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093章 打给他的求救电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打电求救?对,她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打电话求救!

    她慌慌张张地拿起手机拨号,可惜她才刚把电话拨通,司机便从前座扑了过来,一把将她手中的电话夺走。{免费阅读:Μ.Duaиqiиgsi.coΜ}

    沈雨荨被吓得身体本能地往后退去,抵在椅背上惊恐地瞪着他,结结巴巴道:"你干什么.......你别乱来.......。"

    "你居然想报警?"司机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你就敢报警?活腻了!"

    司机一边骂骂咧咧着一边用手去扯她的手臂,甚至还从前座爬到了后座。

    沈雨荨挣扎着大叫:"放手!你快放手,你让我下车.......!"

    "下车可以,把衣服脱了,陪本大爷玩一场。"司机坏笑起来。

    沈雨荨被吓的更加害怕了,她没想到这位司机居然真的打算劫色,她不知道的是,在自己刚刚跟司机拉扯的时候,身上的衬衫被他扯得往一边滑落,这会正春光绽放着,也难怪人家会临时起色心了。

    同一时间,萧氏大楼的总裁办公室内,萧子靳抬眸盯着一直在响的手机,看着上面属于沈雨荨的号码不停地跳动着,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接。

    正在给他汇报工作的林助理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响个不停的手机,最终壮着胆子伸出食指在绿色键上划了一下道:"赶紧接吧,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沈小姐也不会找您,也许.......。"

    林助理还想再解释些什么,却被电话里面传来的动静惊得适时地住了嘴。

    嘈杂中传来沈雨荨惊恐万分的尖叫声:"你个变态离我远一点,我要下车.......!"

    然后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坏笑:"先别忙着下车嘛,外面那么大雨,你又找不着路回家,还是留在车上陪我玩玩吧,玩完了我再送你回市区。"

    "不要.......求你放开我.......唔.......!"沈雨荨痛苦压抑的呜咽。

    "本大爷还没有尝过孕妇的味道呢,果然美味。"男人的淫笑声传来。

    萧子靳眸色一沉,立马抓起手机将电话挂断。

    林助理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突然挂上电话,情急道:"萧董,沈小姐怕是遇上麻烦了,您难道不想管吗?"

    "把车钥匙拿上。"萧子靳已经从椅子上站起。一边迅速地往办公室外面走一边摁手机,林助理赶紧冲回自己的办公室去取车钥匙。

    等他追到一楼的时候,听到萧子靳正在打电话报警,他没有来得及多问,迅速地将车子倒出车位。

    萧子靳道:"城东焦岩段,快点。"

    林助理一脚油门踩下去,同时问道:"萧董,您怎么知道沈小姐在哪里?"

    "我在她的手机上装过定位。"萧子靳绷着脸说。

    其实他刚刚并不确定沈雨荨还有没有在用他当初送她的手机,只是试着定位了一下,结果发现手机现在的所在位置就在城东。

    林助理偷偷看了他一眼,换成是以往他也许会壮着胆子揶揄一句:萧董您真卑鄙,居然还来这一招!

    可是现在情况紧急。不说他自己没心思开玩笑,就萧子靳那张绷紧的脸他也不敢去惹。

    他只是小心翼翼地说:"这里离城东太远了,我们赶过去肯定来不及,警察能找到沈小姐么?"

    "不知道。"萧子靳脑海中不停地回荡着沈雨荨那绝望的叫喊声,一颗心也悬到了嗓子眼。

    这一刻,他只担心沈雨荨的人身安全,至于过往跟她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已经全部抛在脑后了.......。

    沈雨荨在挣扎过程中,她的手机响了,是江辰打来的。

    司机扫了一眼掉在座椅下方响个不停的手机,理智突然回拢了一些,想起了自己的此番目的和任务,压在沈雨荨身上的庞大躯体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些。

    上面说只需要把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弄死就行了。不用伤害她本人,刚刚他看到女人长得还不错时,居然一时起了色心,还真是不应该啊!

