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193:乔凝思番外(全文终结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孟琳送来她和唐卓尧的结婚请柬时,正赶上叶承涵生孩子,叶承涵难产,这一胎生得极其危险,池骁熠吓得半死,我们几个人在外面都叮嘱医生,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一定要先保大人。【*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总算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池骁熠走出来时一张脸白得跟纸一样,满面的泪水,却是笑着哽咽地告诉我们母女平安,说完池骁熠在平地上一个踉跄,整个人差点栽倒。

    我和叶承迹连忙伸手扶住池骁熠,察觉到他浑身凉得跟冰块一样,我们安慰了半晌,池骁熠总算缓过来了,一把抱住离他最近的我。

    池骁熠的手在我的背上用力地拍着,狂喜地大喊着说:"我做爸爸了!"

    我:"??"

    池骁熠难道不知道他的力气有多大吗?我的胸口被他拍得剧烈震动,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早知道他会这样,我肯定会站得远远的。

    不过其他人也没有幸免于难,在池骁熠准备抱蓝悠悠时,叶承迹心疼自家老婆承受不住池骁熠的毒害,一拳头就照着池骁熠的脸上砸了过去。

    池骁熠压根感觉不到疼,抬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他还要给我父亲来一个拥抱,好在被我及时阻止了池骁熠。

    对于我父亲的身体,我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那天在唐家唐俊兴说过他给我父亲下毒,后来我让父亲去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是慢性砒霜中毒,下毒的人无疑就是唐卓尧。

    他把砒霜放在了晚上偶尔给我父亲喝的牛奶里或是饭菜里,那个时候我们对唐卓尧没有任何防备,但不久后唐卓尧自己收手了,对我父亲的身体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医护人员把昏睡过去的叶承涵送去病房,孩子抱出来给我们时,池骁熠第一个冲上前把女儿抢了过去,叶母伸出的胳膊僵硬在了半空中,池骁熠对此视若无睹。

    他低头看着臂弯里的一小团婴儿,用手指试探性地戳了几下,池骁熠抬起头笑着对我们说:"好软,小妍妍遗传了我所有的良好基因,生下来就是个美人胚子,这长大后不是要倾国倾城了?肯定有数不清的男人追求小妍妍。"

    "你是眼瞎吧?刚生下来的孩子皱巴巴的,连头发和眉毛都没有,你是从哪里看出来她以后能倾国倾城的?"我们几个人把池骁熠围了起来,那么一小团柔软的东西躺在池骁熠强壮的臂弯里,构成了很萌的反差。

    我对此羡慕嫉妒恨,手伸过去也想抱抱小妍妍,但池骁熠的胳膊一让,压根不叫我够到,他满眼怜爱地看着女儿,头也不抬轻蔑地对我说:"眼瞎的那个人是你,小妍妍的五官生得很好,这睫毛多长?像个芭比娃娃一样。"

    "我知道你和阿辙生不出女儿,你这是嫉妒我家的小妍妍。你再说她丑不好看,我就不认你这个嫂子了。"池骁熠抬起脸问叶父叶母,以及叶承迹,"你们说小妍妍长得是不是很漂亮?"

    叶母一心想要抱外孙女,不假思索地对池骁熠点点头,而叶承迹的看法和我一样,但他不敢招惹池骁熠,于是表情就是像吞了苍蝇一样,勉强又违心地对池骁熠点点头,"太好看了。"

    "??"我都不想说什么了。

    小妍妍在池骁熠怀里很乖,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瞅着上方的池骁熠,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不要说是池骁熠这个亲爹了,连我看后心都柔软得一塌糊涂。

    我们几个人争着要抱小妍妍,可小妍妍一到我们手里,就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心疼得池骁熠立即把女儿抢了回去,就连丈母娘想多抱一会,池骁熠都"无情"地拒绝了。

    于是我们知道了,池骁熠真的把女儿当成了稀世珍宝,就算我们这些亲人,池骁熠也不轻易让我们碰小妍妍,这导致丈母娘对池骁熠颇有意见。

    只是孩子一到她手里就哭闹,再加上池骁熠最近几个月做了不少功课,现在照顾起孩子时,特别娴熟有经验,丈母娘只好放弃跟池骁熠抢孩子,独自在心里生着闷气,叶母转过头,用手抚摸着我圆鼓鼓的肚子,叹息着叮嘱道:"以后凝思你的儿子生下来了,可别像池骁熠这么霸道。"

    "不要计较池骁熠说的,其实生男生女都一样,我们反而更喜欢儿子,你和阿辙如果想要女儿,那以后再生第二胎就可以了。"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所有人都知道我和池北辙想要一个女儿,现在我怀孕六个月了,检查出来是个儿子,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池骁熠笑得差点抽过去。

    本来是儿子就儿子了,我和池北辙一样爱儿子。但经过池骁熠的宣传后,所有人都知道我很嫌弃儿子,尤其叶母和我父亲都安慰我想开点,千万不能因为是儿子,就把孩子流掉了。

    我对父亲解释了很长时间,父亲才愿意相信我不会做冲动的事,然而叶母每次见到我,都要开导、安慰我一番,我的性子向来温顺,也只能笑着对叶母点点头。

    其他几个人陆续离开,池骁熠抱着女儿,跟着我一起走去池北辙的病房。

    池北辙昏迷了三个多月,池骁熠的女儿都生下来了,池北辙还没有醒,此刻池骁熠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把小妍妍抱到池北辙的手边,"大哥,承涵生了女儿,母女平安。"

    "我的女儿很漂亮,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小女孩子吗?你快点醒过来,就能看到了。前几天我告诉你了吧?凝思肚子里是个儿子,这次你真的输给我了,你甘心吗?你想要女儿的心愿还没有完成,怎么能这样一直睡下去?"

