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75章 大结局(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由于雨荨赶去送简羽,耽误了回去岳城的飞机时间点,所以萧子靳只得改乘第二天的航班。{断青丝小说网,https://www.duanqingsi.com

    这一次,沈雨荨却要求带上了小梓恒和何玉娇一起回去,刚开始,何玉娇是极力反对的,毕竟她不可能愿意当女儿的电灯泡,然而雨荨的态度非常强硬,无可奈何之下,她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同意一起回去岳城。

    简舒和简宁从机场回来之后,也决定后天要去国外度蜜月,虽然他们还没有举办婚礼,但他们想趁着这种难得的日子先把他们的蜜月期提前。

    其实,沈雨荨和简舒之所以会有这种类似的决定,都是因为简羽的突然出国决定震惊到了。看到简羽几乎一声不吭就选择出国,她们姐妹俩越发觉得要珍惜亲人能够在一起的时光,毕竟这种机会并不多,不是么?

    第二天,简夫人过来送他们一家人回去岳城,何玉娇一见到简夫人,两个人单独聊了几句之后,何玉娇便在登机的时候将小梓恒交给萧子靳,然后偷偷溜走,待沈雨荨反应过来之后,机舱门已经关上去了,飞机也马上起飞了。

    这让沈雨荨非常不解也非常生气,然而由于萧子靳和小梓恒一直在一旁安慰她,最终她才消气,原谅了妈妈中途逃跑的行为。

    其实,萧子靳知道,何玉娇明面上跟他说.......不想简夫人一个人留在榆市太过孤单,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让简夫人'吃醋'。对的,就是吃醋,毕竟简夫人已经知道雨荨是她的亲生女儿,然而这一次雨荨带何玉娇一起回去岳城却没有跟她一起回去,难免会让简夫人有一种自己更加像外人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微妙但也难以让人忽视,何玉娇脾气坏,可最懂人情世故,所以能够快速摸透简夫人的心情,最后选择不跟着雨荨一起回去,留在榆市。

    ******

    何老太太一看到沈雨荨一家三口,笑得都合不拢嘴了。本来他们邀请了她去参加婚礼,可由于外婆的年纪比较大,经不起折腾,所以外婆最后并没有去榆市。

    不过。即使没有去榆市并不代表发生在榆市的那些事,她老人家不知道。其实,她一直都关注关于榆市的任何新闻,再加上何玉娇经常会打电话回来,所以她还算是非常清楚他们的事。

    当时,知道萧子靳就是小梓恒的亲生爸爸时,何老太太完全觉得不可置信,可事后,却被这种巧合以及缘份感到欣慰不已,由衷地替雨荨感到高兴。而她自然早已知道沈雨荨不是何玉娇亲生女儿的事情,不过何玉娇并没有告诉雨荨,所以雨荨没有将自己是简夫人亲生女儿的事实告诉她。

    何老太太也不想去戳穿那些真相,毕竟在她的眼里,沈雨荨比她的亲外孙女儿还要亲。

    一家三口刚进屋将行李放下去,便听得何老太太说道:"子靳。雨荨,梓恒,你们搭了那么久的飞机也累了饿了吧,外婆知道你们要回来岳城,特意为你们煮好了饭菜,你们去厨房洗一洗手就到餐桌上吃饭吧,饭菜都还热呢!"

    "好。"一家三口异口同声地笑着应道。

    随后,他们三人迅速地洗手坐到餐桌上,何老太太由于许久未见雨荨,不由坐在雨荨的旁边,好似这个样子能够将雨荨看得更仔细一些。

    "雨荨,你怀着宝宝,多吃点,营养才跟得上,知道么?"何老太太体贴地夹了肉到她的碗里。

    萧子靳也夹了过去。"雨荨,外婆说得对,你肚子时怀着宝宝,多吃点。"

    见此,小梓恒也乖巧地夹了肉到她的碗里,"妈妈,爸爸和外祖婆说得对,你肚子里怀着宝宝,要多吃点。"

    沈雨荨看着一下子被塞满叠高的瓷碗,默默地囧了。

    就算她怀有宝宝,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吧!看着面前的饭菜,不知为何,她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无力感,不过,不得不承认,她的心里更多的却是满满的幸福感。

    其实,被那么多人关心不也是一种非常幸福的事情么?

