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7章 么么哒啊土豆崽(三合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27章      么么哒啊土豆崽(三合一)

    夏晟死死的盯着路口的方向, 三无被他紧张的神情带的往后看了一眼。々断、青、丝、々小、说、网、々

    刚刚还空着的地方站了一个男人,白衣黑裤,那双军靴让身姿看起来更加挺拔修长。

    三无眼馋军靴很久了, 这种鞋子是一等一的耐穿,在末日是绝对的稀罕品。

    之前距离远没看清楚脸, 走近了三无才觉得这男人不像是活在末世里的人。

    身上看不到一丁点狼狈生活过的痕迹,三无的眼神只在他脸上飘了几下就收了回来,就几眼, 样子就鲜明的浮现在脑海,长得好看的人就是一眼抓人。

    但他看着就不是普通人,三无不想惹麻烦,干脆低头沉默。

    但下一刻又突然黏了上去。

    他那双眼睛……。

    “季凌白,这女人你养的?”夏晟脸上笑的古怪,“不然怎么我一过来,你就跟着出现了?”

    “做人话可不能乱说。”三无看了夏晟一眼,在本人面前赶紧撇清可不能打嘴炮, “我可没吃他家一粒米,你们聊,我还有事。”

    夏晟一个人她还能扯皮,眼看着季凌白和夏晟是认识,又有旧怨的样子,她乐的躲旁边看着他们斗。

    三无转身进门嘭的一下关上。

    夏晟吃了一嘴灰,没想到这女人当着人家的面立刻就老实了。

    季凌白看着她神采奕奕的样子,心情好像并没有受到影响啊,看起来高兴的很。

    季凌白在心底轻哼了一声。

    夏晟气的手抖。

    又是这样!

    每次都是这样, 他认认真真的把这人当成对手, 但季凌白却总无视他。

    眼看着季凌白的眼神还黏在三无的门上, 夏晟炸了,“看看看!你老看她干什么?没听见我在和你说话吗?”

    季凌白这才把视线落到夏晟身上。

    “有事?”

    夏晟气息不顺,“我最近突破到高阶了,还有,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季凌白转身就走。

    没用的废话没有被听的价值。

    “季凌白!”夏晟一脚她再地面上,季凌白脚下的地面都跟着裂开。

    三无在猫眼里拼命的往外面看,眼看着地面的裂缝要蔓延到她的院子里来,她脸色黑透了。

    她的蔬菜!

    但下一刻她觉得眼前一花,数道雷光劈落,季凌白已经来到了夏晟面前,手上刀刃对着夏晟的喉咙狠划下去。

    夏晟一惊,没想到季凌白的速度比之前又快了。

    他往侧面一扑狼狈的打了个滚才避开。

    地面不再继续裂开,三无松了口气。

    “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我不杀你。”季凌白神情平静的收起刀,目光落在他手上,“好好吃你的土豆。”

    夏晟嘴硬,“拉开距离再打我一定赢你。”

    季凌白不接话,再次无视他。

    他转身看了三无大门上的猫眼。

    就好像透过那个小孔能和某个弯腰扒着门悄悄往外面看的人直接对视一样。

    三无吓的后退一步。

    这个叫季凌白的眼神看起来怎么怪怪的?

    她不知道外面那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在看见季凌白住进了她隔壁家房子的时候更是警惕的不行。

    看来以后要在家里多留点人了。

    不只是这个季凌白,那个鼻子很灵的男人也得着重提防。

    “主人,要不要我出去?”葵葵看见别人打架就蠢蠢欲动。

    “你打不过人家。”三无吐出一口气,“我们家的人是不是太少了?”

    这话一出大家齐刷刷的转过头盯着她。

    这还少?

    抢饭的已经不要太多了好吗?

    “地方也太小了。”

    三无不满道。

    “你们看,如果这整个村子都是我们的,那他们怎么可能在我们家门口打架?”领地范围还是太小了。

    丧领纠结着脸点头,“要更大吗?”

    他站起身,“我还有小弟,都,叫来?”

    丧小也拍拍江天给她带来的小裙子,“我,去,打领地!”

    三无刚把要去拖家带口的丧领拦下来,现在她还养不起。

    转头就听见丧小来了这么一句话,“你说什么?”