    沈雨荨一得到自由,立马用双手护住自己半开的胸口,吓得大哭起来。

    为了不耽误事儿,司机突然打开车门,一把将她从车厢内推了下去,沈雨荨脑袋着地疼的差点晕死过去,就这么蜷缩着躺在瀑雨的路边,身体微微颤抖着。

    司机跟着下了车子,抬腿便要踹她的肚子,而就在他的腿要挨上沈雨荨的身体时,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阵由远而近的警笛声。司机被吓懵了两秒,随即也顾不上任务不任务,转身上车,迅速地将车子驶离现场.......。

    *******

    虽然一路紧赶慢赶,可毕竟天黑路滑又下着那么大的雨,萧子靳和林助理赶到城东的时候,时间也用足了40分钟。

    沈雨荨被警察叔叔从雨水中捞起来后,直接送到了凯利医院治疗,大概是撞到头的缘故,这会正昏迷着。

    病房门口有两位民警正在对一位医护人员做笔录,看到萧子靳赶来,不管是民警还是医护人员都立马礼貌地跟他打起了招呼。

    刚刚在调查沈雨荨资料的时候,民警看到配偶栏内写着萧子靳,再联合着去年报纸上看过的新闻,一下便猜到沈雨荨就是当初那位跟萧大公子闪婚的女子了。

    毕竟一个人跟另一个人同名同姓有可能,夫妻俩一起跟人家重名就有点不大可能了。

    所以没等萧子靳开口寻问,医生便主动说道:"萧少,萧太太她撞伤了脑袋,暂时还没有醒来。不过您放心,伤口看着并不严重,可能是一下子撞蒙和受惊过度才会晕阙过去的。"

    "看着不严重?"萧子靳皱眉,显然对她这种不负责任的表达方式不满:"CT扫描了没有?脑内受伤了没有?"

    "抱歉,因为萧太太怀有身孕,所以我们不敢往放射科送,而且警察同志们从犯人口中得知,萧太太只是从车后座摔到地面,应该不会伤的太严重的,所以我们打算再等等看萧太太能不能醒过来。"

    "你说什么?"萧子靳震惊。

    医护人员怔了一下,张了张嘴重复道:"我说.......萧太太是从车后排摔到地面的,应该不会伤的太严重.......。"

    "你说她怀孕了?"萧子靳打断她,傻傻地问道。

    "是啊.......。"

    "你怎么知道?查出来了?"

    "今天下午沈小姐到我们医院面试的时候,她自己说的,还跟我们医院谈好了产假,嗯.......当时我也在场跟院长一起面试的她。"医生歉疚道:"真对不起,我们当时没想到沈小姐就是萧少的太太,沈小姐她自己也没有提,更没有想到她会在回程的路上遇到劫匪.......。"

    "面试.......?"

    "是啊,沈小姐她确实是来我们这里面试的。"医生说到这个的时候,打量着萧子靳道:"我刚还在纳闷呢,怎么萧太太会跑来我们这里找工作,而且还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沈雨荨的态度太过认真,谈的时间长了一点,所以才会害她没有赶上公交的。

    萧子靳郁郁地看着病房的门板,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后面赶上来的林助理代答道:"嗯.......是这样的,我们家萧太太一向独立自主惯了,不喜欢靠男人。"

    "噢,真是个有个性的女子。"医生含笑赞道。

    "太有个性了也不见的就好。"说出这句话的是萧子靳,他转过脸盯着医生道:"我可以进去看看她么?"

    "可以。"医生点头,上前替他推开病房的门。

    "萧少,我需要您配合我做一下笔录。"警察同志礼貌地说。

    萧子靳用下巴指了一下林助理:"让我助理配合你就行了。"

    林助理忙点头:"是啊,我这一晚上都跟萧少在一起,萧太太的求救电话也是我帮忙接的。"

    他刚刚还在想,还好自己刚刚手贱地替萧子靳接通了电话,不然少夫人现在还不知道会被那个劫匪折腾成什么样呢。

    一心希望萧子靳和沈雨荨复合的他,今天算是做了件好事了,应该又可以加薪了吧?他美滋滋地想。

    病床上的沈雨荨睡的很安静,发丝还有些微湿地搭在脸颊、枕边上,白皙的额头上被撞出了一个大包,脖子上也依稀可以看出几条红色的抓痕,显然是刚刚挣扎博斗的痕迹。

    眼前的她,看起来即憔悴又令人心疼。

    萧子靳突然扭头问一旁的主治医生:"她的身体被侵犯成功没有?"

    如果有,他绝对会让那个胆敢欺负他老婆的男人下辈子都当不成男人!