    "赶快醒过来。你和凝思第二胎要生个女儿??"池骁熠的语声沙哑,呢喃地说着,唇边噙着一抹笑意,可那漆黑的眼睛里却有泪光闪烁,他把池北辙的手拿起来放在小妍妍的脸上。

    我注意到粉嫩柔软的小妍妍眼睛眯成了缝,在池北辙的手掌下笑了起来,我猝然别开脸,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落地窗外的天光明亮,我的手抚摸在隆起的肚子上,也在心里祈祷池北辙快点醒过来。

    我可以等下去,但我不想等那么久,我怕自己没有那么坚强、支撑不下去,在池北辙昏睡不醒的这几个月里,时间对于我来说每一秒钟都是煎熬,每次看到池北辙沉睡的脸,我的心就痛得难以呼吸。

    "所以池北辙,不要再折磨我了,你错过了我怀孕,难道你还要错过我们孩子的成长吗?你不能这么残忍,快点醒过来,我和儿子以及所有人都在等着你。"

    唐卓尧和孟琳的婚礼定在了一个月后,到九月的时候,池北辙依旧处在昏睡状态,这天晚上我坐在床头,手里拿着唐卓尧和孟琳的结婚请柬,告诉池北辙他们两人的事,就如同我每天都会在他耳边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即便池北辙不可能回应我,我还是笑着一边自说自话,我让池北辙了解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觉得池北辙潜意识里一定能听见,即便他不能参与和陪伴,我也会让他知道,我的生命中一直都有他。

    第二天早上陈默过来了一趟,他也收到了孟琳的结婚请柬,孟琳告诉陈默他们不知道林敏南现在在哪个地方,因此并没有给林敏南送请柬。

    我抿了抿唇,低声问陈默,"敏南还没有回来?"

    在当时林敏南得知了陆川的死讯后,林敏南就因为悲痛过度昏厥过去,她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依旧陷在陆川死去的痛苦和自责中,陆川是因为救她而死的,她觉得对不起陆川。

    在T市这边休养了一段时间,林敏南抱着陈陆去另外一个城市找陆父陆母,陈默能体会林敏南的感受,并没有强行挽留林敏南,只对林敏南说了这样的话,"林敏南,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再有其他的女人。我等你,无论你什么时候回来,这辈子是否还会回到我身边,我都会一直等下去。"

    陈默果真就这样等了下去,而林敏南不仅没有回来,并且从那天离开后,她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对于陈默和林敏南的这段感情,我无法再去干涉,林敏南的心结太深了,谁都没有把握这辈子她是否还会回到陈默的身边。

    跟以往的答案一样,陈默对我摇摇头,每次提起林敏南,就像往他心口上捅刀子一样,他的声线沙哑近乎哽咽,"就由着她吧,无论她在哪里,只要她过得好、开心就可以了。"

    闻言我没有接话,林敏南怎么可能过得好,她和陈默是相爱的,如今离开了陈默,身上还背负着那样的罪孽,林敏南怎么可能快乐?

    其实我觉得只有陈默的爱是治愈林敏南伤痛的良药,他不应该就这样放任着林敏南画地为牢,林敏南越是这样,她越是不能走出来,难道陈默和林敏南真的就一辈子这样下去了吗?

    我抬起手放在陈默的胳膊上,温和地劝道:"陈默,参加完唐卓尧和孟琳的婚礼后,你去找敏南吧,不要让她一个人。就算起初她会抗拒你,你的态度也要强硬一点。"

    "毕竟她还带着你的儿子,她一个人很辛苦不说,而且孩子不能没有爸爸,若不然你就这样一直让她流落在外地,你真的舍得她和你们的儿子吗?去把她找回来吧,哪怕是绑着,也不能再让她走了。"

    在我的这番话里,陈默眼中的血色越发浓烈,他的两手攥成拳头,紧闭着双眼、胸腔剧烈地起伏着,我能感受到此刻他心里到底有多痛,他那么爱林敏南,当然不舍得林敏南带着孩子四处漂泊。

    半晌后,陈默嗓音嘶哑地应着我,"好。"

    我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俯身凑过去在池北辙的唇上亲了亲,我告诉他我很快就会回来,临走之前叮嘱父亲帮忙照看一下池北辙,陈默坐飞机先赶去了S市,而我和池骁熠则坐车过去。

    这几个月来池骁熠和叶承涵都是住在叶家,离开医院后,我到叶家门口等池骁熠,结果叶母推着婴儿车,池骁熠臂弯里抱着女儿走了过来,我见池骁熠把婴儿车往后备箱里放,蹙起眉头震惊地问他,"你难道要带小妍妍一起去?"

