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072章 残忍报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何玉娇发现她醒来了,正在吃药,疑惑地问:"你在吃什么?"

    她将鸡汤放在床头桌上时,发现桌面上的事后药后,脸色一凛,转身盯着她。【*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沈雨荨没有搭理她,继续往嘴里塞药的动作。

    何玉娇却情急地扑上去,一把将她手里的药丸抢了下来,气急败坏道:"沈雨荨你在做什么?"

    "这是避孕药,快把药还给我。"

    "你居然要吃避孕药?你想气死我吗?"何玉娇气呼呼地瞪着她:"我好不容易才盼到你俩同房,你居然要吃避孕药?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脑子的?"

    沈雨荨不耐烦道:"妈,不是我想气死你,是你想害死我!"

    要不是她把她反锁在屋里,她至于会被萧子靳吃干抹净么?说起来,这事最大责任的还是她这位盼孙心切的母亲大人。

    "我怎么害死你了?"

    "你到底要我跟你说多少遍?我跟萧子靳不是真正的夫妻,我不能让自己怀孕,给自己找麻烦。"

    "怎么不是真正的夫妻了?有名有实了还不算是真正的夫妻,那到底要怎么样才算?"

    "......."沈雨荨居然被她说的哑言了。

    何玉娇又是那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脑子啊?那天晚上那个小贱人想着法子勾引萧子靳上床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怀上萧子靳的种将你踩下去么?你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还要吃避孕药?"

    虽然知道何玉娇说的很有理,但沈雨荨不想怀孕的心却是雷打不动的,她也懒得跟何玉娇多说了,上前便要抢她手中的药丸:"快把药还给我!"

    "想要我还给你?没门!"何玉娇转身便走。

    沈雨荨追上去,一直追到隔避屋子仍不放弃。

    "妈,我真的不想怀孕,你快把药给我!"

    "你必须给我怀!"何玉娇嘴一张,将手中的药丸扔入自己口中嚼了几下便吞了进去,末了还张开嘴冲她'啊'了一声,表示想要回药丸已经是百分百不可能了。

    沈雨荨见她吃了自己的药,愣了一下后火了:"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吃药吗?大不了我再下去买一盒!"

    沈雨荨转身便要出门,何玉娇急了,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揪了回来:"不准去。"

    "我要去!"

    "雨荨算我求你了。"硬的不行来软的,何玉娇扑通一声跪在她脚下,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为了让你嫁入豪门我容易吗?你却这么不懂的珍惜,你想气死我吗?你这个不孝女.......。"

    沈雨荨无语地翻起白眼,不耐烦道:"妈你别跟我来这一套,我不吃。"

    何玉娇见这招也不行,如是又换了一招。从茶几上拎了把水果刀便往楼上冲去:"那我现在就去死给你看!"怕沈雨荨不信,她还回头补了一句:"今天不死我叫你做妈!"

    沈雨荨并不相信何玉娇真的舍得死,当真出门买药去了,不过在等电梯的时候,她居然收到何玉娇发给她的自拍图片,居然真的是血!

    吓掉了她手中的手机,赶紧转身冲回屋子,跑到二楼卧室,一边找人一边没好气地喊道:"妈,你能别闹了么.......?"

    '砰'的一声,卧室门被人关上,然后是反锁的声音。

    沈雨荨心里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忙冲上去扭动着门把手叫嚷道:"妈,你做什么?快点放我出去!"

    又来这一招,又把她反锁在屋里!

    "不是要下楼去买药么?我看你还怎么买。"何玉娇站在门口一边用纸巾擦拭手上的血渍一边得意洋洋道。

    为了把沈雨荨骗到二楼,流点血不算什么。

    今天一过就是72小时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在72小时之前有机会到楼下去买药吃。

    "妈,你疯了!快放我出去!"

    "我看疯的是你,给我呆在屋里好好反省!"何玉娇扔下这么一句后,撇下她往楼下扬长而去。

    ******

    刚到公司不久,萧子靳便接到何玉娇的电话,告诉他沈雨荨醒过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萧子靳总算是松了口气,道:"我回去看看她。"

    她这昏睡的两天里。不高发烧还总是噩梦不断,他明白一定是自己对她太过粗暴才会让她连睡着了都是噩梦连连的,严重的话,可能还会留下后遗证、欢爱恐惧症。

    "别。"何玉娇忙阻止他道:"雨荨现在情绪不太好,你最好还是别刺激他,嗯.......要不这样,你先回老宅住两天,等她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后再回御临花园来。"

    萧子靳沉默了片刻,道:"我可以打个电话给她么?"

