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全书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肖恩觉得自己存心积虑布控的这一切都完了,他的世界就好像失去了支撑点,整个世界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断*青*丝*小.说*网*首*发~压的他双眸猩红,压的他都快要窒息了。而他本来已经要成功了,已经成功了一大半。都是因为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是这个女人为了女儿出卖了他,出卖了他的复仇计划。

    他怎么能不生气?

    理智早已被疯狂的报复欲给折磨的支离破碎,他眼底闪烁着嗜血的暗光,手上不断的用力掐着赵深深。

    "老女人!我掐死你!!!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为什么????"

    赵深深双手下下意识的扯着他的两只铁臂,可是怎么也扯不开,只能感觉到铁臂上根根凸起的经脉,足以说明了这个男人的狠心。她流下了绝望的泪水,两行清泪缓缓流下,顺着脸颊低落在沙发垫上面。人被这个野兽一样的男人按在沙发上,用尽力气的掐着。

    她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也出现了大片的黑暗,她感觉到自己快死了,真的快死了。

    她的脸色涨红成一片,只能本能的摇头。

    肖恩却是疯了,当真是疯了。想到自己运筹帷幄这么久,不惜在自己脸上动刀子整容,目的就是要报复傅家的每一个人。现在一切计划都落空了,傅野跟曹偌溪之间的感情不会破裂,那个有问题的项目已经被傅氏强行终止了。所以,傅野还是那个傲娇的傅野,他根本没有损失什么。

    倒是他损失了这么久以来的隐忍和心血。

    都怪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爱他爱到可以不顾一切,结果呢?却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卖了他。

    他必须要弄死这个女人??

    赵深深脚上穿的还是早晨出门时候的那双高跟鞋,因为精神恍惚,所以回家坐在沙发上都忘记换鞋了。这种失误,却救了她一命。她奋力的抬脚踢向男人的腿部,肖恩措不及防被踢痛了,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她这才找回呼吸,大口的喘息着,绝望而惊恐的看着肖恩,"咳咳??你疯了?你真的疯了吗?你要杀了我?肖恩我跟了你这么久,我死心塌地的跟着你,真心真意的爱着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咳咳??"

    肖恩冷笑,嘴角勾起阴郁的弧度,"真心真意?真心真意你会为了女儿出卖我?赵深深,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知道这件事对我有多重要?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赵深深试图跟他将道理,"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为什么要揪着过去不放?你的父亲是在乎你的,他是爱你。他知道你飞机失事之后,他以为你真的死了,你也偷偷的看见他痛苦的样子了。那个时候他痛苦一夜之间老了许多,你为什么看不见别人对你的付出?你只记得别人无意中对你的伤害?"

    肖恩一巴掌狠狠的扇上去,褪下温润的面具,他就是一个满脑子报复欲的野兽,"闭嘴!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我?"

    赵深深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当即被扇的流鼻血,她捂着脸颊,惊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肖恩!!!你太恐怖了!!!!你简直就是恶魔!!!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跟了你那么久,我帮了你那么多,你现在居然对我这样?"

    肖恩又讥讽的冷笑,面色更加狰狞,上前禁锢着她的下巴,像是要把她的下巴捏碎,"呵呵??一日夫妻百日恩?赵深深你还真是天真,你以为我会爱上你这种比我大十几岁的老女人?我不过是利用你罢了,现在你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我还需要伪装对你好?很抱歉,我伪装不下去了!我每每看着你睡在我怀里,对你说着我爱你,我都是呕心连连!你知不知道?"

    赵深深一颗心像是被乱石砸中,砸成了肉泥。她以为肖恩是爱她,跟她在一起这么久。是有感情的。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对自己只有利用,而且还一口一个老女人的称呼,连眼神都是那种唾弃的。他还说他是伪装对她好的,这个男人真的太可怕来了,他怎么可以伪装的这么好?伪装的她以为他真的对她很好,温柔,体贴,细心,宠溺??

    天!!!

    原来这一切都是伪装的,她在他的眼里只是个可怜的老女人!!!!

    肖恩眼底的恨意像是飞刀一样扎进赵深深的眸底,她痛不欲生,心碎成了渣。

    可能女人在听到男人这样说的时候,总是不甘心的。她流着泪,凄楚的问,"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肖恩冷笑,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一样耻笑道,"爱过你?你凭什么?赵深深你这个老女人凭什么觉得我会爱过你?我特么告诉你,我这辈子只爱过曹以沫一个女人!!!!"

    是以,赵深深彻底绝望,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她从美国折腾到中国,没想到给折腾出了这么大的笑话。真是可悲啊!!!

    肖恩满脸的戻气,大掌转而又掐着她的脖子,"老女人,你去死!!都是你坏了我的好事!!!你立刻去死!!!!!"

    赵深深被掐的面红耳赤。可惜家里的佣人都被她清场了。她今晚想要跟肖恩好好谈谈,所以她特地清场,并且告诉家里的佣人不管客厅里面发生什么样的争吵,都不许出来。

    所以,这会她真的被肖恩掐死,也不会有人知道。

    她再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在逼近,眼前已经出现了模糊的画面。肖恩变成了两个,然后又变成了三个,最后变成了一排排的肖恩。他的面孔狰狞的让人毛骨悚然,她感觉到了冷意,她想她快要死了。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已经绝望了,她唯一牵挂的就是她的女儿。很遗憾,她之前有眼无珠,为了这么个狼心狗肺的男人伤害了丹丹。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这么选择。她一定会对丹丹好,一定要好好的弥补丹丹,陪伴丹丹,照顾丹丹??

