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章 成为全场的焦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季洛有些失控的朝乔书宇怒吼,心早已痛得不能呼吸。

    他们在一起快三年了,说好毕业就结婚的,但现在还没有毕业,他就已经上了别的女人的床。

    而这个女人还是她的亲表妹!

    “小洛,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们在一起三年,你却连让我碰一下都不愿意,可柔儿就比你更懂得怎么伺候男人!”乔书宇宠溺的将江以柔搂在怀里,似乎觉得自己的背叛都是理所当然的。

    “季洛,你都失、身于别的男人了,凭什么来质问书宇背叛了你?”江以柔缓缓坐起来,眼里都是幸灾乐祸,丝毫没有为抢了自己表姐男朋友而感到羞耻。

    “季洛,柔儿说的是真的吗?”乔书宇不敢置信的看向季洛,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他们在一起快三年了,她始终不肯将她给他,可现在她却失身于别的男人,他怎么能甘心?

    “江以柔,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季洛怒视着江以柔。

    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江以柔却知道她失身的事情,可想而知她被设计的事情一定和她有关。

    “你别血口喷人,我可什么都没有做,你脖子上的吻痕那么醒目,大家都是成年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江以柔故意这样说道。

    而乔书宇的目光也成功被引到了季洛的脖子上,那一个又一个的吻痕刺痛了他的心,季洛真的背叛了他!

    “季洛,你怎么可以背叛我?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乔书宇,你根本就没资格来质问我!”季洛用尽全力狠狠给了乔书宇一巴掌,明明是他先背叛了他们的感情。

    她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才会爱上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男人!

    “季洛你这个贱人,你怎么可以打书宇?”江以柔看见乔书宇被打,一下从床上跳下来,用力扯住季洛的长发。

    季洛吃痛,冷冷的看向江以柔,突然抬起手朝她的脸上狠狠打去,“江以柔,别给你脸不要脸!”

    本来念在舅舅对她有恩的份上,她不想和江以柔正面冲突,但她如此过分,她又怎么能轻易放过她呢?

    虽然她和江以柔的关系从来都不好,但也从未想过她会不要脸到勾引她的男朋友。

    “季洛,别在这里发疯,马上给我滚!”乔书宇心疼的将江以柔搂入怀里,冷漠而厌恶的看向季洛。

    江以柔楚楚可怜的靠在乔书宇的怀里,看向季洛的目光却是充满得意和挑衅的。

    季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渣男贱女,这真的是她倾尽所有爱过的那个男人吗?

    他曾经的温柔体贴,甜言蜜语,现在都给了别的女人,对她却是如此的冰冷无情。

    “乔书宇,你这样的渣男我不要了,我们分手!记住,是我季洛不要你的!”季洛冷笑着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江家别墅。

    转身的那一刻,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努力抬头看向天空,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不能哭,为那样的渣男根本就不值得。

    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一刻也不想再多呆,只是才刚刚跑出别墅就撞到了回来的陈凤仪。

    “季洛,你这死丫头走路不带眼睛的吗?疼死我了!”陈凤仪尖酸刻薄的骂道,看向季洛的眼神充满了厌恶和不屑。

    “陈凤仪,昨晚的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对不对?”季洛红着眼睛瞪着陈凤仪,她和江以柔应该都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

    “季洛,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如果不是我帮忙,你能攀上王总这样的高枝吗?”陈凤仪不但没有解释,反而还有些得意的看向季洛。

    一大早她就接到了王总的电话,说是对她送去的女孩很满意,合作的事情也有指望了。

    “陈凤仪,你怎么可以这么阴险?”

    季洛怒火中烧,陈凤仪平时不待见她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如此设计她,害得她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第一次。

    “小洛,我也不瞒你直说,你舅舅的公司最近遇到了一点儿麻烦,需要很大一笔资金才能度过危机,只要你愿意嫁给王总,王总就会同意和我们合作。”陈凤仪怕季洛不同意,渐渐放低了语气。

    “我是一个人,不是你们用来交易的物品!”季洛生气而愤怒的瞪着陈凤仪。

    她怎么可以这么过分,为了公司的利益竟然选择牺牲她的一切。

    “王总虽然离过婚,年龄大了点儿,人也丑了点儿,但他有钱啊,只要你肯嫁给他,你妈的病手术费也不用愁了!”陈凤仪假惺惺的说道。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同意的!”季洛气愤不已,冷声打断了陈凤仪的话。

    不管以前陈凤仪怎么欺负她,为了给妈妈治病,她都可以忍着,但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妥协。

    季洛不想再理会陈凤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才走了两步身后又传来陈凤仪恶狠狠的威胁。

    “季洛,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你敢搞砸这次的事情,我就让你妈去等死!”

    季洛的脚步微微一顿,她相信陈凤仪那么狠毒的人是完全做得出来这种事情的。

    但最后她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婚姻之事关系着她的一生,她是绝不会任由陈凤仪摆布的。

    只是想到妈妈的病,季洛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早在几年前,妈妈不幸得了肾衰竭,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了可以匹配的肾源,但她却拿不出几十万的手术费。

    就是因为陈凤仪说要给她手术费,她才会应了她的约去蓝湾酒店,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算计她。

    因为陈凤仪的算计,她失去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但即使如此,她也绝不会听陈凤仪的话嫁给那个王总的。

    至于妈妈的手术费,她会努力想办法的,她一定会让妈妈的病好起来的。

    想到陈凤仪刚才所说的话,季洛忍不住有些担心,她快速赶去了妈妈所住的仁和医院,怕陈凤仪会做出伤害她妈妈的事情。

    当季洛赶到医院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妈妈竟然已经被从病房里移到了走廊里。

    “是谁让你们把我妈移出来的?”季洛心疼的握着妈妈冰凉的手,十分气愤的看向旁边的护士。

    “既然你们没钱缴费,那就赶紧滚出医院吧!”护士冷冰冰的说道,同时还将江静娴的东西全部扔在了走廊里。

    季洛看着那长长的缴费单欲哭无泪,她现在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可她也不能让妈妈就这样被赶出医院。

    季洛快速拿出手机,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拨通了舅舅江利民的电话。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0/1622749.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