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44、做三无的小灯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季凌白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你说什么?”

    季凌白差点没把自己舌头给咬下来,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青白交织,最后又转为耳尖一抹红,那双眼睛瞪过来的时候,让三无觉得看着怪可口的。

    “就干点快乐的事情啊……。”

    谁料季凌白红着脸语气紧绷的说:“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要这么口无遮拦!”

    他今天穿的衣服比三无上次见的那套还讲究,金色扣子折出的碎光落在他掌心上,他蜷气手指,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季凌白怀疑的目光落在了三无脸上。

    她是不是喜欢他?

    他又想起了上次喝酒的事情。

    “上次在外面,你喝多了也这样,这种事情是能随便做的吗?”季凌白做决定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但今天这个局面,他都不知道要怎么破局才好。

    如果三无真的喜欢他,他该怎么说?

    就三无这个脾气,他拒绝的话,是不是合作就没的做了?

    一瞬闪过的纠结让季凌白不知所措。

    三无:“??”她完全听不懂季凌白在说什么。

    “不是,那你就回去呗,不和我一起办事儿你留下干什么?我不在,堡垒不留外人的。”三无皱着眉头和他讲道理。

    季凌白一下就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

    “你不在堡垒里?我都走了你还要出去干什么?”季凌白站在三无面前,背后是窗外逐渐被黑夜吞噬的天空。

    “你不去,我当然是要找别人和我一起去办事了!”三无觉着这人真的是莫名其妙。

    “你还要去找别人和你办事?”季凌白声音猛地拔高起来,“你……你都不挑的吗?”他一口气险些没上来,话说都不完整。

    三无都要翻白眼了,“让你和我一起你又不肯,季凌白,反复无常是种病!”

    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干脆不管他,脑袋探出窗外看了一眼,“葵葵,把小萝叫过来。”

    很快,小萝就在三无面前钻了出来。

    “主人!”小萝又大了一圈,三无觉得如果小萝数量够多的话,一排头的小萝都能直接去打地道了。

    “你把附近都转完了?确定就那几个有问题对吧?”

    小萝一天天的不见影子,就是去熟悉周围去了。

    但今天回来的侦探兵小萝小可爱显然是有重大发现。

    “什么那几个有问题?”季凌白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你们在说什么?”

    “就是今天晚上要去办的事情,你不是不和我一起去吗?”

    季凌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艰难问:“你说的办事,是正事?”

    “不然呢?”三无靠着窗台,“你到底和不和我一起去?”

    季凌白深吸一口气,各种情绪一下子冲上胸口,他撑着桌子缓了好一会儿才把刚才的各种情绪一起压了下去,艰难吐出一个字,“去。”

    以后对三无这个缺根筋的说的话,他一定!

    一定不会再多想了!

    既然季凌白要一起去了,三无也把情况告诉他,“就是小萝平常就喜欢在这附近到处钻洞。”

    季凌白自然的加上一句,“主要是为了帮你打探消息吧?”

    三无噎了一下,“朋友之间,不要计较这种细枝末节的小问题!”

    “你知道小萝今天出去溜圈的时候发现了什么吗?”三无凑过去压低声音说:“它发现了几个来自王海那边的探子!”

    这事儿三无也是后面小萝回来了才知道的。

    她冷哼一声说:“那几个探子要是做点别的我也懒得管,明里暗里的和那些散户打探我的现状,我和第二堡垒的关系,我和你的关系。”

    “小萝跟了其中一个探子一路,将他问别人的话全都学给我听了。”

    “对了,他还问了你和夏志清的关系。”

    季凌白也跟着笑了笑,“问的倒齐全,很符合王海的作风,也符合第三堡垒的作风。”

    “人家这么殷勤的要探听我的消息,你说我是不是该去会会?”三无兴奋的将丧领召了过来,“在我的地盘打听我,也亏他做得出来。”

