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章 你嫁了一个好老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这里胡闹?”熟悉的声音在季洛的耳畔响起,一抬头就看到厉景言那张熟悉的俊脸。

    他怎么会突然来这里?难道他也听到了病房里的吵闹声吗?

    “哎哟……哎哟……我的手要断了!”陈凤仪一手握着自己的手腕,痛呼不已,“你……你是谁?竟然敢伤我?”

    “我是洛洛的老公!”季洛还没来得及阻止,厉景言已经清晰的说出了这句话。

    完了,这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和江静娴解释才好了!

    “什么?你是小洛(季洛)的老公?”厉景言的话落下之后,江静娴和陈凤仪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的,我和洛洛已经领过证,是合法的夫妻了!”厉景言对江静娴礼貌的笑了笑,“妈,抱歉,我现在才来看你,以后就把洛洛交给我吧!”

    季洛在旁边已经惊得目瞪口呆了,她完全没想到厉景言会在她妈妈的面前如此大方的承认他们的关系。

    而且他还亲昵的称呼她为洛洛,从来都没人这样亲密的叫过她。

    他一声声的洛洛让她情不自禁的红了脸,一颗心如小鹿般乱撞。

    “不可能,你一定是骗人的,季洛以前一直和书宇在一起,这才分手了几天,怎么可能就突然和你结婚了呢?”陈凤仪完全不相信厉景言的话,她仔细打量了一下他,觉得他的身份应该不简单。

    只看那一身手工定制的高级西装,都不是普通人能够穿的。

    可她又不愿意相信季洛能够嫁给那么身份不凡的人,所以她更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

    “小洛,他说的话是真的吗?你真的和他结婚了吗?”江静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她从未想过自己的女儿会如此突然的结婚,甚至在结婚之前她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她也知道季洛才和乔书宇分手不久,按理说不太可能这么快就结婚的。

    季洛犹豫了一下,就在这时候,厉景言温热的大手却突然牵住了她有些冰凉的手。

    季洛的心里瞬间一暖,也鼓足了勇气对江静娴说道,“妈,他说的都是真的,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

    听了季洛的话,厉景言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满意的弧度。

    江静娴却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小洛,你们认识多久了?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呢?”

    她虽然一直病着,但却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对终身大事如此草率和马虎。

    “妈,我和洛洛虽然认识不久,但我们却一见钟情,以后你就放心的把她交给我,我会让她幸福的!”和江静娴说话的时候,厉景言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

    季洛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厉景言,他的这些话是真心话还是为了让江静娴放心而刻意编织的谎话呢?

    但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都成功的打动了季洛的心,让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季洛,这不是真的,肯定是你为了不嫁给王总而故意演戏给我看的!”陈凤仪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季洛真的结婚了,如果她真的结婚了,她可怎么和王总交代啊?  “陈凤仪,要我给你看结婚证吗?”季洛冷冷的看了陈凤仪一眼,其实她一点儿也不想和她说话,只想尽快将她赶走。

    只是如果不让她相信自己和厉景言是真的结婚了,还不知道她会去外面怎么胡说八道呢。

    “洛洛,我们的结婚证不必给无关之人看!”还不等陈凤仪开口说话,厉景言就沉声说道。

    之前他让助理韩越去查过关于季洛的相关资料,一听陈凤仪的名字就知道她是什么人,这些年她没有少欺负过季洛,所以也没打算对她客气。

    “你说我是无关之人?我可是季洛的舅妈,如果你和季洛真的结婚了,我可是你们的长辈!”陈凤仪双手叉腰,盛气凌人的说道。

    这个时候她已经基本相信了季洛和厉景言是真的结婚了,不然她不会那么底气十足的。

    “你根本就不配做我们的长辈!”季洛充满讽刺的看向陈凤仪。

    名义上她的确是她的舅妈,是她的长辈,可实际上她却是虐待她折磨她的罪魁祸首。

    自从她的父亲意外去世,妈妈生病之后,陈凤仪撺掇江利民,不仅抢走了她爸爸的公司,还将爸爸留给她和妈妈的遗产占为己有。

    那时候她还小,根本就不懂人心有多么的黑暗可怕,一直以为舅舅一家是好人,是她和妈妈的救命恩人。

    可后来随着自己不断长大,她才总算看清楚了舅舅一家的真面目。

    虽然舅舅和陈凤仪母女相比要好那么一点儿,但说到底还是将自己的利益看得最重要,为了利益甚至可以连自己的亲姐姐、亲侄女也不管。

    当初他们收养她和妈妈,根本就不是因为亲情,而是因为看上了爸爸留下的公司和遗产。

    “你别以为你嫁了人就能如此嚣张,我倒想看看你嫁了一个多厉害的老公!”陈凤仪有些不屑的看了厉景言一眼,“你是做什么的?”

    虽然见到厉景言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男人身份不凡,但后来仔细想了想,自己家在宁城也不错,而且自己的女儿很快就要和乔氏集团的少东家乔书宇订婚了,自然会比这个男人好很多。

    “打工的。”厉景言淡淡说道,给自己打工也算是打工吧。

    听了厉景言的话,季洛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真怕他会直接说他是这家医院的董事长,虽然这样的身份可以吓到陈凤仪,但同样也会吓到江静娴的。

    “呵呵,一个打工的还敢在我面前横?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知道厉景言的职业之后,陈凤仪瞬间变得嚣张起来,看来她还高估了这个男人的身份。

    一个打工的,就算他身家再多也无法和江家比,更无法和乔家比,完全不足为惧。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滚出去!”季洛对陈凤仪实在是忍无可忍,尤其是听到她那样说厉景言的时候。

    “该走的还不知道是谁呢,我可是认识这里的孙院长的。”陈凤仪有些得意的说道,同时拿出手机拨通了院长的电话。

    听到陈凤仪打电话,季洛和厉景言都没有阻止,只是相视了一眼而已。

    如果换成是以前,季洛一定早就变得担心不已了。

    但是现在,她一点儿也不担心。

    此刻握着她手的男人就是这家医院的董事长,难道她还用怕区区一个院长吗?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0/1622781.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