    "没有,警察赶到的比较及时,萧太太除了上衣被扯裂了一些,其它还是完好地穿在身上的。"医生吸了口气:"这是万幸中的万幸。"

    "孩子怎么样了?"

    "挺好的,毕竟已经满三个月,危险期已经过去了。"

    三个月.......果然是他的孩子,他的孩子居然没有死!

    那么那天她当着他面吃下去的流产药片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她下面流血又是怎么回事?他的孩子居然那么命大,连这样都能顽强地活下来?

    而她又是怎么回事?不是坚持要打掉他的孩子,跟他一刀两段吗?为什么又要偷偷留下这个孩子?还一直不肯让他知道?

    如果他知道她的肚子里还怀着她的孩子,他又怎么会放任她离开。怎么会害她四处奔波找房子找工作,最后还住到青梅竹马的家里去了。

    想到这一个多月来她因为他所受的罪,想到她跟江辰住在一起的场景,他就悔恨不已.......。

    然而后悔有什么用?时光无法倒流,他也不能将过去一个多月中的时光和记忆完全抹去。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她醒来,好好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宁愿吃尽了苦头也不肯带着孩子回到他身边来!

    *******

    二十分钟后,沈雨荨总算开始转醒了。

    只是转醒的过程痛苦又漫长,黑暗中,一双可恶的魔爪正在一下一下地抓向她,揪着她要抱她、亲她.......。

    "走开.......走开.......!"她拼命地挣扎。试图将那可怕的恶魔推开,可是恶魔却一点一点地逼近她,对着她淫笑。

    "不要碰我!"沈雨荨尖叫一声,蓦地从床上坐起时刚好撞入一个温柔的怀抱。

    "不要怕.......。"萧子靳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安抚。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气息.......沈雨荨的心情一点一点地平静下来,她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幽幽地睁开双眼。

    一室的白色让她心安定了一些,这里是医院,而不是那个风雨交加又黑乎乎的破地方,也没有那个试图侵犯她的猥琐男人.......。

    她安全了吗?她终于安全了。

    对了,她记得自己在摔下地时,似乎听到有警笛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是警察救了她!

    "醒了。"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清醒过后的沈雨荨却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本能地身体一紧,蓦地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身体下自觉地往床头上缩去。一双大眼含泪瞪着他,嘴里喃喃着:"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她的眼里尽是惶恐,萧子靳看着好,心里多少有受伤的感觉。原来在她心里,他和那个劫匪是一样可怕,一样令她感到惶恐的。

    不过也不能怪她,这一个多月来他对她来说可不就是恶梦么?

    "我若不过来,你早就死在焦岩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他瞧着她,然后伸手去拉她的手臂:"赶紧躺下。"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沈雨荨挣开他的手掌。愤愤地瞪着他:"你又想来搅黄我的工作对不对?你到底想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啊!"

    "你想欺骗我到什么时候,我就折磨你到什么时候。"萧子靳淡淡地开口。

    沈雨荨怔了一怔,含泪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已经知道她的孩子还在吗?是呵,她现在是在医院里面,他必定已经在医生的口中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了。

    他居然知道了,怎么办?

    萧子靳看着她慌乱的神情,嘲弄地冷笑:"怎么?你还想继续欺骗我说孩子不是我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三个月前你的青梅竹马还没有回国呢。"

    沈雨荨不吱声,也根本说不出话来,心里乱轰轰的。

    好不容易才从劫匪的手中解脱出来,又落入了萧子靳的手里,她今天怎么就那么背.......。

    萧子靳突然倾身,双手摁在她身侧的床头上近距离地盯着她:"告诉我,为什么孩子还在?为什么又决定把他生下来了?你不是一直都坚持要将她打掉的么?"

    "我.......。"沈雨荨摇头,盯着他一脸哀求道:"我不想打了,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怎么放过你?"萧子靳不解:"继续任你在外面奔波劳累么?就算我不担心你劳累,也该担心一下孩子会不会跟着你吃苦吧。"

    "那你想怎么样?"沈雨荨有些崩溃道。

    "先把身体养好,我们再商量怎么办。"她现在身体还有些虚弱,萧子靳不想跟她谈这个问题,因为怕刺激到她,因为这个问题基本上已经没有可谈的必要。

    接下来该怎么做,他心里有数。

    "我不想跟你商量,我也不要回到你的身边去,我说过我不想.......。"

