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098:我一直在你身后,只要你回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乔凝思生平就没有干过这种事,带着一个男人去高级会所找小姐,唐大少爷的意思是要在今晚结束处.男之身,找一个让他顺眼的女人就可以了。【*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一路上郝荼菲开着车子,乔凝思和唐卓尧坐在后面,乔凝思盯着唐卓尧那一张颇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脸,很久后乔凝思试探地问:"你确定自己要的是女人,而不是男人吗?"

    乔凝思这话说完,唐大少爷转过头用那双绿褐色的瞳孔死盯着乔凝视,那感觉别提有多渗人,吓得乔凝思往后一缩,正要纠正刚刚只是玩笑。

    谁知唐大少爷抿了抿唇,很认真地回答乔凝思,"如果没有哪个女人能让我看顺眼,那就换男人好了。"

    乔凝思:"??"

    这货果然病得不轻,他说男女都可以,所以意思是唐大少爷压根不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今晚就是为了来验证他自己是否正常吗?

    乔凝思觉得很有这个可能,毕竟唐大少爷没有谈过恋爱,不让任何人触碰他,估计他连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

    乔凝思看了一眼始终沉默的郝荼菲,心思忽然一动,转头笑着对唐卓尧说:"你的要求仅仅是只要顺眼就行,那么郝小姐不是让你最顺眼吗?刚好郝小姐也是未婚,倒不如你们两人凑合凑合算了,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

    闻言郝荼菲冷笑,从后视镜里看着唐卓尧复杂的脸色,郝荼菲讥诮地对乔凝思道:"池太太你是假装不知道,还是真的迟钝?"

    "唐大少爷看谁最顺眼,那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也就是说他如果看哪个女人特别顺眼了,那就代表他喜欢上了那个女人。"

    "什么??"乔凝思的心里顿时一慌,她虽然不知道唐卓尧的择偶标准,但乔凝思知道对比其他人,唐卓尧不仅不排斥她,甚至唐卓尧很自然地亲近她。

    乔凝思想起那天在车上唐卓尧靠在她的肩膀上睡着了,以及唐卓尧请她和池北辙吃饭,选择了风景优美种有凤凰木的餐厅,在这点上唐卓尧用了很大心思吧?上次她拒绝了唐卓尧单独和她一起吃饭的邀请,唐卓尧的表情很失落。

    直到现在,乔凝思对唐卓尧的认知还是有点模糊,只觉得唐卓尧整个人特别淡、不真实,似乎对什么人和什么事都没有兴趣,所以在郝荼菲说唐卓尧最喜欢网游时,乔凝思根本无法把网游和唐卓尧联系在一起,她更不知道唐卓尧喜欢一个人后,会是怎样的表现。

    如果真的像郝荼菲说得,唐大少爷看顺眼哪个女人,就是喜欢了,那么可以确定唐卓尧喜欢的是她,这个结论让乔凝思心里又是惊颤又是慌乱,她有了池北辙,当然不会和其他任何男人暧昧不清。

    而唐卓尧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就算他们之间的亲情很薄弱,但至少她把唐卓尧当做很好的朋友。她不希望这种友情变质了,如果唐卓尧对她是男女之情,那么她和唐卓尧还能继续做朋友吗?

    乔凝思一脸肃穆地看着唐卓尧,想说些什么,但唐卓尧并没有明确表达出来,到时候唐卓尧会嘲笑她自作多情。

    乔凝思抿了抿唇,略一沉吟,像是闲聊一样对唐卓尧说:"虽然我不喜欢朱静芸,但昨晚阿辙让我叫你代为转告朱静芸。我和阿辙两个人现在过得很幸福,正在努力给我们的家里带来一个孩子。"

    "医生说我们两人的身体都很好,真想要孩子的话,估摸着也就几个月就能怀上了。"

    唐卓尧闻言浑身蓦地一震,出乎乔凝思意料,唐卓尧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瞳孔里,此刻涌出的却是狂喜,他两手一把抓住乔凝思的肩膀,激动万分地问:"你真的快怀孕了?!什么时候生?"