    "也不要打。"何玉娇说着将手机递到门缝里,卧室里面隐约传来沈雨荨激动的叫嚷声:"听到没有,这孩子太可怕了,不就是上个床么,瞧把她给激动的,还嚷嚷着要自杀。唉.......不过女人第一次是要反应强烈一点的,特别是像我家雨荨那么清洁如水的女孩子.......。"

    何玉娇逮着机会便不停地给萧子靳灌输沈雨荨这是第一次的思想,心中美美地得意,表面上却是一副女儿受到伤害的样子,给他施加压力,接着又说:"子靳你安心工作吧,有我陪着她她不会有事的。"

    又是一番沉默后,萧子靳才吐出一句:"替我好好照顾她。"

    "当然,这个我比你上心,放心吧啊。"何玉娇美滋滋地挂了电话。

    其实萧子靳还是挺想给沈雨荨打个电话的,又担心真的刺激到她,想想还是照何玉娇说的做,等她心情平静一点再去面对她为好?

    拿在掌心的手机,号友输了又删,删了又输,就这么来来回回好几次后,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翻起屏幕看了一眼,看到是梁温柔的电话后心里闪过一抹失望。

    潜意识里,他希望电话是沈雨荨打来的,哪怕是狠狠地骂他一顿出气也好,毕竟那天晚上是他强迫了她,还因为做的时间太长把她弄伤了。

    可惜不是,不是她打来的。

    幽幽地暗吸口气后,他才接通电话:"温柔,有事么?"

    梁温柔的心里其实是很慌的,因为她弄不清楚萧子靳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又到底记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她送他回家,被他压在沙发上索吻的事情。

    一方面她是希望他记得的,毕竟亲吻代表着男女关系的一个重要升华,哪怕是在酒后,那也算是吻过了,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另一方面又怕他觉得她是恶意接近,然后憎恨于她。

    心神不宁地过了两天,此时听到萧子靳这般温和地唤她名字,心底无疑是多了一粒定心丸,看来是前者。

    萧子靳没有责怪她,怀疑她,憎恨她.......。

    "子靳,明在羡羡和菲菲她们都要离开榆市了,今晚想再聚一次,宋洋和许聪他们都会来,你有空来么?"梁温柔问。

    萧子靳看了看桌面上排得满满的日程表,沉吟片刻后,点头:"好。"

    "你真的会来?"梁温柔显然没有料到他会答应,高兴得一时忘了控制自己的情绪。

    正好,她也想他了,想见见他,顺便试试看他经过那晚后对她的态度,有没有一点点好的转变。

    "晚上见。"萧子靳浅笑。

    "好,晚上见。"梁温柔美滋滋地挂上电话,脑海中已经开始衡量起自己穿哪件衣服、哪双鞋子更适合了。

    ******

    被何玉娇在卧室里面关了一天,沈雨荨已经基本处于死心状态了,因为她知道不管她怎么闹她那位盼孙心切的母亲大人都不会放她出去的。

    不,应该说她那位盼入豪门心切的母亲大人,她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荣华富贵么?

    吃药没希望,沈雨荨开始捧着日历算自己的安全期,掐指一算,还好,自己刚来完例假没几天,这几天应该还处在安全期才对。

    看到这里,她焦躁了一整天的心终于渐渐地平静了些许。

    在何玉娇给她送饭的时候,她甚至还用很不屑的语气道:"妈,你就别折腾了,我这几天是安全期。"

    "什么?安全期?"何玉娇脸色一沉。

    "没错,把你的小心思都收起来吧。"

    何玉娇不屑地撇撇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期,也就是说女人的安全期不一定安全,反正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不会错过的。

    "可以把手机还给我了么?"沈雨荨向她要自己的手机。

    何玉娇摇头:"暂时不能给你,你放心,医院我已经让萧子靳帮你请过假了。"

    "萧子靳?"沈雨荨心脏一抽。不自觉地问了句:"他现在人呢?"

    从她醒来至今,已经整整一天了,她还没有见过他的人影。想到他,不自觉就能想到那天晚上被他压在身下的情景,然后脸蛋也跟着热了起来。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是在萧子靳不清不醒的情况下发生的,不知道他醒来后是什么感觉呢?是不是像她一样后悔,难过?

