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45、你可以再横一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这是……变异了的红姑娘果?”三无擦了擦眼睛,“怎么感觉长的有点奇怪呢?”

    像灯笼一样的姑娘果长的有半个番茄那么大,沉甸甸的压在枝头。{断青丝小说网,https://www.duanqingsi.com

    而且枝条也过分的细长,却能撑起那些大果子。

    三无看向了季凌白,“你怎么看?”

    季凌白撤了那些明亮的火焰,逗道:“番茄炒鸡蛋不错。”

    他以前就挺喜欢吃番茄的。

    果子一听,气的纸条发颤,它是鲜美多汁的姑娘果,才不是配鸡蛋的番茄!

    它摘下一个果子就砸到了季凌白的脑袋上。

    讨厌!

    季凌白盯着果子看了两眼,肯定的说:“……这是个女果子树。”

    三无已经跑到果子旁边,摸了摸它的枝丫,看着细长,倒是非常坚硬。

    果子被摸的高兴,摘了一颗果子就双纸奉上捧给三无,摘下来的果子倒是不发光了,三无捏在手上,果子刚才发光发热完,她咬了一口,有点烫嘴。

    但吃着酸酸甜甜,果香味浓郁。

    “好吃吗?”一道糯糯的男孩声在三无脑海里炸响,吓的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说是姑娘果,但却是男孩子的声音啊。”三无转头看了季凌白一眼说:“季凌白你果然看不准男女。”

    不过植物鲜少分性别,更多的是雌雄同体。

    “算了,反正都变异了,发生什么怪事儿都正常。”三无摸摸它的小果子,“给你起个名字,叫灯果吧。”

    灯果高兴的在地上蹦了蹦。

    “发光发亮,挺好的。”三无也高兴,“就你一株吗?”

    灯果不解。

    “就,和你土豆哥哥一样,你土豆哥哥能生儿子呢。”

    电灯当然是越多越好,最好是让整个村庄都能到灯火通明的数量,到时候人手一株灯果,走哪儿带哪儿才爽呢!

    “没有呢。”灯果用枝条缠着三无的手,声音嫩的像在炸开的奶泡里滚了一遍,“我是靠着主人才变异的,我自己不行。”

    “行了,我们快回家吧。”三无看了眼天空,“傻蔷薇说今天后半夜暴雨。”

    季凌白尝了一口刚才砸过来的果子,下一刻苦涩感直冲喉咙。

    他脸色一变,直接将果子吐了出来,“你说这东西好吃?”

    三无抱着灯果转身,“对啊,舌头没问题的肯定都觉得好吃。”

    灯果笑的枝丫发颤,在三无脑内说:“只有我喜欢的人吃我的果子才觉得好吃呢,哼,涩死他!”

    在自个儿的脑海里听了这句话的三无默默的住了嘴。

    “可能,可能是你那颗果子没熟透。”她试图带过这个话题,“我们赶紧先回去吧。”

    季凌白也没把剩下的果子扔在地上,一把火烧成了灰。

    “灯果,把光灭了。”不然一路招摇的回去,被第二堡垒的看见就麻烦了。

    两人还没走出几步,三无就听见不远处有好多人说话的声音,还有在黑夜里很明显的灯光,不是第二堡垒,也不是她村子里的灯光。

    “在我们村子和第二堡垒的附近,我记得还有个不小的废弃村子,但我看之前那里没人住着啊。”三无皱紧眉头,“怎么这会儿那方向很热闹?”

    季凌白飞到高空看了一眼,下来的时候说:“是有人,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你飞到高空别人看不见你,带着灯果回去。”三无将灯果推到季凌白旁边,“我和丧领他们一起走回去就行了。”

    季凌白垂头看了一眼给自己喂苦果的绿苗子,眼底切切实实的露出嫌弃的意味。

    虽然嫌弃,但他还是捏起一根树苗拽着灯果飞跃上天空。

    丧领和丧绯跟在三无身后,三无见丧绯的目光一直黏在第二堡垒的方向。

    “丧绯,你为什么总往第二堡垒看?”三无随口问了一句,“之前我听丧领说,她看见你的时候,你去撞第二堡垒的门,为什么?”