    乔凝思:"??"

    既然是快怀孕了,那就还没有怀孕。唐大少爷现在关心什么时候能生下来,是不是太早了?这根本不是人为控制的,更何况她生育的几率那么小。

    本来乔凝思心里很难受,只是看到唐卓尧为她和池北辙高兴的样子,她又好受了很多,另一方面,既然唐卓尧殷切地希望她和池北辙能生下孩子,或许就证明唐卓尧并不打算破坏她和池北辙的婚姻吧?

    如果唐卓尧是单恋,并且把对她的感情埋藏在心里,永远不表达出来,那么乔凝思就装作不知道,这样相处起来,彼此都很轻松。

    乔凝思见唐卓尧执着地想要一个答案,她点点头,"嗯,不出意外的话,最晚在今年年底就可以怀上了。"

    "好。"唐卓尧郑重地应下一个字,意识到自己弄疼了乔凝思。他连忙松开手,紧接着弯起胳膊一下子用力抱住了乔凝思,唐卓尧贴在乔凝思耳边,低沉地说:"我期待你和阿辙的孩子早点来到这个世上。"

    大概是太激动了,乔凝思能感觉到唐卓尧肌肉的僵硬,以及剧烈震动的胸膛,这样一个拥抱亲昵而又不暧昧,可能真的跟血缘有关,印象中身为兄长的乔凝冽从来没有抱过她,而此刻被唐卓尧抱着,他身上有淡淡好闻的气息,让乔凝思觉得温暖,心中无比宁静。

    于是她也抬起手臂抱住了唐卓尧的背。

    唐卓尧的瞳孔大睁了一下,随后唇畔勾出一抹弧度,把脸埋在乔凝思的头发里,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郝荼菲给唐卓尧订了一个包间,三个人一起走进去时,没想到竟然在走廊里碰上叶承涵。

    叶承涵看上去匆匆忙忙的,正要往乔凝思隔壁的包间里走,两人一见到对方,异口同声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陪朋友来的,他想??打发下寂寞。"乔凝思指着身侧的唐卓尧,及时把唐卓尧来找小姐的话吞了回去。

    而叶承涵大晚上的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是来??约会情郎的?那么也就只有付朝桓一个男人了。

    乔凝思有点搞不懂池骁熠,像池骁熠那么精明城府的男人,必定知道叶承涵半夜三更时常和付朝桓约在会所这种暗示性强的地方见面,据乔凝思的了解,池骁熠的占有欲不比池北辙少,所以池骁熠难道对叶承涵的行为放任不管吗?

    "我和朋友见面。"叶承涵依旧不待见乔凝思,就这样冷淡而敷衍地说了一句,随后打开隔壁的门进去了。

    乔凝思也没有再去理会,跟着郝荼菲和唐卓尧走进房间,才发现里面还可以唱歌,郝荼菲把麦克风递给乔凝思,乔凝思摇摇头说自己是个音痴。

    郝荼菲冷冷嘲笑一声,没有勉强乔凝思,打开啤酒倒入杯子里,一杯给乔凝思推了过去,乔凝思自然会喝啤酒,端起后正要给郝荼菲碰杯。

    谁知唐卓尧却按住了乔凝思的手,拧着修长的眉宇说:"你不是在备孕吗?以后酒精这些全都不要沾了。"

    说着唐大少爷拿走乔凝思的杯子,随后跟郝荼菲"叮"地碰撞过去,唐卓尧一下子就把大半杯啤酒灌了下去,那豪爽的样子看得乔凝思目瞪口呆,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喝酒壮胆吗?