    毕竟他并不爱她,为了避免以后不必要的麻烦也从未想过要跟她做这种事情。

    "他还能去哪?自然是上班啊。"何玉娇看着她,担心她多想,如是又添了一句:"他早上说要回来看你来着,是我不让他回来的。"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比如让她吃药之类的事情。

    "有。让我好好照顾你。"何玉娇嘻嘻一笑:"总之你放心吧,他心里有挂念着你的,"

    挂念.......沈雨荨苦涩地笑了一下,但愿他挂念的真的是她吧。

    *******

    萧子靳去到餐厅的时候,除了凌菲菲外大伙都到了,宋洋难得地没有带他的女朋友现身,正和杨羡羡抬杠抬的火热。

    直到萧子靳到场后,两人才停了下来,杨羡羡转身对萧子靳道:"萧少,你来评评理,我和校花比谁漂亮?"

    "校花?"萧子靳浅笑了一下,目光扫向她身侧的梁温柔:"你们不是一直将温柔喻为校花么?"

    "对啊。"杨羡羡伸手抱住梁温柔的双肩,冲他眨巴了一下双眼:"我俩谁漂亮。"

    "这还用比较么?"萧子靳表显得很无辜。

    宋洋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指着翘起小嘴的杨羡羡:"你问萧少那就真的是问错人了,他俩什么关系啊?萧少能睁眼说瞎话撇下温柔夸你漂亮?"

    梁温柔抬眸看向萧子靳,从萧子靳进来她就一直不敢拿正眼与他对视,心虚和羞赧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娇柔诱人。

    萧子靳也在看着她,似在笑,却又笑意不达眼底。

    两人之间那泛着暖昧的对视终于让一旁的许聪感到烦躁起来,控制不住地说了句:"行了,宋洋你别总是拿他们两个说笑,萧少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

    "我没说错啊,萧少跟温柔本来就关系好,这又不影响他跟小媳妇的夫妻感情。"

    "就是就是说笑的嘛。干嘛那么认真。"杨羡羡也附和着说。

    "还是会受影响的。"萧子靳悠悠地说了一句:"雨荨她对这种事情比较敏感,所以以后这种玩笑大家还是少开一点好。"

    室内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显得有些尴尬。

    而就在这个时候,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脸气愤、双目通红的凌菲菲闯了进来。

    "菲菲,你怎么才来啊?大家就等你了。"杨羡羡没发觉到她的异常,首当开口。

    凌菲菲在门边站了一秒,没有搭理杨羡羡,而是在扫视一眼包房后直接走向萧子靳,在他面前站定后指着他气呼呼道:"萧子靳你太狠毒了!你还是人吗?"

    大伙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她的异常。

    向来精致的妆容变了,连最基本的口红都没有擦,发型也没有做,衣服更是随意得很,整个装束与她平日里的装扮差太远了。

    大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只能将目光来来回回地在凌菲菲和萧子靳的脸上扫视。

    只有梁温柔在短暂的惊诧后渐渐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凌菲菲和萧子靳向来没有什么纠葛,会对萧子靳吼出这种话来,除了那晚的事情外还会有什么事?

    这事已经平静了两天,她和凌菲菲都以为已经过去了,凌菲菲怎么会在今天对萧子靳吼出这种话来?

    再看萧子靳,手里端着水杯一口一口地轻啜着,表情一如即往的平静。甚至没有因为凌菲菲的怒火而皱一下眉。

    "发生什么事了?"最后还是宋洋率先开口,打量了一眼蓬头垢面的凌菲菲,又看了一眼萧子靳,惊叫一声:"子靳,你把人家菲菲强暴了?"

    瞧着凌菲菲那模样,还真像是刚被人强暴过一样。

    "宋洋你能不能别添乱啊?"杨羡羡冲宋洋吼了一声后,起身走上去揽住凌菲菲的肩膀关切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菲菲。"

    "你问他!"凌菲菲手指依旧对准着萧子靳的脸,气得眼泪嗒嗒的:"就算我有什么得罪他的地方,他也不该拿我的家人出气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做?萧子靳你他妈就是个无耻王八蛋!表面上一副优雅高贵的样子,心底比谁都龌龊!你.......!"

