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38、被迫营业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三无和季凌白这边。【*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难怪啊!”给三无喝酒的那人明白了,“难怪她之前说,等晚上就好了呢!”

    身边众人感慨点头。

    他们顾忌着季凌白的面子,还不敢大声说。

    “你们不是说季队那样的男人不解风情,每天就知道打打打,注定要成为老怵男的吗?”

    “看吧,只要有女人投怀送抱的,他还是会要的!”

    “嗤!这你们就不懂了,投怀送抱也得看什么女人啊,你看看那个三无,管着一大群丧尸,这战斗力不用我说了吧?”

    “那他们会结婚吗?”

    有个中年女人摸了摸自己吃饱了的肚子,纠结着问:“季凌白是第一堡垒的主人,他结婚的话,咱们都得去贺礼吧?得给红包吧?他那样等级的,咱们得出多少物资红包?”

    宛如一个晴天霹雳,此话一出,全员闭嘴。

    是啊!

    季凌白要是结婚了,他们这些堡垒多多少少受过第一堡垒帮忙的,总得有点表示吧?

    就算你硬着头皮不送,那人家堡垒送了,这不就立马显出区别来了?以后第一堡垒和他们关系不好了怎么办?

    为什么都末世了,这种让人心痛肉痛的习俗还在!

    众人默默的在心中捶胸,季凌白还是单着吧。

    做一辈子老光棍挺适合他的。

    为了大家的幸福,独美吧季凌白!

    被众人围观的季凌白才没空管他们是怎么想的,因为此时的三无像一块橡皮糖一样黏在了他的身上。

    “你站起来。”季凌白耳尖通红,他看向旁边的夏志清,“帮忙啊!”

    夏志清伸出手去拉三无,结果三无整个人都缠在季凌白身上,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的画面让夏志清这个一心工作不解风月的男人瞬间脸红了。

    他去碰三无的手,三无正好扭过身子,胸口就对着夏志清的手。

    夏志清立刻收手后退,红着脸摆手说:“我去拉她……不妥当不妥当。”

    季凌白一边压着三无的手,一边忍的青筋都要爆裂了。

    三无还在一个劲儿的摸他的肩胛骨。

    右手不小心碰到了季凌白的腰,这地方从来没人碰过,带起一阵颤栗,没忍住生理上的反应,季凌白下意识的笑出了声音,声音清朗好听,引人遐想。

    围观众人:“啧。”

    站在旁边的夏志清还不太好意思,“你们两个好好玩,我有点困了,回去睡了。”

    季凌白:“……??”

    大黑和丧领虎视眈眈的盯着季凌白,大有你要是敢动粗,我们也动手的意思。

    丧一之前喝了酒就觉得嘴巴难受,自己悄悄的跑到林子外面去吃带来的东西所以没在。

    季凌白很想一道雷把三无给劈开,但还是理智的忍住了。

    “三无,你听我说三无。”他倒吸一口凉气,死死压住三无在他腰间的手,颈部通红,“你醒来之后一定会后悔的。”

    “不要做清醒后会觉得丢人到抬不起头的事情。”

    三无抬起头,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这人。

    她迫不及待要撸翅膀。

    “摸!不摸我睡不着!”三无一根筋的说。

    她半跪在地上,两只手猛地甩开了季凌白的手,一下子摁在了他的腰间。

    夏志清看不下去了,“季凌白,你就给她摸一摸吧,大家都看着呢。”

    季凌白气到眼前发黑。

    你也知道大家都看着啊?

    “你怎么不脱光衣服给她摸一摸?”季凌白声音发冷。

    “我,我和她也不是这种关系啊。”夏志清非常君子的说:“你放心,我等会儿让大家都进帐篷里面去。”

    季凌白都要被气笑了。

    结果不笑还好,一笑背后的翅膀真的没忍住伸出了一半。

    季凌白:“……。”

    三无摸到了一手的温暖,迷迷糊糊的顺了两把,“啊~好舒服~。”

    奇耻大辱!

    季凌白整个人都僵住了。

    其他人赶紧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里,哦看不见看不见!他们都瞎了!你们可千万别在一起,随礼是不可能随的!