    三无就带上了丧领和丧绯,和季凌白一起趁着夜色黑,由小萝带路一起往外面走。

    就在他们前脚往外面走出去之后,三无撒了新种子的那块地里,一株在最角落,不知不觉已经有半个小腿那么高的一颗小苗突然动了动。

    它眼看着三无要走,突然就着急了,摸着黑将自己的根从地里□□,一摇一摆的路都走不熟练,跌跌撞撞的对着大门口走去。

    身上的果子随着它的动作却一晃都不晃。

    门口守着一群低阶丧尸盯着它看了半天。

    能动的植物,一看就是他们家的。

    但看着有点眼生啊。

    丧小弟们本就有限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他们还在纠结要不要拦下来问问是菜田里的什么菜时,那个黑乎乎的小影子已经走出去好远,悄无声息的跟着三无他们一起消失在黑夜里了。

    三无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小东西给跟上了。

    就连季凌白都因为想着刚才的乌龙事件,没发现是身后跟着的小家伙。

    它走路没声音,又没有呼吸声没有气味,路也走的越来越稳当,还隔了好长一段距离,也难怪发现不了。

    那小探子正在外面打探了半天关于三无的事情。

    这会儿正缩着脖子往家里走。

    走在路上被凉风一吹,膀胱里本就汹涌的尿意一下子就加深了几分。

    “本来想憋着回去上的,看来这还是不成啊。”小探子紧张的解开底下拉链,“妈的憋死老子了,可千万别碰到丧尸。”

    哗啦啦的放水声在安静的夜里想起,夹杂着对周围的不安,还有一朝解放的舒畅感,小探子整个人都在夜风里抖了抖。

    突然身后就传来了一道柔和的女声,温柔的像是能掐出水来。

    “舒服吧?小哥哥~”

    小探子下意识点头,随后眼睛一凸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竖起来,猛地回头就被丧领一把掐住了脖子。

    小探子是个风系异能者,逃跑速度快,可再快也快不过如今进步很大的丧领,更何况还被它掐着脖子。

    无数风刃要对着丧领的脑袋切割下来。

    三无当机立断,“杀了他!丧领!你的动作更快!”

    风刃立刻就散了,还有小探子求饶的声音,“我,我不动了!”

    “丧领,住手。”三无弯唇。

    丧领的手差一点就伸到了他的脑袋里结果了他。

    “换个位置,给他尝尝你的血。”三无下令。

    一滴丧尸血触不及防的进了他的嘴巴里。

    小探子整个人一软,下一刻被丧领放开后,用手抠着自己的嗓子眼就拼命的呕吐。

    三无露出了嫌弃的神情,转头对旁边的季凌白说:“他刚上厕所没洗手,又去抠自己的喉咙。”

    季凌白看她一眼,“这就是你说的很快乐的事情?”

    “对啊,多刺激啊。”

    “当然,我也没想到会碰到他上厕所,这人随地大小便,一点不讲究。”

    季凌白的目光从三无毫不羞涩的脸上扫过去,也是。

    在这种世道,还会害羞的女人已经很少了。

    大家都疲于奔命,活下来的一个比一个凶,要么就是一个比一个聪明会算计。

    季凌白叹了一口气。

    “大好的日子你叹什么气啊。”三无瞥了他一眼,她走到小探子身边,他已经开始尸化抽搐了,就连眼睛里也都是绝望的神采。

    小探子死死的瞪着三无,“你……你骗我,你就是想,杀了我。”

    他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带着奇怪的呼噜声。

    三无抬手在他不断抽搐的身上拍了一下,“放心,死不了,我留你还有用。”

    她之前是怎么让江天和陈一臂听话的,现在就是怎么让这个小探子听话。

    虽然异能在这段时间有所增长,但净化尸毒对她来说还是比净化土地之类的要更累。

    小探子只觉得死了一回又重新活过来了。

    “你……你做了什么!”小探子是明确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丧尸化的,可现在再摸摸自己,体温是热的,心跳也在!

    他还活着!