    她挣扎不了,只能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气息笼罩??

    就在这时,别墅门口传来一阵匆忙而凌乱的脚步声。

    门口进来的是得知了真相的傅京东跟安清浅,傅野跟曹偌溪。

    傅京东从傅野口中得知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死,他很激动,激动的立马就要来见见儿子。

    安清浅陪着他一起来,傅野觉得自己应该陪着父亲一起来。他心底念着父亲对他的疼爱和呵护。他自己也觉得父亲这些年是亏欠了傅良,所以他想来亲口跟傅良道歉。

    可是,当他们看见肖恩(傅良)正猩红着双眸在掐赵深深的时候,他们都慌了。

    傅京东大喝了一声,"小良,你这是做什么?赶紧给我住手!!!!"

    赵深深已经奄奄一息了??

    肖恩(下文中会直接称为傅良)看见来人后,微微一怔,随即厌恶的咆哮,"不要叫我小良!!!我叫肖恩!!!我已经改头换面了!你给我的一切我都憎恨!我叫肖恩,我不是傅良!!!"

    傅京东上前用力的扯开他,"你干什么?你想杀人??"

    是以,赵深深才从魔爪底下逃脱,大口的踹息着。

    安清浅连忙上前将赵深深扶到一边喂她喝了一点水,帮她顺着胸口,紧张的问,"你没事吧?"

    哀莫大于心死,赵深深眼底一片荒芜,没有半点波澜,只喃喃的道,"没事??我没事。"

    傅京东那双精湛的眸子打量着眼前这个明明应该熟悉,此刻却无比陌生的儿子。他的小良整容了,整的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尽管他看的很仔细,可是仍然找不到半点小良的痕迹,他的眼神亦是凶狠怨毒的。

    他的心口揪痛起来,那种痛是身为人父的人才能体会到的。他刚毅的面孔上笼罩了一层深深的挫败感,他是失败的。他唯一的儿子,跟他的关系这么糟糕。不惜要整容,不惜改名,不惜假死,不惜将嗓音整容,就是不想要跟他扯上一点关联。他真的好失败,原本挺直的脊背突然弯了弯,有些踉跄的后退了两步,痛心疾首的问,"小良,这几年你过的好不好?你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不来找爸爸?"

    傅良像是听到笑话一样冷笑,"找你?爸爸?你知道爸爸这个名词在我生命中意味着什么吗?爸爸在我的字典里,就是每个星期一通的越洋电话,是每个月准时打过来的一笔生活费。我讨厌听到爸爸这个名词,听到一次,我的脑神经就像是被魔咒缠绕着。这个名词对我来说,就是意味着偏袒,无底线的偏袒和不公。从来你都是偏袒着傅野,对我一点都不公平。我本来以为傅野也是你的儿子,结果后面我听母亲说傅野根本就不是你的儿子。所以,我恨的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你能够那么伟大的宠爱一个跟你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么不公平?你怎么好意思?你的心到底有多狠???"

    安清浅听到这里,脸色微微苍白,说到底这件事跟她也有关系。她看着傅京东那痛心疾首的样子,真的很心疼。她忍不住劝道,"小良,你别怪你爸爸。你要怪就怪我,是我连累了你爸爸。你爸爸是舍不得傅野从小就是个遗腹子,才会对他有所偏爱的。你别怪你爸爸??"

    傅良听到安清浅的声音,眉头再一次蹙紧,怒吼道,"闭嘴!!!这个家里我最烦的就是你,整天装出一副无情无欲的样子,最后还不是存心积虑的跟傅京东复婚了?其实最坏的就是你,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安清浅被数落的面色惨白,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如果这种数落能让傅良心里好受点,她不介意的。本来就是他们亏欠傅良的??

    傅京东听到儿子居然直呼他的名字,眼神像是飞刀一样想要把他射死,他的心真的不是滋味。他只能哑声道歉,"小良,对不起。爸爸之前有些地方做的不对,你再给爸爸一次机会,爸爸会对你公平一点的!!!"

    自从知道'傅良飞机失事'之后,他就一直在反省。以前觉得自己对小良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可是后面也反省出自己的不足之处。也许,很多事情他所谓的大义,对小良的确是不公平的,是他一直没有注意到小良的感受。

    傅良突然冷笑,"哈哈??现在你知道自己错了?你不是一直高高在上吗?你从来不肯放下身段听听我想要跟你说的事情,你的心思全部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你现在知道说对不起了?可是有什么用?已经晚了,一切都晚了!!!!"

    安清浅连忙道,"不晚的,小良一切都不晚的!你放下心中的仇恨好不好?只要你放下心中的仇恨,你回来,我们还是一家人。我们住在一起,我们开开心心的生活好不好?"

    傅良冷哧,"你哄三岁小孩呢?谁跟你们是一家人?不要叫我小良,我叫肖恩!我不想做傅家人,我憎恨傅家的每一个人!我恨死你们了!!!"

    安清浅拉了傅野一把,示意他说话。

    傅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坦白道,"小良,爸爸的偏袒是我对不起你。我向你道歉,这一次你对我跟曹偌溪的伤害既然是一场误会。我希望我们一家人还是能够和平相处,我们都抛弃过去,一起向前看。"

    傅良的眸底倏然折射出一抹强烈的恨意,"你放屁!傅野你放屁!!!!我特么最恨的就是你,还要我跟你和平相处?我恨不得杀了你!!!!"