    季凌白整个人都被扑倒在地上,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还有趴在他胸口上的三无,他深深的抑郁了。

    当时就不应该贪那几口吃的,不然就不会有今天被三无当众缠住的他了。

    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他背后的翅膀大概是被摸的舒服了,在他背后完整的舒展开,铺开的柔软羽毛蹭在三无的脸上。

    她用脸蛋蹭了个爽,迷迷瞪瞪的抬起头,月色下季凌白偏过头冷眼盯着她。

    三无撞进那双眼睛里,好似看见了他眼前的满天繁星,被包进那一方小世界,二次流转在她心底炸开。

    男女之间风花雪月那点事,其实有的时候不需要练习。

    时间到了,来自异性相吸的本能会指引他们在最合适的时间点说出最浪漫的话。

    被绝色深深吸引的三无无师自通的抬起了手,酒精麻痹了她的大脑却也彻底解放了大脑。

    她的手指落在了季凌白的眼角旁,为色所迷的她开口就是温柔的声音,“亲爱的~。”

    有风声骤起,卷起腾腾杀意和兽类才会有的腥气。

    季凌白第一个捕捉到这一抹腥气,下一刻就摁住了三无的手迅速的往旁边打了个滚。

    一道破风声过,一条黑色的长蛇自荆棘刺中蹿出直接扑了个空。

    “敌袭!”

    盯梢的人这才反应过来,所有人都立刻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各自和熟悉的人一起摆出了平常用的战斗姿态。

    三无倒吸了一口凉气,纵然脑子还是混沌的,但对危机的感知还在。

    季凌白一道雷光将黑蛇弄死后,急忙转身去看三无。

    结果却看见晃晃晕晕的三无飞快的躲到了丧尸圈中心,她醉的不轻,口中却还念念有词,“快!快宝贝们保护我,妈的差点死了!”

    季凌白:“……。”

    前一秒她还在月光下神情的叫他亲爱的。

    下一秒强敌来袭。

    她已经转身连滚带爬的撇开了他?

    季凌白深吸了两口气,还是压不下心头怒火。

    他索性将目光放在了荆棘林里。

    “大家小心。”夏志清周围悬浮无数风刃,身上的衣角往上翻飞卷起,猎猎作响。

    高阶风系异能者。

    “是兽群!”

    一双双眼睛在林子里闪烁幽光。

    “只是兽群。”花婆婆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确认了对面的情况,“有数只高阶变异兽的气息,有领兽级别的变异兽,你们小心点。”

    话音落下,第二波变异兽再度扑杀了上来。

    季凌白正有一身怒火没地方发泄,他根本不像别人一样等着异兽冲上来,浑身缠绕雷光,双翼一震就杀进了林子里。

    “季队!”其他人惊呼了一声,“别冲动!”

    但很快,漆黑的林子里就响起了动物凄惨的嘶鸣声,无数雷光在树林里噼里啪啦的炸响,电光闪烁时还能看见悬浮在半空中宛如煞神的身影。

    花婆婆带着几个老家伙冲在最前面。

    其他人心惊胆战的看着林子的方向。

    “就,就被打扰了好事之后,所以季队这么生气的吗?”

    夏志清看的却不是这些。

    他清楚的看见季凌白身上的能量波动不断起伏,这是马上就要突破的样子。

    夏志清看得出,季凌白只是中阶异能者,但为了拉拢第一堡垒,他将保密这件事情作为了和季凌白谈判的筹码。

    夏志清见季凌白一路杀过去,立刻觉得不妙,他也冲进了荆棘林里。

    必须得活捉智商最高最强的那只。

    他要弄清楚这些兽群是自发袭击的,还是那大领尸派来打头阵探路的。

    三无靠在的大黑身上,使劲儿做深呼吸,脑子里仿佛是一片浆糊,但是周围的吼声和争斗的声音又深深的刻在脑子里,提醒她一定要保持清醒。

    三无使劲儿拍了拍自己的脸,“你们小心点。”