    丧绯只是摇头不说话。

    “好吧。”三无叹了一口气,“有机会的话,我带你进那边堡垒看看。”

    就算是出于本能的动作,也一定是有原因的。

    但在这之前,三无觉得那些此刻赶着众多兽车,不断往旁边那个村庄赶的那群人更需要弄清楚来历先。

    三无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行人至少有二百人数。

    兽车上不断有物资被搬下来,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的利落女人站在高箱子上,正双手背在身后发号施令。

    “都小声点,别引来外面的丧尸了。”

    “衣服和衣服归在一类,别和食物弄混了。”

    “手脚麻利点,不然今天晚上都要休息不了了。”

    三无看的觉得新奇,这些显然都是散户,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这种集体性的散户。

    毕竟剩下的堡垒也就十八个,肯定会有这种群居模式的散户,比堡垒里相对自由些,比散户们又安全一点,自成一派互相协助的活着。

    那短发女人长得倒是好看,下巴尖,眼睛又黑又大,就是皱眉的时候看着凶。

    身材也不错,三无都能看见她抬起手的时候,衣角随着撩上去那一段非常有料的腰身。

    “白色箱子里的东西不要动,那是第二堡垒要的东西!”短发女人说起白色箱子的时候,三无明显感觉语调都温柔了一些。

    “哎呦,张芬姑娘你别忙活了,我带着人来取了。”花婆婆的声音突然传出来,三无看见他带着丁方丁圆一群人笑着走上来。

    是认识的?

    三无眯起眼睛,还是说这些人都是第二堡垒的合作方?就如同她和季凌白合作一样。

    “花婆婆要的货我肯定要仔细点。”张芬从箱子上跳下来,那双眼睛笑的弯了起来,“夏堡主呢?”

    “他啊,忙别的事情去了。”花婆婆让人开箱检查东西。

    张芬眼中失望一晃而过,但很快就重新笑起来,“也没事,只是我想着交货还是当着夏堡主面比较好,不过现在花婆婆你在也一样。”

    花婆婆对这次带回来的物资特别满意,三无眼尖的发现里面还有几件医疗设备。

    这种物资她都眼红!

    “张芬姑娘,这次你是要带着你的兄弟们在这里定下了?”花婆婆看着他们忙着卸东西,这些东西并不是暂时居住需要的,是要久住的架势。

    “对啊,怎么不欢迎我们吗?”张芬声音爽朗说:“我这般兄弟们以前跟着我一起南北到处搜集物资,现在人数越拉越多,不好再不断换地方了,定居比较好。”

    “正好我和你们第二堡垒合作次数是最多的,又知根知底的咱们,干脆一起做个邻居。”

    张芬看了花婆婆一眼,视线飘到了三无那个村子上,“不过我原先想的是东边那个大村子,但我看那边围墙都弄上了,是你们弄的吗?”

    “不是我们。”丁方抢着回答:“是三无姐的村子!”

    三无听见自己名字,听的更仔细了。

    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想抢领地的,那可得小心点了。

    “三无姐?”张芬皱起眉头,在自己马上就要定居下来圈领地的时候出现陌生的名字,总不是那么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丁方丁圆一起点头,他们最近十分想念跟着三无酣畅淋漓的去打架的时光,所以说起三无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光。

    “三无姐可厉害了,她手下带的丧尸数量可不比你这边的兄弟少。”丁方激动的很,“那些丧尸还特别听她的话,她还有一个丧尸培训班,把我们堡垒送过去的丧尸都教导的服服帖帖的。”

    “这么夸张?”张芬看向花婆婆求证:“他们说的是真的?”

    花婆婆提起三无也是赞赏不断,“那可是个有本事的孩子!我和我们堡主都很欣赏她,要是以后能合作更深就好了。”

    张芬听了这话诧异挑眉。

    “怎么?她不算是第二堡垒的固定合作势力吗?”张芬坐在箱子上。

    “当然不是,人家……。”花婆婆的话才刚起了个头。

    眼角的余光就瞥到了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

    “季凌白?”花婆婆话音生生转了一个调,看见了正往她们这边走过来的季凌白说:“你怎么在这里?”

    张芬也是认识季凌白的,她一下子就从箱子上站了起来,那群正在干活的人也都悄悄关注这边的情况。

    “我来接人。”季凌白脚步没停往前面走。

    三无就站在不远处的林子里,夜里风凉,季凌白发现她外套纽扣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两个,“你怎么还不回家?打算睡外面吗?”

    三无走出来,幸好花婆婆她们看不见这里。

    “我不就是想等着她们把事情弄完了我再过去。”顺便看看那个女人对自己有没有敌意。

    “我认识那个女人,本来只是一个二十人的小队,流窜在各地和各个堡垒都做过交易。”

    季凌白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盯着三无那两颗松开的扣子。

    要不要伸手帮她弄好?

