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沈先生,强大的不是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吃过早饭,瑾棉已经穿上大衣,裹的严严实实,今天是新年后的第一次产检,沈先生推了今天上午所有的行程,只为了陪着瑾棉产检,他记得杨三的话,老婆产检是最需要陪伴的,而且能亲自感觉新生命,很伟大。【手机阅读:m.DuanQingSi.com】

    二人刚走出走廊,前厅冉智源和米如已经穿戴好等待着,沈鸿煊黑了脸,意思很明显,不希望二人跟着。

    冉智源在身后扯了米如衣服一下,米如笑容没变,走到瑾棉身边,笑呵呵的对沈鸿煊说:"瑾棉的月份八个月了,有的检查你也进不去,有我在更方便,也安心。"

    沈鸿煊在不甘心,也只能妥协,司机已经开车出来,沈鸿煊扶着瑾棉绕过冉智源,护着瑾棉上车,直接跟了上去,挡住了要跟上来的冉智源夫妻,对着冉智源道:"您二位上来车子有些挤。"说完沈鸿煊关了车门。

    冉智源变了脸,指着沈鸿煊气恼,"商务车,这是商务车。"

    米如白了一眼自己的老公,你算计了沈鸿煊,沈鸿煊可不是吃亏的主,掉了头,"快去开车,一会跟不上了。"

    冉智源哼了一声,去了车库,这个女婿太不可爱了,占有欲太强。

    九点多,车子到了医院,瑾棉是特约的医生,不需要排队,米如带着瑾棉进去,沈鸿煊和冉智源二人站在走廊中等待。

    医院,特护病房,冉冉失血过多,本就憔悴的脸蛋越发的苍白,性感的双唇有些发白,眉头紧皱着,双手侧放在两侧,好像在做着可怕的噩梦,紧抓着被子。猛然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洁白的天花板,淡淡的消毒水味,提醒着冉冉现在在医院,颤抖着手摸上自己的小腹。

    冉冉的动作,惊到了守在一旁的吴启鹏,吴启鹏一夜整洁的下巴露出了一些青色,昨天喝醉了酒,冉冉又折腾到了大半夜,哪怕休息过,人也没有什么精神,眼眶布满了血丝,吴启鹏见到冉冉的动作,到底有些愧疚。

    冉冉好半天才平静,肚子里的孩子还在,经过抢救报了下来。只要孩子还在就好,她就有本钱,冉冉知道吴启在身侧,她不怨恨是假的,当初的甜言蜜语,吴启鹏说给的都是她背后的权势,而不是自己,昨天晚上她认识的更清晰,明知道这个时候吴启鹏带着愧疚,她应该去做些动作,可是心底就是过不去这个坎。

    病房外,吴妈妈带着佣人到了,还带来了吴启鹏换洗的衣服,吴妈妈的到来,让冉冉的精神有些紧绷,很快放松,她不能害怕。

    吴妈妈先是打量了躺在床上的冉冉。不屑的撇撇嘴,要不是老头子来的时候交代她不许乱说,她还想问问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吴启鹏见母亲来了,松了一口气,拎着衣服去了卫生间,简单的洗漱换好了衣服,吴启鹏打着领带,对着母亲说:"妈,冉冉就交给你了,孩子好不容易保住,冉冉的身体比较虚弱,妈,交代佣人多做些营养品,您看在孙子的面子上,也照顾下冉冉。"

    吴妈妈明白儿子的意思,不让她为难冉冉,见儿子打完领带,扯着吴启鹏的衣服,"出来,妈有话跟你说。"

    二人到了走廊,门也没关,吴妈妈开口,"我刚才特意先去了医生哪里问了,医生说昨天大出血,虽然孩子保住了,可是失血过多,又用了打量的药品,不能保证生下来是个健康的孩子,启鹏咱们吴家可不能剩下傻子或是残疾的长子,我和你爸可受不了。"

    吴启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昨天没问顾忌问医生,只听医生说好好休养,注视着吴妈妈的眼睛,"妈,你说的都是真的。"

