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65成天不是喂沅,就是弄沅+小别离上+凌玉画画给江牧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三晚老师拖堂了,距离宿舍熄灯只有20分钟了,熄灯了很多事做起来都不方便。一个沉甸甸的袋子递给唐逸云,“逸云,辛苦你了,谢谢你。这里面除了给你哥的东西,还有给你的。”他指着里面一个小的保鲜饭盒说道,“这个是给你的。”    “谢谢楚沅哥。”唐逸云腼腆道。

    “不客气。”楚沅把他当个小朋友看待,“那就拜托你了,我先回去了,我们马,上就要熄灯了,拜拜~”

    “楚沅哥再见。”楚沅一溜小跑离开了那里,唐逸云盯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才慢慢转身走了。到了灯光明亮的地方,唐逸云拿出袋子里的东西。

    一个是大的德芙巧克力心形铁盒,一个是小的透明保鲜盒,里面都装着自己做的紫菜包饭。出于什么心理,唐逸云-一连吃了好几个唐泽驰的寿司,又把自己的放了进去。接着,他又小心翼翼的拿出了楚沅给唐泽驰的信。

    一眨眼,。楚沅走完方阵,回到观众席。天气太热了,他和张梦雪打一把伞。六中的运动会也在今天。

    林戎同志被迫坐在第一排,给他的网恋奔现对象白夜拍照,还必须大声喊加油。白夜的体能是真的好,短跑直接破了之前的校纪录,怪不得林戎不顾兄弟们的嘲笑,直呼“千不过干不过”。

    “同学,我为有你这么快的同学而感到骄傲,你就像天边的闪电、暗夜的流星、呼啸的疾风,你就是!接下来的比赛,希望你”楚沅和祁南对视一眼,纷纷内涵的笑起来。果然,下一刻,林戎就被白夜拉走了。

    “说我快?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快不快。”楚沅看完热闹,和唐泽驰发起消息来,“泽驰哥哥,你快开始了吗?白夜好厉害啊,都破校纪录了”唐泽驰:“呵呵。”

    楚沅:“?唐泽驰你不对劲。”11fe8b8

    唐泽驰:“他破了校纪录?"楚沅弱弱:“是”唐泽驰:“”他跑了多少秒?要具体的。”

    楚沅把数字报给他,唐泽驰:“我要上场了。'半小时后,唐泽驰:“我破他纪录了。”楚沅:""唐泽驰:“沅沅还是觉得他更厉害吗?嗯?是我平时还不够厉害,所以才会让沅沅觉得别的男人更厉害?还是我离得太远,让沅沅感觉不到?运动会结束跟我出来,我让你看看谁更厉害。”异地恋让他们两个都没什么安全感,楚沅连忙哄起他来。

    但收效甚微。异地恋就是这样,文字消息没有具体的语气,很容易自己脑补语气产生误会;

    普通情侣一个拥抱就能解决的事情,他们要掰扯很久;见面轻而易举就能说清的误会,隔着遥远的距离却是难以解释清楚。楚沅哄到下午还是没哄好,就让张梦雪帮他看着点,他溜了六中管理比较宽松,而且楚沅有六中的校服,就穿上去混了进去。

    运动会期间各个班都有互相串门的习惯。所以当楚沅混进唐泽驰班里的时候,没人管他,只是朝他看了无数眼。太可爱了。11完铅球回来,就看到有人坐在他的书包和校服上,就拍那人的肩,“起来一下,我要拿东西。”

    "就不起来,怎么着?”那人调皮道。唐泽驰听清他的声音,又惊又喜。中午,六中食堂,唐泽驰吃完饭,剥开了一-颗橘子。

    橘衣厚重,橘肉害羞的藏在其中。

    唐泽驰麻利的把一整个橘子从橘皮中剥出,橘肉颤颤,橘瓣巍巍,橘香四溢。唐泽驰慢条斯理的撕着橘子上的白色纹络,楚沅不吃这个。

    丝丝缕缕的白色纹络被清理干净,鼓鼓的果肉逐渐明晰起来。子娇嫩,唐泽驰上手剥了一瓣,汁儿就淌了出来。

    唐泽驰见状,决定速战速决,他的手指插入橘子内里的凹槽中,把橘子一一分为二,快速塞入楚沅口中,不让宝贵的维C流失。

    他压低声音对楚沅说了一句话,被楚沅在桌子下面踢了一脚。唐泽驰以为这种偷来的幸福可以一直保持下去。不料暑假前一天,还是迎来了暴风骤雨。他拿着成绩单,背着硕大的书包回到家。期末考试他年级第一,成功申请到了一笔奖学金。路上他一直心情颇好的在考虑用奖学金做点什么,直到他推开家门,看到脸上印着两座五指山的唐逸云,和面色阴沉的唐父唐母

    “唐泽驰,你早恋就算了!你居然搞同性恋!你恶不恶心?!”