    如是,沈雨荨乖巧地夹起他们夹给自己的肉菜,脸上挂着笑意将它们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老婆真乖。"

    "雨荨真乖。"

    "妈妈真乖。"

    三个人再次异口同声地脱口而出,话落,他们好像才反应过来,都不由得忍俊不禁起来。

    何玉娇肯定是传承了何老太太的厨艺,所以,何老太太的厨艺更加厉害,一餐饭下来,他们感觉肚子都圆了好多,雨荨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都不禁鄙视自己像头猪一样竟然可以吃那么多,把自己都吃圆了。

    所幸洗完澡,穿了睡衣之后肚子没有那么明显,这让她颇为宽心,如是也就躺在床上看杂志,让萧子靳进去沐浴。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子靳从浴室里面出来,身上只围了一件白色浴巾,墨色的碎发还滴着水,水沿着他的额头一直蔓延向下,划出了一抹暧*昧的弧度。

    一股清冽好闻的体香和着沐浴香味扑鼻而来,乱了沈雨荨的心神。

    她眼角的余光不受控制地往萧子靳的身上瞄过去,只见他的胸膛紧致结实,泛着诱*人的色泽,她的视线忽而不由自主地沿着他的胸膛朝下蔓延,最后定格在了浴巾里面的某些东西上面。

    虽然看不见,可是某人却情不自禁地脸红耳赤,似是做错事一样,忙不迭地低头去看自己手上的杂志。

    萧子靳手上正拿着干毛巾擦拭着有点湿的头发,他敏锐地察觉到某人刚才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嘴角不由浅勾而起。

    随即,他迈步到床前,嘴角噙着似笑非笑的笑意看着她,"老婆,我刚才好像看到了某个人偷看你老公的身材,你说我要怎么办?"

    闻言,沈雨荨拿住杂志的手的动作微微一顿,眼里有一抹慌乱一闪而过,然为了不让自己太过尴尬,她只得装傻充愣,"是吗?可是我们卧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所以一定是你看错了。"

    "是么?"萧子靳欺身到沈雨荨的面前,低沉着声音道,"你觉得.......那个人是不是非常喜欢我?所以才会偷偷地偷看我?"

    沈雨荨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是。"

    听此,萧子靳却不生气,只是说道:"雨荨,你不是说没有其他人,只是我看错了而已,为什么你却能够知道那个人不喜欢我?既然你能够知道她不喜欢我,就是说你承认刚才那个人真的偷看我咯?"

    "我.......你......."沈雨荨被堵得无话可说。

    她觉得,自己又一次败在萧子靳这个突然变得腹黑的男人手里了,这样子居然也被他绕着弯让自己变相承认偷看他的事情。

    果然,羊始终还是被狼吃掉.......。

    "老婆这个样子,是在暗示我.......那个偷看我的人就是你,是么?"萧子靳嘴角噙着笑。

    "是.......不是......."沈雨荨又一次悲催地发现,自己把自己弄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嗯。"他抬起她的下巴,视线落在她已经泛起红晕的脸颊上,"亲爱的,我总觉得你这是在故意.......勾*引我,嗯?"

