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两百五十二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阮老爷子的心头闪过一丝异样,可仅仅是一瞬间心底的异样就被恼怒所代替。断、青>丝、小、说~他想到敬丹刚才对他的顶撞和不敬,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完全没有任何期待。这个贱人她的身体内流着下贱的血液,她生出来的孩子也会跟她一样毫无教养的。眼前这个壮壮就是最好的证明,刚才居然没教养的踩在椅子上,冲着他大呼小叫的。

    现在这个家就已经够糟糕的了,阮安郕这个混账完全不听他的,一直要跟他作对。敬丹这个贱人更是毫无教养的跟她顶撞,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像是个小流氓一样,再生出一个来肯定也是跟他们三个一样,跟他作对。

    阮静初心里想着老人家一般都喜欢孩子,她期待的看着爷爷,又重复了一遍,"爷爷,医生刚才说敬丹怀孕了,她又怀上了。你听见没有?你应该高兴,你怎么不高兴呢?"

    阮老爷子一把挥开她激动而抱着他手臂的双手,缓缓的眸底愤怒和鄙夷还在翻滚着,"滚开!我高兴什么?我有什么可高兴?还嫌这个家不够乱吗?还要多出了一个跟我作对的?"

    闻言,周蓝怔住了,几不可见的蹙眉。

    阮爸爸微微的叹息一声,也蹙眉。

    阮静初本就是个单纯的女孩,被爷爷的威严压迫了这么多年,也已经习惯了。被甩出去之后,脸红的不敢再说话。

    阮安郕一只手拉着敬丹的手,眸底有一抹隐忍的怒火在窜动,另一侧的手掌握成拳头。

    壮壮也像是一只小斗鸡一样瞪着老爷子。

    阮老爷子回瞪过去,"小流氓,不准这么瞪我!!!"

    壮壮很生气,小身子冲上前,用脑袋顶着老爷子的双腿,"你给我出去!你是坏人!你是一只会吃人的大老虎!!!这里不欢迎你,不要打扰我丹丹妈妈休息!!!!"

    阮老爷子气疯了。"小兔崽子!!没教养的东西!!!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

    他气极,一把把壮壮扯开。

    壮壮摔到地上,哇啦一声大哭起来。

    阮安郕松开敬丹的手,一个箭步冲上前把壮壮抱起来。沉声喝道,"你出去!"

    周蓝心疼的心脏都拧巴到了一起,看着壮壮雨点般的泪珠,第一次跟老爷子顶撞道,"爸,不管怎么样,你这样对一个孩子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阮老爷子看见阮安郕跟周蓝都用一种非常陌生而又愤怒的眼神看着他时,他的眼眸燃烧着噌噌的怒火。拐杖在地板上敲击出很大的声音,"你们一个个是要吃了我吗?周蓝,你也开始顶撞我了?你们一个个是要造反吗?"

    周蓝深吸了一口气,压着脾气道,"爸,这里是医院。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就不要在这里吵了。"

    阮老爷子感觉到这个家里的人一个个都在偏向阮安郕,一个个都在跟他拉远距离,想要脱离他的掌控。这种想法,让他很暴躁,火气旺盛道不可抑制。咆哮道,"阮安郕要造反,带了这么一个贱人回来呕心我,你们也来气我?回家,现在就跟我回家,你们都跟我回家!这个混账东西,翅膀硬了,居然跟我作对了!我会让他知道跟我作对的下场!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你们都不准再见这个混账,不准见这一家人!"

    周蓝有些急了,"爸,都是一家人,何必要把关系弄的这么僵?"

    阮安郕只是冰凉的看着老爷子,沉声重复,"出去!"

    阮老爷子冷笑,"既然你这个臭小子,一点良心都没有,那就别怪我这把老骨头无情了。"

    他猩红的眸光移向周蓝夫妻,"你们跟不跟我回去?如果不跟我回去,就永远不要回那个家了!"

    周蓝脊背一僵,用力的吸了一口气,试图跟他讲道理,"爸,你冷静点。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弄的那么僵,我们是一家人,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一家人。敬丹虽然出身卑微了点,可是他们是真心相爱的。现在又有了两个孩子,你看在孩子的份上试着接受他们,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不好吗?"

    阮老爷子拧着眉头,喝道,"贱人不配进到我阮家门里,我认定的孙媳妇人选只有梦露。你不要浪费口水了,这件事没得商量!!"

    周蓝不甘心,"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喜欢于梦露没用,安郕他不喜欢。为什么这么显而易见的道理,你怎么就看不懂?换句话说,是你的固执重要,还是安郕的幸福重要?"

    阮老爷子第一次被儿媳妇这么反驳,顿时觉得没面子,端着长辈的架子咆哮,"闭嘴!周蓝你也给我闭嘴!!我现在只问你们一句,你们跟不跟我回去?"