    郝荼菲则完全是因为心情不好,跟着他们一起过来喝酒消愁的,在乔凝思一边盯着屏幕上的歌词,一手拿着薯片吃的几分钟时间里,唐卓尧和郝荼菲已经喝下去一瓶啤酒了,乔凝思的手顿住唇边,衔着薯片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两个人。

    唐卓尧和郝荼菲的酒量倒是出奇得好,两人喝了三瓶啤酒下去,看上去都没有什么事,乔凝思突然起了恶作剧心理,一个人在旁边打开一瓶白酒,在郝荼菲转过头找着什么时,她趁郝荼菲不注意,就把白酒往郝荼菲的杯子里倒,随后立即坐回去,继续不动声色地吃着自己的零食。

    郝荼菲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而唐卓尧也不提醒她,因此郝荼菲紧接着喝了一杯啤酒兑白酒的,在唐卓尧也加入乔凝思的阵营中后,没过一会郝荼菲就有些醉了,似乎这时才猛然想起正事,她连忙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出去。

    郝荼菲对这种地方很熟悉,唐卓尧说郝荼菲当年就是在这家会所里做陪酒时,认识陈默的,乔凝视惊讶地点点头。

    两分钟不到,郝荼菲领了几个女人进来,环肥燕瘦各有各的韵味,年龄也是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不等,乔凝思看着那一张张化着浓妆的脸,心里并不反感,更多的则是为她们感到悲哀,不忍心再看下去,乔凝思微微闭上眼睛。

    而唐卓尧轻描淡写地扫过去后,没有一个顺眼的,摆摆手就让郝荼菲再换一批,结果第二批、第三批都不满意,郝荼菲已经让妈咪把这里的头牌都带过来让唐卓尧看了,唐卓尧依旧是表情淡淡的,没有多大的感觉。

    郝荼菲本来就有些醉了,结果唐大少爷如此不配合,这让郝荼菲终于失去了耐心,伸手一把将她认为最漂亮的某个女人用力推过去。

    乔凝思连忙从唐卓尧身边走开,而那个女人娇吟一声后,软软地倒在了唐卓尧的膝盖上,随后像是一条蛇一样,顺着唐卓尧的腿往上爬,到唐卓尧的腰间、胸膛,那女人的身体蹭着唐卓尧,伸出两条胳膊搂住唐卓尧的脖子。

    谁知前一秒还岿然不动的唐卓尧突然抓住那个女人的手臂,只听"咔嚓"两声骨骼断裂的声音,下一秒钟唐卓尧把那个女人摔在了地上,他一边拧着眉头脱外套,薄唇一动轻轻地吐出字,"滚。"

    乔凝思被吓到了,同时心里也有些生气,为那个女人打抱不平,别人是谋生赚钱的,唐卓尧既然叫过来服务了,就算不喜欢,让对方走就可以了,何必下手这么重?

    她看着郝荼菲一个人处理眼下的局面,地板上的一滩鲜血刺着乔凝思的眼睛,她的同情心泛滥,走过去恼怒地对唐卓尧说:"唐大少爷,就算你有权有势,也不至于这么欺负人吧?"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走的路,乔凝思既不反感这些小姐,也不可怜她们,但唐卓尧出手伤人真的太过分了,换做池北辙那样的仁慈的男人,绝对不会这样做,更确切地说,池北辙压根不来这种地方,何况是嫖.娼?

    乔凝思就站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身形纤细高挑,即便是在生气时,一张脸还是那么漂亮柔美,眼睛里散发着比平日里还要灼亮的光芒。

    唐卓尧眯眼,一动不动地看着这样的乔凝思,忽然脑海里浮现出她荡在秋千上笑着的画面,那样的快乐也感染了他,让他从来没有过波动的心,变得火热而澎湃。

    唐卓尧的拳头一下子紧紧攥了起来。一双绿褐色的眸子里汹涌着什么,挺直的身体构成一条僵硬的弧度,乔凝思能感觉到唐卓尧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她被唐卓尧那种宛如猛兽看到猎物的眼神惊得心里一震,直觉再待下去就会出什么事,乔凝思面色苍白着,脚下挪动正要退出去。

    谁知唐卓尧突然在这时从沙发上起身,几步上前不由分说地握住乔凝思的一只胳膊,根本不给乔凝思任何挣脱的余地,随后唐卓尧直接把乔凝思甩在了沙发上,男人高大的身躯紧接着压了上去,唐卓尧低下头,用力地擒住了乔凝思娇嫩的唇。