    她摇头,尽量挤出灿烂阳光的笑容,"没有啦,老公你别误会。"

    她并不知道,自己越是想要让自己表现得纯洁无辜一点,就越是起了反作用,此时此刻,她的嘴唇微微扬起,仿佛诱*人采摘的樱桃,脸颊两边泛起红晕,像是在向他索吻一样,样子极其迷人。

    自从知道她怀孕以来,他便刻意提高自己的自制力,事实证明,他可以非常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某些东西,然而现在,他发觉自己好不容易提高的自制力还是败在她的面前。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明显升腾起了一股异样,薄唇控制不住地覆上了她的嘴唇。

    似乎是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他竟然极其贪恋这种美好,唇舌缠绕之间,他愈加无法自拔。他知道,此时的她就像罂粟,触碰不得,却诱*惑着他不得不一步又一步地陷进去。

    沈雨荨被吻得脸红耳赤,呼吸再度变得紊乱起来,然而当意识到自己肚子里的宝宝时,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大力地推开了自己身上的萧子靳。

    萧子靳的身子本就没有贴得非常紧,可由于他的身躯结实有力,只是被她这么一推,根本无法撼动分毫。然而,他看到她这个动作却猛然意识到雨荨肚子里的宝宝,有点脱离控制的思绪再次被强硬拉了回来。

    下一刻,他微微侧过身子,转而抱住了她,却不忘在她的额头上再次落了一个吻,他的吻温柔中夹杂着一丝压抑感,即使很微妙,可她还是通过微妙的气息有所察觉。

    "子靳.......对不起。"沈雨荨作为人妻,理应有责任去解决他的某些需求,然而她却让他忍了将近一个月,有时候看到他那么难受。她挺心疼的,可肚子里的宝宝未满三个月,很容易受到伤害,所以她只能拒绝他。

    萧子靳却紧紧搂住她,声音里带着自责之意,"雨荨,你别这样说,是我不应该不顾及你的身体折腾你的。"

    闻言,沈雨荨的脸蛋却羞涩地红了起来,他的话听起来暖*昧极了,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刚才她跟他真的经过一番折腾,然而事实上.......并没有,不是么?

    ******

    第二天,一家人早早就吃完了早餐,他们这一次回来岳城主要就是度蜜月,其实说度蜜月并不是非常准确的说法,毕竟他们带着一个四岁大的儿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差不多快三个月的小宝宝,但是这似乎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如是,小梓恒被萧子靳和沈雨荨两人牵着手一起走向院子门外的车子。

    大概十多分钟之后,车子停,沈雨荨从车子上走下来,看到眼前的景观之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怔愣的状态,"这......."

    萧子靳正牵着小梓恒的手,他看着雨荨,眉眼里尽是宠溺的笑意,"雨荨,你觉得岳城这个项目怎么样?"

    她的视线落在别具一格的建筑雏形上,眼里心里都不禁喟叹不已,"虽然不是行内人。但作为行外人还是觉得非常的好。"

    不过此时她却想到了岳城项目已经卖给简氏的事情,眸色不由暗淡了下去,看向子靳的眼神也变得极其复杂,"子靳,当时你建这个项目的时候,是不是因为我.......才选择开发它?"

    "......."萧子靳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陷入了短暂的思考当中。

    其实说起来,他选择开发岳城项目有一部份原因是因为她,但更多却是由于岳城这个项目的确非常赚钱,如果当初不是萧氏资金链断裂,他不会同意出售岳城度假村项目。

    想到这里,萧子靳的视线落在了沈雨荨的身上,下一刻,他伸手揽住了她的纤腰,"雨荨,你不要太过自责,这本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项目.......。"

    "真的吗?"沈雨荨还是有点不相信,她担心真的如萧泽飞所言.......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她而开发的,才导致后来无人敢接手。

    萧子靳见她的脸色晦暗不明,便知道她又陷入了纠结当中,"雨荨,这是真的,我没有必要骗你。你老公是有钱,但有钱也不代表就会随便花,是吧?"