    '当'的一声脆响,萧子靳手中的玻璃杯在对面的墙壁上开了花。

    众人又是一惊,就连凌菲菲都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着了。一脸惶惶地盯着他,毕竟是自己先做了亏心事。

    "凌小姐,你真的要在这里跟我论龌龊、论无耻么?"萧子靳终于开口了,他依旧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地靠在沙发背上睥睨着她。即使他是坐着的,气势仍然比站着的凌菲菲高出一截。

    梁温柔大脑一空,可以确定萧子靳已经知道自己被下药的事情了,并且在她们都以为已经没事的时候展开了报复。

    不知道萧子靳有没有怀疑到她身上来呢?因为那天晚上在酒店门口故意跟凌菲菲上演了一场撕逼大战,按理说萧子靳是不会怀疑到她的,可她的心里还是担心极了。

    她深吸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子靳,你对菲菲的家人做了什么?"

    她不能表现得跟凌菲菲太过亲密。因为怕萧子靳怀疑自己,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凌菲菲难过。

    萧子靳冰冷的目光一扫,落在她脸上,直接将她吓得心脏一抽。

    "我不过是将凌家小公司里的投资撤了而已,连她家人的面都没有见过。"

    "你知道这笔投资对我们公司有多重要吗?你就这么一声不吭地撤了,你让我们怎么办?等着倒闭吗?你知道我父亲因为这事已经气得心脏病复发住进医院了吗?你知道.......。"

    "我不知道。"萧子靳漠然地打断她,冷笑:"我只知道当初是你求着我投资的,是我帮助凌家度过难关,但凌小姐却对我恩将仇报,试图用卑鄙下流的手段破坏我的婚姻。至于你父亲,教导出这样的女儿迟早有一天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并不值得同情。"

    "你--!"凌菲菲气结。

    "我理亏了么?"萧子靳反问。

    凌菲菲被他堵的哑言,声音一软,改为哀求:"萧少,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求你别撤资好不好?你要怎么报复我都可以,求你给我父亲一条生路。他年经大了,经不住这样的打击啊,而且.......你撤了资自己也要损失一笔违约金,不划算啊。"

    "用一笔违约金从此跟凌大小姐划清戒线,值的。"萧子靳终于从沙发上站起,冲大伙扔下一句:"好了,今天聚餐结束,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他不理会凌菲菲的哀求,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转身走出包房。

    想到自己那天晚上,想到今天才清醒过来的沈雨荨,萧子靳就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过份。

    唇角一挑,笑得极其冷烈。

    "子靳。"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梁温柔的呼唤。

    萧子靳脚步一停,转身面对她的时候,唇边的笑容瞬间敛了下去。

    "子靳.......那天晚上.......。"梁温柔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今晚是精心打扮过的,发型和衣服都是迎合着萧子靳的口味搭配,她期盼着自己能跟萧子靳发生点什么。眼下看来这个梦想有落空的迹象,可她却并不死心。

    "温柔,刚刚在包房里不方便向你道歉。"萧子靳歉疚地冲她点了一下头:"真对不起,那天晚上我控制不住自己冒犯到你了。"

    他这是.......丝毫没有怀疑到她的痕迹么?梁温柔暗暗地松了口气,语气也变得不那么紧张了:"没事的,我没有怪你。"

    "我.......伤害到你了么?"萧子靳问得有些迟疑,那天晚上的记忆断断续续的,有点模糊,他甚至有些记不住自己跟梁温柔究竟在沙发上滚了多久。

    梁温柔娇羞地摇头,媚眼如丝地望着他:"我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了,不会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的。"

    "那就好。"萧子靳对她微笑了一下:"那我先走了。"

    梁温柔见他居然要走,忙拉住他的手腕:"子靳.......。"

    "还有事么?"萧子靳低头扫了一眼她握着自己的小手。

    "嗯.......是这样的,菲菲她虽然做了过份的事情。但她说的对,她一人做事一人当,跟她父亲没有关系,你能不能.......。"她说得有些迟疑,她跟凌菲菲关系一直不错,凌菲菲又是为了她才得罪萧子靳的,她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一人做事一人当?"萧子靳挑眉:"那我应该找个男人把她上了,还是喂她一顿春药,再给她指派一个男人?"

    "......."梁温柔哑言。

    萧子靳随即笑了一笑:"温柔,你那天才打了她一巴掌的,你忘了?"