    他肖想、垂涎很久了。

    "唔?!"乔凝思猛地睁大了瞳孔,满脸不可置信地盯着唐卓尧,在意识到唐卓尧把对自己的喜欢付诸行动后,乔凝思踢着腿拼命地挣扎起来。

    然而唐卓尧将她整个人禁锢在身下,就像有一座大山压在乔凝思身上一样,娇弱的乔凝思根本无法撼动唐卓尧分毫,反而在这半分钟时间里。她的两片唇被唐卓尧蹂躏、攻城略地。

    乔凝思连喊叫声都发不出来,死死地睁大瞳孔,浑身哆嗦地躺在那里,灯光下两行透明的液体从她眼中涌了出来,无声无息的,很快湿了整张脸。

    唐卓尧在尝到唇齿间泪水的咸涩后,亲吻着乔凝思的动作就顿在了那里,而恰在这时,郝荼菲从外面推开门进来,一看到沙发上激吻在一起的两个人,郝荼菲的酒瞬间全都醒了。

    她用力地摇摇头,视线比之前更清明了一些,反应过来后的第一时间就是拿出手机,迅速地拍下了照片。

    乔凝思听到动静后猛地转头看过去,郝荼菲早就收起了手机,几步跑上前,用力把唐卓尧从乔凝思身上拉起来。

    随后郝荼菲将唐卓尧沉重的身躯推在地上,只听"嘭"的一声,郝荼菲也不管唐卓尧,而是蹲身在乔凝思面前,面色苍白惊慌失措地问乔凝思:"池太太你没有事吧?"

    乔凝思没有反应,唯有眼中的泪珠子不停地往外滚,郝荼菲见状满脸透着心疼,伸手帮乔凝思擦着眼泪,她安慰着说:"你不要哭了,唐大少爷他不是故意的。最近唐家那边出了很多事情,他心情不好喝了一点酒,醉了才这样。"

    乔凝思满心的悲凉,闻言往地上看了一眼,唐卓尧面色惨白、双眸紧闭,似乎已经睡了过去。

    乔凝思无法判断他究竟是不是装的,但既然他想以醉酒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她再哭着、喊着找他算账,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最后乔凝思只能咬牙吞下所有的泪水,坐起身抬手用力揉着被唐卓尧亲吻过得已经红肿的唇瓣,过了很长时间。乔凝思才慢慢地冷静下来,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种事千万不能让池北辙知道了。

    这时乔凝思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过一看果真是池北辙打来的,乔凝思连忙把房间的音乐关了,走到窗户那里接通手机。

    她从高处看着城市璀璨的灯火,压制着情绪,竭力平静地说:"阿辙,你下班了?"

    "嗯,我已经在家里了,你人呢?是在帮阿修照顾孩子,还是跟朋友待在一起?"这边池北辙坐到沙发上,一手扯松脖子上的领带,在跟乔凝思说话时,他的唇边噙着温柔而宠溺的笑。

    乔凝思心里很慌乱,好在池北辙看不到她,她用手抹了一下脸上屈辱的泪水,声音如往常一样轻软,"我和沈末离以及步琛远在一起,马上就回去了,你不用过来接我,步琛远和沈末离会先把送回家。"

    如今池北辙并不干涉乔凝思的任何自由,另一方面,步琛远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对乔凝思有那方面的感觉,因此乔凝思和沈末离在一起,池北辙很放心。

    他俊美的眉眼在灯光下舒展开来,低沉地应着乔凝思,"好,你不要回来太晚就可以了。我给你做点宵夜吧,也顺便给无敌送过去。"

    乔凝思:"??"

    池北辙倒是没有少给她做饭,但宵夜还是第一次做,而池北辙这语气听起来反而像是她乔凝思这个妻子,沾了无敌这一只狗的光,才有宵夜吃的。

    因为池北辙的话,乔凝思沉闷的心情忽然放松下来,不就是被一个醉酒的男人亲了一下吗?