    傅京东痛心疾首,却又苦口婆心,"小良,回来吧。爸爸以后好好弥补你好不好?"

    傅良冷冷的勾唇,眸底一抹暗黑的闪过后。风起云涌般的仇恨袭来,他失控的从西装口袋里面摸出早已准备好的枪,一把将傅京东挟持住,"我不要你弥补!这么多年来你对我折磨,你弥补不了的!!我恨你,恨不得你立刻就去死!我从来不感激你给了我生命,因为相比于生命,你给我更多的是痛苦!!!"

    当枪抵在傅京东的脖子上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赵深深气若游丝,却是忍不住哽咽,"肖,你别一错再错了????"

    傅良冷笑,"闭嘴!!!你特么给我闭嘴!这一辈子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报复,我要让傅京东,傅野都不好过。可是我现在失败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我直接杀了你们,把你们剁碎了喂狗!!!"

    安清浅吓的腿软,声音也颤抖,"小良??小良??你冷静点,他是你的亲生爸爸。你不能这么对他的??"

    傅良将枪口对着傅京东的脖子上蹭了蹭,阴森的冷笑,"他哪里像个亲爸的样子?他这样的人不死留着干嘛?"

    傅野也紧张了,"小良,有话好好说,你别冲动。你再冲动下去,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傅良哈哈大笑,"我特么根本就不想回头,我回头干嘛?我最爱的女人,还有我的儿子都被你们折磨死了!!!我还回头干嘛?我现在只想报复你们每一个人!我不要回头!!!"

    曹偌溪试图安抚他的情绪,"曹以沫的事情当初闹的沸沸扬扬的,你应该也有关注。当初很多事情,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的。还有你们的儿子傅睿,他很聪明,可是他是被她的亲妈逼着跳楼的!!"

    傅良怒斥,"你给我闭嘴!贱人你给我闭嘴!!!曹以沫是我的女人,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我唯一爱过的女人跟唯一的儿子都被你们害死了,你们居然还敢跟我说他们是咎由自取?你们找死?"

    曹偌溪继续安抚,"你冷静点,说到底这件事跟你自身也有关系。你如果不是假死,曹以沫也不会回国来投奔傅野,也不会闹出那么多事情来的。因果循环,你自己也脱不了干系的。你还年轻,你还可以开始新生活。你现在拿枪抵着的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怎么能这样?"

    曹偌溪提到的这个事实,让傅良的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愧疚,随即他癫狂的道,"是,这件事我有错。所以我不打算回头了,曹以沫的死我也有责任。当初是我把她骗到美国去的,哈哈??"

    他大笑起来,眼底满是报复的快感,"傅野,你肯定想不到是我把曹以沫骗到美国去的。你抢走我爸爸,我就要抢走你的女人。当我得知曹以沫要跟你订婚了,我连夜伪造了一份父亲的遗嘱。只可惜你也是有眼无珠的主儿,你看上的曹以沫根本就是跟贪钱的女人。她一看见那份遗嘱,当即就对我的甜言蜜语动心了,当即就决定抛弃你跟我去美国。就这样,我把她骗到我身边。我一直都把她当成报复你的工具,所以我对她并不好,甚至对她给我生下的儿子也不好。后来,我跟情妇赵深深去旅游,我为了不让曹以沫疑心伪造了登机记录。结果很不巧,那架飞机出事了。曹以沫以为我死了,她就回国了。我知道她回国肯定会来破坏你们的幸福,给你傅野添堵,我也纵容她回国。我甚至对她也隐瞒了我还活着的事实,我将计就计。我干脆整容,干脆让你们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我看着傅京东你痛苦的样子,我真是太开心了。看着曹以沫把你们的生活搅合的天翻地覆,鸡犬不宁,我也好爽快啊!只可惜。最后你们居然把曹以沫给逼死了,把我儿子也给逼死了。等她死了,我才知道。我特么早已在跟她朝夕相处的过程中爱上她了,原来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早就变了。我爱她啊,你们把她逼死了,我连尸体都没捞着。你说你们这些人该不该死?"

    是以,大家才知道当初在订婚典礼上曹以沫真正离开的原因。根本不是被傅良绑架,而是被傅良手中的遗嘱诱惑了。这也很符合曹以沫贪婪的本性??

    不过,曹以沫已经死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重要的是让傅良放下仇恨??

    傅野深吸了一口气,"傅良,你冷静点。曹以沫死了,那是她自己的选择。活着的人要好好活着,你不能这么对待父亲!!"

    傅良直接对着天花板射了一枪,然后大笑过后,又疯狂的崩溃着,"我的曹以沫死了,我最爱的女人死了,我儿子也死了。这一切都是傅家人害的,所以我现在要你们统统付出代价。傅野,爸爸一直很偏袒你对不对?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好好报答他,我给你五分钟时间去储物间找绳子然后把你妈妈跟你老婆都给我绑起来。"

    傅野大惊失色,"傅良,你还想干什么?"

    傅良把枪抵紧了几分。怒斥道,"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傅野连忙点头,"我去!!!"