    "难道不可以吗?"池骁熠头也不回地反问我,放下后备箱,他转身从叶母的手里接过小妍妍,高大的身形站在那里,我看到他抬起来线条流畅的下巴,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挑衅又炫耀的姿态。

    我无力地对他摆摆手,这一个多月在微信群里聊天时,我们几个人不仅知道了池骁熠如今变成了超级奶爸,而且对女儿爱不释手的程度简直是走到哪里,臂弯里就一定要抱着女儿,买的婴儿车池骁熠几乎没有用过。

    司机为我打开车门,我弯身坐了进去,而池骁熠也抱着小妍妍,跟我一起坐在了后面,车子发动时,我侧过头看着池骁熠臂弯里的小妍妍,一个多月过去,她的眉眼慢慢地长开,当真如池骁熠所说,精致如雕琢的璞玉。

    很多时候小妍妍都是躺在池骁熠的臂弯里,仰着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眨巴着乌黑又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池骁熠以及身边的一切,她不哭不闹特别安静,我总是觉得自己像是在看一个不真实的瓷娃娃。

    小妍妍这才一个多月,池骁熠给她穿得和打扮的就像一个公主一样,专门给女儿做了玉镯子,碧绿色的,戴在细小又白皙的手腕上,跟小妍妍粉嫩的样子真是相得益彰。

    这一路上池骁熠边照看着孩子,把女儿安置在他强壮的臂弯里,用另一手拿着手机,拍了一张他和小妍妍的照片后,发在了微信群里。

    最近池骁熠成了晒娃狂魔,起初我们几个人还理他,但后来我们都特别嫌弃池骁熠的自恋和炫耀,他每次在夸奖自己女儿是天下第一怎么样时,都不忘把盛祁舟和穆郁修的儿子黑一番。

    盛祁舟和穆郁修两兄弟为此整天都和池骁熠掐架,不参与我们的话题向来高冷的段叙初,偶尔出来也是帮着穆郁修和盛祁舟,尤其是池骁熠嘲笑顾景年的女儿每天跟顾景年这个老子对着干,而他池骁熠的女儿则特别乖巧。

    这导致顾景年也加入了群殴池骁熠的阵营里去,每天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都是池骁熠一个人跟他们几个人掐,偏偏池骁熠的脸皮厚、战斗力强,他们那边几个人都不是池骁熠的对手。

    我每天点开群里的聊天记录,都忍不住笑出声,然后我一个人扮演他们几个角色,一句一句念给池北辙听,心里安宁又满足。

    唐卓尧和孟琳的婚礼办得很简单,但台下的我们都能感觉到两人很幸福,我忍不住掉了泪,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下来。

    孟琳和唐卓尧就我们这几个朋友,让我意外的是步琛远竟然也赶过来了。

    沈末离和乔凝冽站在我的身侧,我见沈末离并没有注意到低调而来的步琛远,我撞了一下沈末离的手肘,示意她看过去。

    沈末离在看到站在我们这些人之外的步琛远时,她也只是愣了几秒钟,随后收回目光笑着问我,"我把我和凝冽的结婚请柬发给你了,你收到了吧?"

    "嗯。"我应着沈末离。

    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要和乔凝冽结婚了。步琛远是否出现在这里,跟她并没有关系,过去她和步琛远是情人,如今他们是陌生人,哪怕是见了面,连最起码的问候都不会有。

    我低头看了一眼沈末离的无名指,原本那上面戴着步琛远送的那枚红宝石戒指,如今只剩下一圈淡淡的戒痕,提醒着过去那段感情的存在。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沈末离避开不谈步琛远,她既然决定嫁给乔凝冽了,而步琛远这一年里也没有再试图挽回沈末离,大概各安天涯就是他们的结局了吧。

    我父亲这一年来始终牵挂着步琛远,此刻好不容易我在婚礼上见到步琛远,我走过去跟步琛远打招呼。

    步琛远看到我隆起的小腹,笑了笑对我说恭喜。

    多日不见步琛远整个人看上去沧桑了不少,只是身上那种优雅又尊贵神秘的气质,始终都没有变化,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迷人,我望了一眼沈末离,侧过头问步琛远,"这一年来你都去了哪里?"

    "法国,曾经唐卓离和唐卓尧的出生地,后来唐卓离被唐俊兴收养时。唐俊兴让人在那里把她培养成一个杀手。"步琛远语气淡淡地说,从始自终目光都未曾在沈末离的身上停留。

    我曾经把沈末离送去国外,试图让她忘记步琛远,当今天他们真的走到这个结局时,我心里依旧为沈末离感到不公平,沈末离为步琛远付出了身体,一颗心也交了出去,更甚至差点为步琛远丢掉性命,步琛远却从一开始就在辜负沈末离。

    初秋的阳光大片地洒在身上,我站在那里,语声悲凉地问步琛远,"你还没有忘记她?"

