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170:那些都是你的替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叶承涵虽然没有把孟妍骂得狗血淋头,但孟妍走得时候,还是哭得很厉害,她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叶承涵吩咐司机将孟妍送到柳源东的住所去。【手机阅读:https://m.duаnqinɡsi.cоm】

    孟妍离开后,叶承涵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到晚上十点多钟池骁熠还没有回来,叶承涵等不了了,昏昏沉沉地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将近凌晨时池骁熠才回来,一进门看到叶承涵放着的鞋子,池骁熠的动作一顿,紧接着大步往客厅里走去。

    池骁熠见叶承涵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的眉宇深深锁起来,既生气又心疼,他俯身要把叶承涵抱起来,结果眼角余光瞥到茶几上没有收走的泡面桶,于是池骁熠心里的这股火怎么都压不住了。

    在沙发上睡就算了,竟然还敢吃泡面这种垃圾食品,看来这女人最近真是欠收拾,池骁熠的眸子里骤然一暗,大手倏忽握住叶承涵的半张脸,另一手则放在叶承涵的肩膀上,随后池骁熠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叶承涵的唇。

    "唔??"池骁熠吻得时间长了,叶承涵在睡梦中感到窒息,下意识地张嘴迎合着池骁熠,但半天仍旧没有醒。

    池骁熠干脆用手在她的耳朵上掐了掐,叶承涵发出一声嘤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正对上池骁熠那一双深邃的眸子。

    叶承涵一下子笑了,软绵绵又沙哑地叫了一声,"池骁熠,你终于回来了?"

    "不然你以为自己是在做春.梦呢?"池骁熠嗤笑着说,保持着俯身的姿势,见叶承涵还没有清醒过来,他用力在叶承涵娇嫩的唇瓣上咬了一下。

    叶承涵痛得叫了一声,迷惘的眸子渐渐变得清亮。她伸手推开池骁熠,蹙着眉头说:"你做什么?我睡得好好的??"

    叶承涵的话还没有说完,池骁熠的手指就按在了她泛着润泽的唇瓣上,"就为了要找我离婚,连饭都顾不上吃了,结果跑到我这里饿了,就吃泡面?冰箱里有食材,怎么不自己做?"

    池骁熠这话里透着恼恨,更多的则是对叶承涵才有的疼惜,叶承涵看着脸色紧绷的池骁熠,她心里忽然甜蜜起来,瞥了一眼孟妍吃过的泡面桶。她不假思索地说:"泡面挺好吃的,我还打算把汤喝了呢。倒是你还好意思质问我,这么晚你才回来,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吧?"

    "你就是懒得动手做饭。"池骁熠不理会叶承涵的嘲讽,他屈起膝盖弯身蹲在叶承涵的腿边,随后把脑袋贴在了叶承涵隆起的肚子上,强撑着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全都崩塌了,所有的疲惫和消沉包围了池骁熠。

    他沙哑又艰涩地说:"我和几个医生开会了,阿辙的情况很不乐观,或许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叶承涵的臂弯里自然而然地搂着池骁熠的脑袋,顺着他墨色的短发,像是对待孩子。闻言她的手指一下子僵硬了,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整个客厅里陷入一片沉寂中,叶承涵觉得胸口窒闷,有些呼吸不过来,也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池骁熠感到叶承涵肚子里的孩子动了起来。

    池骁熠的心情总算好转,蹲在那里满是怜爱地对女儿说:"小妍妍你是在抗议吧?你妈妈竟然给你吃泡面,以后你不要认她这个妈了。"

    "喂!"叶承涵立即对池骁熠瞪起了眼睛,手指拽着池骁熠的头发,"应该是不认你这个爸爸才对,那天我们说好的谁不离婚,谁就是孙子的。你难道又想反悔?"

    池骁熠闻言抬起头,仰望着叶承涵,他眨了眨眼睛,看上去单纯又无辜的样子,突然叫了一声,"奶奶。"

    叶承涵:"??"