    傅良阴森的看着他的背影道,"我劝你不要报警,不然死的人会更多。"

    傅野去储物间拿绳子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报警了。情急之下,他根本搞不懂傅良最后的警告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唯一能想到的方式就是报警,然后打电话给阮安郕让他第一时间找到凃曼枝这个女人,带到赵深深别墅。

    阮安郕是个睿智的男人,一个电话就立马判断出赵深深这里出事了。他连忙去查凃曼枝的联系方式??

    傅野按照傅良的吩咐把母亲跟老婆都绑在了一起,而是在他的眼神逼视下绑的,绑的很结实的那种。

    而赵深深早已被这一幕吓懵了,傅良怎么可能放过她?

    傅良让傅野把她也绑上了,三个人被绑在客厅中间,瘫坐在地上。

    傅野绑完了之后,咬牙,"傅良,你到底想干什么?下一步是不是让我把自己绑起来???"

    傅良却是不屑的冷笑,"不!我不绑你,我要你好好的活着。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哈哈!!!"

    说完,他抵着傅京东,"跟我上楼,我有礼物送给你!!!!你们几个不要乱动,不然老东西就会被我打崩脑壳!!!"

    傅京东早已被这个儿子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只能被威胁着跟他走。

    差不多三分钟,傅良又抵着傅京东下楼了。

    只是,等到他们重新站到楼下的时候,大家都吓傻了。

    傅京东的面前已经被挂上了定时炸弹,而傅良手上还提着三个定时炸弹。他阴郁的冷笑,将其他三个定时炸弹分别微微曲身挂在安清浅,曹偌溪,赵深深的面前。

    傅野瞬间脊背冷飕飕,眉心蹙起,双拳紧握,想不到傅良这般的丧心病狂。他冲上前,一看这炸弹的装置,脸色都绿了。据他了解平时对各种杀伤性武器的了解,一看就看出这是最先进的液体炸弹。这种炸弹制作的精密度极高,顶级的拆弹专家都很难有把握拆除。别看炸弹本身只有小蛋糕那么大,但是它的威力足以炸平这座大厦。再加上有四个这样的炸弹,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些炸弹的威力,足以炸平一座大厦。

    他的双腿开始发抖,这些都是他最亲的家人,怎么可以?

    赵深深看着自己面前的炸弹,悔不当初,哭着哽咽,"肖恩。你到底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东西?我??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男人?"

    傅良丧心病狂的吼,"闭嘴!!!我不稀罕你这个老女人爱我!!!我只在乎曹以沫!!!"

    傅京东眸底的痛楚一波又一波,刚才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愧对小良。可现在看着小良这么疯狂,他觉得对不起的是那些爱着他的家人。因为他的教育失败,连累了这么多家人陪着自己一起死。这个丧心病狂的混蛋,是要害死所有的人啊!!!

    外面有警车的声音响起,傅良不但是不紧张,反而是更兴奋了,"傅野,你报警了?很好!!我很想多些人陪葬,真的很想多点人给我儿子和女人陪葬!你干的很好!!!!"

    警察进来后,看见这一幕也震惊了,想不到居然有炸弹。

    警察局长上前只一眼就低声的咒骂了一句,"该死的!竟然是最先进的液体炸弹!定时器上显示的是两个小时,现在已经只剩下一个小时五十分钟了!该死的!"

    绑在四人身后的定时炸弹响起了岌岌可危的滴滴声。

    炸弹定时器的声音,让空气中顿时弥漫上浓烈的危险气息!

    这一瞬间,整幢别墅好像一下子跌落了冰点。

    岌岌可危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大厅??

    傅良看着大家神色大变的样子,满足的大笑,"不想死的都给我赶紧滚,时间还来得及。不要等会被炸死了,家属连哭都找不到尸体。"

    警察们吓的倒吸一口气??

    傅京东痛苦的看着身边完全陌生的儿子,"小良??如果再给爸爸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你,多花点时间引导你的??"他真是悔不当初啊!

    傅良不屑一顾的冷笑,"闭嘴!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不想活了,所以我得拉上你们这些所谓的亲人啊。不然我多寂寞!!"

    疯了,大家都知道他疯了,他无药可救了。

    傅野勉强给自己找回一点点的理智,看了看腕表,希望阮安郕能早点把凃曼枝带过来。也许只有凃曼枝这张亲情牌可以利用??

    警察虽然穿着防弹衣,可是根本就不敢靠近,深怕激怒了傅良,他一枪就引爆炸弹。

    这一刻的傅良俨然像是个王者一样,掌控着全局,他越发放肆的大笑,"傅野,你还不赶紧逃走?你知道我最不想杀的就是那你,因为我想看你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痛苦。我要你亲眼看着你的亲人一个一个的在你面前消失,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我要好好的折磨你!!"

    傅野双手握拳,手背上青筋暴突,眸底那翻滚着汹涌的情绪。他没办法,他只能被威胁着。

    曹偌溪看着傅野,她一张小脸惨白。她没时间害怕,她在想如果她真的要死,那傅野就一定要活着。因为他们的小萌萌还在家里,她还那么小。不能一下子失去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总要留一个下来陪着她成长的。

    想到这里。她颤抖的眸光里面闪过一抹决绝,"傅野,你答应我。如果我们今天逃不掉,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你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女儿!!"

    傅野痛苦的看了她一眼,哑声吼道,"不可能的!你们不会有事的!我不允许你们有事!!!!"

