些不习惯。

    但她又不敢和厉景言说,怕他会生气,会不高兴。

    正当季洛犹豫不决的时候,厉景言突然俯身紧紧覆上了她的唇。

    “唔……”季洛吓得瞬间瞪大了双眼,也一下忘记了所有的反应,只是傻傻的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

    刚开始的时候厉景言只是轻轻浅浅的吻着,但随着季洛张嘴的刹那,他有力的长舌顺势进入,纠缠住她的丁香小舌。

    “厉……”季洛总算反应了过来,开始轻微的挣扎着,她怕厉景言会在这个时候要了她。

    可是厉景言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紧紧封住了她的唇,让她再也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厉景言吻得越来越深,紧紧贴住季洛的唇瓣,不留一丝缝隙,就连换气的机会都没给她。

    季洛感觉自己就快要被吻得窒息了,但又无法说话,只能抬起自己的手捶打着厉景言。

    她拼命的在心里呐喊,希望厉景言能够停下来,希望他能够多给她一点儿时间适应。

    而厉景言就好像真的听到了她的心声似的,终于离开了她的唇瓣。

    “以后记得换气!”看着季洛颤抖的睫毛和因为喘气而微微起伏的xiong部,厉景言的眸光变得更加幽深了。

    “厉先生,对不起,我……我还不太习惯这种亲密。”季洛轻喘着,拼命的呼吸新鲜空气,也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亲过,咬过,也做过,现在才说不习惯?”厉景言唇角微勾,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季洛的脸瞬间爆红,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厉景言,这男人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之前的那些都是在我不清醒的状态下发生的,可我现在很清醒,我……”季洛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她必须要和厉景言好好谈谈才行,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太太的意思是如果能让你现在不清醒的话,我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厉景言眸光幽深的看着季洛,唇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浓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0/162278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