    "谁?"步琛远一时间没有明白我指的是沈末离,还是唐卓离,过了一会他的唇边勾起一抹弧度,"人都已经失去那么多年了,记得或是忘记,早就没有什么意义了,重要的是我总要给自己找一个能安放自己心的地方。"

    由于经历和性格的缘故,步琛远有时候说话特别绕,他的深沉和沈末离的洒脱是两个不同的极端,而此刻就连我都听不太懂步琛远话里的意思,他是在说从今往后,他的心安放在了死去的唐卓离身上吗?

    步琛远不愿意跟我多做交谈,我也没有勉强他,知道他还好好地活着,回去告诉我父亲,那就足够了。

    来参加婚礼的人只有沈末离还是单身了,孟琳准确无误地把捧花扔给了沈末离,她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乔凝冽揽住她的肩膀,"能接到捧花是阿离的幸运,再过几个月,我和阿离就要结婚了。"

    "对。"沈末离低头笑了笑,我注意到她的两手紧紧捏着捧花,以至于捧花都变形了,这一刻她想到了步琛远吧?

    宴席上我和沈末离坐在一起,她的心情很快平静下来,恢复了以往的洒脱,侧着头跟我说起她这一年来的生活,我却发现沈末离对我隐瞒了太多事,往日无话不说的闺蜜,自从她遇到步琛远外,我就不能再看透她的内心了。

    沈末离身侧的乔凝冽偶尔把菜夹给她,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在我的眼里很温馨和谐,我心里想着或许乔凝冽真的用他的坚持和付出打动了沈末离,或许如今沈末离已经忘记了步琛远,她和乔凝冽在一起很幸福吧?

    这时我往步琛远所在的那个桌子上望去,不知何时步琛远已经离开了。我转过头,只看见他渐渐消失在天光下的高大背影。

    唐卓尧和孟琳两个人走过来给我敬酒,我端起酒杯碰撞过去,"祝福你们。"

    "谢谢。"

    我贴在孟琳的耳边,我用只有我们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告诉孟琳,其实唐卓尧并不喜欢我,唐卓尧对我更像是一种亲情。

    "我知道。"孟琳换下了婚纱,穿着白色绣着兰花的旗袍,衬得她越发有气质,孟琳满是歉疚地对我说:"阿辙的事情对不起,当初我并没有想到他会返回去。"

    我摇摇头,问起孟琳和唐卓尧是怎么逃出去的?孟琳告诉我唐家老宅是明清建筑,早在她看遍宅子里每个角落时,她就知道客厅那里修了一个通往墙外的密道。

    当时她先带着唐卓尧和陈陆进去了,才往客厅里投了炸弹,制造了这场假死,而她对唐卓尧开下去的那一枪,也掌握了分寸,没有伤到要害。

    我听后心里越发佩服孟琳的勇气。

    我们返回T市的时候,顾相思没有跟着顾景年一起坐飞机,而是和我一起坐在了池骁熠的车子上,池骁熠在副驾驶,我的怀里抱着熟睡过去的小妍妍,顾相思凑过来看了一会,"真漂亮,就像囡囡一样。"

    说完顾相思伸手过来摸我的肚子,欢喜又满是期待地说:"池妈妈你终于怀孕了!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

    顾相思闻言一双乌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仰起一张小脸看着我,"我想如果是女孩子的话,我就和她做姐妹,是男孩那就太好了!池妈妈,以后你和池爸爸的儿子长大了,让我嫁给他好吗?这样一来,我就是你们池家的人了。"

    "??"我真是无言以对,之前顾相思一直在遗憾没有投胎成池北辙的女儿,结果为了入池北辙家的祖坟,顾相思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肚子里没有出生的孩子身上,她这是有多爱池北辙啊?

    我还没有回答顾相思,坐在前面的池骁熠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转过头,伸手在顾相思的脸蛋上捏了一下,池骁熠不以为然地说:"顾相思你做梦呢?像你这样的女汉子,怎么配得上我的侄子?"

    我:"??"

    所以说平日里顾景年他们那一群人为什么要联合起来跟池骁熠一个人掐?就池骁熠这损人的功夫,把他五马分尸都便宜了他。

    我正要开口帮顾相思,谁知顾相思一巴掌拍掉池骁熠的手,怒瞪着池骁熠不屑地说:"池骁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比顾景年还花心。你不是什么好东西。顾景年和穆叔叔他们都告诉我,若是见了池骁熠,一定要躲得远远的,他残害小孩子。"

    池骁熠:"??"