    没什么的,她是被强迫的。

    挂断电话后。乔凝思走过去,看到郝荼菲正艰难地把睡过去的唐卓尧从地上扶起来,乔凝思犹豫片刻,还是弯下身,帮着郝荼菲一起架着唐卓尧。

    半年前乔凝思才拿到驾照,唐卓尧醉得不省人事,而郝荼菲也喝了不少酒,于是回去的路上只好乔凝思负责开车,巧合的是叶承涵和付朝桓也一起出来了,付朝桓的车子在乔凝思的前面。

    乔凝思顾及着两个喝醉的人,一路上车子开得并不快,郝荼菲懒洋洋地靠在副驾驶上,拿着手机低头给陈默发短信,半晌后突然警觉地抬起脸,目光犀利地盯着前面,她沉沉地开口对乔凝思说:"有人跟踪我们。"

    "你见过哪个蠢货跟踪会走在被跟踪的车子前面的?"乔凝思觉得郝荼菲是真的喝醉了,直到现在郝荼菲才发现不对劲。

    而事实上,从会所里出来后。乔凝思就注意到有车子在跟踪付朝桓的那辆车子,而她的车子则在跟踪付朝桓的车子后面。

    郝荼菲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转头看向乔凝思,"所以他们这次的目标是叶承涵和付朝桓吗?我们要不要救他们?是报警,还是叫人来跟他们打一架?"

    对于郝荼菲这种打打杀杀的作风,乔凝思只是翻了一个白眼过去,她暂时不能确定对方仅仅只是跟踪,还是会对付朝桓和叶承涵下手,若是报警打草惊蛇,那些人跑了怎么办?她无凭无据的,不是让警察扑个空吗?

    另一方面,会对叶承涵动心思的人可能是尚未抓获的柳淳芳,也有可能是叶承涵和付朝桓两个人这些年树敌太多,如今叶承涵不做警察了,也就少了保护自己的屏障,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个时候正是那些跟叶承涵有仇的不法分子下手的最佳时机。

    果然警察和侦探都是一种太危险的职业,难怪叶父叶母一直不同意叶承涵和付朝桓的婚事。而叶承涵嫁给池骁熠,背后有池家豪门这个强大的靠山,叶承涵是最安全的,所以大晚上的叶承涵没事跑出来做什么?

    乔凝思正想着,只见那辆车子突然加速,几秒钟超到付朝桓的车子前,紧接着一声刺耳的紧急刹车,两辆车子快要相撞之际,付朝桓的车子停了下来。

    对方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五个人,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乔凝思只能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上以及手中拿着的钢管判断,几个人并非是正规犯罪团伙里的,应该是那种亡命天涯的。

    乔凝思停下车子,连忙拿出手机报警,并且立即打给池骁熠,而郝荼菲打开车门下去,走到后面把唐卓尧拽出来。

    唐卓尧确实醉得不轻,一时间郝荼菲也弄不醒他,只能拧开一瓶矿泉水往唐卓尧脸上泼去。

    唐卓尧这才迷惘地睁开眼睛,墨色头发上的水滴下来,他的睫毛和脸上都挂着水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郝荼菲,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叶承涵遭人报复,那五个人好像平日里还招惹过我们,太远了看不见,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过去帮帮他们两人。"郝荼菲一边快速地对唐卓尧解释着,两手继续拽着唐卓尧。

    乔凝思在这时转过头,胸腔里本就积压着对唐卓尧的怨恨,此刻不由得冷着脸色,冲唐卓尧吼道:"你还磨磨蹭蹭地做什么?我和郝荼菲两个女人都要上去了,你难道要待在车子里观战吗?"

    唐卓尧头昏脑涨的,此刻总算缓过来,眼看着前面的乔凝思打开车门就要下去,唐卓猛地从座位上起身,冲下去两步走到乔凝思面前,"砰"一下把驾驶座这边的车门用力关上。

    "你一点功夫都不会,过去不仅是送死,还会给我们添乱,好好地待在车子上。"

    他高大的身形立在那里,散发着一种让人胆寒的阴冷气息,而车灯中精致的面容则是紧绷而又肃穆的,乔凝思还是第一次看到唐卓尧动怒,顿时整个人都僵硬了。

    "锁好车门,千万不要出来。"这句叮嘱唐卓尧却是说得极其温柔,也透着不容置疑。

    乔凝思想了想自己确实手无缚鸡之力,帮不上一点忙,那么就乖乖地待着,不要给他们制造麻烦就好了,最终乔凝思点点头,"我知道了。"