    傅良癫狂的笑着,"傅野,你是不是智商有问题?你还以为自己能力挽狂澜?今天这里的人都会死的!!!知道我为什么设置两个小时这么久吗?因为我要你们多尝尝煎熬的滋味,我的曹以沫在最后被逼着坠海的那段时间内,一定也很痛苦。所以你们一定要比她更痛苦!!"

    傅京东痛心疾首,"傅良,你就是个疯子!!!"

    傅良狰狞的面孔上满是得逞的快感,"哈哈??我就是疯子!也是你逼疯的!傅京东,下辈子我一定不要当你的儿子!!!"

    他又看着周遭那些忙着疏散佣人的警察冷笑,"一帮愚蠢的家伙!!!都陪葬吧!!!!"

    傅野脸色都青了,恨不得上前抽醒这个混蛋。他压抑在心底的恐慌变成了雄狮一样的咆哮,"傅良,你这个混蛋!你赶紧醒醒吧!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多少无辜的人?你混账!!!"

    只见傅良冷冷的看着他,再看一下炸弹上面的计数器,邪恶的如同鬼魅,"多一点人陪葬不是更热闹啊?什么无辜不无辜?要说无辜,我才是最无辜的。报不了仇,每天却要看着你们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我恨不得将你们一个个都挫骨扬灰。我现在活着没什么意思了。但是在黄泉路上必须要有人为我陪葬我,不然多孤单。我告诉你,炸弹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后就会爆炸了!这是最先进的液体炸弹,是我自己研发改装的。就算是拆弹专家也不可能搞的定我的这个四个炸弹的!!"

    他又看着自己的父亲,冷笑,"我亲爱的父亲,你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吗?我不是在看书,我是在研制炸弹呢。我很小就想把你跟安清浅给炸死!!哈哈!!"

    此时此刻,他那张往昔温润的面孔上,满是癫狂恨意,眼眸中闪烁的是极端道变态的报复欲。

    他的话,让傅京东身子再度颤了颤,踉跄的差点站不稳。

    傅良又大声的咆哮,"傅野,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是跟着这帮人一起给我陪葬,要么就滚的远远的。然后看着你心爱的老婆,慈爱的母亲,伟大的父亲一起在炸弹中粉身碎骨,真正的挫骨扬灰!"

    傅野的心脏猛烈的抖动着,整个人像是要被撕碎了一样,踉跄的后退,"不要这样!!!傅良别这样!!!"

    这时候,傅良自己已经不想活了。他阴冷的勾唇,"在炸弹中灰飞烟灭太痛苦了。所以我还是选择先结束自己的生命。我要去陪我的以沫和睿睿了,我的亲人们等会见!"

    就在他拿枪对着自己的时候,傅京东本能的喝道,"不要!!!"

    赵深深是爱着他的,即使他这么不堪,可是她还是爱着他,她紧张的大叫,"不要!!!!肖!!!"

    安清浅也喊道,"小良,你不要这么傻!!!"

    "不要!!"

    "不要!!!"

    大厅里,响起很多震耳欲聋的阻止声。

    傅良的所有理智都被仇恨占据了,他的心早已麻木了。面对这么多的人哀求和阻止,他只是冷笑着。麻木的笑着,阴森的笑着,诡异的笑着。然后手指扣动??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凃曼枝冲了过来,她吓的当即给儿子跪下来。

    噗通一声,像是砸在傅良的心上。

    凃曼枝早已被儿子疯狂的举动吓傻了,她颤抖着声线,惊恐的嘶喊道,"小良,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说过等你忙完了工作就好好陪陪妈妈的,你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你现在这是在干嘛?你要是走了??妈妈怎么办?妈妈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亲人了??"

    傅良抵在自己脑袋上的枪终于有了一丝的松动,他转身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母亲,眸底终于露出一丝痛苦,"妈,你怎么来了?你快点离开这里??你快点离开!!

    涂曼枝悲怆的摇头,"不!我不走!儿子??我要跟你在一起。是妈妈错了,你现在这么疯狂,妈妈才意识到??真的是妈妈错了??妈妈不该从小就灌注给你一些仇恨??不该教你恨你爸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儿子你原谅我,儿子你放下枪好不好?你这样,妈妈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求你了??"

    傅良看着炸弹计时器,耳畔的滴滴声音像是魔音一样,他怒吼,"你走!你走啊!我给你的户头留了一大笔钱,你的下半身不会过的太清苦的,这里的炸弹很快就要爆炸了,你快点走啊!!!"

    涂曼枝哭的凄楚,坚定的摇头,"'不!我不可能走的!儿子妈妈不要钱,妈妈只想跟你在一起相依为命!!!妈妈不想你有事,妈妈只想要你!你是妈妈的依靠啊!!!!"

    傅良看着母亲哭的歇斯底里的样子,有一瞬间的后悔,后悔自己的疯狂。

    而涂曼枝就趁着儿子这一瞬间的松动,冲上前抱着儿子,"小良,你要死可以。你带上妈妈一起!!!"

    傅良想推也推不开她,而他手中的枪也被凃曼枝抢了过去。她不伟大,她没想过要救其他人,她只是想着自己的儿子不能出事,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去死。

    而就在这一瞬间,伺机而动的傅野闪电一般的冲上前,以敏捷的身手将傅良按倒在地上。

    阮安郕连忙上前帮忙??

    傅良总算是被制服了,傅野大喊,"去找拆弹专家来!快点找拆弹专家来!!再晚时间就来不及了!!!"

