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章 一切都是我爱你的表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厉景言放大的俊脸就在季洛的面前,而那张俊美的脸上不带一丝戏谑轻佻的表情,似乎是特别认真的在问这个问题。

    季洛的脸一红,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已经被厉景言的腹黑彻底打败了,完全找不到话来还击他。

    她不想再理这个腹黑的男人,抓起自己的包快步向门外走去。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以后再也不要见到这个男人了,至于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当成是一场噩梦吧!

    “你确定你要这样走出去?”季洛才刚刚走出门,身后就传来了厉景言低沉的声音。

    季洛停下了脚步,有些不解的回头看向厉景言,她不太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但厉景言并没有再说什么,别有深意的目光却是一直落在季洛的身上。

    感受到厉景言的目光,季洛快速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还穿着浴袍,难怪厉景言刚才会那样说。

    季洛快速回头看了一眼走廊外面,还好没人,不然被人看到她这副样子走出去就太丢脸了!

    她只能又硬着头皮跑进了厉景言的总统套房,“我……我去换个衣服就走!”

    可是季洛找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会去哪里了呢?

    如果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她怎么回去呢?难道真的穿着这件浴袍走出去?

    正当季洛焦急不已的时候,厉景言从门口递进来一个精美的袋子,然后又转身去了客厅。

    季洛犹豫了一下,快速打开袋子来看,发现里面竟是一条还挂着吊牌的新裙子,而且正好是她的码数。

    难道这是厉景言特意为她准备的吗?

    她来不及多想,快速穿上连衣裙走出了房间。

    路过厉景言身边的时候,季洛低着头小声对他说了一句“谢谢”,然后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望着那个仓皇而逃的身影,厉景言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弧度。

    季洛就好像一阵风从他的身边经过,吹乱了他那原本波澜不惊的心湖。

    ******

    季洛离开酒店之后直接去了仁和医院,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的妈妈。

    还在去医院的路上的时候,季洛就接到了护工李阿姨打来的电话。

    “小洛,你的电话总算打通了,你赶紧来医院吧,你妈妈又被医院赶出病房了。”

    “李阿姨,我马上就到医院了!”

    季洛的一颗心又紧紧悬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切是谁做的。

    看来陈凤仪应该已经知道她昨晚没有去陪王彦军,而且还打伤了他的事情,所以才会拿她妈妈出气。

    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听陈凤仪的话嫁给王彦军那种人渣的,可妈妈的治疗和手术费还要指望舅舅,她现在连大学都还没毕业,实在是没有办法筹到那么多钱。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当季洛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时,看到自己的妈妈果然再次被赶出了病房,周围除了护工连一个护士医生都没有。

    季洛的心里一酸,紧紧握着江静娴的手,充满歉意的说道,“妈,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江静娴缓缓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季洛抱着自己伤心的哭泣。

    她有些吃力的抬起自己的手,轻轻抚摸着季洛的头发,“洛洛,不哭!”

    “妈,你醒了?”季洛有些惊喜的抬头,妈妈已经好几天没有清醒过了,大多时候她都是昏迷不醒的。

    “洛洛,妈妈让你担心了!”江静娴挤出一丝笑意,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病房,而是在走廊里。

    心里瞬间了然,看来她又被赶出了病房,她也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了,她并不难过,只是心疼自己唯一的女儿。

    “妈,只要你醒来就好!”季洛哭着扑进了江静娴的怀里,很多时候她都特别害怕,害怕自己的妈妈再也不会醒来。

    妈妈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也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想她有事。

    “是妈妈连累了你,让你受苦了!”江静娴也紧紧抱住了季洛,因为她的病,季洛吃了太多的苦。

    “妈,你别这样说,我是你女儿,不管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你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季洛的脸上还挂着泪珠,但却努力挤出了笑容,她不想让江静娴为她担心。

    “孩子,我们回家吧,妈这病不想再治了!”江静娴十分认真的看着季洛,她很清楚这些年为了给她治病,季洛吃了多少苦,也很清楚陈凤仪总是用她的病来为难季洛。

    每一次她被赶出病房都是陈凤仪威胁季洛的手段,不知道这一次她又想让季洛做什么。

    作为季洛的母亲,她不但没能好好的保护她照顾她,反而还总是让她受尽了委屈和折磨,她的心里特别的自责。

    “不行,妈,我们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合适的肾源,只要换了肾你就可以好起来,我们不能放弃的!”季洛连连摇头,有些激动的抓住江静娴的手。

    她知道江静娴说这些话都是因为不想让她受苦,但她是绝不会同意的。

    “洛洛,你给妈说实话,陈凤仪这次又用什么事情来威胁你?”江静娴有些担心的看向自己的女儿。

    “没……没什么……”季洛眼神有些闪烁,陈凤仪用逼嫁来威胁她的事情是绝不能让妈妈知道的。

    如果被她知道陈凤仪竟然逼她嫁给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肯定会受到严重的刺激的。

    医生说过,妈妈的病是绝对不能受到任何刺激的。

    所以这几年季洛对江静娴都只报喜不报忧,不管在江家受了多大的委屈,也不会在她的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

    “洛洛,你别骗妈妈,妈妈都知道的!”江静娴心疼的抱住季洛,虽然她什么都不说,但她心里却是十分清楚陈凤仪的作风的。

    季洛依偎在江静娴的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情不自禁的滑落下来。

    “季洛,我总算找到你这个小贱人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有些突兀的打破了医院原本该有的平静。

    季洛猛地回头一看,只见陈凤仪和江以柔气势汹汹的向她们走来,看来又少不了一场恶战。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0/1622756.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