    "为什么不想?"萧子靳用双手抓住她的肩膀。紧紧地逼视着她:"我说过,梁温柔那只是个意外,你比我更清楚她的孩子是怎么来的,你不能因此就把错怪在我头上来,然后跟我闹离婚。"

    "梁温柔是个意外,那你心里的那个人呢?也是个意外吗?"沈雨荨迎视着他:"你知道么?相较起梁温柔,我甚至更在乎这个。"

    萧子靳沉默了几秒,摇头:"那不是意外,但那是过去,已经过去了。"

    "可她在你心里一直过不去啊。"

    "已经过去了。"

    "我不信。"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把我的心挖出来检查一遍么?"萧子靳气结,同时又有些无奈。

    他还是头一次这么有耐心地跟一个女人解释自己的内心,偏偏这个女人还总是左一句右一句的不信任。他实在没经验,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下去了。

    沈雨荨抬手擦了一把眼里的泪水,道:"我说过,想要我相信你,留在你身边可以,说你爱我。"

    萧子靳微讶。

    沈雨荨看到他脸上的讶然,心里却难过地想,他又在沉默了,又在犹豫了,每次都是这样.......。

    "真的只是这样就行?"

    沈雨荨点头,她的要求真的不高,就是这么的简单!

    "好。我爱你。"萧子靳张嘴吐出一句。

    沈雨荨没料到他那么随意就将爱说出口了,一时间愣在那里,他居然对她说了'我爱你'这三个字?她真的没听错吗?

    她等了那么久的三个字,就被他如此轻易地说出口了,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吗?因为孩子,他甚至可以昧着良心对她说这三个字?

    "怎么?反悔了?"萧子靳看着她震惊过后又是怀疑的表情,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的。

    沈雨荨没有吱声,低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转身躺回床上,却没有丁点的睡意。

    她背对着他,一副不愿看到他的样子。

    她是在消化,消化自己刚刚从他嘴里听到的那三个字,那对她来说极其重要的三个字。抬手一摸,方才发现自己的心脏正在突突地跳动的利害,这是被他震惊到的缘故么?

    "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下。"萧子靳注视着她的背影说。

    在病床上躺了好一会,沈雨荨才终于渐渐地平静下来,难过的心,终于明朗了许多。

    不管他是出于何种原因说的这三个字,至少还是说了,以他的性格这已经是一种突破了啊!

    又是片刻之后,她突然想到般问了一句:"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又在派人跟踪我么?"

    他又想对她下手,把她的工作搅黄么?难道这也是爱她的体现?

    "难道不是你自己给我打电话的?"萧子靳反问。

    如果他有派人跟踪她就好了,她也不至于受到这样的伤害。

    "我给你打电话了?"沈雨荨狐疑地转过身来盯着他:"怎么可能。"

    看她的表情,敢情是打错电话了?她原本不是要打给他的?她遇到危险时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他?

    刚刚还在因为她能在自己遇到困难时第一个想到他,向他求救而对她心生感动和怜惜。这会听到她这么说,看到她脸上迷茫的表情,心里的那抹小感动立马介消失了,脸色也不自觉地沉了下去。

    "如果不是你给我打电话,我怎么会知道你被人劫持了,怎么能及时报警,而你又怎么能够得救?难不成你还以为是警察巡罗到那个地方,恰巧把你救下来的?"他不道。

    沈雨荨张了张嘴,难道不是这样么?

    她的表情让他觉得很想拿点什么东西敲开她的脑壳,看里面是不是装的全是浆糊。"大雨天的,又是晚餐时间,警察吃饱了撑的才会跑那么偏僻的地方去巡罗。"

    他说的没错,可是她想来想起,自己真的没有给他打电话啊。

    她果然是打错了电话,很好!

    萧子靳倾身凝视着她质问:"告诉我,你这通电话你原本是要打给谁?"

    "我.......。"沈雨荨哑言,是啊,当时危急时刻,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谁?她可以肯定真的不是萧子靳!

    萧子靳现在那么恨她,她怎么可能打电话向他求救?怎么敢?

    可当时究竟为什么会打了他的电话,她现在也记不起来了,只是胡乱地摁了一串号码便拨了出去。她甚至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打通电话,手机就被司机夺走扔在地上,然后便再也没有理会手机的事了。

    这么巧?她居然把电话拨到萧子靳的手机上了?而且还是他报警救了她?这不可能啊!