    吴妈妈气的打了下吴启鹏,"怎么在你眼里,你妈就是挑拨离间的人?我和佣人一起去的,不信你可以在去问问,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可想清楚了,这个孩子留不留,不过我的意思不能留,反正你们也年轻,以后还可以再要,至于你爸哪里,一定和我的意见一致。"

    吴启鹏不怎么信自己的母亲,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他太了解,又和冉冉相处的不好,整理下西服,"我先去问问医生,妈,这件事情等我跟爸说,你可先别和冉冉透露。"

    吴妈妈知道儿子一定会去问医生,她又没说谎,镇静的很,而且儿子的性格这么骄傲,是不会生下有问题的孩子,冉冉肚子里的孩子就不能留,没有了孩子,冉冉已经没用了娘家,怎么能做得了吴家的少奶奶,正好她侄女不错,家世有,样貌有,和儿子正配,吴妈妈余光看着没关紧的病房门,嘴角带着是有是无的笑意。

    吴妈妈自然不会在这里伺候冉冉,她不是带来了佣人,交出佣人在找了照顾,估计儿子已经离开,踩着高跟鞋,也走了,她还要去做美容。

    病房内,冉冉抓紧了被子,外面的谈话一清二楚的进入了自己的耳朵,冉冉现在都能感觉到小腹的疼痛,闭上眼睛,冉冉明白,这个孩子是留不住了,她即使想要稳住吴家的地位,也不能用有问题的孩子,反而会是以后的把柄,可是就这么打掉孩子,她怎么甘心,婆婆一定没安好心。

    冉冉睁开眼睛,见到柜子上的手机,再次拨给了米如。

    半个多小时,检查完成,胎儿很健康,胎位现在也正常,脐带没缠在身上,一家人才放心。

    一行人本打算离开,米如的电话又响了,米如停下脚步,听着手机上的名字,第一遍没接,刚要放进包里,手机短信响了,米如一看,"妈,我知道我做了很多的错事,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无助,孩子要保不住了,我在医院里,妈,我只想见你一面,如果您还可怜我,希望来看看我,我在萧氏医院,特护病房,605。"

    冉冉的短信并没有华丽的语言,很平淡,却能够透出悔改与无助,米如有些为难,她养大的孩子,哪怕是猫狗都有感情,何况是个人,心里在硬,在面对冉冉最无助的时候。也会有一丝的柔软。

    冉智源拿过米如的电话,紧锁着眉头,瑾棉一直在米如身边,米如看短信也没避讳她,瑾棉看的很全,沈鸿煊更不用说,瞟了一眼,该看到的都看到了,沈鸿煊幽暗的目光在闪动。

    一时间冉智源夫妻陷入了两难,这边是亲生女儿,好不容易亲生女儿认了他们,他们怕,怕是冉冉的苦肉计,更怕一个决定不好,瑾棉会再次会他们产生隔阂,冉智源关了手机,"我们回家。"

    沈鸿煊一直都没有开口。等冉智源夫妻做出了决定,沈鸿煊把玩着瑾棉的手指,淡淡的说:"我们去看看。"

    瑾棉,"??"她就知道。

    沈先生已经开口了,瑾棉跟着说:"爸,妈,别为难了,我们去看看,反正正好在医院,走一趟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瑾棉可不傻,她才不会说,去看看是不是做的秀。

    冉智源眼皮子再跳,这个沈鸿煊,刚才他要说去看冉冉,沈鸿煊才不会这么说话,一定会转身带着瑾棉离开。

    现在沈鸿煊都同意了,瑾棉面上没有一丝的假装,冉智源对着米如点头,"好,我们就过去看看。"

    冉冉还一直忐忑的抓着手机,听到佣人开门,冉冉手里的手机掉到了床上,鼻子酸楚,眼泪直掉,"爸,妈,呜呜,你们,你们竟然真的来了。"