    傅良挣扎着,面孔更加扭曲,却还是冷笑着,吼叫着,"哈哈??你们就是找来最先进的拆弹专家也没有用!哈哈??"

    凃曼枝跪在儿子面前,泪如雨下??

    很快拆弹专家赶到了现场,小心翼翼的靠近炸弹,研究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警方只好做最坏的打算。命令在场的其他人的赶紧撤离现场,而傅野一直紧紧的拉着曹偌溪的手,不肯离去。

    曹偌溪早已泪如雨下,着急的催促着他,"傅野你快点走!你要好好活着,为了我,为了我们的萌萌,一定要好好活着!!!"

    傅野却是一把将她搂在怀中,"不行,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他扭头冲着阮安郕喊道,"如果我们不在了,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萌萌!!"

    曹偌溪忍不住骂道,"傅野你混蛋!你真是混蛋!你赶紧走啊!!!"

    安清浅跟傅京东两人自然也是心疼儿子的,也大喝道,"小野,你走!你快点走!!"

    傅野只是哑声说,"我不走!!"

    赵深深默默的流泪,最终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安郕,你要帮我照顾好丹丹。拜托了??"

    傅良奋力的挣扎,被警察制服后,嘴角还是勾着那抹阴森的笑容,"哈哈??我要你们给我陪葬!哈哈??"

    他被带下去后,凃曼枝悲戚的跟在后面,炸弹计时器上面的时间一格一格的跳动着,在场的人心都开始晃动了。空气紧张的让人几乎窒息了,拆弹专家紧张的研究着炸弹上的装置,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每一条线路????

    终于,在定时器上还剩余60分钟的时候,拆弹专家无奈的摇头,虽然他们已经确定了炸弹上主要链接的红黄绿三根线路,可是实在是无法确定到底哪根线才是最关健的!要是不小心碰了其中一根线路。炸弹就会提前爆炸了??

    警察局长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命人强行将傅野撤了下去。

    傅野死死挣扎,却被阮安郕冷静的拉住,"这四颗炸弹是傅良研制的,所以还得在他身上做文章!"

    这话倒是提醒了傅野,他冲着大家喊道,"你们要好好的,你们一定会没事的!

    傅良被带到审讯室里,任凭警察怎么询问,就是不肯开口说一句话。眸底翻滚的都是愤怒和怨恨,凃曼枝在门口抹眼泪??

    傅野赶到时,他冲着傅野扬起一个鄙夷的笑容,"怎么了?怕死了?怎么不选择给你老婆陪葬?还有你最爱的母亲和父亲呢?哈哈??傅野,原来你也不算男人!哈哈??"

    傅野如同失控的雄狮一般,整个人上了暴躁的发条,拉住他的衣领吼道,"告诉我,到底要剪断哪根线才能顺利的拆除炸弹?快点告诉我!"

    "哈哈??做梦!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要你们傅家人统统都去死!!"

    "求你告诉我!求你了??我不能失去我的家人!不能!"傅野露出绝望的神色,放下男人的自尊,苦苦的哀求着。

    "傅野,看见你现在这模样!我真是开心死了!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哈哈??"傅良仰天大笑着。

    "小良,求你告诉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的公司,我所有的财产??父亲的遗产都归你,一切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放了我们的家人??我的东西你都可以拿去??求你了??我只要我的家人平安!"傅野凄苦的哀求着!

    傅良微微一怔,随即又冷笑了起来,"告诉你已经晚了!晚了!我现在不要遗产,我只要报仇!!哈哈??"

    傅野的乞求和焦急,像是火星一样,瞬间腾起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了,握紧了拳头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拳,"你混蛋!傅良!你无耻!"

    一旁的警察将扭打在一起的两人拉开,傅良的牙齿被打掉了一刻,脸颊上满是鲜血,他狠狠的呸了一口,然后趾高气扬的指着自己的脑袋,"来啊!有本事就杀了我!哈哈??你敢吗?傅野,你没种!你不敢!"

    为了避免傅野再次冲动,阮安郕将失控的傅野拉出审讯室。

    出了审讯室,傅野一拳打在警局的墙壁上的牌匾上,玻璃渣落了一地,拳头被染红了。但他的视线却定格在了牌匾上的一行字上----假象终究会被揭穿的!

    他的脑袋突然就灵光一闪,假象会被揭穿之前是不是还会迷惑人?

    想到这一点,他冲了出去,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国外大学里跟他关系很好的两名教授。这两名教授善于拼接各种视频画面,他要找这两名教授帮忙。

    ??

    牙齿被打落了一颗,下巴被打脱落了的傅良虽然是犯人,但是还是享受了人道主义的照顾。警员将他安排进医务室,给他安排了一间独立的病房。

    病房中,他的脸颊上始终挂着鄙夷的笑容,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显示晚上十点十分了,再过8分钟,他的炸弹就要爆炸了。他越想越兴奋,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墙壁上的时钟,恨不得时间能快点走。

    这时候,刚才被拉出去的傅野又走了进来。他手上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链接赵深深家那紧张的拆弹画面。他打开电脑,再一次凄楚的祈求着着傅良,"小良,已经没有时间了,你快点告诉他们到底该剪哪一根线?求你了!不管怎样,父亲给了你生命,对你都有养育之恩。我也一直当你是亲弟弟,你就告诉我到底应该剪哪一根线吧?求你??"他的眼圈已经泛红了。

    傅良冷血无情对着电脑,看着画面上傅京东,安清浅,曹偌溪,赵深深四个人,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由的大笑起来,眼底流露出的还是那股子残忍,"我死都不会说的!不会说的!"