    她会不会想多?

    季凌白纠结到皱眉,嘴上还不忘记继续说:“随着队伍越来越大,后来她几乎只和第二堡垒合作,现在看这架势,估计是要在这里定居了。”

    三无点头,原来是这样。

    “不过你为什么要躲林子里?晚上寒气重,下次别躲林子里,花老太也在那儿,下次想回家就直接走,管前面站着谁做什么?”

    三无抬眼看着季凌白:“他们那么多人,我就带了丧领丧绯两个,你以为我是你啊战斗力高强威慑力还大,这么直接横穿过去多危险,你在和我开玩笑啊?”

    两人正好走到花婆婆她们看得见的位置。

    看见季凌白去接的人是三无,花婆婆就明白为什么季凌白会出现在这里了。

    “三无姐!”丁方丁圆两人直接走了上来,高兴的套近乎,“三无姐你大晚上带着丧领他们出去干什么了?”

    三无随口说:“去散步。”

    张芬听见三无的名字之后就一直在打量她。

    三无现在补回来了点,不像之前那样瘦的厉害,甚至脸颊上还长了点肉。

    她鼻梁高挺,不过分枯瘦后五官也长开,明艳的像是一朵盛放的花。

    手还插在兜里看着懒洋洋的模样,看向丁方丁圆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客气疏离的笑意,一点不热络,倒是看向旁边季凌白的时候眼神自然很多打,但也不是依赖的眼神,像是平常朋友相处。

    张芬在一瞬间就判断出三无对季凌白更为亲近,看来确实不是第二堡垒这边养出来的人。

    这个三无绝对是自成一派的。

    “我们先回去了。”三无只对花婆婆说:“明天再聊吧。”

    等两人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张芬看见两人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然后三无一把拽过季凌白,在他耳旁说了什么,脸上神情……看着还很凶。

    “季凌白现在脾气变得这么好了?”张芬不敢相信,她和第一堡垒打交道的时候还是两年前。

    那一次她去兑换物资,也没和季凌白说上话,正巧碰上季凌白带队出去猎杀完回来,远远看见他手上的双刃还在往下滴着滚热的血浆,厚重的砸在地面上。

    季凌白满身煞气,衣服上还沾着各种碎尸肉,让她不敢多看一眼。

    当时她还不知道季凌白具体的地位,只是看见第一堡垒那位明面上的堡主在他身边小心的笑。

    “他比两年前看着温和多了。”张芬下意识的说。

    花婆婆当即轻轻‘呸’了一声。

    “你说什么呢!”花婆婆皱着老脸,“人家那是选择性温和,区别对待,他炸我们货车的时候可半点不带犹豫的!”花婆婆想到这个事情还是觉得心痛肉痛。

    “三无是季凌白要抬举的人。”

    三无没听见花婆婆他们的讨论。

    季凌白带着三无走出去一段路之后突然说:“我刚才没和你开玩笑。”

    三无扭头,见他还纠结之前的问题,干脆一把拽过季凌白小声的说:“你以为我是你啊?能随便往外面站人家都能笑呵呵给我让道的?”

    她在堡垒的时候就是小心习惯了的。

    也不知道那个张芬脾气怎么样,该怎么应对她。

    季凌白停下脚步转过身认真的看着她,“你不是我,但你和我关系好在这一片谁不知道?”

    “以你现在村庄的战力,再加上我这边的帮扶。”

    “只要你不是冲进第二堡垒想取他夏志清的那条命,这片地区你哪里去不得?”

    末世后变的更大的月亮已经升到了高处,周围群星环绕,可天边角,大片的厚重乌云已经盖了过来。

    要下暴雨了。

    “三无,你背后是你自己驯养出来的数百丧尸小队,是我,更是第一堡垒。”季凌白喊她的名字,“谁都知道我看重你,对你特别的好,你当王海为什么要小心翼翼的派出探子来而不是直接过来?”

    “因为在灯火通明的台子上,他们谁都不敢当着我的面动你,选择和我合作,你得到的远不止那一点物资那么简单,大可再横一点,别害怕。”

    他的目光转了转还是落在了三无的衣服上,手指动了动还是忍住了没抬起来,只是说:“别再大晚上躲在林子里了,风顺着开了的领口灌进去,你站在那里不觉得冷吗?”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90267/7640941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