    丧小晃着脑袋,“村庄,送你。”

    她现在说话的能力比之前要高多了,丧小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打下来!”

    三无花了好长时间才明白丧小的意思,“你想成为这个村庄里的领尸?”

    这村庄因为位置偏僻,末世前人就不多,再加上这么多年的磨损消耗,一些老房子倒塌的倒塌,剩下能住人的也就五十几户人家。

    占地面积不大,但是丧尸数量不少。

    “这个恐怕不行的吧?”三无看着丧小。

    “行!”丧领却在旁边突然开口说:“这里没有很强的,她天赋,不错。”

    “多打几次,不行找我。”丧领拍拍丧小的肩膀,一副万事大哥罩的样子。

    丧小激动的跺脚。

    见三无好像舍不得的样子,丧领又说:“打架,对她好。”

    “提升能力。”

    他当时为了当上领尸,不知道打了多久,好像有两个月?

    反正他从一开始的总被打伤到后面几乎能提着不听话的小弟满山遛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强大了很多,说话也顺畅了。

    反正是好事。

    “她!”丧领趴在丧小脑袋上闻了闻,“马上要升阶了,打架,有好处。”

    他都这么说了,三无思考了一会儿后点头说:“小小,让大黑陪你去,打不过就跑回来,知道了吗?”

    成为领尸的方法有两种,不能拿出绝对毁灭的实力,那就把周围一片比较强大的丧尸都给打服了就行了,如果碰到那种几个有点智商的丧尸合作防御,也得硬刚。

    丧尸和兽类一样,基本都是在固定领地活动的。

    丧小都等不及吃饭,坐在大黑身上就打开门往外面跑,她本来离王尸就只差一步,最近正是蠢蠢欲动的时候。

    夏晟就住在不远处的房子里,见到那只大黑豹驮着个小丧尸冲出去,不由得皱起眉:“那女人家里怎么养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众所周知,饲养丧尸,普通人最多饲养一只,不然就等着被吸干血吧。

    像他们这样的,如果是领尸的话或许会养一养,但更多的还是在自己身上下功夫。

    精血的流逝不利于自己突破。

    但凡在异能上有点天赋的人都不会去饲养丧尸。

    但这女人家里有领尸是他已经知道的,这小丧尸又是从哪里来的?

    她哪儿来的这么多血喂?

    还有季凌白,怎么看都像是和那女人有关系的样子,偏偏那女人对他倒是像看陌生人一样。

    “古怪啊。”

    夏晟这人没什么特点,就是自我感觉超级好加上比别人都坚持,说难听点就是一根筋。

    当年他刚测出稀有异能的时候被堡垒里的人吹到了天上去,觉得自己就是不世天才,当然,现在他也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当时尚且稚嫩的十六岁少年夏晟,在一次外出活动中看见了被第一堡垒众星拱月捧着的季凌白。

    和他是一样的年纪。

    本来还捧着他的小姑娘都被那家伙一张脸勾去了,他不爽,决定去戳穿那个绣花枕头。

    这么想了也这么干了,然后他被季凌白反向戳爆了。

    他至今都还记得季凌白一脚踹开他之后还记不住他名字的样子。

    妥妥的黑历史啊!

    也就是那次,所有人提起少年天才都只有季凌白没有他。

    夏晟就这么一根筋的和季凌白杠上了。

    “不如去试试。”夏晟在某些事情上感知还是很敏锐的,季凌白和那女人绝对不是陌生关系,他想了想,拿了一小个生土豆去敲三无家的门。

    “来,哥哥说好了给你送土豆的。”

    三无本来不想搭理他,但从猫眼上看见他手上确实拿着一颗土豆,让丧领去开了门。

    刚打开门夏晟就想往里面走,被丧领一巴掌推出来。

    三无身上还带着肉味,她在烤五花肉。

    “你已经知道我和季凌白没有关系了。”三无看着他手上的东西,“确定要送给我?”