    周蓝脸色一白,摇头,"我不回去,我不放心他们。"

    阮爸爸伸手拉了周蓝一把,周蓝满肚子的火刚好撒出来,"别碰我,我不回去。我放心不下他们!"

    阮老爷子狠狠的威胁,"好,好,你不回去就永远不要回去了!"

    周蓝脾气也上来了,"好,我就跟我儿子过了!你这一辈子都用自己的控制欲,控制着我们每一个人。不管我们对你的安排满意不满意,你都要一意孤行。你总任务自己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没错你的那些安排你可能觉得是最好的,可是那只是你觉得而已。今天安郕这件事,我早就看开了。我觉得我儿子的幸福最重要,我不在乎他到底是娶于梦露还是娶敬丹?他觉得跟谁在一起幸福,我就支持他!"

    阮老爷子一拐杖就砸了上来,周蓝也没躲。她知道这些话会让老爷子勃然大怒,会触到老爷子的逆鳞。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经过今天的事情她也明白了,老爷子的固执和霸道已经到底了一种病态的境界。而且他的血是冷的,壮壮这么可爱的孩子,他都忍心去伤害?

    她真的忍受不了了!

    阮老爷子那一拐杖是卯足了劲的,他体内已经火山爆发了。

    所以,周蓝被砸中了双腿,一下子就被砸的跪在地上。

    阮爸爸有些心疼的上前,"蓝蓝,你没事吧?"

    阮静初吓傻了,阮安郕眉头紧蹙。

    周蓝被阮爸爸扶了起来,壮壮懂事的从爸爸的怀中挣脱,上前揉着奶奶的膝盖,"奶奶,疼不疼?壮壮帮你吹吹??"

    阮老爷子看着孩子懂事的样子,不但是没有感动。反而是冷哧道,"贱兮兮的,骨子里就流着贱人的血!"

    周蓝心疼的把壮壮抱在怀里,袒护道,"爸,我不准你这么说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阮老爷子深吸一口气,阴森的冷道,"周蓝,你也是要跟我作对是吗?好,好,好。我会让你们母子后悔莫及的!"

    周蓝却是不以为然,转身看着阮安郕,"安郕,以后妈就跟着你们过吧。我再也不想回那个冷冰冰的家了。"

    阮安郕点头,"好。"

    阮老爷子暴躁的转身看着阮爸爸跟阮静初,"你们跟不跟我回去?"

    阮爸爸深吸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看法,"爸,事实上我也觉得你对这件事的态度有些偏激了。放眼整座城市,并不是没有富家公子娶普通女孩子的例子。你觉得安郕跟于梦露在一起门当户对,可是幸福需要的不是门当户对,而是两个人的感情。安郕跟梦露没感情,他们在一起不幸福,结婚这么久以来,安郕连卧室都没有回去过。你又何必硬是把他们扣在一起?"

    阮老爷子脑神经轰的一下子像是被拉长了许多,疼的他有些头晕目眩。不可思议的看着一向温吞的儿子,气的颤抖着手臂指着他,说不出话来,"你??你????我??"

    阮爸爸搂着周蓝,又深吸了一口气,"爸。你别激动。既然他们没有感情,不如让他们离婚算了。何必在一起相互折磨呢?"

    阮老爷子气的脸红脖子粗,才逼出一句话来,"你懂什么?没有感情可以培养!让敬丹那样的女人进阮家,是丢阮家的脸,丢祖宗的脸。"

    阮爸爸一直脾气都很好,"爸,你能不能不这么偏激?敬丹她是孤儿没错,可这不是她能选择的。我们每个人的出身都不是自己能选择的,你将心比心,如果我们家静初将来找了婆家,被婆家人这么看不起,这么鄙夷,你心里会不会难受?"

    阮老爷子狠狠的看了静初一眼,"不可能!我阮家的孩子都是有高贵血统的,没人敢瞧不起。"

    "可本质上敬丹跟我们家静初除了出身不一样,其余的都一样。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的女孩子,只不过静初命好,出身在阮家可以接受优等教育,从小养尊处优的生活。敬丹是孤儿,但这不是她的错。安郕不计较她的出身,你为何不能成全他们?"阮爸爸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可阮老爷子根本就听不下去,他只觉得这个家反了,所有人都反了。所有人都在摆脱他的控制,所有人都在跟他作对。

    他咆哮的声音,震耳欲聋,"够了!你们一个个都是白眼狼,你们从来不懂得感恩。不懂得感谢我这些年来给你们的优越生活,反过来是帮着那个混账小子一起质问我?埋怨我?你们一个个简直愚不可及!!!"

    "爸??"

    "闭嘴!你不跟我回家是不是?"

    阮爸爸看向周蓝,虽然没说话,可是眼神里面的意思很明显。

    阮老爷子痛心疾首的闭上眼睛,几秒后睁开看向阮静初。"你跟不跟爷爷回去?"