    前面几十米外,叶承涵和付朝桓已经跟对方的几个人动起了拳脚,而付朝桓除了有身为男人的体力外,他并没有学过武术,正如那时叶承涵所说的,这些年每次遇到危险,都是叶承涵保护付朝桓,面对几个拿着钢管的歹徒,付朝桓这个男人甚至比不上叶承涵。

    叶承涵让付朝桓去车子上,偏偏付朝桓觉得不能让叶承涵一个人面对危险,身为一个男人,他要帮叶承涵这个女人。

    这一刻叶承涵一点也不觉得感动,往常从来都是以一种仰慕的姿态面对付朝桓,而此时叶承涵忍不住骂出一句脏话,心里恼恨付朝桓真是猪一样的队友,这若是换成池骁熠那个废物在场,明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本事,估计池骁熠早就自觉地躲在车子里不出来了。

    对方五个人都有钢管,叶承涵却全凭自己的拳脚功夫,一个人根本不是拿着武器的五个人的对手,再加上付朝桓这个累赘。她要分心保护付朝桓,因此两分钟后,叶承涵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所幸唐卓尧和郝荼菲在关键时刻赶上去帮忙,乔凝思开着车灯坐在那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前面缠斗在一起的几个人,她心惊胆战的,额头上早就冒出了冷汗,见唐卓尧这边处在了上风,乔凝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才五分钟,接到乔凝思电话的池骁熠也及时赶了过来,只是刚刚他一个人开车回家,一时间并没有来得及叫自己的下属帮忙,此刻他紧急刹车停下,直接几步冲到叶承涵的身边,伸手把叶承涵拉到他的后面护着,紧接着抬起腿,"砰"一下朝对方的脑袋上踢过去。

    "太帅了!"坐在车子里观战的乔凝思看到池骁熠那样凌厉而利落的一脚,差点就为池骁熠鼓起掌来,估计对方的脑袋都会开花,对比之下付朝桓简直太怂、太不能称之为一个男人了。

    这样想着,乔凝思看向付朝桓。

    下一秒钟乔凝思满是笑意的眼睛瞬间睁大,里头充满了惊恐,只见有个歹徒出现在付朝桓的身后,同时灯光下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向付朝桓的腰上刺去,乔凝思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朝桓小心!"这一句话是叶承涵大喊出来的,叶承涵那一抹纤弱的身影往付朝桓的背上扑去,池骁熠根本拽不住她的手腕。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池骁熠做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用力把叶承涵推到一边,随后池骁熠代替叶承涵扑到了付朝桓的身上。

    他已经来不及躲那把刀子了,毫无悬念的,几秒钟后那把泛着寒光的匕首插在了池骁熠的右腰上,就在池骁熠感到巨大的疼痛,眼前晕眩尚未缓过来时,那个人举起手中的钢管,对着池骁熠的后脑勺用力砸了下去。

    时间静止了几秒钟,乔凝思早就用手捂住嘴,却丧失了发出声音的能力,在池骁熠倒下去的那一刻,整个世界突然间变得很安静。

    唐卓尧迅速地解决掉了那个伤池骁熠的男人,而被池骁熠推在地上,手肘撞破血的叶承涵在十几秒钟后,僵硬而机械地回过头。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更确切地说,她不愿真的发生了什么,保持着侧趴在地上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很长时间,直到借着路灯看见有鲜血从池骁熠的头发里淌在白皙的脖子上。

    叶承涵积聚在瞳孔中的泪水瞬间汹涌而出,她歇斯底里地大叫了一声,"池骁熠!"

