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37章 衣服这种碍事的东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37章      衣服这种碍事的东西

    丁方两人还是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才见到三无。【*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刚才的地动可能是要来尸潮的征兆。”丁方看了一眼三无家的丧尸, “我这么说了,你们家丧尸为什么还那么高兴?”

    这都什么毛病?

    三无当然知道自家丧尸为什么高兴,等他们以后明白尸潮是个什么东西, 估摸着就不会这么高兴了。

    “三无姐,你是怎么想的?”方圆紧张的问:“尸潮是很严重的灾难, 我们……。”

    “我知道。”三无打断他的话,“这种事情当然要合作,我也要守护我的家园, 一定会出力的。”

    方圆两兄弟松了口气,“那就好,我们堡主还请了其他堡垒的人,到时候我们应该会去东南方提前驻扎,尸潮真的来了,就得将尸潮分散或者转到另一个方向。”

    也就是硬打了。

    三无在心底叹了口气,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事情已经说完了,面前的丁方和丁圆却还是不愿意走。

    三无脸色一垮, 咋地?

    还想在她家蹭饭吃?

    好在小弟们不喜欢第二堡垒的人,在后面磨蹭了一下就上来把两人赶跑了,三无才重新清净下来。

    因为考虑到尸潮,三无抓紧时间将围墙旁边的土地都跟着净化了一遍,撒上种子,又让江天仔细的浇了肥料水。

    这样荆棘刺能长得更快,但是因为数量太多,弄的自己差点虚脱。

    还是吃了好几颗中阶尸晶才缓过来的。

    和三无之前允诺的一样,所有丧尸的口粮接下来都翻倍了, 丧绯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了, 都能走下来看丧领□□新来的小弟。

    新来的那些就是之前出去打群架留下来的那一波。

    留下来的大部分都是中阶丧尸。

    需要的口粮越来越多, 好在鱼和虾都能生。

    三无去巡视了一圈刚弄出来的菜田,“土豆一定要多种,能种多少就种多少。”

    “还有萝卜和青菜也是,这两个蔬菜成熟的快。”

    跟在她身后的陈一臂将她说的话都记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现在围墙也弄起来了,咱们是不是招几个能干点的人进来?”

    “毕竟有些事情丧尸可以帮忙做,但有些事情他们理解不了就做不了。”

    这么多丧尸,吃的用的穿的,都是开销,总不能每次都去第二堡垒换,那边也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的物资来。

    而且看三无这边的架势,之后丧尸数量绝对还要再涨,还有那种奇奇怪怪的能打架的变异植物。

    “等兽潮的事情告一段落,我会看着办的。”三无点头。

    她也有想过这个问题,比如做饭的人手就不够,小弟们做不了饭,只能做点力气活。

    三无甚至想直接在村落里弄一个食堂,这样丧丧们吃饭就方便多了。

    不过她不会挑太多人进来,人选也得仔细的挑过。

    又过了两天,丧绯已经完全痊愈了,堡垒里的丧尸也因为吃的多吃的好,一个个状态很好。

    三无正在挑选这次和她一起出去的丧尸,丧领和丧一她必须得带走,还有大黑,有大黑她至少能自保。

    丧绯和丧小就留下来压制村庄里的低阶丧尸,更何况丧绯伤还没好全,带出去很危险。

    不然要是三无她们离开的久一点,这些本来就喜欢凭本能做事的低阶丧尸岂不是要上天了。

    当然,伤人什么的可能不会,三无就是担心自己的菜园子到时候被饿疯了的丧尸们刨光了。

    除了丧领他们,三无又额外带了一百五十个中阶丧尸。

    就在她清点丧尸数量的时候,来自各大堡垒的人也都汇聚在了第二堡垒里。

    本来还算面积大的第二堡垒顿时就变得拥挤了起来。

    几个堡垒都来了一些尖端战力。

    但!夏志清看了一眼坐在位置上怡然自得的季凌白,又转头看了一眼第三堡垒派过来的人。

    王海。

    夏志清脸色不好看,第三堡垒的李玉山把王海派出来,就是公开承认他接收了十八号堡垒曾经的堡主?同时也告诉众人,王海现在归第三堡垒保护了?