    丧领早就带着小弟们冲出去了,他们还不忘记把打死的变异兽拖到旁边堆起来,这些都是可以拿去换物资的。

    这个观念已经深入丧心。

    不断有变异兽往三无这边扑过来,大黑带着她灵活躲避,三无死死的抱着大黑的脖子,难过到整个胃都翻滚过来也咬紧牙一声不吭。

    连续几次跳跃折腾,她突然感觉面前一烫。

    滚热的鲜血溅在她脸上。

    她终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一只手掉落在她面前,不是丧尸的,不是变异兽的。

    是一只垂垂老矣的手。

    三无抬起头,发现和花婆婆冲在最前面的那几个老人,正把一个断了手头发花白的老人护在中间。

    花婆婆眼睛血红,雪白发梢上都染了一层气味浓重的浆。

    被咬下一只手的老人快要站不住了。

    刚才变异兽冲出来的时候,先冲过去的不是季凌白这些人,而是第二堡垒里这帮颇有战斗力的老人家们。

    骑在大黑的背上,三无也看清楚了第二堡垒的打法。

    打斗圈最外围站着的是年纪最大的那些人,中间层是中年异能者,最里面的是那些最年轻天赋也最好的人。

    层层包围,像在冰天雪地里守护火苗。

    她从未在末世见过这样的打法,毕竟就连高手层出的第一堡垒都是先保证自己不死,留有余力再去保护别人,毕竟谁都想活着。

    只要有战争,必定会有伤亡。

    但好在他们多人,而且战斗力是那些变异兽的数倍,伤亡不重。

    半个小时候,变异兽已经死的死逃的逃。

    领队的是一只变异狮,庞大的身躯一半被风刃割的鲜血淋漓,另一半被火焰灼烧的没一块好肉。

    它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夏志清这边有专门负责审问情报的人,领兽级别的变异兽完全能听得懂人话,没过一会儿就确定了,这只变异狮确实是大领尸手下的,被派遣出来探路。

    虽然早就知道可能大领尸要往这个方向来,但真的确定这个消息,队伍里的气氛还是降低到了冰点。

    连一向来笑脸对人的夏志清都没了笑容,坐在凳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各个堡垒的人都扎堆凑在一起开小会,叽叽咕咕的说什么三无听不见。

    季凌白站在她身边,三无看了他一眼问:“我刚才看见第二堡垒的作战方式了。”

    季凌白低头看她,在满场的血腥味里,他们都没心思提刚才喝醉酒的事情了。

    “那只是独属于第二堡垒的作战理念。”季凌白说:“他们认为,应该让年轻人留下来,确保未来有无限可能。”

    “你们堡垒呢?”三无很想知道排名第一的堡垒是怎么样的理念。

    季凌白沉默了一瞬才说:“我们堡垒只在堡垒内给予弱者一定保护,一旦踏出堡垒,生死自负。”

    他低头看着三无说:“比起还未成长而成的年轻人,我们更看重已经长成的强者,越强的人留下,才能保护越多的人,也没有谁是该为谁牺牲的。”

    “你们可真是完全不一样的理念。”三无看向了夏志清那边,“但我看第二堡垒的大家都是自愿的。”她看的出来,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呵护未来的希望。

    “是。”季凌白点头,看向了花婆婆他们,“这就是第二堡垒厉害的地方,当老一辈用尽心力培养出来的下一代成长了,那些长成的人也会和保护过他们的人一样,去呵护下一代。”

    要死也是老家伙们先死,生的机会要留给年轻孩子。

    “我虽然烦那老婆子有些固执,但也不得不承认,她们是让人敬叹的,奉献两个字,太难了。”

    三无突然就想起了花婆婆说的那句话。

    她气恼花婆婆强行要带走她的时候,曾经说过,让花婆婆不必强求。

    可花婆婆说:“错了丫头,是因为有我们这些老东西在强求,所以第二堡垒很强,以后还会越来越强!”

    初时听只觉得这老婆子不听人说话烦的很。

    现在却也稍微明白了点。

    第二堡垒的团结温暖,是她没有想到的,试想一下,她进了第二堡垒后,像那群年轻人一样,被放在最安全的位置,被所有人全心全意的暖着。

    她最后会不会也像花婆婆一样,在自己有所成之后,坚定的站出来走到外圈去呢?

    三无不知道。

    “当然,你也别把第二堡垒这种模式想的太轻松。”季凌白甩了甩自己的手腕,“也有很多不愿意接受的,哪怕被带进了第二堡垒感受了一番后也重新走出来的人,毕竟人的理念坚持各有不同。”

    “归根到底,都还是要自己实力强大,要帮人还是不帮人,主动权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上。”季凌白清点了一下自己小队的人,扭头看着三无说:“不管是怎么样的理念,肯定都有各自赞同的人,但总归是殊途同归。”

    “不过都是为了人类长存。”

    季凌白说完就带了队员出去清理周边遗留下来的变异兽了,免得到时候它们杀回来偷袭。

    三无也不再想什么理念的事情了,对未来,她现在已经有规划了。

    她看了一眼第三堡垒围着的私密圈。

    又瞧了一眼第二堡垒的加密圈。

    大家都在窃窃私语。

    好吧,看来他们都有有很重要的话是她这个强力外援不能一起听的。

    三无在这里唯一认识的季凌白也不在了,她也不想干坐着,猛地吹了声挂在脖子里的口哨。

    大家被惊了一下,纷纷看过来。

    就发现原本那些坐着的丧尸都站了起来,开始往三无面前挤过来。

    他们胸口都贴着贴纸,红绿蓝三队。

    “来,红队右边,绿队中间,蓝队左边。”

    三无一边指挥一边站在了正中间,“之前在家里咱们都训练过了,不要拥挤,健康的丧要照顾受伤的丧,排好队。”

    小弟们在家里的时候的确已经训练过很多遍了。

    但它们记忆真的很差,很快就忘记了规则,排队的丧就挤成了一团,你打我一下,我揍你一拳。

    还有的丧一直在用手绞着自己的脑袋,看起来就和抽风了一样。

    大家也不开小圈子讨论会了,纷纷看着三无的一堆丧尸打架,还好奇的问:“你家丧尸为什么总用手绞头?”