    说到这,他忽而顿了顿,随后笑着说道:"不过如果你不生气的话,我不介意告诉你.......我已经从简宁手中买回了岳城项目。"

    "......."沈雨荨一时间无话可说。

    见此,他嘴角的笑意反倒越来越浓,"但是这一次。我的确是为了你才买回来的。"

    此话一出,沈雨荨的眼眸蓦地睁大,心里迅速涌起一股不知名的意味,也不知道自己此时该说什么话,该作如何表态,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良久,沈雨荨才满眼不可置信地问道:"子靳,为什么.......?"

    是啊,之前不是说并不是为了她才开发岳城项目,只是因为赚钱吗?为什么简宁接手之后又要重新为了她而买回来呢?即使她知道简宁跟他的关系已没有以前如此剑拔弩张,可是商人做事必定向利益看齐,如果真的如他所言.......岳城是一个稳赚不赔的项目,难道简宁愿意重新将项目归还给他吗?即使愿意倒卖,可也能想像得到他必定是要付出更多的成本才可以要回这个项目。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萧子靳是叱咤商场的风云人物。传闻中他是一个做事狠厉果绝,冷血无情的男人,可是就是这样的他为了她非但变得温柔体贴,甚至还豪掷过数十亿买下巨大的项目。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思绪再次翻滚了起来.......。

    此时,小梓恒也仰起小脸等待他的回答,她的眼睛也深深地凝视着他,试图想要听一听他的理由,好似不管他会如何说,她都会相信,而且.......感动。

    萧子靳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变得非常认真,认真之中又难以掩饰其的深情之色,"因为.......我有钱。"

    话刚落下。气氛急转直下,沈雨荨看着某人一脸腹黑欠揍的表情,不由翻了一个白眼,"老公,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你想揍我,是么?"他笑,笑得恣意,笑得潇洒,笑得盎然。

    然,她却顿了顿,而后说道:"其实,我有一种想要狠狠地.......亲你一口的冲动。"

    说完,不等萧子靳反应过来,沈雨荨便踮起脚尖,用力攫住了他的嘴唇,这一次,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动作,他反而显得更加手足无措,一双墨色的眼眸瞬间染上了迷*离的色彩。

    修长的双手似乎想伸起来捧住她的脸,然手还没触碰到她的脸,她便快速脱离了他的唇,脸上挂着狡黠的笑意。

    萧子靳突然间觉得.......其实她比他更加腹黑。

    如是,他笑着开口道:"看来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呀.......!"

    闻言,沈雨荨居然也不再显得尴尬不已,而是笑得温纯无害,"老公,你过奖了,我们只不过是彼此彼此而已。"

    "嗯,彼此彼此。"萧子靳笑。

    "......."沈雨荨也跟着笑了。

    小梓恒还在仰着小脸,看着两个大人眉来眼去,小嘴巴也情不自禁地跟着一起咧嘴笑了起来。

    阳光正照在他们的脸上身上,他们的四周围好似被一层明媚的光晕裹在里面,看起来格外的耀眼灿烂.......。

    ******

    简舒和简宁两人本来打算去国外度蜜月,可是后来应简舒的要求,两人最终还是选择了豪华游轮一游。

    简宁为了简舒,花巨资买下了私人豪华游轮,此时,游轮正在广阔无边的海洋上肆意徜徉。

    简舒双手撑在游轮的栏杆上,眺目远望,海风吹过她的脸庞,带着大海独有的咸涩而又清凉的味道,乌黑秀丽的头发在海风的吹动下轻柔舞动飘扬,样子美极了。

    简宁的心头莫名一悸,身体好像迅速升腾起了一股异样.......。

    他手中端着两杯葡萄酒,迈步走到简舒的身旁,绅士地递了一杯葡萄酒到她的眼前,"舒儿,给你.......。"

    简舒乍一看到泛着血色液体的葡萄酒,微微一愣,随后还是微笑着接过了那杯葡萄酒,"谢谢。"

    闻言,简宁眉目不悦,心里有一种难以言明的难受感在悄然滋生,他为她对自己如此客气而感到不高兴,可是他一向是绅士的男人,自然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外露。

    如是,他不动声色,仍是继续保持着绅士的微笑。"外面风大,要不我们先进去里面?"