    “恩,漂亮妹妹就是要多吃点好吃的。”夏晟身边女人不少,很擅长和女人打交道,“不过你帮哥哥做件事情,不仅能把土豆给你,我这里还有一块姜。”

    “切点姜丝出来,用肉片包着吃味道最好了。”

    虽然知道他带着目的,但三无看着土豆和姜的眼睛都亮了。

    “你先让我做什么?”

    “也很简单,看见你家隔壁住的那个面瘫没?那是哥哥的朋友。”

    这话一出三无就在心里呸了一声。

    什么朋友,骗憨批呢?

    “他这人啊,不擅长做饭,我看你不是在做饭吗?你做了顺道给他送一点过去?”

    其实送饭什么都是假的,夏晟就是想看看季凌白对她是个什么态度。

    “行啊。”三无笑眯眯的说:“先把东西给我。”

    拿了东西她就让丧领去里面端了一碗肉出来。

    见她真的爽快的毫不在意去敲隔壁的们,夏晟还有点诧异,这女人……是真的傻还是胆子大?

    季凌白早就听见外面的动静了,他就知道,土豆和姜的诱惑那女人一定挡不住。

    他打开门,三无对上他眼睛的时候,那种熟悉感再度侵袭过来。

    “这是肉。”她笑眯眯的将东西往前一递,随后目光就落在了夏晟身上,“他送给你的。”

    夏晟:“……。”你卖的真是爽快。

    季凌白目光落在三无身上,在夏晟目瞪口呆的眼神下没什么犹豫的伸手接下这碗肉,“你……。”

    他想问问,你家是不是少了谁?

    怎么还是该吃吃该喝喝呢?

    “算了。”季凌白瞪了她一眼,随后伸出手,“给我盐。”

    这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三无噎了一下。

    这位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呢?

    而夏晟则是在想,季凌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随和又没戒心了?

    换成他去敲门送吃的,季凌白可能不仅不会开门,就算开了门也只会抬腿给他一脚。

    三无眼神古怪的盯着他,转身对夏晟说:“听见没?你朋友要盐。”

    夏晟:“……。”

    她只负责送食物,盐这么贵的东西……得再加一颗土豆。

    她再不管这两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转身进了自己家。

    夏晟一脸得意的挑眉看着季凌白,“果然,你认识这女人?”

    从眉宇里流露出来的熟稔感是骗不了人的。

    季凌白没回答他的话,反倒是说:“你不去十八号问问为什么要在你哥的地盘上安插眼线,跑这里来做什么?”

    夏晟笑容一收,“你怎么知……你们一号堡垒也被安插眼线了?”

    他声音都拔高了一点。

    季凌白继续说:“还有,十八号堡垒弄出了水培豆芽,知道吗?而且是大量的豆芽,都能人手一份的那种。”

    “不可能!”

    夏晟完全被季凌白说的带跑偏了,“我们两个的堡垒里都没有这样的技术。”

    “不信你去十八号问问。”季凌白神情轻松。

    夏晟在三无和堡垒的事情里犹豫了两秒,毫不犹豫的选了堡垒。

    见他终于走了,季凌白才收回目光。

    他看了一眼碗里的肉,没有辣椒酱,没有蔬菜……不好吃。

    三无正把一块肥瘦相宜的烤肉在辣椒酱里涮了涮,轻吹了两口放进嘴里。

    丧领吃的头也不抬,还不忘记夸:“好吃好吃。”

    “到时候我想个办法把这个村庄给围起来,就可以用其他的房子养两只猪崽。”三无对他们说:“从小用咱们自己的水和食物喂养起来的猪肉味道肯定更好。”

    丧领心想,那得把小弟们都叫过来。

    让小弟们铲屎去。

    三无这边大家吃的高兴,十八号堡垒里却一片阴云笼罩。

    王浩生满脸担忧的看着王海说:“爸爸,那死老太婆过来抓着我们埋下去的钉子一通嘲讽不说,那个夏晟算什么东西,摆出堡主的派头问我们要豆芽是怎么回事?谁给他的消息?”

    “不用谁给,离我们近的那些散户不都知道?”