    这要是普通的情况,来也就来了。

    但今天季凌白也在这里,看王海扭曲的神情就知道这恐怕不能和平相处。

    “季凌白!”王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暴虐的杀心,“你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

    旁边一群来自各大堡垒的人都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的等着看好戏。

    季凌白靠在整个大厅唯一的一把沙发椅上,两条长腿交叠,神态自若,他也不和王海说话,只拿冰凉的眼神看夏志清,“夏志清,这就是你找来的盟友?”

    他彻底无视了王海,“这样的人,你放心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这可是十八号堡垒里出来的。”

    他又转头去看其他人,“你们也放心?”

    其他人对视了一眼。

    好像的确不怎么放心哈?

    他们盯着王海的目光带上了点莫名的意味,以前十八号对这种事情都是不搭理的,而他们也从不叫那里的那些人。

    王海见状神情一变,立刻说:“我的热武器可是对抗尸潮的上佳选择,有我的热武器保护,你们能少死很多人。”

    站在王海身后一起跟着来的一个圆脸小姑娘闻言眼睛一亮。

    堡主说的果然没错,这王海还存着许多热武器。

    呵,在堡垒的时候堡主打探热武器的事情他还不怎么愿意说,果然和堡主说的一样。

    带出来一次,让他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他的,这丧家犬就知道自己早不是十八号堡主了。

    要攀附别人活着,那就得做好把好东西上贡的准备。

    其他人的神情跟着动摇起来。

    热武器的确好用,毕竟面对尸潮,异能用光了简直就和老虎被拔了牙一样,多一分自保能力也好。

    但季凌白听见这话直接笑了起来。

    “原来王海你是打算给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准备一件顺手的武器啊,真大方。”

    王海脸色一变,“你痴心妄想!”

    “那你有没有热武器,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季凌白冷笑一声,“你自己的武器只能自己用,换成别人我不会太担心,但是你……一定会撇下大家自己逃跑的。”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和王海一起行动,比起正面来的丧尸,背后的刀子他更忌讳。

    只可惜,王海怎么投奔第三堡垒去了?

    李玉山那人是千年的狐狸,手下势力不小,实力也好,不太好下手。

    季凌白心中各种想法转过,面上却还是那个表情。

    他看着众人的眼神果决,“夏志清,你要是留下他,那这次的抵抗尸潮的行动,我们第一堡垒就不参加了。”

    “那不行!”

    “季队,你要是走了我们怎么办?”

    “第一堡垒必须得带着我们一起才行。”

    夏志清还没说什么,其他堡垒的人先急了。

    季凌白是什么人?

    曾一人挑两个大领尸还完整回来的人。

    其实她们拿到的消息也还没来得及更新,前段时间季凌白还和三只堪比大领尸的王尸对持过。

    也就是那次他被三无捡回去了。

    而且他手上那支队伍全都是高战力,且季凌白这人虽然脾气差了点,在生死存亡之际却最靠得住。

    他天性高傲,那种抛弃队友的卑劣下作事情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王海放在桌子上的手猛然握紧了。

    他看着周围人迫切的眼神,和看向自己时毫不掩饰的嫌弃敌意,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有多不受人待见。

    夏志清神情平静,他能成为第二堡垒的堡主当然不傻。

    “既然这样,那这次行动,王海你就别参加了。”

    他一句话就将结果敲定了下来。

    王海神情扭曲,凭什么!

    他刚要闹,身后跟着他一起出来的圆脸小姑娘就一把摁住了他,“王海,既然夏堡主这么说了,那你就自己先回去吧,我们留下来和夏堡主他们一起行动。”

    她笑眯眯的,抓着王海的那只手缓缓用力。

    她是李玉山的亲信,在堡垒里地位不低,王海不敢和她翻脸,却也没法儿压制自己的情绪。

    “凭什么?”

    凭什么?圆脸姑娘在心底嘲讽,要不是为了让王海认清自己的现状,这次行动她都不会带着王海一起来。

    自然是凭他季凌白用自己的实力在众人面前打下的威信和信服力了。

    她不太耐烦,其实堡主就只是看重了王海藏在空间里的那些热武器而已。

    一旦把那些东西掏空了,这人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王海还要闹腾,却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

    还有数道丧尸的吼声。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一起循着声音走出去。

    “那是什么?”

    “女人?她是哪个堡垒来的?”