    阮静初实在是觉得爷爷太偏激,太苛刻了,爸爸妈妈都不回去了,她也不敢跟爷爷回去了。她摇头,"我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阮老爷子当即心口痛,捂着胸口,恶狠狠的威胁道,"跟我作对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我会让你们后悔莫及的。明天??对??明天我就让董事会把阮安郕这个混账踢下台。我会让你们一无所有的!!"

    他转身吩咐管家,"去准备一下,明天召开董事会!"

    管家战战兢兢地。"老爷??明天是周六??"

    "那就星期一,最晚星期一。我是怎么把这混账扶上去的,就要怎么把他踢下来。"阮老爷沉声喝道,"还有??马上帮我修改遗嘱。这帮人,别想得到我一分钱。"

    说完,转身离开。

    而管家只能惶恐的跟着他离开??

    病房的门被轰然关上,声音震的人心惶惶。

    阮静初微微撅着小嘴,惶恐的拉着妈妈的手臂,"妈,这可怎么办啊?爷爷看上去真的很生气,难道真的要跟我们断绝关系吗?"

    周蓝蹙么低低的叹息了一声,"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随便他吧。"老爷子那么顽固的人,别人说什么他都已经听不下去了。

    她把注意力放到壮壮身上,摸着他的脑袋阿福道,"壮壮别害怕,以后爷爷奶奶也会保护你的。"

    壮壮用力的点头,看着阮静初,无辜的问,"还有姑姑呢,姑姑你会不会讨厌壮壮?"

    只一眼,看的阮静初心都要融化了,连忙蹲下身子看着他清澈的小眼睛,"怎么会呢?姑姑喜欢你呢,姑姑不讨厌你。"

    壮壮笑了,稚气的小脸上扬起满足的笑容,"姑姑喜欢壮壮,是喜欢的不要不要的吗?"

    阮静初点头,"恩。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壮壮又笑,撒娇的搂着阮静初的脖子,亲了她一口,然后像个小人精一样道,"姑姑,你别害怕。太爷爷不要你了,我要你。你晚上就住外面家去,反正我们家楼上有房间。如果你一个人感觉到害怕的话,晚上我也可以陪着你睡。爸爸如果不给你零花钱,等我长大了赚钱给你买漂亮衣服。"

    阮静初简直要感动的哭了,搂着壮壮也撒娇,"你个小可爱,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姑姑爱你爱的不要不要的。"

    病房里面的气氛随着阮老爷子的离开,而缓和了几分。

    敬丹还在昏睡着,大概是因为被吓的不轻,脸色仍然有些苍白。

    阮安郕双眸一瞬不瞬的锁着她。眼底的那血愤怒褪去,涌动的是满满的激动,看着她仍然平坦的小腹,幻想着她肚子里面孕育的那颗种子,正在一点一点的发芽。他的心潮忍不住澎湃起来??

    周蓝看一时半会敬丹也不会醒,她就提议道,"安郕,不如你把地址告诉我们。我们先回去,我回去让厨房煲点有营养的汤送来病房。"

    阮安郕点头,"也好。"

    就在周蓝他们准备带着壮壮先回去的时候,医院院长却神色匆匆的赶来病房,见到他们一脸抱歉的道,"阮先生,我这边已经办您办好出院手续了。还请您带着太太重新换家医院吧。"

    周蓝蹙眉不解的问,"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赶我们出院?"

    阮安郕眉宇一沉,瞬间就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院长一脸的无可奈何,"对不起,我们这也是没办法。"

    阮静初最单纯了,她生气的质问道,"什么意思吗?什么叫你们也是没办法?医院是什么地方?医院就是用来救死扶伤的,现在我嫂子还没有醒,怎么能赶走我们?"

    院长用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连连道歉,"是在是对不起,是阮老先生那边对我们试压了。你知道的,阮老先生的意思我们是不敢违背。这家医院有阮老先生的股份,真的对不起。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周蓝眉头紧蹙,老爷子真是太过分了。

    阮静初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被阮安郕阻止了,他沉声道,"不用浪费时间,我们换家医院。"

    就这样阮安郕抱着昏迷中的敬丹,上车准备换家医院。

    在车上。他谨慎的打电话去其他家医院。正如他预料的那样,每一家医院都不接受他们。都说阮老先生,已经跟医院打好招呼了。

    阮静初在车上气的红了脸,"爷爷怎么可以这么过分?嫂子还昏睡着呢,不能去医院可怎么办?"