    紧接着叶承涵的手按在地上,用胳膊撑着艰难地起身,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跑向池骁熠,"嘭"一下跪在了地上,用一种扑的方式不管不顾地抱住池骁熠,她把池骁熠放在自己的腿上。

    叶承涵只感觉大片温热浓稠的鲜血很快染湿自己的膝盖。同时叶承涵也看到鲜血从池骁熠的额头往下一直淌,流进池骁熠的眼眶里,以至于池骁熠连睁开眼睛都成了困难。

    "池骁熠??"叶承涵哭着叫池骁熠,一张脸早就像被泪水洗过一样,二十多年来从未像这一刻害怕生命的消逝,以往她当场击毙过不少罪犯,可从来没有此时看着大片的鲜血不断地涌出来,那么让她恐惧过。

    乔凝思刚刚就打了电话叫救护车,此时警车的鸣笛响了起来,乔凝思打开车门跑着到了池骁熠和叶承涵身边。

    池骁熠因为失血过多晕过去了,而叶承涵两手紧紧地抱着池骁熠的脑袋,左脸贴着池骁熠的脸,那些鲜血沾染到叶承涵的脸上,和她眼中流出的泪水混合在一起,在路灯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和艳丽。

    乔凝思僵硬地站在那里,离得近了,只听见叶承涵泣不成声地说:"池骁熠??老公??你不要有事,你好好的,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往后我都乖乖地听你的,再也不跟你闹了好不好?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我错了,对不起??"

    乔凝思捂住嘴,突然间泪如雨下,是不是很多人都在快要失去或已经失去时,才知道后悔和珍惜?

    叶承涵,你是从这一刻知道池骁熠对你的重要性了吗?

    那么但愿一切都还不晚。

    后来池骁熠被送去了医院,唐卓尧和郝荼菲则到警局那边配合调查,乔凝思把电话打给池北辙,十几分钟后,池北辙也从庄园里赶了过来。

    一看到乔凝思,池北辙就把乔凝思搂过去检查,在确认乔凝思真的没有受伤后,池北辙弯起手臂,一把将乔凝思紧紧地裹入胸膛。

    他不想把乔凝思像金丝雀一样关在华丽的牢笼里,可为什么乔凝思陪朋友吃个饭都能遇到这种事?

    "阿辙。"乔凝思感觉到池北辙胸腔的震动,知道自己今晚又吓到这个男人了,乔凝思从池北辙怀里抬起头,伸手抚上池北辙苍白的脸,心疼地说:"我没事,倒是池骁熠的情况可能不太好。"

    池北辙闻言面容又紧绷起来,握着乔凝思的手走到叶承涵身边,低沉而温和地问:"这么晚了,你怎么和付朝桓在一起?好像上次我们在酒吧里,也碰上你和付朝桓了吧?"

    池北辙并非是兴师问罪,他只是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叶承涵却用力地摇摇头,哭得早就虚脱了,整个人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哪怕是她精神崩溃的那几天,乔凝思也没有看到叶承涵这样过。

    乔凝思连忙跑去拿来毛巾,坐在叶承涵身边,一边给叶承涵擦着满脸的鲜血和眼泪,乔凝思声音嘶哑地安慰着叶承涵,"别太担心,我们等医生出来,听听他们怎么说。你别哭了,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你再自责也没有用,我们不怪你。"

    叶承涵猛地用力推开乔凝思的手,在乔凝思怔愣之下,叶承涵忽然扑到乔凝思的怀里,抱住乔凝思的脖子,再次哭出声来,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对不起??"

    乔凝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更何况可能这时叶承涵也听不进去,乔凝思抬头望了池北辙一眼,随后弯起手臂,把浑身颤抖不止的叶承涵紧紧抱在了怀里,一手轻轻拍在叶承涵的背上。

    深夜的手术室门前格外的安静,便显得叶承涵的哭泣声很突兀而且凄厉,叶承涵一直都在哭,直到泪水流干了,她也哭累了,精神和体力上都支撑不住,后来在乔凝思的怀里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乔凝思调整了一个姿势,低头凝视着叶承涵一张苍白而没有血色的脸,那些事都过去了,自从叶承涵嫁给池骁熠后,乔凝思就不再讨厌叶承涵了,而此刻看着满面泪水沉睡过去的叶承涵,乔凝思的心里只剩下疼痛和怜惜。

    池北辙把毛巾浸了温水递给乔凝思,乔凝思轻轻地擦着叶承涵的脸,等到林敏南提着医药箱过来后,池北辙蹲身在乔凝思和叶承涵腿边,托着叶承涵的胳膊,给叶承涵处理着手肘上的撞伤。

    叶承涵在疼痛中醒过来,发现自己正靠在乔凝思的肩膀上,而池北辙也是不计前嫌温柔地包扎着她的伤,这一刻叶承涵忽然觉得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心中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愧疚,能说出来的也就只有苍白无力的三个字,"对不起??"