    大家都看见了领着一群丧尸从第二堡垒门口走进来的三无。

    她骑在高阶黑豹上,走在丧尸群的最中间,被团团包围起来,占据了最舒适安全的位置。

    身边左右各自站着两个高阶丧尸。

    “她身边,有一只准王尸,一只王尸。”大家都是堡垒里的高手,自然能大致感觉到丧尸的等级。

    “那只王尸应该是领尸,不然她一个人控制不了这么多丧尸。”有人下了论断。

    “不过她一个人养两只高阶丧尸,还面色这么红润,也真是难得。”

    两只丧尸虽然让大家惊叹,但也不是没人养过。

    那些放弃自己升级的人就会养上两只。

    “她是哪个堡垒的?”王海盯着三无眯起眼睛,疑惑的问。

    他并不认识三无,毕竟这段时间都没顾得上去追查自己儿子是怎么死的。

    他自己都过的特别艰难,到底是个冷心冷肺的人,儿子没了固然不好受,但他最想要的还是东山再起。

    “是散户。”花婆婆走上来,对大家说:“是我们这次请来的外援,我们第二堡垒的朋友。”

    旁边没什么表情的季凌白闻言看了花婆婆一眼。

    呵!

    他猜的果然没错,三无没答应他的理由就是因为第二堡垒这边抢先了。

    季凌白面色一沉,没管这群人,径直往楼下走去。

    楼下的三无也是第一次进别的堡垒里。

    这第二堡垒,和她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

    不像以前的十八号,异能者和普通人的居住地区被划分的泾渭分明。

    孩子们一个个长得很壮实,围着大人们玩他们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还有两个老人在乐呵呵的下棋。

    而且这里的房子,道路都比十八号要好很多倍。

    三无看见了大食堂,卖衣服的店面,以物易物的地方,还有各种各样的小吃摊,肉汤炸肉生肉之类的,当然,还有鱼啊蛋啊,这简直就像是末日之前的繁华城市。

    “难怪。”三无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当时花婆婆把她掳走之后很肯定的说,“你一定会喜欢上我们堡垒的。”

    这句话并不是空谈。

    这是一个看一眼就能让人觉得安全和放松的堡垒。

    和十八号完全不一样。

    这才是堡垒,守护生命,希望长存。

    只是她带着这么一大群丧尸,难免会让堡垒的居民们感到紧张,孩子们都缩到了大人身后,异能者们站在了最前面,将老人小孩和女人1全都护在了身后。

    就这么一个动作,让三无生出了几分感慨。

    第二堡垒是强者保护弱者。

    丧领在周围巡视了一圈,发现了不少堡垒里的居民养着的丧尸。

    一个两个都长得干巴巴的,还没他的小弟壮呢。

    丧领拍了拍自己一身的肉肉,满是自豪的扬起了头。

    虽然那不是肉,是膨胀出来的能量。

    领尸是什么样子的,小弟们当然也是什么德行。

    大家都看见了别人养的豆芽丧尸,他们看了看自己,骄傲极了。

    一群丧尸恨不得把眼珠子仰到天空上。

    “三无。”远处传来声音。

    三无转头就看见了正往这边走走过来的季凌白。

    她先是下意识的要笑,随后又想到丧小带回来那句话,顿时老脸一垮。

    “你见过夏志清了?”季凌白问。

    三无点头,“是啊,见过。”

    她挑眉,“人家比你有礼貌多了。”

    季凌白越发肯定了三无和第二堡垒达成合作的事情,“夏志清那是道貌岸然。”

    “那也比某些人翻脸不认人强。”三无脚跟蹭了蹭大黑的腹部,意有所指的说。

    她和江天他们打听过季凌白这个人了,外面的人好像只知道季凌白是雷火双系,以为他的翅膀是单体进化导致的,并不知道他能兽化的事情。

    如此说来,她也算抓着他一条秘密,正好,两人抵消,三无也不担心他把她的事情抖出去了。

    他们两个在底下说着话。

    大厅里一群人面色各异。

    “季队,认识那个散户?”

    众人大惊失色。

    要知道,季凌白除了对自己那些心腹队友还不错之外,其他人他一概不愿意搭理的。

    看夏晟被无视的多惨就知道了。

    夏志清和花婆婆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有了一个共同的肯定想法。

    “果然!三无是因为顾忌着季凌白那边才不答应和第二堡垒合作的,看他们两个,关系多好啊!”

    第三堡垒那圆脸姑娘也一脸惊奇的看着三无。

    和季凌白关系有些不一般的女人,又被第二堡垒称为朋友?