    "我.......。"

    "看到她家破产,她的父亲住院,你担心了?"

    "子靳.......。"

    "你俩一直都是感情深厚的好姐妹,担心也是应该的。"

    萧子靳的笑容变得好慑人,梁温柔心里一慌,刚刚才放松下来的心脏再度因他的话语而高高悬起。

    萧子靳.......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和凌菲菲是同谋?

    看他的样子像是知道的,可是如果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对她笑得这么温和?不像报复凌菲菲那样报复她?

    难道.......是为了让她亲眼看着凌菲菲家破人亡,然后一辈子活在自责内疚中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萧子靳肯定只是怀疑,但并不确定跟她有关系,所以才没有对她进行报复。况且她和萧子靳关系那么好,萧子靳一定不会这样对她的。

    "子靳,我.......。"她试图解释些什么,萧子靳却抬手在她的肩上拍了拍,仍然是那一脸温和的微笑:"好了,回去看看菲菲,好好安慰她,我真的要走了。"

    说话间,他还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一会还有重要的客户要见。

    看着萧子靳的车子驶入车流,梁温柔有些崩溃地蹲下身去,久久不愿相信萧子靳会这样对她。

    蹲在外面发了一阵呆后,梁温柔突然跑入酒店,冲入包房。抓住凌菲菲的肩膀便是一通摇晃责备:"都怪你,都怪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我真的是要被你害惨了。"

    "我也被害惨了。"凌菲菲一把将她推开,嚷道:"我怎么知道萧子靳他做起事情来那么绝情?我要是知道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惹他啊,可你跟他关系那么好,你明知道他是什么性格为什么也不提醒我?"

    "我哪里跟他关系好了?你们都说我跟他关系好,可事实上呢.......。"她说不下去了,在这之前她也以为自己跟萧子靳的关系挺好的,如果关系好,萧子靳又怎么会这样对她?

    "你们两个到底对萧子靳做了什么?"杨羡羡终于忍不住地问。

    没有人回答她,宋洋凉凉地来了句:"我看八成是触到萧子靳的底线了,不然他不会干出砸杯子这种事情来。"

    这是他的底线了吗?梁温柔苦涩地笑了。

    他的底线,就是不想和她发生关系!

    *******

    萧子靳听从何玉娇的安排,在萧宅住了两天。

    萧泽飞见他连续两天都自己一个人回来,心下暗暗盘算着两口子肯定是闹翻了,想到这个结果,他的心里居然很无耻地明朗起来。

    萧老爷子也意识到了这点,如是在吃晚饭的时候打量着萧子靳问:"子靳,你跟雨荨是不是吵架了?"

    萧子靳抬头,否认:"没有呢。"

    一旁的唐晓凉凉地吐出一句:"你俩可别吵,省得某人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放心吧,雨荨跟泽飞前几天才正式吃了散伙餐,以后更没有可能在一起了。"

    唐晓表示意外:"真的?"

    "问泽飞自己更清楚。"萧子靳看了一眼萧泽飞说。

    "泽飞,你又跑去纠缠自己的嫂子了?"萧老爷子瞧着萧泽飞,脸上明显有着不悦。

    萧泽飞张了张嘴,摇头,有些不甘不愿地说:"大哥不是说了么,那是散伙饭。"

    他其实一点都不想在萧子靳面前承认那是一顿散伙饭的,可是在萧老爷子面前,他还不敢随便造次。

    吃完饭,萧子靳像往常一样跟老爷子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才回到书房处理今天未处理完的工作。

    然而,人坐在书房里,心却始终静不下来。他索性从皮椅内站起,下楼,准备出门。

    "哥,你这么晚还出去?"萧琴刚好从楼下走上来,打量着他问。

    "嗯,回御临花园。"

    "嫂子她在闹脾气么?"

    "没有。"萧子靳扫了她一眼:"你找过她?"