    时间已经转到十点十六分了,电脑画面上的显示着拆弹专家在做最后的致命一搏了。画面上四个人,僵硬着身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傅京东则是紧紧的抱着安清浅。

    十点十七分了,还有一分钟就要暴躁了。

    傅良眼眸中的光芒越来越兴奋,在最后一秒,四名拆弹专家决定剪炸弹上的那根黄线!当拆弹专家挥动着剪刀移向那根黄线时,他脸色兴奋的都涨红了。拆弹专家的剪刀一碰到那根黄线,他再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一群傻瓜!看在你们已经死了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剪红线才是正确的!傻瓜!哈哈????"

    听到这句话后,傅野暗流涌动的眸底亮起一束光扔下电脑,冲出门外,拨通了警察局长的电话,"应该剪红线!红线!"

    终于,在北京时间九点四十八分的时候,炸弹成功被排除!

    ??????

    大家不要疑惑!炸弹的确是在九点四十把分的时候被拆除的!

    傅良在病房中看见的时间是被提前动了手脚的调快了半个小时的,他看见的那副现场画面是傅野请了国外的教授在十分钟之内根据现场传过去的照片链接成的视频画面。用假象误导了傅良,让他以为自己已经成功了,得意之余吐出了那句真话!

    当傅良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之后,恼怒的全身颤抖起来。他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耻辱了,眼看着最后的报复成功在即了,却在最后关头被耍了。这一刻,他脸上的得意笑容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空洞与绝望。没想到,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还是没能成功!他又失败了,这样的失败他再也扛不住了!

    他眼眸中流过一道暗沉的光芒,突然发疯的推开了守在门口的警察,向警局的阳台上冲去。那力道之大,让门口的警察猝不及防。眼睁睁的看着他从10楼的阳台,跳了下去!

    警察们惊呼了起来,轰的一声后,一切归于平静。

    傅良四肢平摊着趴在地面上,身上的鲜血染红了地板,在他永远的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就是那个妩媚的曹以沫,他看见曹以沫手里牵着他们的睿睿,在对他微笑??

    他挣扎着动动手指,向那个飘在半空中的项若珊靠近,慢慢的,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凃曼枝得知了消息冲到楼下的时候,看见的便是一滩鲜血和一具已经开始冷却的尸体,她哀嚎着,抱着儿子的尸体,后悔不已。如果她在他的童年时候没有灌输那些仇恨,也许小良就不会这么偏激。他就不会死了??

    她哀嚎着,懊悔着,鲜血刺痛了她的眼眸,她的心灵????

    傅野赶回半山腰别墅的时候,危险已经解除了。

    现场的警察得知傅野临危不乱,机智的忽悠了傅良,化解了危机,都纷纷投来赞赏的眸光。

    傅野冲上前,他们一家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这一次的经历,让他们更加珍惜亲情??

    傅京东还是没忍住询问了傅良的情况,当他得知傅良跳楼自杀后,那双眼眸中落下两滴泪,悲怆的叹息。

    安清浅拉着他的手,用眼神安抚着他。

    赵深深看着他们一家四口相拥的身影,心底有些微微的失落。可是抬眸的时候,就看见敬丹来了。

    敬丹在听阮安郕说了整件事后,立刻赶来。她上前给了赵深深一个拥抱,她哽咽道,"幸亏你没事,你之前欠我那么多母爱。你还没补给我呢。"

    赵深深心底的失落,瞬间就被温暖替代,她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丹丹,你是原谅妈妈了吗?妈妈之前做的那些事,你真的不怪妈妈了吗?"

    敬丹擦了擦眼泪,爽朗的问,"什么事?我都已经忘记了。"

    赵深深笑了,笑的很开心。

    最后,她结束了跟敬丹的拥抱后,走上前郑重的跟曹偌溪和傅野道歉。

    曹偌溪刚经历了傅良偏激的报复后,释然的扬唇,"过去的就不提了,你是敬丹的妈妈,我很敬重你。我希望以后你能好好照顾敬丹,我们大家都幸福。珍惜眼前人!"

    赵深深重重的点头,"恩,我们都要幸福。珍惜眼前人,永远幸福!!!"

    一个星期后。

    曹偌溪跟傅野两人去医院看冯子墨,冯子墨的心脏移植手术很成功。

    冯小暖的心情很好,就像是背负了很久的包袱终于放下了,她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几分。

    曹偌溪把买来的营养品和孩子玩具递给她,"子墨,恢复的挺好的吧?"

    冯小暖点头,"是的,真是谢谢你们了。每一次来都破费,我真的过意不去了。"

    蓝子昊也在病房,他在给子墨削苹果,切成小块。

    跟曹偌溪和傅野打了招呼后,他又耐心的削苹果,喂给子墨吃。

    曹偌溪笑颜如花,唇瓣衔着温柔的弧度,"蓝大哥,对子墨真是越来越上心了。"

    说完还对冯小暖使眼色,冯小暖分分钟就心慌了,脸红道,"是啊,蓝大哥是个大好人。说起来,我真是觉得自己很幸运。这一次手术遇到了很多好心人,手术费除了蓝大哥帮着凑了之后,还差的那一部分居然有慈善机构捐助了我们。然后遇到的医生也对我们特别关照,你们又对我们这么照顾,我真的很欣慰。"

    曹偌溪始终微笑,"因为你是好人,所以好人有好报。"

    冯小暖诚挚的道谢,"谢谢偌溪,真的谢谢你们对我们母子的照顾。也谢谢蓝大哥对我们的帮助。"

    蓝子昊却是温润的勾唇,"都说了,不用跟我客气。"

    曹偌溪顺势打趣,"对啊,就不要跟蓝大哥客气了。我看你们现在简直就像是一家人。"

    冯小暖脸红了,蓝子昊微微的僵住动作,只剩下子墨眨巴着眼睛。他在接受到曹偌溪的暗示后,居然说,"蓝叔叔,我觉得我的名字不好听。"

    蓝子昊微微诧异,"怎么不好听了?"