    我噗嗤笑了起来,池二少爷这是遭到报应了,他一定没想到平日里自己掐赢了那一群人,此刻却被顾相思这个小孩子堵得哑口无言。

    我看到池骁熠一张俊脸都黑了,咬牙切齿同样怒瞪着顾相思,几秒钟后,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估计是找顾景年报仇雪恨去了。

    "我以后不跟你们家的妍妍一起玩耍,囡囡和桑榆他们都是我的好伙伴,我让他们都不要理你们家的妍妍。"顾相思冷哼一声,拽着我的胳膊,让我把怀里抱着的小妍妍还给池骁熠。

    池骁熠不等我把妍妍递给他,他就倾身过来,直接把妍妍抢了回去。

    我好笑地对池骁熠说:"你还是为自己积点德吧,别到时候连你的女儿都成了群殴的对象。"

    "我稀罕?"池骁熠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蔑视地睨了顾相思一眼,池骁熠和顾相思这个孩子掐起来了,"我生怕我女儿跟着顾相思学坏了呢。既然你这么喜欢她,那你就答应她,以后让你的儿子娶她吧。"

    池骁熠这一招真毒,先不论我是否喜欢顾相思。重点是我的儿子以后会不会喜欢她,顾相思这么执着,恐怕我若是真的答应了她做我和池北辙的儿媳妇,她就会认准了我的儿子,从此吊在了这一棵树上,到时候我儿子不喜欢顾相思,我这不是害了顾相思吗?

    我想了几秒钟,抬手摸着顾相思的脑袋,温柔地对她说:"我们和你爸妈都不会干涉孩子的婚嫁。如果我和你池爸爸的儿子不喜欢你,我们也不能逼着他娶你对吧?但如果以后他也喜欢你,我和你池爸爸就不会反对。"

    顾相思这孩子聪明又早熟,自然听得懂我这番话,她有些失望地点点头,"那好吧。"

    我伸手把顾相思搂入怀里,过了一会顾相思抬起脸问我:"我听顾景年说池爸爸变成了植物人,现在他醒过来了吗?"

    我不喜欢"植物人"这一说法,耐心对顾相思解释道:"你池爸爸不是变成植物人了,他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很快就会醒了。"

    "嗯。"顾相思趴在我的胸前,告诉我回去T市后,她要到病房看池北辙,结果一见到池北辙好像无声无息地躺在床上,顾相思就哭了起来。站在那里拽着池北辙的手,叫着池北辙快点醒过来。

    顾相思这样让我自己心里也很不好受,她很伤心,哭得都快没有力气了,我怎么哄,也哄不好,直到顾景年赶过来把顾相思带走。

    我从里面关上门,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后,我握住池北辙的手,在外人面前伪装出来的坚强一下子崩溃了,我趴在那里痛哭出声。"阿辙,所有人都在牵挂着你,你快点醒吧。"

    两个多月后,池骁熠给女儿办了百日宴,我们这些人全都过去了,段叙初带着蔚惟一和囡囡走到我身边,问起池北辙的状况。

    我只能告诉他们情况很乐观,低头看了一眼囡囡,我歉疚地对段叙初和蔚惟一说:"当初我和阿辙答应帮囡囡治病,现在看来只有等阿辙醒过来了。"

    段叙初点点头。

    孕晚期时,我依旧挺着大肚子守在池北辙的病床边,落地窗外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室内一片温馨静谧,灯光柔和地洒在我和池北辙的身上,我手里捧着一本书翻看着,不经意间目光落在池北辙的右手上,震惊地发现他的手指似乎在轻微地颤动。

    我怔愣几秒钟,紧接着豁地从椅子上站起身,在叫了一声池北辙的名字后,我连忙俯身按下了床头的铃。

    没过多久,几个医护人员全都赶了过来,而我由于情绪太过激动,在还没有到预产期时,我就被送去了手术室。

    我很顺利地生下了儿子,耗尽所有力气后,我闭上眼睛昏睡过去,在医生把我从产房里推出来时,我稍微恢复了一点意识,手突然被熟悉的人握住。

    我浑身猛地一震,猝然间睁开眼睛,只见池北辙正坐在轮椅上,唇畔噙笑看着我,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下一秒钟感觉到有滚烫的液体大颗大颗砸在我的手背上,男人的嗓音哽咽,也只叫得出来我的名字,"凝凝??"

    我笑了笑,眼中的泪水却夺眶而出。

    几个月后,陈默把林敏南找了回来,不管他们彼此需要多长时间来治愈过去的伤痛,但至少在一起了,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不是吗?

    我和池北辙换了另外的住所,沈末离跟乔凝冽举办婚礼时,我让池北辙待在家里照顾儿子,同时他也需要调养身体,而我和池骁熠、叶承涵几个人一起去参加了沈末离的婚礼,沈末离穿着婚纱嫁给了乔凝冽。

    直到婚宴结束,步琛远都没有露过面,我想恐怕这辈子沈末离和步琛远就走到了这一步,或许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

    后续剧情:叶承涵生下女儿后,池骁熠成为奶爸,因为太爱女儿,而导致叶承涵吃醋,再加上他到女儿半岁多都没有和叶承涵做过爱,一直禁欲让叶承涵以为池骁熠对她没有兴趣了,叶承涵一怒之下回去了叶家,蓝悠悠说服叶承涵上演制服诱.惑,以下:

    叶承涵只在叶家呆了一天,下午下班后池骁熠就赶了过去,两人在叶家吃过晚饭,池骁熠自然不会忘记把小妍妍也带回去。

    但蓝悠悠阻止了池骁熠,"妍妍好不容易才回叶家一趟,就让她在这里住几天,我和妈都舍不得她回去。"

    闻言池骁熠拧起细长的眉宇,对于他来说,每天上班不能时刻陪着小妍妍,已经是相当煎熬了,他今天还在考虑以后要不要把小妍妍带着去公司,而此刻下班了还有人跟他抢小妍妍,池骁熠当然不愿意。

    看了看蓝悠悠怀里的妍妍,池骁熠转头征询叶承涵的意见,"若不然我们在叶家住一晚?"