    "是的。"萧琴点头。

    难怪她那天会突然跑去公司跟他道歉呢,还知道那天是他母亲的忌日,原来是萧琴跟她说的。

    萧子靳回到御临花园时,沈雨荨还在隔壁被何玉娇软禁中,已经被软禁两天了。

    屋子里面黑乎乎静悄悄的,站在门边的萧子靳还真有点不习惯。

    这么多年来迎接他的都是一室死静和黑暗,沈雨荨才搬来多久,他居然就已经变得不习惯了。

    随手将车钥匙丢在鞋柜上,他迈步走进屋子,上楼,径直回到自己的卧室。

    沈雨荨被何玉娇软禁后,这两天就没人到过这间卧室了,凌乱的床铺残留着那晚疯狂过后的痕迹,满满都是暧昧的气息。

    萧子靳环视一眼屋子,目光被床头桌上的药盒吸引,他迈开步走过去将药盒拿起,那是一盒已经被开封过的事后避孕药,仅有的一粒药丸已经被抠掉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生孩子,也从未打算过,可不知为何,在看到这盒被服用过的药后他的心里却极其的不是滋味。

    大概是因为.......别的女人都在拼了命地想要生下他的孩子,而沈雨荨明明有机会却不懂得珍惜吧,难道在她的心里,他的份量就是这么的低吗?连他的种都不想留?

    自尊心明显受到重创的他使劲将药盒一捏,转身往楼下走去。

    小梓恒意外地发现隔壁露台有灯光,脸上一喜,立马兴冲冲地跑进来嚷嚷道:"姐姐,姐夫回来了,姐夫回来了.......。"

    二楼的沈雨荨听到小梓恒的叫嚷,脸上不禁一热,居然有种想逃避的感觉。

    潜意识里,她是很怕又挺想见到萧子靳的,想是因为已经有好几天没见到了心里着实有点想,怕.......是因为害羞?大概是的吧。

    她从床上翻身下床,走到门后趴在上面听了一下,还好没有萧子靳的声音。

    不知道他会不会过来这边呢?最好还是不要过来了.......。

    "姐夫,我好想你噢!"楼下,小梓恒的声音传来。

    沈雨荨头皮一麻,看来今天是躲不掉了。

    "姐姐呢?"萧子靳问。

    "姐姐在楼上睡觉。"

    "啊,是女婿回来了,吃饭了么?"何玉娇一如即往的热情,咚咚地跑上来开门。

    "雨荨她好点了么?"

    "好了好了,全好了。"何玉娇用钥匙打卧室的门,笑得一脸暧昧,打开门的时候,还冲着屋里唤了两声:"雨荨,子靳回来了,别躲在屋里不出门了啊!"

    沈雨荨无语,明明就是她把她锁在这个卧室整整两天的,还真有脸说!

    房门重新被合上,不过这次是萧子靳随手关上的。

    卧室内的灯光有些暗,沈雨荨坐在沙发上看着萧子靳走进来,看着他在随手关上门后脚步停在了门后。一双深邃的眸子泛着炙热的光茫,直接将她注视是小脸一阵发烫起来。

    注视了良久,他才迈步走过来,俯视着她轻轻地问出一句:"你还好么?"

    "怎么可能好?"沈雨荨说的有些委屈。

    被关了两天,她都快要霉在这里了,怎么可能好。

    "哪里不好?"他倾身,近距离地再度打量起她:"心里还是身体?"

    沈雨荨小脸一热,别开视线语气愤愤道:"我妈把我关在这里两天了,你连看都不过来看我一眼。"

    "是妈不让我来的,怕我刺激到你的情绪。"萧子靳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我应该早点回来。"

    "知道就好。"沈雨荨眼里泛出泪花来,说不清是因为那晚还是因为这两日被关在这里的委屈。

    "抱歉,我错了。"他伸手掀了掀她的臂,道:"给我看看身体好了没有?还疼么?"

    那天晚上他被药物折磨得失去理智,丝毫不知道怜香惜玉地将她折腾个透,现在想想都替她觉得疼。

    说话间,他居然真的动手去掀她的衣服,沈雨荨被吓得往沙发内一缩,气急败坏地用手拍打他的手掌:"你干什么?另碰我!"

    萧子靳被她强烈的反应吓了一跳,看来她还是没有从那天晚上的惊吓中缓过神来,伸出的手僵在半空,随即一把将她从沙发内抱入怀中,拥着她歉疚道:"放心,我现在是清醒的,不会再强迫你.......。"

    他的拥抱和安慰,果然让她平静下来。

    她倏地睁大双眼怔怔地望着对面的窗外,怎么回事?她以前都没有这么抵触男人的啊?为什么会在那一晚之后变得对他敏感抵触起来?

    是因为那天晚上他要她要得太疯狂了,给她心里留下阴影了吗?

    还是.......自己打从心底的就是不信任他。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42/6793984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