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83章失踪二更合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秦上被送进了急救室。头顶那三个字在昏暗的走廊中亮着诡异的红光。

    夜雨连绵,无休无止。

    方仲景站在窗前,雨水泼进来,打灭了烟头上的火星。方仲景盯着他手上的雨水出神。手机在口袋里响起,来电显示高寻文。

    方仲景夹着烟,接起电话。

    那头先是传来石伍反抗吵闹的声音,接着高寻文开口:“方少,人我帮你抓住了,你答应的事,会履行吧?“

    方仲景的脸藏在阴影中,神色不明,“自然。

    高寻文笑了笑,“那好,过几天约个时间,我们详谈一下。”

    方仲景挂了电话,到长椅上坐下。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个小时后,急救室的灯灭了。

    医生开门走了出来,摘下口罩,“恭喜方少,是个男孩。”

    方仲景有一瞬的出神,很快恢复平常的神态,“他怎么样?“医生说:“病人情况还算稳定,马上会出来。””

    就在这时,护士突然跑出来,神色紧张,“医生,不好了,病人产后大出血了。”

    方仲景手上的烟头断了,无声落到地上。

    医生听到这话,马上跟着护士回了手术室。

    急救室的大门再次关上。

    没过多久,孩子被送了出来,小小一团,只有三折多。

    方仲景只看了一眼,孩子便被送走观察了。

    黑云滚滚,一道雷电从床边闪过。不断有护士往手术室里送血袋,不知过了多久,急救室大门打开。

    有位护士出来了,询问道:“请问谁是病人家属?"

    方仲景闻言,抬起了头。

    走廊里只有他一人,情形明显。

    “你是病人家属?”护士递过来纸和笔,“请在上面签个字。

    方仲景低头看着病危通知书这五个大字,“什么意思?护士说:“病人产后大出血,出现了两次心脏骤停的情况,很不客观,可能有生命危险。”

    方仲景目光幽深,一望不到底,声音难以听出情绪:“你的意思是,他会死?”

    护士安抚道:“我们会尽力的。”

    方仲景沉默片刻,什么也没说,接过笔,签下了名字。

    谁也没发觉,落笔的字体歪斜。

    直到天明,手术终于结束。

    乌云还未散去,小雨淅沥沥落在树叶上。

    秦上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他躺在担架床上,虚弱得像张揉皱的白纸。

    医生对方仲景说:“病人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情况不稳定,必须送进。”

    秦上被安排进重症室,二十四小时观察。

    方仲景站在窗户前,隔着玻璃望着秦上,询问道:“醒的几率大么?”医生斟酌片刻,“这个我们不能保证。”

    言下之意,秦上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等医生走后,方仲景换上医院分发的衣物,进了重症室。仪器在安静的病房内滴滴地响。

    秦上躺在病床上,脸色透着病态的苍白,难得安静乖巧。

    方仲景来到病床前坐下,望着秦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会,他开口道:“如果你能听话,不到处乱跑,也不至于出事。”如果秦上从一开始就安分等死,剩下的日子林民本不必吃尽苦头。

    说到底,是秦上没认清形势。

    方仲景从小便知道秦上是他的替死鬼,所以演戏那时候,他从来没有投以真心。等秦上死亡那天,他的心里才能毫无波动。

    方仲景摩挲着秦上掌心,平静道:“这辈子算是我对不起你,等你死了,我会好好照顾孩子。”如今秦上能不能醒来,已经不重要。因为他这次来抓秦上,就没打算让秦上再活下去。

    方仲景起身出了重症室,去新生儿科看望孩子。孩子包裹在被子中,嘴里插着管子,如温室中的孱弱花朵,身旁是各种仪器。几名医生正在里面忙上忙下。

    方仲景拦住护士,沉声问:“怎么,回事?”

    护士说:“孩子刚才突然停了呼吸,医生正在抢救。”*********

    她忍不住心想,这家子也真是可怜,大人刚抢救完,还在昏迷,小孩又出了事。忙活到深夜,孩子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

    医生告诉方仲景,孩子没有自主呼吸,只能靠呼吸机辅助,这段时间要再观察情况。

    但好歹是保住了一条命。

    得到允许,方仲景进去看孩子,小得可怜,脆弱的模样和秦上如出一辙。

    这晚注定是不安稳的夜。

    秦上在重症室待了一周,情况终于稳定下来,医生将他转去了普通病房。

    但这期间,秦上一直昏迷不醒。

    医生来给秦上做检查,告诉方仲景,他的情况不是很乐观。

    也就是说,秦上长期昏迷的可能性很高。

    方仲景什么也没说,让医生离开了。

    阴雨连绵,许久不见晴天。

    方仲景站在窗边,给方家合作的医院打了个电话。

    方仲景淡淡道:“安排一下,明天我会带人转院过去。”

