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94章 无处不在的巫医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守着‘鬼门’的一个小村子!

    这句话让李云初、燕墨染和安王三个人同时将目光锁定在林熠寒身上。【*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鬼门’旁的那座小村庄,村里每代人都负责饲养‘海蜘蛛’来镇守住‘鬼门’下面埋了一百多年巫医族的秘密的地方。

    一般来说村子里的人是不能随便出来,这么说二十年前老林国公爷曾经去过‘鬼门’的那小村子,他是有目的去的呢?还是无意路过的呢?

    李云初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林熠隐没有杀了那人,一定是他也想在那人身上知道一些‘鬼门’的秘密。

    林熠寒脸色越发青白了,不知道哪里说错话了,怎么全都看着自己,刚刚坐在一旁沉默不语无视自己的晋王爷,此时看自己的目光锐利如刀锋,让林熠寒脊背生寒,如坐针毡。

    安王爷站起来围着林熠寒坐地椅子走了两圈,两手抱在胸前道:“你也知道‘鬼门’这个地方?”

    林熠寒立马说:“我每年送武器去武宁城给神将府途经西北的时候偶尔会听人提起‘鬼门’这个地方。但我一次也没去过那里。”说到后面他还强调了一下自己没去过那地方。

    “那你父亲当年又是为什么会跑去那个小村子的,还在那里留下他的后人,应该是住了一段时间吧。”安王爷居高临下望着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地林熠寒。

    林熠寒后悔不已,早知道会出这事,自己怎么会亲自去求晋王护送自己回奉天城啊,真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父亲为什么去那里,我真不知道,他活着的时候没有说过,是他去世后那人找上门来,我们才知道的。我想也许可能是送武器的时候路过吧。毕竟我们家一直负责神将府兵器打造。”

    李云初半天没有说话一直在想四大家族与巫医族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李家的医术与巫医族医术有很多同根的东西,周家武宁城与‘鬼门’类似的石柱阵法,现在林家虽然还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但大体上已经知道老国公爷去过‘鬼门’还在那时留下自己血脉,再说白家神术与巫医族的蛊术也有着同源的东西。

    所以,四大家族先祖们捡到的那本仙书,不会是巫医族的秘籍吧,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猜测。

    关于‘鬼门’的事问他应该也问不出什么,李云初想了想换了个问题:“那人去你们林家的时候是正常的,你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会疯得?”

    “他来我们家的时候是正常的,大哥说不用我们管他会处理之后,我有几年没见着过他了,想着大哥给了他银子打发走了吧。直到前几个月才又见了他一面,当时我差点没认出来,变化太大了,整个人疯疯颠颠的。为什么会疯我真不知道啊。”林熠寒发丝衣裳俱已半湿,感觉自己在生死边缘游走,现在不说清楚晋王爷不会放过他,说得太清楚自己大哥不会放过他。

    “行了。”燕墨染觉得李云初在路上奔波了二十天,现在又坐在这里审问林家的事,怕她身体吃不消想让她早点休息,要问的也问得差不多了,他开口道:“本王派人送你回府,回去之后这件事你最好谁也别说,要有人问你,就说本王想让你打一把兵器请你过来的。”

    这就问完了。林熠寒心里有点不相信,但自己再也坐不下去了,马上起身拱手行礼道:“谢谢晋王爷,谢谢晋王妃,谢谢安王爷,今天这事我谁也不会说的。”

    燕墨染叫来外面的属下,准备带林熠寒出去。

    林熠寒看着李云初道:“晋王妃我的解药还没给我呢。”

    “哦,我刚刚是骗你的,那杯热茶你没有下蛊,我们李家世代行医济世,怎么会对人下蛊毒呢,而且我也根本不会蛊术。”李云初直言道。

    林熠寒本来很苍白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过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跟着那名侍卫出了门。

    燕墨染跟安王说了一下明天去林国公府的事,就带着李云初回房睡觉了。

    房间里也烧着暖炉火盆,十分暖和。

    因为晴儿晕马车回来就睡到现在也没醒,侍侯李云初洗漱的是燕墨染暂时安排过来的侍女。

    李云初有些后悔不应该带晴儿一起来这边,可现在又不能将她送回去。

    因为太晚李云初也不想洗澡,只洗了个头发就打发那两侍女出去了。

    燕墨染拿着布巾亲自给她擦着头发,“早知道还是带崔门主过来,又能服侍你,又能保护你。”

    “如果带崔门主过来,燕墨洵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吗?”李云初也不需要人服侍,只是这边太冷,她自己不太想动。

    “可以让她易容。只是临安城那边也需要人盯着,所以这次没带她来。”燕墨染手指修长,指节灵活有力,不轻不重地给她擦着头发,再加上房里温度极暧和,李云初多日的疲倦一下席卷而来,她打了个哈欠。

    “王爷,没事,我能照顾自己,你也能保护好我。只是晴儿跟着受了些罪罢了。”李云初坐在矮凳上搂着燕墨染的腰。

    燕墨染无比心疼道:“你先上床睡,我给你擦干头发。”

    李云初摸了摸已经半干的头发,拉着燕墨染往床边走,“王爷,头发不用擦了,房里有暖炉一会就干了,你也累了一起睡吧。”

    “就一刻也离不开我。”

    “我一个人睡不暖和。”其实床上被子里放了三个汤婆子,进被子里也不会冷。

    “头发不擦干睡觉会头痛,你先躺进被子去。乖,听话。”

    李云初只得先躺进被子里,睁着眼睛望着燕墨染,生怕自己一下睡着了。

    燕墨染坐到床边继续给她擦头发,她的肌肤白皙细腻吹弹可破如上好美玉,乌黑的秀发柔顺地落在绸枕上,还有几缕落在她线条优美的锁骨上。

    燕墨染的眼眸沉了沉,呼吸也变得重了些,他想起了李云初迷离的眼神,悦耳的低呤,包容着自己的所有恣意妄为,现在他很想要她。可看见她眼里浓浓的睡意又不比心疼她,舍不得。

    李云初见他神色有些奇怪,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心里有困火烧得我难受。”燕墨染将视线从她性感的锁骨撕了下来,移到她脸上。

    李云初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到自己面前,轻笑道:“我来帮你灭灭火。”

    “轰”地一声,燕墨染觉得这次真的是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忍不住低头咬住李云初的耳垂,轻轻地喘息,贴着她的耳朵低语:“不用了管我。你睡。”

    爱一个人,就是不顾自己,只想为对方付出一切。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62125/7027814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