    王海阴沉着脸。

    “第二堡垒里过来的人不能动,他们要是回不去了,第二堡垒绝对会和我们开战。”

    “你准备的怎么样了?那老太婆和夏晟显然是要在这里给我们添堵,我得在这边拖着他们。”王海看着自己的儿子问。

    “只要您这边能拖住,我那边不是问题。”王浩生很肯定的说:“我不会拖的,进林子之后就把事情给办了。”

    “这次我听说还有不少中阶甚至高阶的异能者,到时候取了他们的尸晶,爸爸你实力肯定能有突破。”

    王海点头,想到那一天的到来也是一阵澎湃,“多带点人去,一定要抓住刚好是尸变的那一刻,要是彻底尸变了咱们可能要折进去不少人。”

    “放心吧爸,我有数的。”

    三无盯着手上的姜和土豆流了一会儿口水,忍痛把东西种了下去。

    “要加油,你们可是我这菜园子里唯一的独苗苗种子,多长点。”

    等以后留种多了,她才好放开肚皮吃是不是?

    生姜是重要配料,土豆可以当主食。

    三无乐的一下子就把小白跑了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

    于是一天过去了,隔壁的季凌白还是没听见三无找猫的动静。

    第二天更过分了,隔的老远的都能听见隔壁家的笑声。

    之前是三无睡不着,这次终于轮到他睡不着了。

    也是,她小院子里养了那么多会撒娇的,哪里会在意一只猫。

    呵!

    他就不该因为担心夏晟折回来看三无这里会不会遇到麻烦。

    毕竟人家一天天过的高兴着。

    季凌白不高兴了,他也不想让别人高兴。

    他干脆收拾了东西直奔十八堡垒。

    王海因为做了亏心事,不得不放下架子好好招待夏晟,偏偏夏晟这人……怎么说呢,一句话能把人给气死。

    “王堡主,你们堡垒里这氛围不好啊。”

    夏晟慢悠悠的喝着茶,“一些没异能的普通人,你们也不能不把人家当人看是不是?”

    他瞥王海一眼,“既然你已经往我们堡垒里塞了人,怎么没说让你的人取取经呢?学习学习我们堡垒对居民的态度,也看看我哥身上的一身正气和慈爱的圣光是不是?别一天到晚像个娘们一样小家子气,眼睛只能看见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咱们现在人类数量越来越少,就要团结。”

    “哦,不对,我不能说娘们,太侮辱那些有担当的漂亮姐妹了。”

    夏晟侃侃而谈,气的王海茶杯都端不稳。

    要不是这臭小子有个厉害的哥哥,他早就一巴掌下去把人给拍死了!

    夏晟说了个爽,吨吨吨的往嘴巴里灌水。

    “堡主!”有人匆匆从外面跑进来,“不好了。”

    他压低声音在王海耳旁说:“第一堡垒的季凌白也来了。”

    在旁边偷听了一耳朵的夏晟一口水喷了出来。

    正好喷了王海一脸,刚走进来的季凌白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

    王海脸色透青,“真是稀客,季队长怎么也过来了?”

    季凌白为什么过来?

    难道安插在第一堡垒的人也被发现了?

    看见季凌白,王海瞬间脑内风暴,比看见夏晟觉得惊恐三倍。

    夏晟只是麻烦,季凌白那可就是惊恐了。

    第一堡垒那边是什么态度?

    “季队,就您一个人来吗?”王海看向他身后。

    “只是来看看豆芽,当然就我一个。”季凌白神情自然,完全没有炸掉人家一个实验室的心虚感,“我听人说,你们弄出了水培豆芽?”

    关键是他说了之后还看了一眼夏晟,夏晟冲他挑眉,乐的和二狗子一样。

    这个眼神立刻被精神紧绷的王海看见了。

    王海暗自咬牙。

    夏晟这个大嘴巴!居然还去季凌白面前说?是生怕他这里不够麻烦?

    “水培豆芽这个……之前实验室起火,很多材料都没了,搜集需要时间。”

    “没关系,我能等。”季凌白在凳子上坐下来,“正好我看这附近风景不错,在你们堡垒住两天,王堡主不会在意的吧?”

    王堡主能怎么样呢?

    王堡主只能笑出满脸褶子。

    第一堡垒是所有堡垒里实力最强的,他敢得罪?