    "可是外面的风景正好,在这里看风景不是更好么?"简舒略微有些疑惑。

    简宁倒也不急,而是非常有耐心地道:"嗯,舒儿说得对,既然舒儿喜欢在外面看,那我们就一起在外面.......。"

    不知为何,听到简宁说这句话,简舒发觉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跳动起来,脸颊好像也迅速变得极其滚烫。

    一时之间,她看着简宁,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见此,简宁笑了,可他没有继续挑逗她,而是举起手中的杯子,在她没有反应的情况下,与她碰起了杯子,"舒儿,干杯.......。"

    清脆的酒杯碰撞声猛地将她的思绪拉回来,她后知后觉地学着简宁的动作将酒杯凑到自己的唇边,温柔地抿了一口红酒。

    此时,简宁已跟着简舒一样倚靠在栏杆上,只是一双修长的手却随意地搭在白色栏杆上,姿态慵懒却魅惑至极。

    简舒的视线刚好落在简宁的身上,只见俊朗非凡的脸庞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笔意,突起的喉结仿若有魔力一般强制吸住了她的视线,衬衫被解开了几颗扣子,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再次被毫无预兆地夺去。

    她没有发现,简宁眼角的余光早已注意到她的视线,唇角的笑意不由自主地一点一点地朝外漾开来,晃了她的心神。

    下一刻,简宁已躯身到她的面前,邪魅地笑道:"舒儿,是不是突然间觉得我长得非常帅,所以心动了?"

    简舒抿了抿唇,并没有直接回答,可随后还是低着头道:"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好了,反正我亏一点也无所谓。"

    他的视线沿着她精致的眉眼一直落到她泛起两朵红霞的脸庞上,从脸庞一直蔓延向下,最后眼睛似乎被某样东西强硬夺去了心跳,连动作好似也变得不受控制。

    下一刻,他竟然情不自禁地伸手过去,当柔软的触感传过来之际,他感觉一股电流正以一股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流遍全身,酥酥麻麻的。连思维仿佛也放空到了九霄云外.......。

    而当他的手覆在上面时,简舒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眸里瞬间染上了极其复杂的色彩。

    本来她应该伸手甩开他的手,然而看到那双覆在上面的手,她竟然感觉自己的手已不听使唤,想动却迟迟动不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已完全处于混乱的时期,她竟然轻声嘤喃道:"亲爱的,我也想像雨荨一样.......生一个小孩,可以吗?"

    话落,简舒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一句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话,按照自己的性格,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可是刚才,就在刚才,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说了出来,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此时此刻,简舒已觉得自己无颜再面对眼前的简宁,头已经垂得不能再低了。这一刻,她非常希望眼前有一个地洞可以让自己钻进去,那样子就不会显得如此尴尬。

    然而,他们正在私人豪华游轮上,而游轮正在大海上航行。

    如果她不要命的话,或许可以选择闭上眼睛勇敢地跳下去,但她只是刚才头脑有点混乱,并不代表她就是一个轻视生命的人,如是她还是继续低着头。

    简宁看着低着头的简舒,脑海里却响起她刚才说的话。

    她说.......亲爱的,她说.......她想生小孩,不得不承认,简宁听到这些话后感觉整个身子都飘了起来。他是男人,或许这样子形容有点不合适,可是谁又说男人就不可以傲娇地羞涩呢?

