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章 我今天偏要毁了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舅舅,是我。”电话接通的时候,季洛快速说道。

    其实这些年舅舅对她还是不错的,也许这一次舅舅可以帮她。

    “小洛,有什么事吗?”江利民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暖。

    “舅舅,我妈因为没钱缴费被医院赶了出来,你能不能……”

    “小洛,这一次舅舅也帮不了你了,你就答应你舅妈说的条件吧,不然舅舅的公司也保不住了!”

    季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利民打断了,而江利民说出来的话让季洛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

    以前不管蒋凤仪怎么欺负她,舅舅都会站在她这边护着她,可这次陈凤仪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舅舅不但不帮她,反而还让她答应她的条件!

    “喂,小洛……”

    电话那头还在说着什么,但季洛已经听不见了,现在她连唯一的希望都失去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只是少量的钱她或许还能想到办法,但几十万她上哪里去凑啊?

    正在这时候,季洛的电话响了起来,她以为是舅舅回心转意了,没想到却是陈凤仪打来的。

    “季洛,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不然你妈妈就只有回去等死了!”

    “你想让我怎么做?”

    季洛深呼吸了一口气,充满无奈的问道。

    妈妈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能离开医院的治疗,不然真的会死去的。

    “今晚七点,蓝湾酒店见,王总会在那里等你商议婚事。”

    “那我妈妈……”

    “只要你乖乖听话,你妈还是能住回原来的高级病房。”

    “好!”没有人知道季洛说出这一个字用了多大的勇气,她也很清楚说出这个字之后意味着什么。

    但为了妈妈能够继续治病,她真的别无选择。

    晚上七点的时候,季洛如约来到了蓝湾酒店。

    站在包间门口,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压着,有些喘不过气来。

    想到妈妈被赶出病房的那一幕,她最终还是颤抖着手推开了包间的门。

    当她看到包间里面坐着的中年男人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你不是王总?”眼前的男人至少也有四五十岁了,挺着啤酒肚,顶着秃头,满脸肥肉,怎么看怎么恶心。

    和昨晚的男人完全是判若两人,难道昨晚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陈凤仪所说的王总?

    如果昨晚的男人不是王总又会是谁呢?他们之间又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

    “我是王彦军,你是谁?”王彦军看到季洛眼睛都直了,还忍不住吞了好几口口水,色眯眯的向她走去。

    虽然这和昨晚送来的女孩不是同一个人,但凡是美人他都不会放过!

    “我可能走错了房间!”季洛也来不及多想,快速向房门外退去,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美人,既然来了就留下来陪陪我啊,我保证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季洛才走了两步就被王总一把拖进了房间,狠狠甩在了床上。

    “你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季洛拼命的挣扎,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可身上的男人就像一座大山压着她,怎么也推不动。

    “小妞,先让我亲一口!”王彦军yin笑着凑近季洛,季洛恶心得差点儿吐出来。

    情急之下,季洛猛地抬起膝盖狠狠撞向男人的下体。

    房间里瞬间响起了杀猪般的嚎叫,王彦军整个人痛得缩成了一团。

    季洛趁机从床上跳了下来,头也不回的朝外面逃去。

    “贱人,竟敢伤我,给老子站住!”王彦军恶狠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季洛吓得加快了速度,不停的向前跑去,直到撞到了一堵肉墙才停下了脚步。

    当她抬头看向自己撞到的人时,满脸惊讶的愣在了原地。  季洛呆呆的望着眼前这张有些熟悉的俊脸,甚至都忘记了逃走。

    这个男人正是昨晚夺走她第一次的人,她瞬间有种才出狼窝又入虎穴的感觉。

    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正在这时候,身后传来了王彦军的声音,“小贱人,给我站住!”

    季洛来不及多想,绕开眼前的男人继续逃跑,可却感觉自己有些头晕目眩,脚也使不上力气,心里还有种异样的燥热。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呢?

    眼看着王彦军追了上来,季洛用力摇了摇头,想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儿,谁知却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完了,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走,但她是绝不会让自己落在王彦军手里的,不然她的这一生就彻底毁了!

    想到这里,她努力站起来,一把抓住了面前男人的衣袖,或许现在只有他能够救她了,至少他看起来比王彦军要好一点儿。

    “救救我……”

    厉景言轻皱着眉头看向拉住自己的女人,她似乎有些不对劲儿,白皙的小脸上泛着异样的潮红,再看到后面追来的老男人,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季洛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晕,整个人几乎靠在了厉景言的怀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舒服一点儿。

    “你是谁?竟敢和老子抢女人?”王彦军快步追到厉景言的面前,伸出自己的大肥手去拉季洛。

    只是他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季洛,就被厉景言狠狠扣住了手腕,只听卡擦一声,王彦军痛苦的喊叫起来,“啊,好痛,手快要断了,你竟敢弄伤我,你知道我是谁吗?老子可是金誉地产的老总!”

    “金誉地产,我记住了!”厉景言勾唇轻笑,眼里却是骇人的冷光。

    王彦军心里特别不甘心,但却被厉景言冰冷的眼神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自己快要到手的女人带走。

    季洛的意识早已变得模糊不清了,现在她唯一的感觉就是热。

    很热很热,身体里就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她。

    一双纤细的小手更是不安分的在厉景言的身上胡乱摸索着,甚至还将他灰色衬衣的纽扣都给扯开了。

    “小女人,别乱摸,否则后果自负!”厉景言抓住季洛的手,突然俯身将她拦腰抱起,大步向自己的总统套房走去。

    “好热……好难受……”季洛的手紧紧搂住厉景言的脖子,温热的唇也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

    感受到季洛唇上的温度,厉景言的身体微微一颤,眸色也更深了几分,但却并没有推开季洛,而是加快了脚步。

    到了房间之后,季洛仍然不愿意放开厉景言,反而像一条八爪鱼一样挂在他的身上,嘴里还一直喊着热。

    厉景言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女人,她的小脸已经越来越红了,额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看她这样子,被下的药应该不轻,如果再不想办法帮她的话,她可能会被这股无法言说的燥热逼疯。

    “求你,帮我……”季洛极其痛苦的仰头看着厉景言,她现在意识已经彻底迷离,只知道自己特别的难受……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0/162274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