    先有夏晟,后有季凌白,王浩生是彻底安生了,就躲再自己的房间里不轻易出来。

    王海小心翼翼的陪着两位大爷在堡垒里逛了几天,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安,就在招揽活动开始的前几晚,趴在书桌上开始写信。

    他养着的高阶变异鹰就等在旁边。

    堡垒里的风起云涌三无一概不知。

    她这会儿很忧愁。

    因为唯一被她寄予厚望的土豆苗苗好像……变异了。

    生姜倒是老老实实的茁壮生长。

    三无戳了一下今天从地里爬出来的土豆崽,它好像还没长大,脑袋上还顶着绿色的苗,个头也只比种下去的时候大了一点点。

    “主人你不高兴吗?”土豆崽围着她转圈,“葵葵姐说我的能力是很厉害的,你不高兴吗主人?”

    三无扶额,土豆崽确实厉害。

    但是它的厉害并不是在打架方面,三无是眼睁睁看着它将用自己圆滚滚的身子在地拱出一个坑,然后迈着根须小短腿去水桶旁边,将自己脑袋上的叶子打湿,在坑里啪的一下打下去。

    就有绿色的杂草从坑里长出来了。

    这草细长,看起来很嫩,看起来有点像以前的加大版牧草。

    可是就这么弄了一下,就让这只土豆崽一边喘气一边休息了整整三个小时。

    还喝了很多水。

    “这个不能吃吧?”三无盯着那株大牧草问。

    “不知道呀,我只会种,不知道有什么用呢。”土豆崽这么回答。

    “没事,我找只小鸡试试看。”没错,三无的那只老母鸡很争气的在昨天把小鸡仔给孵出来了。

    可能是因为她家的鸡和别人家都不一样,再加上现在动物的生存能力本来就特别强,这小鸡仔出来之后能吃能跑,和隔壁的两只小鸭天天打架,战斗力贼强。

    三无摘了点草切碎了喂了一只小鸡,准备看看它之后会不会有不适反应。

    不过接下来一整天,鸡仔看起来都神采奕奕的,甚至比另外两只吃肉的鸡都还要活泼。

    “这东西可能真的是牧草。”三无看着牧草的眼睛都发光了,这东西放以前就一年能割好几次了。

    更何况是变异品种后生命力更强的现在?

    而且她养着的这些动物基本都可以吃,以后养猪呀羊呀也是上等的饲料,虽然说现在家畜能吃的都吃,但用这种草养出来的肉一定更好吃。

    以后留种了加上土豆种的,家畜的口粮问题不就解决了?

    “土豆,你真是太棒了。”三无对这种可持续发展实在是太满意了,抱起土豆就猛地亲了一口。

    葵葵和萝卜还有减少存在感的蔷薇花都惊呆了!

    天呐!

    这颗心机豆,一来就把主人给抢走了?

    土豆崽咖啡色的面皮都荡漾成黑红色了。

    葵葵不高兴了,它将自己的根须从腿里□□说:“但是这样的话,主人你就吃不到土豆了,主人想吃土豆。”

    土豆崽是最迟来的,怎么都轮不到土豆崽被亲!

    “我可以的。”土豆崽急了,“我还有兄弟,我把我的兄弟们给主人吃!”

    三无:“……。”

    真是兄友弟恭土豆崽,棒!

    “你那里来的兄弟?”

    三无看向土豆崽这个小身板。

    “你不是只会种牧草吗?”

    “我可以再长长,我身上就会再长出一个土豆弟弟,你可以切了拿去种。”

    三无:“……。”听起来好残忍。

    直到第二天三无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土豆崽的侧面又长出了一颗小土豆,他让三无把多出来的那一块种到土里,还是可以发芽的。

    三无再次感慨这些变异植物的能力真是只有她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的。

    她抬起手看了一眼手心,白光比之前耀眼了一些。

    是不是她能力强点?变异植物们的能力也就强点了?