    叶承涵:"??"

    叶承涵的脸色顿时一黑,真是忍无可忍了,上前一步出手抓住池骁熠的胳膊,叶承涵按住池骁熠的肩膀,不由分说地将池骁熠的右臂扭到背后,只听骨头脆裂的"咔嚓"声响。

    池骁熠的膝盖猛地一弯,痛得差点跪在地上,他面色变得惨白,额头上冒出冷汗,但即便这样,他也不敢、不舍得还手,回过头咬着牙问叶承涵,"老婆怎么??怎么了?"

    在圈子里池骁熠是出了名的宠老婆和女儿,叶母几个人更是清楚池骁熠完全是个"妻管严",只要池骁熠哪点让叶承涵不满意了。叶承涵二话不说就要断池骁熠的胳膊,好在几次都有叶母拦着。

    此时叶母看到叶承涵这样对待池骁熠,她立即上前扯掉叶承涵钳制着池骁熠的手,把池骁熠拉过去,一边心疼地抚着池骁熠的胳膊,叶母头也不抬地训斥着叶承涵,"泼妇一样,你就不能改改自己的性子吗?"

    "好在是骁熠,若是换做别的男人,能让你这么欺负吗?虽然骁熠让着你,但你也不能太得寸进尺了,你就不心疼他吗?如果骁熠真的被你打得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最后哭得还不是你吗?"叶母说着把手帕拿了出来,给池骁熠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转身让叶承迹去找医药箱。

    叶母是护女婿狂魔,直到现在叶承涵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每次都被自己的亲妈气得差点掀桌子,而池骁熠见叶承涵又咬牙切齿地瞪着自己,一副跟自己有深仇大恨的样子。

    池骁熠漆黑的眼睛里闪过邪魅的笑意,他却是表情乖顺地对叶母说:"妈我没事,不疼。承涵哪里舍得弄痛我,你没有听说过打是亲,骂是爱吗?承涵是在表达她对我的感情。"

    叶承涵:"??"

    叶承涵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过去,池骁熠越来越不要脸也就算了,而且整天在母亲面前撒娇又卖萌的,他不觉得简直太恶心了吗?长这么大以来,叶承涵这个亲生女儿都没有对母亲撒过娇,而母亲更是没有如此哄着她,池骁熠和岳母才是亲生母子好吧?

    叶承涵看到母亲煞有介事地检查着池骁熠的胳膊,尤其是母亲连续瞪了她好几眼,她心里别提有多羡慕嫉妒恨了,站在那里用力地咬着苹果,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像是嚼着池骁熠的肉一样。

    "今晚如果你想在叶家住,那就住吧。别说是一晚上了,一个月或是一年都可以。"叶母确认池骁熠的胳膊没事后,她才放开池骁熠,把话题转了回来。

    池骁熠眯着眼睛对叶母笑了笑,"好,谢谢妈。"

    叶承涵什么也没有说,用力地点点下巴,转身就往外走。

    池骁熠见状连忙走过去拉住叶承涵的胳膊,即便在别人眼里叶承涵像是在无理取闹,池骁熠还是耐心又温柔地问:"怎么了?你想回家,我就陪你来了,并且也住在了这里,你怎么反而不高兴了?"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不高兴?"叶承涵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尤其在池骁熠的态度这么好的情况下,她又恼又恨道:"池骁熠,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发现,自从我们的女儿生下来后,你的智商就从来没有在线上过,还是说你心里根本没有我了,才不顾及我的感受、不再揣摩我的心思了?"

    池骁熠愣了几秒钟,"我??"

    他当然不是智商和情商下降了,但也承认自己不像以前那样对叶承涵"步步为营、满腹算计"了,毕竟他知道了叶承涵也深爱着自己,他以为自己和叶承涵能坦诚相待了,叶承涵会对他表达出所有的心里想法,以及那些藏着、掖着的事。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像现在叶承涵是在生气,却还是不明确地让他知道她生气的点在哪里,果然女人都是这样。

    池骁熠抿了抿唇,把刚刚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既然叶承涵指责他对她不够用心,那他就好好琢磨她的心思可以吧?

    刚刚池骁熠和叶承涵是在闹着玩,但此刻叶母见两人是真的吵起架来了,叶母心里担忧,没有再搅和进去,蹙着眉沉默地看了蓝悠悠一眼,后者对她摇摇头,晃了晃抱在怀里的小妍妍。

    于是叶母秒懂了。

    但叶承迹这个缺一根筋的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以为池骁熠和叶承涵吵架是因为把小妍妍留在了叶家,他搂住蓝悠悠的肩膀劝道:"我知道你喜欢孩子,我们不是正在努力吗?小妍妍毕竟是骁熠和承涵的,你??"