    三无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

    “绞尽脑汁不懂啊?”

    三无回复了一句,就跑出去控场了。

    好不容易把队伍都整顿好,她清点了一下小弟数量,笑容没了。

    少了五只。

    她家丧尸各自都有编号,到时候带回尸体的时候好辨认。

    出来的时候她就做好了准备了,想必这次出来挡尸潮的人也都是一样的想法。

    谁都可能在某一次战争中突然消失,这其中也包括她自己。

    死亡在末世里,每一天都在频繁发生。

    会死的悄无声息,就像一片不起眼的叶子烂在了树根旁边,世界依然残酷。

    “都别动,我清点一下看看少了谁。”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情。

    三无开始检查小弟们的编号,大家歪着头把胸口的牌牌露出来。

    三无仔仔细细的数了一遍后,开始核对编号。

    可编号内的,只有四只啊。

    还剩下一只是哪个?

    三无抖了抖名单后,突然浑身一颤。

    “卧槽!”

    “我家丧一去哪儿了!”

    以丧一的实力,刚才那种程度的兽潮绝对不可能保护不了自己!

    ……

    此刻的丧一,整只丧都紧张透了。

    他正被两只王尸左右夹着往前走。

    他本来只是想出来悄悄吃个鸡蛋的,刚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吃完就听见了外面一大片的兽类的吼声。

    它立刻就要跑回去看情况,却被突然蹿出来的两个王尸拦住了路。

    它们实力都比他强,丧一想跑。

    却被其中一只王尸一把抓住,丧一在挣扎和顺从里犹豫了三秒,选择了短暂性的顺从。

    他们仔仔细细的在丧一身上闻了闻。

    没闻到独属于异能者的血腥味。

    被异能者饲养的丧尸因为长时间食用同一个人的血,是会带着一股独属血腥味的,不像野生的丧尸,要么闻着杂,要么闻不到。

    “野生丧,可以用。”一个王尸点了点头,一只手紧紧的抓着丧一的肩膀,“去找,大领尸!”

    另一个也说:“大领尸,召唤了,你也和我们,一起去。”

    找什么大领尸啊!他这次就是跟着一起来打大领尸的好吗!

    丧一猛地摇头。

    不去!

    两只王尸见他拒绝,顿时就不高兴了,瞬间伸出手对着他的脑袋袭去,大有一言不合分分钟掏你尸晶的样子。

    丧一跌跌撞撞的避开,第二次没能避开,他被抽了一巴掌,感受到双方实力差距后,丧一开始疯狂点头。

    去去去!

    它一只手紧紧抓着三无给它挂着的小袋子。

    主人说了,这次事情办完,回去给它们做大餐。

    他还能吃!

    他不能死!

    丧一就这么被带离了大集体,被左右两只丧带着,越走越远,三无都没能找到它。

    一路上它憨憨呆呆的样子让两只王尸也很满意。

    有一只还拍了拍丧一的肩膀,“过去之后,好好干,多喝点血,能升阶。”

    丧一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迟缓的想。

    他现在都吃红烧肉,土豆焖鸭,姜丝炒鸡,已经不喝那种东西了。

    这两只王尸一看就是是深山丧,没吃过好东西。

    王尸的速度很快,丧一被他们带着走,也飞快。

    走了差不多有大半天,丧一才看见了一大片的丧尸。

    数量成千上万,乌泱泱一大片。

    在丧尸群的正中央,有个高台立着。

    大家都在等着大领尸上台,好带领他们走向一个新的丧生巅峰。

    丧一呆愣的被挤到了丧群里,等了好久,才等到传说中的大领尸上台。

    是一个干瘦老头丧尸,和别的丧比起来,他一双眼睛更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看着阴森森的。

    他一上台,丧一就感受到了压力,两腿直打颤。

    精神威压已经施了下来。

    “吼!”大领尸狂吼了一声,底下的丧尸就像是被丢进了油锅一样,激动的开始扭动身躯表示此刻的亢奋心情。

    只有丧一一只没动。

    周围的丧尸默默的将视线投到了它身上。

    同类的视线冰冷又带着杀意。

    丧一反映了三秒钟,高举起了自己的手,一边吼一边扭动身躯。

    摇摆,摇摆!

    要做一个合群的丧!

    不能死!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90267/7636331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