    这个时候冉冉有些语无伦次的,她现在是激动的,真实的感情多一些,米如观察着冉冉,刚才过来也询问了护士,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昨天冉冉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应该就是出事的时候,米如并没有因为不接电话赶到愧疚,因为她知道,冉冉身边有吴家人不会出事,吴家重面子,不会让冉冉出事。

    米如和冉智源来到床前,米如递过去纸巾,叹气说:"别哭了,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冉冉胡乱的擦着眼泪,泪眼模糊的,抽泣哽咽着,"妈,呜呜,妈我错了,妈。"

    米如心里到底是有些心疼,一手养大的孩子,从粉嫩的婴儿,蹒跚学步,一步步成人都付出了心血,心里也充斥着气恼,"当时,就说过吴家不说善类,吴启鹏不是好东西,你非不听,现在有今天,怪谁?"

    米如是作为一个母亲的角度恨铁不成钢,可是冉冉到底不是自己的女儿,冉冉更是明确的知道这一点,抽泣的动作一顿,低着头,脸色微变,冉冉想得多,理解的有些深,她走到今天都是自己走的。跟米如哭有什么用?

    冉冉牙齿咬着舌尖,抽泣的动作小了,心里恨着,如果是亲生女儿,冉家一定会讨回公道,米如一定会不说出这些话,这个时候一定会安慰着自己的女儿,果然不是亲生的,就是不同。

    米如见冉冉也不说话,叹着气,"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的建议是离婚,现在已经认清了吴家,赶紧借着机会离婚。"

    米如的考虑是正常的,对自己人,这个办法当然是最好的,吴家人都不是好相与的。还是早点脱离的好。

    可是冉冉却不这么想,她怎么会离开吴家,爱富贵的她,不能一定不能离开吴家,米如竟然给她出这个主意,冉冉心里阴沉。

    沈鸿煊一直都在打量着冉冉,眼底满是讽刺,听到丈母娘的主意,沈鸿煊嘴角抽搐,这样直爽的丈母娘,他的担心可以放到心里了,丈母娘的确同情冉冉,也是为了冉冉好,可是冉冉却不会领情,反而回怨恨丈母娘的。

    冉冉抬起头,眼里的眼泪已经干了,这时才看到坐在沙发上是瑾棉和守在瑾棉身边的沈鸿煊。愣了,眼里的怨恨一闪而过,见米如等着她的答复,并没有回答,反而问着,"妈,你和爸怎么这么快就过来?"

    米如的眼底闪过失望,随后清明,对米如刚才的热情劲也少了很多,疏离的说:"刚才陪着棉棉去做产检,正好在一家医院,就过来看看。"

    冉冉掩盖的再好,眼底笑着看向棉棉的肚子,一脸的母爱,"孩子一定很健康。"

    可是冉冉的手却出卖了她,双手不自觉攥紧,被子褶皱着,冉智源一直都没说话,曾经的商场枭雄,将冉冉的变化看在眼底,眼里只有冷漠。

    瑾棉感觉冉冉的眼底带着别样的东西,她看不明白,可不会失去了气势,嘴角带着浅笑,"很健康,谢谢关心。"

    相对于瑾棉的自然,冉冉就僵硬了许多,冉智源在这个里已经失去了耐心,拉着米如,"孩子已经看了,你不说还要去买活鸡,给闺女补补,在晚了可就没了。"说完,冉智源注视着冉冉的手,果然骨节因为用力都白了,一匹白眼狼,哪怕受了伤,可是狼性依旧在。

    米如惊呼一声,是啊,她的确想瑾棉和沈鸿煊回家,她和老公去买鸡,这些母鸡都是笨养的一点添加都没有,可是很难得,前段时间和斐妈妈混的很熟,思思要生了,自然会多备一些,她以前给闺女补身子都是在斐家拿的,现在可不好意思了,已经没多少,得了地址,今天也要抓回来些备着呢!