    阮安郕脸色铁青,果断道,"先回家,家里有家庭医生。"

    回到别墅后,家庭医生早已一脸歉意的守在门口。

    阮安郕把敬丹抱回卧室,吩咐道,"你坚持一下她的情况,她一直昏睡着。"

    家庭医生尴尬的挺了挺鼻梁上的眼镜,"阮先生真是抱歉,我已经不能再为你们服务了。刚才我接到阮老先生的电话,如果我再在这里为你们工作,我的医师资格证就会被吊销,我的爱人就会没工作,我的孩子就会没学校读书,就连我父母的养老金都会被克扣。我真的得罪不起阮老先生,所以,真的对不起。"

    阮静初着急的拉着家庭医生的白大褂,"唉,你别走啊。不然,你给我嫂子检查完了再走。"

    家庭医生一脸的惶恐,"对不起,我不敢??"

    就这样,家庭医生也离开了。

    随后,别墅里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动。陆续有保镖,女佣,司机过来辞职。

    大家的理由都是一样的,都不敢得罪阮老先生。

    转身间,别墅里面只剩下阮家人了,保镖和下人们都走光了。

    周蓝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些人陆续的离开,每一个人的背影都惶恐至极,像是多待一秒,就会惹祸上身一样。

    她脸色发白,伸手按住自己突突跳着的太阳穴,冷笑道,"老爷子这是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吗?保镖和佣人们撤走了也就算了,医生也赶走了,是不是太冷血了点?"

    她等着阮爸爸出气,阮爸爸无奈,只好激动的道,"我回去一趟老宅,我去求求爸。"

    阮安郕却是沉声道,"不用!"

    他拿出手机给傅野打电话,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傅野开车载着曹偌溪一起来了。

    一起来的还有傅家的家庭医生。

    曹偌溪之前在电话里面清楚的听见了阮家的争吵,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僵。

    她进来后,看见敬丹苍白的脸色,立马心疼的蹙眉,让家庭医生赶紧检查一番。

    家庭医生为敬丹做了详细的检查后,确定她并无大碍。之所以一直昏睡了这么久,是因为紧张和疲累造成的。

    阮安郕眼底涌现一抹愧疚,想到之前敬丹因为担心和紧张,所以前几个夜晚一个失眠,想来现在昏睡也是之前累着了。

    曹偌溪心疼的摸着敬丹的小脸,叹息道,"麻烦你们好好照顾她,敬丹这丫头其实挺不容易的。我了解她,她其实很善良。事情闹的这么僵,她心里一定很难受。"

    傅野看着阮安郕,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开口。"

    现在怕是只有实力跟阮家相当的傅家,敢趟这趟浑水了。

    阮安郕点头,"恩,我们书房谈。"

    两个男人便去了书房谈事情??

    壮壮见美女妈妈来了,很开心。

    曹偌溪把壮壮抱在腿上,壮壮兴奋的说,"美女妈妈,我丹丹妈妈要给我生小妹妹了。你什么时候也给萌萌妹妹生个小弟弟啊?这样到时候我跟萌萌妹妹就可以交换着玩弟弟妹妹了?"

    果真是童言无忌,他这一番话把一屋子的沉闷都驱赶了几分。

    阮静初忍俊不禁的纠正,"小人精,弟弟妹妹不是玩具哦。不是用来玩的,是用来疼爱的。"

    壮壮似懂非懂,双手勾着曹偌溪的脖子,"不管啦,反正美女妈妈也要给萌萌妹妹生个小弟弟。"

    曹偌溪脸颊微红,"好,好,美女妈妈努力。"

    她搂着壮壮,看着一脸无奈的周蓝夫妻,还有阮静初后,善良道,"我看家里冷冷清清的,也没人照顾你们的生活起居。等一下我从傅家给你们找两个可靠的女佣过来。"

    周蓝有些过意不去,"不用了,其实我们自己能照顾自己的。"

    曹偌溪善良的道,"阿姨,你别跟我客气了。你能站在这里,就说明你支持我闺蜜的。就冲着这点,我也应该帮着闺蜜照顾你们。我闺蜜现在怀孕了,你们平时在家里也不怎么做家务,所以还是叫两个女佣过来吧。好方便照顾大家。"

    周蓝叹息,也没心情客套了,"那真是谢谢了。"

    阮静初看着温柔细心的曹偌溪,突然觉得傅野的选择是对的。当真也只有曹偌溪这样明媚倾城,而又细心周到的善良女人才能配的上他。而她真是自愧不如??

    深吸了一口气,她上前认真的道歉,"曹偌溪,以前的事情真的是我不好,我一直没有诚挚的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今天,我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请原谅我以前的无知和幼稚。"

    曹偌溪扬唇,微笑如花,"以前什么事?我不记得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了。"阮静初曾经伤害过她是没错,可她后面知错之后,就一次也没有再犯了。所以,她选择宽容以对。

    阮静初动容的点头,"谢谢。"

    等到傅野跟阮安郕谈完从书房出来,别墅里面的灯突然就灭了,开始断水断电了。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47/67941086.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