    “现在打电话和他分手,你要是不分手,我就告诉他们校长,他们班主任,还有他父母,让他们好好管管他!还有他同一一”

    “你敢!”

    唐泽驰冲到了他们面前,目呲欲裂,一字一顿道,“你敢动他一下,你就永远别想要我这个儿子了!”

    “你这个畜生!变态!精神病!你要是不跟那个小贱人分手,你就等着让家里家破人亡吧一一”秦欣瑗向他扑过去,拿起茶几上的东西,劈头盖脸的问他砸去。发出的刺耳尖叫声快把他的耳膜都划烂了。

    “他才不贱,贱的是那些生了孩子,却不好好养孩子的人。”外面电闪雷鸣起来,唐泽驰头上一阵粘稠,额角淌下稠密鲜血,是秦欣瑗用一个马克杯打破了他的头。

    “我不可能和他分手的。就算你要了我的命也不可能。这半年来我已经尽到了一个儿子该尽到的义务,我对你们,仁至义尽。这个家,我不会再待,你们,我也不会再认,到此为止。”

    唐泽驰说完就要离开,秦欣瑗扑了上来,用一种癫狂的声音喊道,“拦住他,不能让他走一一”她的儿子,绝不能误入歧途。

    唐父抡起一把椅子,砸在了唐泽驰的后背上。楚家,楚沅、楚寒和楚爸爸在一起看电影。凌灵在厨房里切西瓜。

    一家人一起吃完西瓜,看完电影,正要出门和凌玉江牧他们例行聚餐。楚沅的手机忽然响了。楚沅躲进厕所里接了个电话,出来就不好意思的对父母说道,“爸爸,妈妈,我同学出了点事”

    “去吧去吧,儿大不中留。”凌灵抱怨道,“要钱吗?”

    “不用不用,谢谢妈妈”

    “拿着伞,外面下雨呢,还下得不小’楚沅拿着伞,向着唐泽驰说的公园跑去。

    电话里唐泽驰的声音很无力,他很担心。他赶过去的时候,唐泽驰像是在么园的长椅上睡觉,但仔细一看,楚沅就发现唐泽驰额前和衣服上隐隐的有着血迹。

    “泽驰哥哥!”楚沅着急的叫了他一声,他没有立刻答复,像是晕过去了。

    楚沅又叫了两声,他猛地惊醒了,抱住了楚沅。

    "沅沅是你吗?”

    “是我,泽驰哥哥,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沅沅,跟我走,好不好”唐泽驰气若游丝道。

    “去哪里啊?”楚沅哇的一声就哭了,“你怎么了”

    “去没有别人,只有我们的地方可以吗”唐泽驰一张嘴说话,楚沅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他扳过唐泽驰的脸,就看到唐泽驰嘴里全是血。

    “到底出什么事了?”*********

    “对不起,是我太过分了。”唐泽驰向他道歉道,“不愿意的话,就让我最后抱你一会吧。楚沅从他的话里听出了诀别的味道。抱完楚沅,他会回家。伤害楚沅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至于他自己,随便吧。

    “我们去医院好不好,泽驰哥哥”

    唐泽驰吻住了楚沅。的嘴里又冰又凉,过度失血让他体温极低。

    楚沅主动探出小小的舌头,软软的舌尖缠住他,用湿热的口腔接纳他的闯入,包容他在内里横冲直撞,连呼吸都和他同步,纠缠在一起,温暖他冰冷的唇舌,似要和他融合在-一起。吻了一会,唐泽驰嘴里那股血腥味被楚沅嘴巴里甜甜的水果味道给淡化了,身上也没有那么冷了。

    “泽驰哥哥”楚沅捧着他的脸,用鼻尖抵着他,“我和你走.你不要吓唬我了,好不好?”

    “你真的愿意吗?”楚沅点点头,“不过走之前,要处理你头,上的伤,还有,你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好。”当晚八点,楚沅背着一个,和唐泽驰一起坐上了离开的火车。临走前,他给哥哥发了一条长短信,说明了情况。h4c

    车厢里在放歌。

    “沿途与他车厢中,私奔般恋爱,到车毁都不放开。

    祈求在路上没有任何阻碍,令愉快旅程变悲哀。”江家。小妻子脸上竟然浮现出了厌恶的神情。

    他并不细看,而是把那些消息全删了,把手机重新放到了床头的无线充电器上。

    “没事,垃圾消息。对了,老公,你今天一天都不去公司,真的可以吗?”