    如果简舒此时仔细看一下简宁的脸蛋,便会惊讶地发现他的两只耳朵泛起了明显的红晕。

    然,简宁也毕竟是一个男人,一个成熟的男人是不会轻易让自己的情绪外露,所以他还是悄无声息让自己的异样情绪从脸上消弥下去。

    下一刻,他英俊的脸庞已挂上邪魅的笑意,随后他将自己的红酒杯搁置到不远处的桌面上,简舒低着头看到他离开了自己,心里不禁暗暗松了口气,接着也慢慢地抬起头,看向简宁方向的眼神也带着小心翼翼的味道,好似非常害怕他嘲笑自己刚才的失语一般。

    简宁的眼睛倒毫不避讳地看着她的脸,见此,她觉得自己的脸颊又变得如同火烧火燎一样,她想转过头却觉得自己这样子做像是在欲盖弥彰,最后也只得装做自然而然地迎视着他的脸。

    不多一会儿,简宁已重新迈步到她的面前,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四目相对,一股异样的气氛悄然升起,朝四周蔓延散开,飘散在浩瀚无边的大海里.......。

    "我......."简舒有点支支吾吾地开口道。

    简宁似乎非常想要听到她接下来会说的话,如是也就不开口,而是以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看着她。

    她好像被他这样有点随意的态度惹到了,心里堵起了一口气,她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而自己却尴尬得无地自容,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她感觉到非常不平衡。

    她咬着牙,鼓起勇气将自己的不甘郁闷说出来,"为什么你听到我说那些话没有反应?难道你不想跟我生孩子吗?"

    突然好像意识到自己那句话有些不妥,如是连忙改口,"难道你不想让我替你生小孩吗?"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难道你......."说着说着,简舒觉得已经没有办法说下去,自己好像已经变得有点语无伦次,这种感觉非常糟糕,自己此时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正在他的面前表演着一场并不好笑的个人闹剧。

    忽而,简舒也像是赌气一般,再次咬着牙说道:"算了,我不想跟你说话.......。"

    话落,她端着自己的酒杯朝摆在露天甲板上的圆形桌走去,酒杯搁置在桌面上,发出一声闷响,昭示着主人意味不明的怒气。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发这种闷气,明明就是自己头脑混沌的语误,明明自己本不希望他听到,可是当真正看到他对此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回应的时候,她却升起一股莫名的怒气。

    她很讨厌这种感觉,也很想将这种突兀的感觉压制下去,可是她发觉越想压制,它便肆虐得越加凶猛,最后,为了不让自己太过难受,她只得端起桌面上的那杯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红酒入肚,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饱嗝。

    下一秒,她后知后觉地伸出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有失仪态,眼睛也下意识地朝简宁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简宁正凝视着她,眼眸中的深情令人无法忽视,她的眼睛情不自禁地深陷进去,一步一步,当她感觉到危险时,好似已深陷眼眸的深潭中,无法自拔.......。

    "舒儿......."低沉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让她浑身一震。他的声音充满磁性,磁性中又带着极致的诱*惑。

    "嗯?"这是她的轻声嘤喃。

    他凑唇到她的鬓边,吐气如丝,"舒儿,其实.......刚才听到你说想为我生孩子,我很高兴,现在的心脏都还跳不停.......。"

    听此,简舒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小小的心脏也像是被一双小手抚摸一样,感觉奇妙而温暖。刚才还感觉自己说出那些话非常别扭,可是如今听到他的话,她却觉得极其受用,整颗心再次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

    而直到这时,她才知道,每一次看到简宁的心跳加速并不是因为害怕他,而是因为自己只因他一个人而产生悸动,这是一种悸动的表现,她喜欢的那个人是.......简宁。

    "老公,我.......喜欢你。"

    简宁脸上的笑意因他这句话而继续毫无顾忌地朝外晕染开来,自从结婚以来,简舒第一次喊自己'老公',他觉得这一次的提前蜜月之行真是自己这一辈子做得最对的事。

    不,其实最对的事情是当初不顾一切娶了她,那个自己从小爱到大的女孩子。

    "老婆,我也喜欢你。"简宁在她的耳边呢喃道。

    "......."简舒的脸已经红得没边了。

    简宁低着看着她,随后一手扣住她的腰,将她打横抱起,朝舱内走去,开启幸福的造人之路.......。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42/6794015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