    结果叶承迹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母和蓝悠悠两人异口同声地打断他,"滚!"

    叶承迹:"??"

    叶承迹见母亲和老婆都发火了,他立即怂了,小媳妇一样委屈地看了两人一眼,他乖乖地闭上嘴。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僵硬,叶承涵红着眼睛看了池骁熠半分钟,紧接着甩掉池骁熠抓着她胳膊的手,头也不回大步往门外走。

    池骁熠立即跟上去,不忘转身叮嘱叶母几人好好照顾他的宝贝女儿。

    叶承涵走到玄关处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一下子停在那里,池骁熠低着头差点撞上去,正要问叶承涵怎么了,叶承涵却一把推开他,什么也没有说,返身又走回去客厅。

    而池骁熠脚下一个踉跄,不小心后背"砰"撞在了实木鞋柜上,顿时一股剧痛传来,池骁熠满头冷汗地靠在那里,连去追叶承涵的力气都没有了。

    叶承迹听到动静后跑过来,伸手把池骁熠扶起来,笑着满是嘲弄道:"妹夫不是我说你,承涵在女人中确实强悍了一些,但你被她欺负到这种地步,也太丢我们男人的脸了,你就没有想着重振夫纲吗?"

    叶承涵的话音刚落下,池骁熠上前半步,直接面对面把叶承迹按在了墙壁上,池骁熠的手臂卡在叶承迹的脖子上,叶承涵呼吸不过来,一张白皙英俊的脸都涨红了,睁大眼睛满是惊恐地看着池骁熠。

    而池骁熠俯下身凑近叶承迹,勾着唇意味深长道:"我不知道是否要重振夫纲,但我觉得至少我要在大哥你的面前立一下规矩,你说是不是?"

    叶承迹:"??"

    叶承迹注意到池骁熠眼中的危险,他立即狗腿地点点头,"是!"

    池骁熠满意地抬了抬下巴,神色傲娇且轻蔑,一下子松开叶承迹,叶承迹"嘭"栽在地上,池骁熠转身悠悠然往客厅里走回去。

    叶承迹怨念地盯着池骁熠的背影,在心里问候着池骁熠祖宗十八代,他现在算是发现了,如今在叶家,他这个亲生儿子不如池骁熠这个女婿,他是食物链最底端的。

    池骁熠以为叶承涵改变了主意,今晚要留在叶家了,但叶承涵上楼没过五分钟,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池骁熠见她手里提着一个袋子,看起来像是装得什么衣服,池骁熠自然而然地伸手要接过来。

    "我自己拿。"叶承涵做贼心虚似的猛地把手背到后面,语气有些不高兴地说,可池骁熠注意到叶承涵的脸不知为何泛起绯红色。

    池骁熠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下一秒钟就猜到了,他的闷骚老婆该不会是买了什么情趣内衣吧?

    池骁熠脑子里浮现出十八.禁的画面来,刚刚还想着等女儿睡觉后再回家,此刻他精.虫上脑,平日里的掌上明珠早就丢着不管了,恨不得立即回去自己家里疼爱叶承涵。

    一路上池骁熠把车子开得飞快,而叶承涵坐在副驾驶座上,用两手把袋子紧紧抱在怀里,低着头不好意思去看池骁熠,紧张得鼻子上都沁出细密的汗,察觉到池骁熠在飙车,叶承涵更加不安了,"你慢点??"

    "你不想我快点?"池骁熠侧眸瞥了叶承涵一眼,唇边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他漆黑的眼眸里熠熠生辉,声线低沉又暧昧地对叶承涵说:"我智商一直爆表,就如现在我知道你希望我快点一样。"

    叶承涵猛地抬头瞪向池骁熠,"你??能不能正经点?"

    说完叶承涵觉得好气又好笑,本来她以为有了女儿后,池骁熠变得稳重成熟了,时刻都在女儿面前树立高大的父亲形象,从未当着女儿的面对她说过像以前那样露骨的话,亲密的事有时候也是适可而止。

    但事实证明她想错了,这女儿一不在身边,池骁熠就原形毕露了,这让叶承涵心里安定下来,又变得欢喜,原来并不是池骁熠对她没有性.趣了,此刻从池骁熠那种想立即把她吞吃入腹的眼神里,就可以知道池骁熠有多渴望她。

    车子停下来后,池骁熠走过去从外面给叶承涵拉开车门,他伸出修长的手臂箍住叶承涵的腰,把叶承涵搂到怀里,池骁熠弯身就要将叶承涵打横抱起来,只是被叶承涵拒绝了。

    叶承涵推开他,落荒而逃似的往屋子里走。

    池骁熠舒展眉宇笑了笑,表情里含着的全都是宠溺和温柔,跟着叶承涵一起走到楼上的卧室,叶承涵催促着他先去洗澡。

    池骁熠却是一把从背后抱住叶承涵的腰,俯身将下巴放在叶承涵的肩膀上,池骁熠用胡渣蹭了蹭叶承涵脖子里细嫩的肌肤,他贴着叶承涵的耳朵沙哑地问:"我们不要一起洗个鸳鸯浴吗?好久没有过了??"