    "你.......为什么要救我?"她盯着他问:"你不是恨我吗?不是想报复我吗?为什么还要救我?"

    "既然你已经打电话向我求救了,我自然没有不救的道理。"萧子靳说。他当然不会告诉她,他在听到电话时有多惊慌多担心,连一秒都没有多犹豫便赶来城东了。

    "救完了再继续报复我是么?"沈雨荨嘲讽了一句。

    萧子靳看了她一眼,平静道:"看你以后的表现。"

    病房内突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萧子靳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便直接将电话挂断,抬眸时发现沈雨荨正在盯着自己瞧,唇角一掀:"盯着我做什么?"

    "可不可以把你的电话借我用一下?"她说。

    萧子靳表情一凛,还以为她已经意识到电话是梁温柔打来的,正在吃醋中呢,原来只是借电话!

    "打给你的青梅竹马?"

    "只是报个平安。"这么晚还没回家,手机又不通,江辰一定快要急死了吧?

    "你要用我的手机打给你的青梅竹马?你确定他敢接?"萧子靳冷着脸问。

    "他没你那么小心眼。"

    萧子靳动了动唇角,没吱声。

    沈雨荨想了想,开始从床上往下挪,萧子靳见她想下床,皱眉:"你想做什么?"

    "我去跟医生借电话。"沈雨荨道,再不打个电话回去,家里就该满世界找人了。

    萧子靳虽然心塞,但却不得不将手机递给她,末了还不忘提醒了一句:"不许用我的手机跟别个男人谈情说爱。"

    沈雨荨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电话,继续往病房门口走去。

    "医生说你需要好好休息。"萧子靳抬手揽住她往外走的身体,语气中满是无奈:"先躺下,手机随你打。"

    他的手臂绕过她的胸口,两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沈雨荨心下不由自主地悸动了,居然感觉到了满满的温暖。天啊,她这是才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也忘了自己一直坚持的信念了么?居然会在他突然抱住自己的时候受到心灵的触动?

    明知道他是个恶魔一般的男人,他会为了品尝报复的快感对她各种折磨,她还是被他一句好话给诱惑了。

    她到底还想不想离开他过自己的生活了?

    她就这么靠在他的手臂上,双手紧紧地攥着他的袖子,泪雾在眼底一点一点地凝成珠。

    萧子靳的手臂下移,大掌覆在她微微有点凸起的小腹,轻柔地抚摸了一下:"这个孩子已经跟着你吃了太多苦,让他歇会?"

    "萧子靳,你放开我。"她仰起小脸。强行将眼里的泪珠控回去。

    萧子靳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放回床上,又将手机递到她手里后,才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沈雨荨望着他的背影走出病房,抓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好半晌才将目光从门口收了回来,幽幽地吸了口气。

    担心自己的情绪会吓到江辰,她努力地调整了一通情绪后,才拿起萧子靳的手机拨通江辰的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江辰明显急促的声音:"你好。"

    "江辰,是我。"沈雨荨语气中满是愧疚。

    一听到她的声音,江辰立马责备道:"沈雨荨你怎么现在才打电话回来?想急死我们大家么?"

    就知道江辰肯定会担心死的,沈雨荨心里感觉更加愧疚了:"对不起,我今天下午到城东这边面试,然后.......遇到了一点意外,手机也不见了,所以.......。"

    她没敢告诉江辰自己差点被劫匪劫财又劫色的事情,因为担心江辰会更加担心自己,果然,她都还没说呢,江辰便立马情急道:"你遇到意外了?有没有什么事?现在在哪?"

    "你放心,现在还在城东这边,我挺好的。"

    "那我现在过去接你。"

    "不用!"沈雨荨忙道。

    江辰愣了一下,追问:"为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不想让他担心,但这事似乎也瞒不下去了,她想了想才道:"江辰,是这样的,我刚刚面试完准备回市区的时候,上了一辆黑出租,手机和包都被他抢走了,而且还.......差一点受到人身伤害。后来是萧子靳救了我,现在我正在用他的手机给你打电话。至于萧子靳为什么会救我,这个还是回去再说吧。"

    电话那头的江辰沉默了,显然并不喜欢从她嘴里听到萧子靳这个名字,而且还是萧子靳救了她。

    "江辰,萧子靳已经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了。"她无奈地说。

    半晌,江辰才问出一句:"然后呢?"