    池骁熠抱住叶承涵的腰,发挥了他的无赖本质,"我叫你奶奶,我做这个孙子还不行吗?说话算话,我认了你奶奶,你就不会跟我离婚了对吧?"

    "??"叶承涵无言以对,真没有想到池骁熠会来这一出,自称孙子,他还要不要脸?之前不是很大男子主义,整天跟个大爷似的吗?现在为了不离婚,连自尊他都可以不要了。

    叶承涵赶紧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把录音功能打开,她幸灾乐祸地笑着对池骁熠说:"再叫几遍,我就考虑还要不要跟你继续过下去。"

    "只要是不离婚,不要说是奶奶了,你让我叫你姑奶奶、女王大人,都没有问题。"池骁熠就让叶承涵录音,叶承涵已经洗过澡了,他掀开叶承涵穿在身上的睡衣,脸在叶承涵温热的肚子上蹭了蹭,"你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但我们这不是演琼瑶剧,就算你不想听,我也要说。"

    "我可以当着我们女儿的面发誓,我和孟妍真的没有暧昧关系。她是柳源东的妹妹,柳淳芳娘家那边的人,先不说是否乱.伦了,最主要的是我这人的原则兔子不吃窝边草,即便她勾引过我,我的立场也很坚定。"

    叶承涵已经听孟妍说过一遍了,刚刚她就把孟妍这个最大的情敌解决了,所以此刻叶承涵的心情很不错,只是她并没有立即原谅池骁熠,挑挑眉反问:"原来你池二少爷找床.伴还有原则,所以如果孟妍她不是窝边草,你这个老兔子早就把她吃了?"

    池骁熠:"??"

    叶承涵这根本就是在钻牛角尖,让他怎么回答?若是否认了,叶承涵肯定不相信,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叶承涵不得废了他?

    池骁熠起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拉住叶承涵的手,直接按在了自己两腿间凸起的那个位置。

    叶承涵吓了一大跳,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池骁熠的炙热,而且这流氓一会功夫竟然勃.起了,叶承涵红着脸要把手收回来。

    池骁熠却是死死按住她,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到最后叶承涵放弃了挣扎,低下头不敢看池骁熠灼热的视线,她支支吾吾地问:"你做什么?有话好好说,不要耍流氓。"

    "我就是在一本正经地跟你谈事情。"池骁熠当真没有开玩笑,此刻他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连时常噙在唇边的戏谑笑意都没有了,池骁熠紧盯着叶承涵,低沉地说:"我承认我过去确实有几个女人,但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多。"

    "我跟你结婚的时候,我已经将近三十岁了,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这个年纪不可能没有几个女人,我没有为你守身如玉,是我不对,可承涵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对你抱有希望。"

    "我觉得我的生活就这样了,每天有开不完的会议,前一个小时还在这个城市,或许下一秒钟我就在千里之外的某个地方了,我身边的女人每隔几天就会换,未必发生过床上关系。但最后谁都没有留在我身边。"

    "我没有想过要跟那些女人谈恋爱,更不可能和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结婚,哪怕我一个人孤单到老,也无所谓了,我过去那些年的生活模式就是这样的--按部就班、死寂如水,我习惯了这种犹如行尸走肉一样的状态,从未想着去改变。"

    "若说过去我的生命中有那么一点意义和色彩,无疑就是你叶承涵了,然而你却是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的那一个,曾经在我心里你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你和那些女人不一样,我默默地关注着你、守护着你。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和付朝桓在一起,即便我自己痛不欲生,我也成全你,我想着只要你能幸福就够了,所以在你被池曼送到我床上之前,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这辈子能跟你在一起。"

    叶承涵:"??"