    她也跟着不太高兴了,果然!和堡主预测的一样,第一堡垒和第二堡垒是要合作了吧?这女人难道就是属于两方媒介一样的存在?

    “第二堡垒各方面都比不上我们第一堡垒。”不远处季凌白直白的说:“我不明白你选择第二堡垒合作的原因是什么。”

    三无满头问号。

    这次合作还能因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第二堡垒这个倒霉催的被那万恶的尸潮给选上了吗?

    而她整个更倒霉催的刚好选择定居在这里吗?

    季凌白眼底沉着光,“这种合作,你就要找我们第一堡垒才对。”

    三无一脸无语。

    天呐!还有这种糟心玩意儿上赶着咒自己堡垒被尸潮选中的?

    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季凌白,最后摸着下巴摇头。

    “季凌白,我真是看错你了。”

    季凌白抬眼,带着点不敢相信的问:“你就那么喜欢和夏志清合作?”

    不等三无说,他握着的拳头又突然松开,“算了,随你高兴吧。”

    他已经争取了两次了,三无实在不愿意,也没办法。

    众人带着好奇心走过来,正要听听两人在说什么,却发现季凌白冷着一张脸走了,显然谈的不怎么愉快。

    夏志清看向三无,投以询问的目光。

    三无能干嘛?只能摊手。

    “没多大事,不慌。”三无对季凌白已经很熟悉了,淡定压压手掌,“等晚上他就好了。”

    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那就基本没事情了。

    但众人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为什么要等晚上?晚上你们两要做点什么他就能消气了?

    三无骑着大黑往前走了一段,看见了落在人群后面的王海。

    她瞬间让大黑停下,再度仔细确认了一遍。

    真的是王海?

    三无看向了夏志清,“那人也是和我们一起的?”

    夏志清挑眉。

    三无笑容收了起来,“如果是和他一起的,那我不参加了。”

    她完全不能保证王海是不是知道了王浩生死了的事情,万一她在前面冲锋陷阵,人家后面一手阴刀呢?

    三无可宝贝自己的命,她不赌。

    “放心,他不去。”夏志清在心中惊讶三无和季凌白竟然说了一样的话,果然……关系匪浅啊。

    不被众人接受的王海面色阴沉的回了第三堡垒。

    三无盯着他的背影,转身对丧领说:“记住这个人的脸,还有第三堡垒,就是我们村子重点观测对象了。”

    “第三堡垒的人,还有和这个人相关的人,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村子里。”

    丧领赶紧点头。

    明白了。

    下次再见,得空了就弄死的意思对吧?

    他懂!

    “三无姐!”丁方丁圆两人也带着自己的武器兴奋的走出来说:“三无姐,你的丧尸们怎么都带着布袋子?”

    布袋子里当然是吃的肉干和蛋。

    三无准备给小弟们用来补充能量用的,到时候让他们去没人的地方悄悄吃就行了。

    就算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布袋里的东西,三无也可以说是自己准备的吃的。

    “别聊了,我们出发了。”丁圆拉了拉丁方,一行人终于往东南方向进发。

    夏志清找的是一处东南方通过第二堡垒这边的必经之路,要让它们改道,必须在这条路之前拦住尸群。

    大家走了快半天时间,终于到了夏志清早就看准了的地方。

    “就在这里搭建临时据点。”夏志清冲着众人挥手说。

    三无开始搭建帐篷,小弟们用的是大帐篷,分组搭建,之前丧领都教过他们好几次才勉强教起来。

    不过丧尸的记忆都不好,很快就忘记了要怎么弄,还得三无一个个过去指导。

    到了半夜,大家才终于弄好临时据点。

    “我们这么大的动静,这附近居然没有多少丧尸冲过来?”花婆婆面色凝重,“难不成这周围的丧尸已经被那只精神类大领尸吸引过去了?”

    尸潮就像是滚雪球。

    它们一路碾压一路摧毁,顺从的丧尸加入他们,不顺从的和人一样,成为尸潮里的养分。

    所以大部分的丧尸都会顺从的,毕竟跟着大部队一起去猎食又不吃亏。

    而且弱者顺从强者乃是他们的天性。

    三无今天晚上吃的是第二堡垒准备的食物,小弟们则是躲进自己的帐篷里悄悄的吃。

    “呦,这还有稀罕东西呢?”她啃着肉干,突然听见了不远处第五堡垒的一个大叔发出了笑声,“你这召唤出来的变异植物还能吐汁儿?能喝吗?”