    "以后??"池骁熠灼热的呼吸全都喷洒在耳垂处,让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手下越发抓着装衣服的袋子。

    叶承涵担心再这样下去,她直接会被池骁熠就地正法了,那她准备的游戏不是白费了?

    叶承涵推了推池骁熠,故作冰冷地命令道:"快去。"

    "好。"池骁熠笑着应叶承涵,见叶承涵的耳朵上红得滴血,他更是垂涎得厉害,但为了配合叶承涵,他只能克制着,低头在叶承涵的脖子上留了一个深深的吻痕后,池骁熠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叶承涵,目光落在叶承涵手中的袋子上,池骁熠眯着眼睛吐出两个字,"等我。"

    叶承涵心跳剧烈,"嗯。"

    后来等池骁熠洗过澡围着浴巾出来时,叶承涵强迫自己不去看池骁熠那太过性感完美的身材,提着从叶家拿回的袋子,匆忙进去了浴室。

    而池骁熠坐在床沿上擦干头发,看到床头柜上放着叶承涵的照片,池骁熠只觉得心里异常柔软满足。

    不过另一方面,他刚压下去的渴望又一次涌了上来,池骁熠听着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脑子里浮现出叶承涵待会出浴的样子,于是池骁熠就心猿意马起来了,一下子把床头柜上的相框抓在了手里。

    真正算起来,从那次池骁熠在酒店让叶承涵怀孕,直至养胎生下女儿到现在,池骁熠有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和叶承涵做过了,不知不觉间禁.欲了这么久,连池骁熠自己都不敢相信。

    大半个小时后叶承涵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池骁熠听到动静后猛地抬头看过去,只见叶承涵穿着一身粉红色的??猫咪的衣服?

    而且头上还有两只耳朵,那个样子可爱宛如精灵,跟平日里的冷若冰霜截然相反,若不是见过叶承涵没有穿衣服的样子,平日里池骁熠简直不敢相信原来叶承涵竟然也这么有料。

    池骁熠被眼前的场景冲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效果,他怔愣了数秒,直直盯着叶承涵,随后池骁熠从床上长身而起,大步流星地向叶承涵走过去。

    叶承涵此刻把自己打扮成猫咪的样子,面对气场强大的池骁熠,她真觉得自己犹如一个猎物,在池骁熠步步紧逼而来时,叶承涵惊恐地盯着池骁熠,下意识地往后退着,直到脊背贴上浴室的门。

    "你??"叶承涵真的被池骁熠吓到了,尤其在对上池骁熠那一双猩红的眼睛时,叶承涵害怕得颤抖起来,看了一眼身侧的浴室,她转身就往里面跑。

    然而没有三步,就被池骁熠从后面抓住了胳膊,下一秒钟池骁熠直接抱住叶承涵的腰,凭借着强健高大的身体和男人的力气,池骁熠轻而易举就面对面把叶承涵抱了起来。

    池骁熠低头凑过去,用力地吻住了叶承涵的唇。

    叶承涵也不再矫情了,两手抱住池骁熠的脖子,闭上眼睛激烈地回应着池骁熠,往常因为叶承涵怀孕、养胎以及后来的身体状况,每次池骁熠亲吻她时,都不得不适可而止,以免控制不住自己对叶承涵做出禽.兽的事情。

    如今医生告诉池骁熠叶承涵的身体调养好了,池骁熠也就不用再顾及什么,饿了一年多的狼此刻像是发了疯,与其说是在亲吻叶承涵,倒不如说是在咬,那架势仿佛要将叶承涵身上的肉吃下去一样。

    "疼??"叶承涵有些受不住,口齿间全是血腥气息,指甲用力地掐在池骁熠的脖子后面,试图让池骁熠稍微冷静一下,她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一块肉好吗?

    然而池骁熠却不管这些,好不容易放过了叶承涵的唇,他又低头,张口往叶承涵的脖子上咬下去,两只手也准备撕扯她的衣服。

    "别这样??"叶承涵几乎快要哭了,池骁熠这个疯子,他现在根本就是精神失常了吧?她不在乎买这件衣服花了多少钱,但如果就这样被池骁熠撕碎了,那还有什么情趣?

    池骁熠听到叶承涵的声音里带着哽咽,他手下的动作猛地一顿,这才抬头看向上方的叶承涵,一下子就对上叶承涵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无比的柔软又惹人怜爱,这让池骁熠浑身的神经都颤抖起来。

    "宝贝??"池骁熠的嗓音性感沙哑得不成样子,贴过去在叶承涵红肿的唇瓣上温柔地亲了亲,池骁熠的眼睛里冒着绿光,"你还真是会玩。"

    池骁熠是风月场合里混过来的人,要论起这方面,叶承涵在他面前也只是小学毕业的水平,叶承涵哪里有他会玩?

    第二天早上叶承涵醒来时,发现自己依旧躺在池骁熠的怀里,池骁熠这个时候还没有起床,叶承涵迷迷糊糊地推着池骁熠,"别睡了,起床给妍妍冲奶粉啊??"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41/67939738.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