    池骁熠这一番深情的表白,分分钟就让叶承涵投降了,果然她就不能给池骁熠说话的机会。

    叶承涵表情呆愣地看着池骁熠,听到这里,她猛地回过神,摇摇头打断池骁熠,"我们谈得是过去你的那些女人,但结果你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你觉得我相信吗?你别再给我灌迷药了,现在我对你的情话和甜言蜜语都有免疫了,听后没有一点感觉。"

    "那我以后不说了,就把所有的真情憋在心里。"池骁熠伸出另一只手,把叶承涵搂到怀里,炙热的唇贴在她的耳边,男人的语气落寞又自嘲,"事实证明我所谓的成全,并不是伟大。而是太傻、太懦弱了。"

    "过去的那些年里,我从未试图从付朝桓身边把你抢到我的手里,因为我觉得感情是两情相悦的,一直都是我单恋着你、我一厢情愿,既然你不喜欢我,我就不能勉强你,我希望你能幸福。"

    "而我自己就像收集标本一样,找着所有跟你相似的女人,我试图从那么多的一眉一眼、一唇一鼻中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你,但我始终都没有成功。我和那些女人仅仅只是肉.体.上的关系,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你不是总是骂我禽.兽吗?没错,在那些女人眼里,我就是一个禽.兽,因为只有禽.兽才顾着身体上的欢愉,可我跟她们就连最起码的快.感都没有,在那些女人身上,我从来没有高.潮过,就算是勃.起,那也是在想着你的情况下。"

    叶承涵只知道池骁熠喜欢自己很多年了,但她并不清楚池骁熠是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她也是第一次听池骁熠说那些女人都只是她的替身,面对这样偏执又疯狂的池骁熠,叶承涵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我给你的,全都是干净的。"池骁熠把叶承涵的手按在他的火热之上。客厅里的灯光下,男人的目光坚定又深情,"我跟那些女人做.爱时,从来都是戴着TT,唯独对你叶承涵一人坦诚相对。"

    "承涵,如果那个时候我能预料到这辈子我有机会拥有你、和你成为夫妻,那么我一定会把你在乎的'纯洁'和'干净',全都留给你。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觉得我过去的女人太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害怕我有一天会背叛你。"

    "但现在你知道了吗?过去的那些女人只是你的替身,如今我已经得到你了。我那么爱你、珍惜你,又怎么可能还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你以为我整天只会说甜言蜜语、时刻想着跟你上.床是吗?"

    "那是因为我每分每秒都想跟你腻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我也很满足了,而不是浪费时间玩那些花里花哨的东西。对比之下,我很现实,我就只想抱着你、吻你或是在床上疼爱你。"

    "你见过我对其他哪个女人是这样的吗?你是不是忘了,我在外人面前很高冷,若不然你怎么会觉得我总是摆架子、是个大爷?这个世上,我也就只有在你叶承涵眼里是个流氓,对你有说不完的情话。"

    叶承涵像是被雷劈中一样,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池骁熠。池骁熠很少说正经话,并且刚刚是叶承涵认识池骁熠这二十几年来,池骁熠一次性说得最多的,叶承涵的脑子明显有些转不过来。

    池骁熠见叶承涵怀疑自己,他就有些不高兴,多深情又感人的一番表白,他平日里都埋在心里,别扭着不好意思说出来,现在好不容易全都告诉了叶承涵,叶承涵竟然接受不了他突然转变的风格吗?

    果然女人是最麻烦、最复杂的,叶承涵口口声声嫌弃他太流氓,总是调戏她,现在他正儿八经地表白了,叶承涵难道不应该感动到流泪,顺便也给他一个深情表白吗?但结果跟自己想象中的一点不一样。

    此刻池骁熠心里后悔得要命。

    "你现在可以不信,反正时间总会证明我对你叶承涵是真爱。"池骁熠放开叶承涵,别过头,他黑着一张脸说:"我平日里对你有多好,你自己感受感受。如果这样还怀疑我的感情,那么??"

    池骁熠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承涵冷笑着打断他,"那么你要怎么着我?这才几分钟不到,你就原形毕露了池骁熠?"