    米如拎起了包,"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不行要快点去,没了又要等一个星期。"

    米如拉着冉智源离开的干脆,也没给冉冉留话,着急是一方面,更多是米如懂自己的丈夫,一定是冉冉做了什么,她没注意,丈夫注意到,所以才会提醒她离开。

    沈鸿煊扶着瑾棉也走了,冉冉注视着门口,人不见了,狠狠的锤着病床,她在修养,伤了元气,可是米如心理只有叶瑾棉,叶瑾棉。到处都有叶瑾棉,冉冉的眼底赤红了一片,肚子突然的疼痛,冉冉拉回了现实,连忙躺下修养。

    华清路,s市比较冷清的街道,这里是都是晚上开业的酒吧,现在开业的都是咖啡厅,叶瑾晴喝着咖啡,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可是吴秀敏并没有出现。

    叶瑾晴放下咖啡杯,有些烦躁,明天王老板就要回川省,可是孙淼还没有被甩掉,她昨天和王老板出门,已经提了,王老板并没有回答,只是笑着打哈哈。

    这时叶瑾晴前头的光亮被挡,叶瑾晴恼火的抬头,惊恐中手打翻了咖啡杯,猛然推着椅子退后,刚要起身,头有些发晕,瞳孔紧缩的盯着雅成,随后眼神一暗。

    雅成走过去,扶住叶瑾晴,见服务员看过来,歉意的说:"我女朋友不小心撞到了,我会收拾好。"

    服务员也没多想,尤其是雅成当着叶瑾晴,服务员什么都没看到,而且雅成身上的穿着都是高档的衣服,自然也不会往坏了想,账雅成进来的时候已经结过了,扶着叶瑾晴,"你看看你多不小心,慢点。"

    雅成带着叶瑾晴出了咖啡厅,这个街道监控器少,雅成将叶瑾晴丢尽了面包车内,快速的上了车,阴冷的盯着车后的叶瑾晴,舔了舔嘴角,哈哈大笑起来,只是笑的有些残忍。

    雅成给吴秀敏发了短信,"谢了。"

    一直等在短信的吴秀敏看到信息,勾着嘴角,看来事情是成了,估计雅成恨叶瑾晴的态度,叶瑾晴不会好了,至于人命。吴秀敏嗤笑,雅成哪个痞子他不干。

    而另一头,沈越泽一直在等着孙淼的消息。

    很快电话到了,孙淼笑呵呵的,"我办事你放心,今天下午第三笔钱会到。"

    沈越泽身上的压力轻了,"恩。"

    孙淼已经说服了王老板带她回去,以后还是要依仗着沈越泽,可不能断了,"我们合作愉快。"

    沈越泽明白孙淼的意思,"合作愉快。"

    下午,沈鸿煊回到了公司,方硕先是汇报了文件,紧急的事情签了字,才离开。

    办公室只剩下魏南和沈鸿煊,魏南说:"叶瑾晴别抓走了。"

    沈鸿煊不意外,冷笑了一声,"孙淼为了跟着王老板走,真是什么都舍弃,也是,以前就舍弃过,现在只是更彻底了一些,吴秀敏这个女人心还真冷的很,我倒是很好奇,最后沈越泽会不会择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魏南没说话,却很赞同,吴秀敏竟然会利用雅成和叶瑾晴以前的恩怨,直接将叶瑾晴根除,这个女人的心机和手腕都有的。

    沈鸿煊丢给魏南一个档案袋,"沈越泽下午会有款项到账,你先不用管,孙淼这个女人能说服王老板不仅放了款,还能带着她走,一定是夸大了她和沈越泽的母子情,王老板带走她也是想要个人质罢了,你去将前段时间沈越泽和冉冉勾结投标的事情送给冉烨霖,等下,是晚上要下班的时候给冉烨霖。"

    沈鸿煊冷笑着,他要给孙淼离开的时间不是,真是期待孙淼骗了王老板,哪个王老板会怎么报复孙淼,对于王老板的发家史,还真是有意思,洗黑了,可是骨子里也是黑得很,孙淼还不知道自己骗了是谁呢!