    冯子墨机灵的道,"我觉得应该叫蓝子墨,这样比较洋气。孩子一般都是跟爸爸姓的,蓝叔叔你愿意做我爸爸吗?"

    蓝子昊愣住了,冯小暖尴尬了。

    曹偌溪连带着也紧张了,紧张的抓紧傅野的手。

    大家都不说话,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这时候傲娇的傅先生却开口了,一语秒杀了所有人,"蓝先生,你这么甘之如饴的为他们母子服务这么久。其实早就做好了当人家爸爸的准备了,为何这一刻还这么傲娇?男人,应该主动点!"

    蓝子昊微微吸了一口气,看着尴尬的不知所措的冯小暖突然深情款款的问了一句,"小暖,你愿意让我做子墨的爸爸吗?"

    冯小暖受宠若惊,眼眶微微发红,"真的?蓝大哥你说真的?"

    蓝子昊点头,"我很认真,傅先生说的对,男人应该主动点。其实我早就发现我想一直照顾你们,也享受你在我身边对我的照顾。不如,未来我们一起走下去?"

    冯小暖感动不已,连连点头,扑进他的怀中。

    蓝子昊紧紧的拥着她,"我会珍惜你们母子的!!"

    冯子墨开心的鼓掌,"以后我就叫蓝子墨了!!"

    出了病房,曹偌溪偎依在男人的臂弯当中,小手戳了戳男人的腰肢,"慈善捐助的事情,还有医生关照,你安排的很好。"

    傅野微微扬唇,"是你吩咐,我执行的!我一向比较听老婆的话!!"

    曹偌溪又笑,精致的面孔荡漾着满满的幸福。上次她在医院遇到小暖他们,就猜到他们可能缺钱。她很想帮助他们,但是又不想伤他们自尊,所以才用了这种方式。这样的方式,他们能尽力,小暖他们也能舒心点。何乐而不为?

    走到医院电梯门口的时候,曹偌溪闻到点头门打开后露出来的榴莲味,突然就冲进洗手间吐了。

    傅野不能跟进女洗手间,只能干着急。

    等曹偌溪吐完了,他迎上去,她却是一脸的欣喜拉着他去妇产科。

    最后的结果是个大写的好消息,她怀孕了,她终于成功的怀上二娃了。

    那一刻,她欣喜的搂着傅野,"傅先生,恭喜你又要当爸爸了!这一次,我给你机会,你要好好照顾我跟宝宝!"

    傅野激动又感动,深邃的眸底满是深情,"那是当然!我会宝贝你们一辈子的!!"

    于梦露被判了无期徒刑,她的下半生都要在监狱里面度过了。她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她这辈子唯一善良的一次就是主动提出了离婚,是以她跟阮安郕的婚姻划上了句号。

    阮安郕离婚后就开始筹备婚礼,他迫不及待的要娶敬丹。

    他为敬丹举办的是一场声势浩大的世纪婚礼,上官硕,淩宇航,贝思雅,阮静初,这些单身狗在婚礼上被虐的不要不要的。

    壮壮萌萌躲在角落里在幻想着各自的弟弟妹妹到底有多可爱??

    敬丹永远记得她穿着洁白婚纱,男人在她耳畔深情的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时候的那个瞬间。在那个瞬间,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的幸福,可以跟漫天的烟花媲美??

    在婚宴开始的时候,淩宇航看着大家成双成对的,跟身边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贝思雅开玩笑,"不然我们也凑一对?"

    贝思雅傲娇的很,"不行!我要跟你相亲,等婚礼过后让敬丹嫂子帮你介绍我们相亲!然后你追我,不然本小姐才不答应呢!!!"

    淩宇航看着这个很有个性的小丫头,意味深长的点头,"好吧,缘分可遇不可求。我明天就去拜托敬丹姐,安排我们相亲!!小爷浪了这么多年,也应该找个女人来管管自己了!!"

    贝思雅脸红了,居然羞涩了??

    曹偌溪看着敬丹幸福的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眼眶也湿润了。

    傅野看着怀中的小女人,突然也深情款款的低头在她耳畔道,"曹偌溪,我爱你!!!这个承诺,一辈子不变!!"

    曹偌溪沉浸在别人的幸福中,有些懵,"干嘛突然说这个?"

    傅野宠溺的勾唇,亲吻她的额头,"因为当初跟你结婚的时候,少了一句深情的表白。"

    曹偌溪扬唇,笑意翩然,眼角眉梢都沐浴着幸福。这一刻她明白,认定的幸福,不管多远。只要是他,她都愿意等待。一如,她曾经对他执着的暗恋。只要是他,多远都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

    (全书完)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47/6794117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