    "??"池骁熠狠狠地瞪着叶承涵,他本来就不是善于煽情的人,而是强取豪夺的霸道总裁好吗?叶承涵可以甩他耳光,跟他掐架,怎么样都行,就别像刚刚要求他一本正经、深情款款。

    叶承涵知道这男人又别扭了,有时候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从他们认识的那天起,池骁熠就不太会表达感情,所以当时五岁的池骁熠直接吻住了三岁多的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喜欢她。

    几天后,池骁熠从幼儿园的大班降级到了她所在的小班,并且成为了她的同桌,当时池骁熠从书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

    "心"形的铁盒子,系着粉红色的彩带,池骁熠不由分说地往她手里塞,随后立即别开头,僵硬又冷淡地说:"给你的,赶快吃,你不要讨厌我。"

    如今叶承涵模糊地想起两人小时候,她的心里就像吃着那时的巧克力一样甜蜜,叶承涵笑了笑,伸手抚上池骁熠的脸,让池骁熠看着她,"其实我也有话对你说。"

    闻言池骁熠的眉宇拧了起来,不过叶承涵主动摸他的脸。这让他心里的不悦全都烟消云散了,池骁熠眯起细长的眼睛,傲娇又不屑地反问叶承涵,"你要说什么?"

    "如果你是说你也爱我,那就没有必要了,我不会像你这样强人所难,因为有些话说了,对方也不会相信。"

    叶承涵赞同地点点头,"那我不说了。"

    "??"池骁熠几乎要挠墙了,激将法对叶承涵没有用,其实他心里特别想听叶承涵也对他表白。

    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叶承涵从来没有明确表达过她对他的心意,就算如今他相信叶承涵是爱自己的,可若是听到叶承涵亲口告诉他,池骁熠觉得自己会兴奋得哭死。

    池骁抿了抿唇,决定不要脸了,反握住叶承涵的手说:"要我求你是不是?那我叫你姑奶奶行吗?"

    "哈哈哈??"叶承涵先是一愣,紧接着大笑了起来,震得自己连肚子都有些疼了,眼看着池骁熠的俊脸越来越黑,叶承涵只好收起神经病一样的笑。

    随后叶承涵贴过去,两手搂住池骁熠的脖子,叶承涵的声音很轻,"其实我想告诉你,我的第一次??"

    池骁熠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铃声盖过了叶承涵的那句话,叶承涵只好放开池骁熠,让池骁熠先接电话。

    都这个时间点了,池骁熠以为是医院那边出了什么事,是陈默打来的,他阴着一张脸问候了一遍陈默的祖宗,结果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江心瑶找他。

    池骁熠拧起眉宇,拒接了江心瑶,并且把江心瑶拉入了黑名单。

    叶承涵自然也看到了,于是免不了醋劲大发。冷嘲热讽地问池骁熠,"怎么不接?你是心虚了吧池骁熠,刚刚是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的?"

    "如果算一下的话,江心瑶是你的表妹对吗?而且某个男人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他是干净的,跟别的女人做.爱都戴了TT,结果江心瑶怀孕一事怎么解释?现在你知道什么叫打脸了吧?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埋完。"

    一提到江心瑶,池骁熠就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所谓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曾经跟江心瑶这个女人有牵扯,是池骁熠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

    而至于在叶承涵怀孕之前,他为什么要和叶承涵离婚,跟江心瑶在一起,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给叶承涵一个解释,叶承涵虽然缺心眼,但她不傻,可很明显池骁熠依旧逃避这个问题。

    池骁熠收起手机,转头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泡面桶,随即心疼地问叶承涵,"只吃了泡面怎么行,你还饿不饿?我去厨房给你煮点粥当宵夜。"

    "我困了,你抱我上楼睡觉吧。"叶承涵还是没有澄清泡面是孟妍吃的,她就是要让池骁熠心疼死,看到池骁熠那样的眼神,她心里就无比的愉悦和满足,这男人有时候就要虐他一下。