    至于给冉烨霖另一个意思,对沈越泽围剿是一反面,更重要的是,他不喜欢冉冉纯在的危机,这个女人随时都会再来苦肉计,既然这样,这次打断了才好,现在这个家,他很喜欢,不希望因为冉冉而破坏。

    晚上,冉烨霖要离开,刚走出了公司,接到了魏南手中的档案袋,"沈鸿煊让送过来的?"

    魏南说:"是的。"

    范泽注视着魏南离开,看着厚厚的档案袋,"沈鸿煊又送来了什么?"

    沈鸿煊不会做无用功,现在给他这个一定是有原因,"上车再说。"

    范泽开了车,冉烨霖打开档案袋,翻动的动作越来越大,车内的气压也越来越低,"停车。"

    范泽连忙刹车,回头见冉烨霖像是压抑着暴风雨,身上的气势十分的恐怖,"老板,出了什么事情?"

    冉烨霖刚毅的五官,越发了冷硬,"回公司,我要看我不再时,华宇的开发用地招标所有的资料。"

    范泽心里咯噔一下,看来是招标出了问题,这个事情可就大了,"好,我马上掉头。"

    沈家

    沈鸿煊准时下班,回房间换了衣服,和瑾棉一起到了厨房,冉老爷子和冉奶奶已经等着,冉智源正抱着阳阳,米如在指挥者佣人布菜。

    冉老爷子见沈鸿煊二人入座,看了一眼时间,疑惑着,"烨霖今天不是说好会准时回来吗?"

    沈鸿煊接过米如给瑾棉盛的汤,放在瑾棉的面前,对着冉老爷子说:"不用等了,他今天回来会晚。"

    冉老爷子也没多想,以为烨霖告诉了沈鸿煊,对于沈鸿煊和冉烨霖感情好,老爷子高兴,其实老爷子真想多了,因为一切都是沈先生的原因才回来晚。

    一家人吃了晚饭,米如交代厨房留了饭,才回到客厅。

    晚上八点,冉烨霖带着资料回来,哪怕冉烨霖在平静,也掩盖不了身上的压迫感。

    冉老爷子不解,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惹到孙子,目光落在冉烨霖手中的档案袋上,"给我看看。"

    冉烨霖本来就没打算隐瞒,递给了老爷子,坐下灌了两杯茶水,见沈鸿煊又给他倒了一杯,狠狠的瞪了一眼沈鸿煊,什么没有证据,沈鸿煊明明有,只是不能拿出来证明,因为还没到时候,而今天拿出来正是因为倒了时候,哼,就算是给他倒茶也没用,不过冉烨霖到底消了一些火气。

    冉老爷子狠狠的拍了桌子,"好,很好,养了个吃里扒外的,联合外人坑冉家,很好。"

    冉智源一直跟着老爷子看,青了脸,米如还不明白,冉智源三两句讲了冉冉勾结沈越泽动手招标的事情,坑了冉家的一笔先头款五千万。

    冉老爷子气愤的说,"就这样的人,哼,就算是流了孩子,你们也不能在去看,死了跟咱们冉家都没关系,一定要断绝关系。"

    冉烨霖一听还有这回事,看向沈鸿煊,懂了沈鸿煊做的用意,虽然只是一部分,可是不得不承认,论心机,他不如沈鸿煊,从几个月开始,沈鸿煊就在布局,一步步的,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握中,这样的男人太可怕,冉烨霖看向瑾棉,瑾棉正吃着沈鸿煊削的苹果,沈鸿煊细心的给瑾棉身后放了靠垫,冉烨霖又笑了,在强大的男人,面对真爱的人,都会变暖,沈鸿煊这样的人一旦爱上了不会变,冉烨霖为妹妹给高兴,虽然被算计了,冉烨霖心里也舒坦,沈鸿煊这么做,也是怕妹妹受到伤害。

    冉智源心彻底冷了,以后冉冉就是陌生人,米如从医院回来丈夫已经讲了冉冉的反应,现在更是不想再见冉冉。

    瑾棉察觉到沈先生眼底的满意,默默的继续啃着苹果,沈先生太强大,不过是她老公,是她孩子的爹,瑾棉弯了弯眼睛。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64/67942142.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