    医生在那边小心地问:“方少,您是要给谁转院?”方仲景说:“秦上。”11人精,当即明白了,“我马上去办。”

    方仲景挂了电话,从口袋里摸出根烟,叼在嘴里,并未点火。这儿到底不是他的地盘,不安稳的因素太多。

    是时候该回去了。

    方仲景望着窗外牛毛似的雨,没注意到身后病床的被子下,秦上苍白的指尖微动。

    这天晚上,方仲景收到了高寻文发来的短信。

    高寻文约方仲景见面商谈城西那块地,下面附了地址,是附近有名的酒庄。

    方仲景收起手机,回头看了眼依旧昏迷的秦上,和护士交代一声后,离开了病房。医院出发,方仲景独自驱车去赴会。

    酒庄开在山脚下,湖光山色,在夜色中更显光辉明亮。

    侍应领着方仲景去了包厢。

    推开眼前的木门,高寻文坐在吧台前,正独自饮酒,看起来已等候多时。

    方仲景打发侍应离开,走了进去。高寻文倒了杯葡萄酒,推到方仲景面前,“听说方少喜得贵子。”

    方仲景拿起酒杯,在手中轻轻摇晃,平静道:“高少消息倒是灵通。”

    话中有话。心照不宣一笑,问道:“是男孩女孩?‘

    方仲景淡淡道:“男孩。”高寻文说:“那要恭喜方少,有后代可以继承家业了。”

    方仲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继承家业?”

    高寻文笑意深深,抬手拍了拍嘴,毫无歉意道:“瞧我,一个下等人生的孩子,怎么,配继承方少的家业。”方仲景不语,饮了口酒。高寻文端详他的神情,打趣道:“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方少看起来似乎不太痛快?”方仲景勾起嘴角,“不,我很痛快。”不点破,推过来一个红包。

    “给小少爷准备的,方少代收吧。”

    方仲景颂首,表示感谢。

    二人碰杯。

    方仲景咽下醇香的红酒,开口道:‘石伍怎么样了?”高寻文倒酒,轻描淡写道:“带回家的时候闹个不停,用了些非常手段,很快就乖了。”

    方仲景抬眼看他。高寻文舔了舔嘴角,满意回味:“雏的滋味果然美妙。”

    方仲景微微挑起眉头,“高总这么等不及?”

    高寻文不以为意一笑,“之前如果不是顾忌秦。上在,我早就下手了。”

    别人也许不清楚,但方仲景却是听说过不少高寻文的事。听说他最喜欢玩那些干净如春露般的男生。

    方仲景好心提醒,“别玩过火了。”高寻文接过方仲景递来的烟,“方少放心,我有轻重。”

    “话说回来,听说秦上还没醒?”

    方仲景不语,并未否认。

    高寻文调侃道:“秦上好歹生了小少爷,方少就没打算留他一条命?”

    方仲景盯着玻璃杯中的红色液体,轻轻一笑,“留他的命,我去死?”高寻文耸了耸肩,建议道:“方少何不找其他人代替秦上?”

    方仲景往后一靠,搭在木椅上,“没有比他再合适的人选。”八字相同,身患癌症,秦上就是命中注定的替死鬼。

    更何况,他不会在这重要关头冒险。

    高寻文话里多了几分深意,“既然秦上迟早要死,方少又何必浪费钱财精力救治他。“

    换作是他,早在急救室时,就让医生停手。一死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然而方仲景却没有制止。

    说到底,方仲景还是不够狠心。

    “像这种下等人,只要还有口气在,就不会放弃活下来的机会。”高寻文漫不经心道:“方少还是干脆利落些好。

    方仲景不恼反笑,“多谢建议。”从酒庄回去,已经是凌晨。

    在医院门口,方仲景接到那边医生的电话,“方少,您让我准备的病房,我已经准备好了。”

    方仲景嗯了声,“我知道了。”挂了电话,方仲景上楼,先去了新生儿科。

    孩子的情况已经稳定,小小一团躺在保温箱中,像玻璃般脆弱。

    方仲景站在窗外看了一会,便折回了高级病房。走廊静悄悄的,依稀能听见窗外的雨声。

    方仲景来到病房前,伸手推开面前的门,在看见眼前一幕后,骤然停住了脚步。床是空的。

    秦上不见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189177/76409361.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