    “你们老大让你过来打听我,是因为知道王浩生的事情了?”三无挑眉说:“你也不用想着骗我蒙混过关,你身上的尸毒如果三天内不找我解毒一次,那还会复发。”

    “你要是不相信,大可以试试。”

    小探子咬牙,“你就不怕我把你这个能力告诉第三堡垒的堡主李玉山?”

    “你去告诉啊。”三无摊手,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人,“你也不看看我背后站着的是谁,一个李玉山还真吓不住我。”

    小探子看向了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季凌白。

    无声无息的站在她身后,态度已经足够明显了。

    搞上了!这两人果然搞上了!

    小探子在心底捶胸顿足,只觉得自己果然完蛋了。

    人都是怕死的,尤其这条命在失而复得之后,会显得尤其珍贵。

    “你要是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我顶多就是以后日子麻烦点,热闹点,但我还有那么多丧尸,还有强力外援。”

    “你呢?”三无笑眯眯的戳着他的肩膀,“到时候你尸身都凉透了,哦,说不定你还能到我手下来干活呢,我饲养丧尸特别厉害你应该探到了吧。”

    他当然探到了!

    在自己的小命和对老大的忠心里,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己的小命。

    “是,是老大让我来的,他已经知道了少爷的事情,然后让我……。”

    他把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同时三无也知道王海绝对对自己带有杀心。

    她想着要怎么才能把王海从第三堡垒里弄出来永绝后患。

    旁边的季凌白却突然开口说:“明天一早你也回去,回去告诉王海,就说……季凌白和三无在今天晚上突然闹翻了。”

    “三无也管不住手底下那群丧尸,第二堡垒和季凌白起了冲突,连带着也不喜欢三无了。”

    “啊?”小探子愣了一下,随后猛地反应过来。

    季凌白这是想把王海从第三堡垒那个安全区骗出来啊!

    也是,有谁能一直忍着一头饿狼盯着自己?

    小探子脸色凄凉,毕竟从此之后小命就捏在三无手上了,等等!

    三无!

    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是王海派来的人的?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是王海派来的人?”小探子还是没忍住问了她。

    “我?”三无神秘一笑,“当然是有人给我通风报信了,你也别瞎猜,不是你今天打听过的那些散户。”

    她留下耐人寻味的一句话,“是一个你最想不到,但却离你很近的人。”

    没错,很近,小萝此刻就在小探子脚下钻洞呢。

    但小探子血色全无,满脑子都只剩下一个念头在反复上蹿下跳。

    出内鬼了!

    季凌白看她一眼,带着三无往回走出一段路之后才开口说:“你故意的?”

    “对啊,一来免得他回去之后和别人太亲近,一个激动就把我的事情抖出来,二来给他找点事情想,就不容易作妖了。”

    “虽然我现在不是那么害怕了,但麻烦嘛,能少一点是一点。”

    谁料这句话刚说完,三无整个人被季凌白往旁边一拽,下一刻脚下一轻她就被抱着飞了起来。

    季凌白一道雷光直射一处阴影。

    “谁?”三无警觉无比,上道的抱紧他的肩膀往那地方看去。

    惨叫声倒是没有,只听见‘啪叽’一声,一个小黑影子从里面摔了出去,呼啦啦的甩出满地的圆圆黑影滚了一地。

    三无诧异,这是个什么东西?

    倒是小萝从地面冒出了头,看清楚对面的小家伙后,突然整个蹿了出来对三无说:“主人!是我们家的呢!”

    三无吃惊的看向那坨黑影,季凌白挥手,无数火光围绕着驱散黑暗,也让三无看清楚了那小东西。

    它大概是吓狠了,在地上爬了半天没爬起来,最后终于撑着茂盛的枝叶站起来了,它伸出自己的纸条又把摔出来的果子一颗颗捡起来重新挂在了自己身上。

    那些果子长得红红小小的,垂挂下来像灯笼一样。

    它也盯着三无看,随后注意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火团,有点不高兴,浑身一震之后。

    三无就看见它身上那些果子开始一颗颗的在黑夜里发光发亮,变成了这天空下,最明亮的……电灯泡!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90267/76371506.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