    "别哭了。"乔凝思见叶承涵又要掉眼泪,她连忙打断叶承涵,按着叶承涵的手臂安抚道:"从你嫁给池骁熠时,不管你自己愿意不愿意承认,我们也都是一家人了,所以亲人之间不需要道歉。"

    叶承涵一愣,随后用力地点点头,她的眼睛红肿,拼命地忍住又要滚出的热泪。

    半晌后等池北辙的纱布包好后,叶承涵低着头,嘶哑地开口说:"我没有想到池骁熠会那么勇敢地救我,因为在我心中,他一直都是个连付朝桓都不如的废物。"

    自从在新婚夜轻易被池骁熠压在床上后,叶承涵才对池骁熠有所改观,至少池骁熠是个比她还要厉害的练家子,而不是她眼中养尊处优、只知道玩女人的花花公子。

    "骁熠二十几岁时就去学了武术。"池北辙站在乔凝思的身侧,低着头对叶承涵说:"因为那个时候他知道你立志要做一个警察,他就想着自己以后也是警局的人,要做你的上司。"

    "但你也知道池家是经商的,池渊怎么可能同意池骁熠去做一个警察?当时因为这件事差点和池渊断绝父子关系,池渊好不容易才扼杀了池骁熠的念头,所以到头来池骁熠空有一身本领,而没有任何用处,就连这些年你每次对他动手时,他都没有还过。"池北辙说到这里笑了一下,透着无限的心疼和无奈,"恐怕他学得一身功夫,也就在今晚发挥了作用吧?"

    叶承涵听后一点点睁大瞳孔,紧接着刚止住的泪水再次滚落而出。

    她一点都不知道这些年池骁熠在背后为她付出了多少,原来在她跟着付朝桓的脚步、追逐在付朝桓身后,并且企图与付朝桓并肩时,也有一个男人多年来就在她的背后。

    或许在这一段路程上,只要她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身后的池骁熠,然而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前行,从未驻足、停留,更何况是回头?

    手术室的门在这时打开了,叶承涵推开乔凝思,第一时间冲上去,当听到医护人员说池骁熠的情况并不乐观,要送去重症加护病房时,叶承涵眼前一黑,只觉得头晕目眩,强撑着的身体在这时耗光了所有的力气,她浑身一软,随后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

    "承涵。"乔凝思惊慌地叫了叶承涵一声,而池北辙早就伸出手臂扶住了叶承涵,转过头吩咐医护人员把叶承涵送去病房。

    整整一夜的时间,窗外的天色已经亮了。

    而这边,唐卓尧和郝荼菲半夜从警局里出来后,只见朱静芸的车子停在那里,两人几步上前问候朱静芸。

    朱静芸什么都没有说,让两人坐上车后,她示意司机开车,随后车子一路驶回唐家老宅。

    唐卓尧喝了太多的酒,回到房间后洗了澡,躺床上就沉睡过去,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唐卓尧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坐在床头的朱静芸,灯光下朱静芸低着头,目无波澜地凝望着他。

    "母亲。"唐卓尧的嗓音有些沙哑,只觉得头痛欲裂,正要抬手按一下太阳穴,朱静芸的手已经覆盖上他的额头,柔软而又清清凉凉的,让唐卓尧感到很舒服,于是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没有动。

    房间里很安静,过了一会,朱静芸轻缓的声音在唐卓尧的头顶响起,"我听荼菲说你喜欢上了凝思,并且在昨晚吻了凝思对吗?"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41/6793950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