    池骁熠只好点点头,伸手搂住叶承涵的腰,起身把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结果池骁熠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连同叶承涵差点摔在地上。

    他立即稳住身形,自己都被自己吓得面色苍白,低头看着叶承涵,池骁熠嫌弃地说:"你确实不应该再吃了,现在都胖成什么样子了?我抱都抱不动了。"

    "??"叶承涵气得磨牙,几个月前是哪个男人说胖点好,就算胖成猪也没有关系,摸起来更加有手感的?现在真的这样了,他池骁熠的心思就暴露了吧?

    果然这男人的情话绝对不能再相信了。

    话虽这样说,后来池骁熠还是一路把叶承涵从楼下抱到了二楼的房间里,池骁熠腾出一只手开门,走进去将叶承涵放在床上,俯身亲了一下叶承涵的唇,男人邪魅地笑着说:"虽然很久没有运动了,但我的体力还是不错对吧?"

    叶承涵闻言一愣,反应过来池骁熠说什么后,她的脸顿时红得滴血,拿起枕头就往池骁熠头上砸,让池骁熠滚去浴室洗澡,身上全都是烟味。

    "以后绝对不会再抽了。"池骁熠捉住叶承涵的手腕,低头又在叶承涵的唇上用力吻了吻,这才笑着走去浴室。

    第二天早上,叶承涵醒来时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蹙着眉头坐起身,叶承涵刚要掀开被子,池骁熠穿着白色的衬衣走进来,他到柜子那里把叶承涵的衣服拿出来,返回身在床头坐下。

    池骁熠自然而然地伸出手,也不管叶承涵红着脸,帮叶承涵脱着身上的睡衣,池骁熠一边低沉地说:"我做好了早餐,你吃过后再回叶家。若是想留在我这里,我就请几个佣人过来照顾你,因为最近我可能会很忙。"

    叶承涵能猜出池骁熠要忙什么,唐家正处在四分五裂的状态,池骁熠这个时候收购唐家,是最好的机会,而且如今池北辙生死未卜,林敏南的孩子可能死在了爆炸中,陈默无暇顾及恒远医院??等等这些事,全都落在了池骁熠一个人的身上。

    叶承涵能理解池骁熠,不怪池骁熠没有时间陪着她,她反而心疼池骁熠太操劳了,任由池骁熠帮她穿着衣服,叶承涵想了想说:"我回叶家吧。"

    "我母亲每天都给我和我大嫂做好吃的,所以我才会变得这么胖,待在你这里吃泡面,或许能瘦下来。"

    "这是在怪我?"池骁熠还没有给叶承涵穿好上衣,直接把脑袋埋过去,一手罩住叶承涵胸前的那一团绵软,他沙哑地说:"你胖了,这里就是我最大的福利。哎??为什么女人怀孕期间,不能有性.生活?明明这个时候才是最让男人舒服的啊??"

    叶承涵听到这里,一巴掌拍在了池骁熠的头上,"你当着小妍妍的面这个样子,小心以后等她出生了,会把你当成流氓。"

    "那不可能。"池骁熠在叶承涵雪白的肌肤上种着草莓,含糊不清却笃定地说:"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这辈子有机会在一起了,她怎么会不爱我?"

    叶承涵:"??"

    池骁熠这货一大清早到底在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池骁熠就有些受不住了,下身的某物涨疼得厉害,他立即把叶承涵的衣服穿好,"我去浴室给你挤牙膏。"

    叶承涵的视线瞟了一眼池骁熠隆起的下身,笑了笑说:"是挤其他东西去吧?"

    "??"池骁熠不理叶承涵,转身大步往浴室里走。

    叶承涵下床正要跟着池骁熠进去,但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陌生来电,叶承涵犹豫着接通,"你好。"

    "是我,江心瑶。"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41/67939689.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