    然后?然后会怎么样她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但她可以想象的到一定不会太好。

    "以他的个性,应该是.......没得商量的。"

    "你的意思是要回到他身边去是么?"

    "我不想,但我担心他不会再放我走。"沈雨荨无奈道。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又是一番沉默后,江辰突然改变话题:"以后千万别那么傻,自己独自一人跑那么远的地方去,

    "我知道了。"沈雨荨想了想,道:"江辰,麻烦我跟我妈说一下,就说我现在挺好的。"

    "好。"

    隔着电话,她都能感受到浓浓的失望,她知道江辰一定是对她失望极了。

    想对他说声抱歉,却又觉得有些说不出口,毕竟她和江辰之间目前依然只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关系。

    倒是电话那头的江辰再度开口了:"既然有萧子靳照顾你,那我就放心了。"

    他想,就算萧子靳不在乎沈雨荨,也会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他不用担心萧子靳会不照顾好沈雨荨。

    挂上电话后,沈雨荨感觉自己的心沉重的有些呼吸不畅起来,她只能深深地狠吸一口气来让自己心律平衡。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她自己也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早知会发生今天这些事情,她就不到这边来面试了,可惜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早知道'这回事。

    直到病房的门再度被打开时,她才急忙吸了吸鼻子,眨去眼底的酸涩微生瞌上双眼假寐。

    沉稳的脚步越来越近,最终停在她的床前,紧接着是属于萧子靳的声音响起:"煲完电话了?"

    沈雨荨依旧瞌着双眼,将手机递还给他。

    萧子靳接过手机,道:"你的手机和包都已经拿回来了,那个劫匪也已经被关起来了,这次算你命大,下次若还是这么无脑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懂么?"

    他这是在关心她么?怎么听起来那么没有感情?

    沈雨荨点头:"懂了。"

    类似的话刚刚江辰也对她说过,她以后肯定会小心,再也不敢那么鲁莽地一个人跑那么远了。

    "先起来吃点东西,然后早点休息。"

    "我又没什么大碍,还要在这里住院么?"

    "留在这里休养一晚。"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命令,他的一贯的行事风格。

    虽然这里的医院条件没有市区好,不过医生刚刚说过沈雨荨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一两天就行了。既然是静养,自然也没必要现在就奔泼回市区去。

    沈雨荨知道自己落到他手上后就不会再有说话的权利,只好乖乖留下了。

    不一会儿便有护士小姐端着晚餐走进来,并且将饭菜一样样地摆好在小桌板上,沈雨荨看着桌面上足够三个人吃的份量,抬头扫了萧子靳一眼:"这么多我吃不完。"

    萧子靳走到床尾那头坐下,拿起碗和筷子:"你以为只有你没吃饭么?"

    "你也没吃?"沈雨荨有些讶然,又有些愧疚。

    萧子靳扫了她一眼,以沉默作为默认。

    刚刚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是七点钟,他还在公司忙工作,然后就是风风火火地往城东赶,再然后就是被她昏迷和怀孕的消息震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从头至尾,他根本没有吃饭的机会和心思。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他早就已经饿的肚子咕咕叫了。

    这么晚没吃饭,沈雨荨自然也饿极了,只是太久没有跟萧子靳一起吃饭,她实在是不自在,连筷子都不太敢往他面前伸。

    她的反常自然落入了萧子靳的眼中,他没有说什么,而是不动声色地夹了一块牛肉放入她的碗里,又夹了一筷子青菜放进去。

    "我自己来就好。"沈雨荨抬眸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光吃白饭?"萧子靳扫视着她:"我有那么可怕么?"

    "本来就是挺可怕的。"沈雨荨低咕了一句。

    她居然承认了,萧子靳有些无语,低头又往她的腕里夹了一块肉片:"你放心,你现在可是我孩子的母亲,我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对你怎样。"

    因为是他孩子的母亲?所以不会对她怎样?

    就像他对梁温柔那样么?刚开始明明厌恶她厌恶的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想,后来却可以做到对她温柔微笑?

    为了孩子,他会对她好,也会对梁温柔好,一视同仁。这跟古代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有什么区别?而她又跟古代那些女人有什么区别?

    她苦涩地笑了一下,低头吃起了碗里的饭。还是不要去想那些事情了,想的越多只会越难过。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42/67939892.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