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39.少年的脖颈处有着一抹红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容吝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了那个美人一眼,随后又被薄宗给摁了回去。【*断*青*丝*小*说*网*】

    薄宗神情瞬间就黑了,他阴沉的盯着对方,语气不善,“抱歉,这个恐怕不行。”

    美人遗憾的“啊”了一声,撩了一下他的银发,轻轻笑道,“这样啊。”

    容吝不知道因为什么,他眼神从那个男人身上挪不开似乎有什么吸引着他一般。

    他挪了挪步子,想把美人看的更清楚一点,然而还没动就被薄宗给掐住了,力气很大,让他无法动弹。

    薄宗瞥了容吝一眼,随后面无表情看向银发男人,语气冷冷的,“不要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

    银发美人只是斜斜的靠在跑车上,过长的银发散落开,就像是铺了一地的银霜,好看极了。

    他只是冷淡的挑了挑眉,仿佛对薄宗冷漠的语气完全不受影响,语气清冷好听,“放心,别人的东西我不抢。”

    说完后他站直身姿,过长的发丝在空中飘扬,他拉开车门,随后被牵动一般又去看了一眼容吝,见他整个身体都被对方藏在了身后,只能看出一点衣角,收回视线敛了敛眉,撩过长发坐了进去。

    蓝色的兰博基尼瞬间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容吝眼巴巴的探出头看过去,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失望,美人走了。

    薄宗冷着一张脸,神情不悦,他看向容吝,见他眼中还有一丝舍不得瞬间就怒了。

    他脸色阴沉,周身的气息瞬间冰冷,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漆黑的眸子仿佛渡了一层寒冰。

    身上带着浑然天成的优雅和强势,一双冷漠的眸子却把这一切都衬的越发恐怖。

    冷漠无比,让人觉得风雨欲来。

    薄宗轻笑了一声,随后拉过容吝的手,把他扯进去了车中。

    无论他再怎么气的不行,他和少年的事情也只能在车里面,别人休想看到分毫。

    外面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见两辆豪车相撞,居然就这样简简单单收了场,忍不住的感叹一声,有钱真好。

    老陈也赶忙跟了过去,上车后发动了车子走了。

    容吝简直就是被粗鲁的塞进了车里,还没喘上气就被人狠狠的掐住了脖子,他扑咚扑咚的有些难受。

    精致的脸颊泛起了红晕,眼尾也被欺负的有了泪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他伸手抓住薄宗的手臂,眼神求饶的看向薄宗,完全不理解薄爷怎么突然就变了性子。

    突然这个样子让他有些害怕。

    纤细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黑眸中满是胆怯,这副样子这才让薄宗回过神来。

    他立马松开手,少年纤细白皙的脖颈处有着一抹鲜艳的红痕,是刚刚被他掐出来的。

    眼中瞬间闪过一抹心疼,薄宗沉着脸想搂过容吝,却被他躲了躲。

    他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蜷缩了起来,忍不住的狠狠的握住了,青筋暴起。

    薄宗坐了回去,拉好他的衣服,垂着眸子安安静静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容吝坐在一边强忍住眼泪,有些委屈,不明白一向对他好好的薄爷怎么突然就这样喜怒无常了。

    他伸出手臂捂住自己的脖颈,好疼……

    一路无话,到了剧组后薄宗也只是坐在车上并没有下来,容吝红着眼眶含着泪水咬了咬嘴唇。

    老陈帮他把行李拿出来,容吝站在旁边看了一眼车内,薄宗周深气息冰冷无比,半张脸在阴暗当中,半张脸暴露在容吝的视线里。

    他微抿着薄唇,西装革履,双腿微微交叠,半分神情不看向他的时候让人觉得没有一丝人情味。

    容吝忍不住的吸了吸鼻子,突然而来的委屈几乎压倒了他,他脸色苍白,红唇颤抖,最后看了一眼薄宗,见他依旧没有看向自己,这才拖着行李箱可怜兮兮的走了。

    老陈上车后有些不放心,他微微转身面向薄宗,有些忐忑,“薄爷我看容小少爷有些伤心,你不跟过去看看吗?”

    薄宗整个人都隐匿黑暗一般,周深满是肆意疯长阴沉的气息,他用手指撑着额头,半闭着双眼,语气平静,“不了,现在的我状态不适合和他在一块。”

    他果然,是个不正常的人。

    不管是他都看了一眼谁,他的内心就开始翻滚着强烈的醋意,他放在心上的人只能一心一意满心满眼的都是他。

    甚至他心里异常的阴暗,只想要把他囚.禁起来,拿链子锁着,把他绑在自己精心营造的笼子里,只供自己观赏。

    而他的一举一动这才会真正的属于他自己。

    刚刚自己就差点控制不住弄伤了他,心中又是心疼又带着快意,所以他知道此时他的情况绝对不可以再接近容吝了。

    薄宗轻靠着,闭着双眼,冷漠的脸上居然闪现着一丝丝的脆弱,他抬起手揉捏着太阳穴,喃喃自语,“我该要拿你怎么办……”

    ——

    容莲一回家自然就开始和焦曼烟哭诉。

    她哭的很是委屈,精致的妆容全部哭花,丝毫不见平日里的刁蛮和自以为是的精致。

    “妈!容吝那个贱人!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让李导这么看重他,他一个没有学过演戏的人,怎么可能去演戏啊?而且他那么蠢,我不服,为什么不要我。”

    焦曼烟搂住容莲,任由她哭,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心里还是疼的。

    “容吝那个小贱人简直是和他妈一模一样,这里勾搭一下那里勾搭一下,狐狸精生出来的儿子照样是狐狸精。”

    容莲哭得梨花带雨,她精心准备了的戏就这样泡汤了,所有的事情他全部都归纳在了容吝的身上。

    要不是因为他的话,她没准还有机会试一试,都是因为他,容吝!

    不管怎么样自己好像和他永远都不对盘。

    容文启听到声音走了下来,见容莲哭成这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急匆匆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容莲抬起脸,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哗啦啦的往下流,让人看着都觉得揪心,“爸……都是容吝,他害你女儿。”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91097/7640935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