    现在小妻子已经叫老公叫的很自然很顺口了。

    “今天的工作已经处理完了。”

    江牧解释道,“只剩下晚上的一个应酬。我也推到了明晚。”

    “你什么时候处理的?”凌玉好奇道。

    “你睡着的时候。”

    小妻子眼睛里不自觉的放出崇拜的光芒来,用。

    “好厉害,”凌玉钦佩道,“感觉你工作的效率一直都很高,不像我,拖延症很严重。”

    “你不需要那么辛苦工作,这个家里,我一个人辛苦就够了,我养得起你。”江牧柔声道,“至于工作,我有一些高效的习惯和技巧,可以教给你。”

    “好”凌玉和江牧一起用过晚餐,就去江牧书房了,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次日,是个好天气。凌玉起床时,江牧已经去公司了。凌玉帮女佣一起把主卧洗好的床单晾在了花园里,给江牧发消息,“中午我想和你一起吃饭。”有了那层关系后,他对江牧的依恋更深了。

    “想吃什么?我叫助理去订餐。”

    “我最近学了几道新菜谱,我想试试,可以吗?”

    “你不累就可以。

    “嗯,中午我到你办公室找你。”得到江牧的肯定,凌玉心情颇好的哼着歌去准备午餐。

    中午,他准时提着保温饭盒出现在江氏集团楼下。前台小姐对他已经很熟悉了,连忙把他请进了电梯,帮他按下了按钮,并通知了楼上的接待员。接待员打开了江牧办公室的大门,把门卡交给他,04他进去坐着等,还给他倒了000非。团上上下下今天都很忙。凌玉正在打量江牧办公室内的陈设,办公室的门]忽然从外面被人推开了,一个身材极好的高挑女子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像是秘书,但又穿的不像秘书那样得体。

    “你是谁?谁让你进江总办公室的?”这名女子指着凌玉说道。她叫齐琳琳,是江氏集团新招进来的秘书。她来江氏集团就是冲着江牧这个极品男人来的,所以,当她看到比女子还漂亮的凌玉时,理所当然的把对方想成了江牧包养的小情人。

    “你又是谁?”凌玉打量了她一圈,觉得很不舒服,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这个女人的裙子很短,而且很紧,胸还很低,前凸后翘,曲线迷人,是普通男人看了会喷鼻血的魔鬼身材。书,还让她自由出入自己的办公室”

    “我可是江总的特别助理,未来的江总夫人,”齐琳琳得意道,“不是你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情人能比得上的。识趣的话,快点出去,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你为什么会有我办公室的门卡,是谁给你的?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进我办公室的?”冷不丁的,江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吓得齐琳琳手中的咖啡险些撒了。

    更让她脸绿的是江牧的一番话,她给江牧端茶送水也有些日子了,对方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空气的存在感都比她高。

    “老公,她欺负我。”凌玉走到江牧身边,告状道。

    “她怎么欺负你了?”牧收敛了笑意,冷冷的打量齐琳琳。听完凌玉的哭诉,江牧立刻一个电话把正在吃午饭的小周叫了回来,让他亲自把这位厚颜无耻的临时秘书给赶了出去。风波过后,夫夫二人在办公室内用过午餐。因为小妻子对齐琳琳的在乎,他心情很是愉悦。用过餐,凌玉自告奋勇道,“江牧,这段时间让我当你的临时秘书吧。”“好啊。”

    江牧表面上答应了,转头就让小周找了心腹之人,帮忙盯着小妻子,弄得小周也很是疑惑。这总裁对夫人的感情也忒矛盾了点儿。很聪明,工作上手很快,下午,他帮江牧核对好了明天的行程表,完成了今天的最后一项工作。手机响了起来。

    “老公,我出去接个电话。”

    “去吧。”

    他走后,江牧立刻打开了监听器。江易一如既往的卑鄙,说了很多自己的坏话,甚至造谣他Sex无能。小妻子没说话,一直安静听着。江牧攥紧拳头,小妻子不反驳,是他默认了江易口中这个不堪的自己了吗?凌玉啊凌玉,你究竟有多少张面具?间升腾起撕掉他全部的假面具,逼他现出真实的面貌的冲动,但很快,小妻子的反应让江家两兄弟都是一震。只听小妻子冷冷骂道,“江易,你怕不是个傻比吧!”
https://www.duanqingsi.com/185756/76409357.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