    “不知道升到中阶以后变异植物会变成什么样子。”

    正想着,丧小又打完架带着一身的伤口进来了。

    满身黑血的样子让三无心疼的不行。

    她要少碰带着尸毒的血,丧小的伤口都是由丧一清洗的。

    丧一虽然战斗力没有丧小他们高,却是把家里的活干的最好的一个。

    不会说话但是很有耐心。

    “打!落花流水!”丧小还捏着拳头。

    三无看见她拳头上被人打的骨头都露出来了,身上齿印也多,虽然补好了能长回来,但是看着心疼啊。

    三无之前种下去最早的蒜有一个已经成熟了,她把之前剪下来的粗壮蒜苗放进去和肉汤一起炖。

    把个大味香的蒜弄成蒜泥准备做蒜蓉虾。

    又去拿了几个今天刚摸出来的蛋做成水蒸蛋给丧小他们当零食吃。

    “你们多吃点。”

    三无还给小弟们熬了一大锅的鱼汤。

    现在鱼多到吃不完,贼能生又贼能长。

    然后三无发现,她自家丧尸倒是还好,小弟们居然肉眼可见的胖了?

    胖了!!

    你一只丧尸怎么可能还胖了呢?

    丧领的回答是,非高阶丧尸需要的能量没有那么多,它们又笨又馋,补太多了膨胀了呗。

    三无:“……。”

    是她孤陋寡闻了。

    土豆崽每天兢兢业业的种牧草,种完就要跳到三无怀里休息一下,但三无发现给它也喝上菜汤之后,它种植的速度稍微快一点了。

    小鸡仔们很聪明,自己就知道去摘牧草的叶子吃。

    看着院子里越来越多的绿色,三无觉得扩大领地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

    但她也没着急划领地,因为另一种更重要的事情来了。

    十八号领地终于开始正式招揽异能者了,听说已经召集到了四百多个散户。

    而且奇怪的就是,只要是异能者,听说堡垒里的那位少爷都是来者不拒。

    她给自己带了食物之后准备出门。

    三无只带了大黑和丧领过去,带太多丧尸太扎眼,不好。

    但其实三无带着这两个也已经很惹人注意了。

    不过好在这次十八号堡垒里跟着一起派出来的人里,没有像季凌白和夏晟那样感知敏锐的,在丧领刻意压制下,也没人认出他领尸的身份。

    “大佬,您也来了啊?”

    大胡子三兄弟隔得远远的就看见了三无。

    赶紧走过来打招呼。

    “大佬您就一个人啊?”

    老三刚说完就被大胡子拍了头,“说什么呢?没看见人家还有丧尸和黑豹吗?”

    比他们三兄弟可强多了好吗?

    “不过这次人是真的多。”老二看着乌泱泱一片人感慨,“我看这次人数最多的那支队伍都到十人了。”

    他们说着,就听见了外面人群的骚动。

    大胡子轻嗤了一声,压低声音说:“是堡垒里那位少爷出来了,啧,听说这少爷在堡垒里根本不当人,手上的人命多的书都数不过来,也不怎么出堡垒,怕死的很,这次怎么这么积极?”

    “咱们还是避着他点,这种人渣咱们惹不起。”

    人群里有各种各样对王浩生的评价,但此时的三无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隔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她再一次看见了那张脸。

    三无紧紧的握着拳头,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后背的毛孔尽数打开,汗毛直竖下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永远记得那天她捧了吃的去接外出打猎的阿四。

    天气很好太阳光盖在地面上,她的鞋子坏了,赤脚踩在地面上钻心的烫。

    她眼看着就在离自己百米外的地方,王浩生自己没看路,擦到了阿四的一片衣角,他大概是心情不好,掐着阿四说为什么贱民敢来蹭脏他的衣服?

    她当时疯了一样的要冲上去,被住在隔壁的好心婶子死死的压住肩膀捂住了嘴。

    “不能出去啊丫头!你会死的!”

    婶子一边哭一边说:“不能!不能的!”

    她咬在了婶子的手上,婶子都忍了。

    “快跪下!低头啊孩子,别让他看见你,你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明天。”

    堡主的儿子心情不好了,来泄把火杀人又怎么样?

    这个堡垒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他们不止不敢闹,在他残杀自己家人的时候还要和其他人一起战战兢兢的跪下。

    哭声都不能出。

    没有实力的人,连挺直背的资格都没有

    那天三无被婶子压着头朝自己的仇人跪下时,只觉得膝盖都没了。

    连同做人的脊骨一起碎成了渣。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90267/76348782.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