    “能喝啊,就是得少喝点,味道有点冲。”跟着一起来的那个植物系异能者笑容腼腆的说。

    三无顺着看过去。

    发现是一种想大葫芦一样的变异植物,有汁水从大葫芦口里被倒出来,乍一看很像以前的苹果汁。

    “有想喝的都来尝尝。”那葫芦的主人也不吝啬。

    三无还没尝过植物系异能者弄出来的植物味道,她下意识的想用自己的肉干换,但一想到自己的肉干上蕴含的丰富能量会暴露自己,就打住了这个想法,换成了两块从二号堡垒里兑换的普通肉干。

    那人给她的时候还叮嘱说:“喝慢点啊,别太急。”

    两大块肉干换了一小杯果汁,三无嗅了嗅,见其他人喝下之后都没什么反应才喝了下去,三无见果汁也不多,干脆自己喝一半,给旁边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的丧一也喝了一半。

    果汁一入口三无的眉头就皱起来了。

    酸不酸,甜不甜的,入喉之后就像是灼烧起来一样,好一会儿后才有种回甘的味道。

    “这东西……。”三无咂了咂嘴,“不太好喝啊。”

    丧一也跟着吐舌头,好难喝,要吐了。

    倒是其他一些男人好像都很喜欢。

    喝一小口都陶醉的不行。

    主要是末世来的时候三无也不大,没尝过酒味,不然她一入口就能判断出,这不是什么果汁。

    这就是浓缩了的酒!

    召唤出来的变异植物弄出来的东西也都奇奇怪怪的。

    三无喝完就觉得脸上燥红,脑子还发昏,她和丧领打了个招呼就钻进了帐篷。

    旁边大叔看见她这样子不由得笑了下,“看着小丫头绝对第一次喝酒。”

    “酒这东西在末世可太稀罕了。”有人笑着回。

    大黑它们死守着帐篷,让三无安心的睡。

    季凌白坐在外面,夏志清走过来坐在了他旁边,“季队,好久不见。”

    “自从上次一起讨伐过大领尸之后就没见过了对吧?”

    季凌白看他一眼,闭上眼睛靠在了地面上。

    “你和三无?”

    “我和三无没多大关系。”既然三无已经选择第二堡垒,也就是选择夏志清了,季凌压着不爽冷笑说:“就普通认识的关系。”

    夏志清诧异挑眉。

    刚要说话,就听见旁边三无的帐篷里传开哗啦一声。

    满脸通红的从里面钻出来,大黑歪着头看着三无。

    主人怎么了?

    爬的像个丧尸一样。

    三无头磕在地面上,再度抬起的时候满脸通红,完全是不正常的红,一双眼睛刷拉一下就锁定在了季凌白身上。

    季凌白缓缓的坐了起来,本能的感受到了不妙。

    “嗷!小白!”

    三无在他马上就要起身的那一刻扑到了他身上,下面是个斜坡,她扑的太猛差点一脑袋扎下去,季凌白只能抬手将人给托住。

    “满身酒臭。”季凌白紧皱眉头,忍耐说:“你起来。”

    三无趴在他身上,眼睛都睁不开,但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这不是她□□毛的猫吗?

    她一只手拽着季凌白的衣领,一只手扬起,啪的一声,盖在了他的脸上。

    周围还在烤火的众人吓惨了,喝了酒半醉半醒的也都被三无这巴掌声音给弄醒了。

    季凌白浑身僵硬,三无那只手划过他的脸,缓缓的,像是爱抚一样的抚过肩膀,来到了肩胛骨的位置,幽幽打了个圈。

    季凌白手臂都跟着发麻。

    她直起上半身,曲腿坐在了季凌白腿上。

    火光映照在她脸上,声音在周围一片寂静的烘托下格外响亮清晰。

    “小白,你怎么和主人说话的?”三无弯起唇角,醉到疯了。

    季凌白青筋一跳。

    她的手还在他敏感的肩胛骨上揉了揉。

    “你的翅膀呢?”

    她语气坚定,两手撕开他的里衣扣子,一字一句非常清晰。

    “衣服脱了!翅膀,弄出来!”

    “爷!要!撸!”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90267/76348797.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