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00章 大男人居然哭了,丢脸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沈逸尘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尤染染,他知道,尤染染肚子里的孩子对于丢丢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仍然选择了她。{免费阅读:Μ.Duaиqiиgsi.coΜ}

    任何时候,他的第一选择永远是她,尤染染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做成的,而沈逸尘觉得,尤染染就是她的那根肋骨,他不能没有她,就像他不能失去肋骨一样。

    可是,沈老爷子跟沈逸尘的想法却不同,在子嗣和女人之间,他犹豫了。

    假如选择了孩子,这个孩子救了丢丢,等于是同时得到了两个孩子。

    而选择尤染染的结果,他不敢想象,放弃这个孩子,丢丢要怎么救?

    "医生,我们选择保大,孩子的脐带血能为我们保存吗?"沈老爷子想救孩子,但是他更加希望,沈逸尘能幸福。

    "脐带血我们会保留下来,我们也会尽全力,两个都保住。"医生拿着沈逸尘签好字的手术单进去继续抢救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秦婉心一直捂着脸在哭,生一个孩子,就是在生死线上走一遭,她听到沈逸尘说保大的时候,感动的流下泪来。

    当天,她生沈逸尘的时候,脐带绕脖子,她大出血,孩子呼吸困难,必须做出选择,沈天祺也像现在一样,选择了她。

    她从不后悔嫁到沈家,因为沈家的男人重情,她也很欣慰,有一天,她的孩子遇到同样的事。也是这么选择。

    秦婉心想,假如尤染染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保不住了,起码还有丢丢,还有染染。

    假如失去染染,两个没有妈妈的孩子,以后可要怎么办?

    她不能看着沈逸尘变成当年的沈天祺,那么优秀的男人,却拖着两个孩子。

    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手术室门外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手术室的门,终于开子,医生走了出来,微笑着说:"恭喜三少,你太太生下一个男孩。母子平安。手术过程中,她知道要在孩子和她之间做出取舍,她跟我说救孩子,她说她儿子还等着救。我今天感觉自己好伟大,我好像一次救了三条人命。"

    "宁医生,太谢谢您了。"沈逸尘激动地说。

    秦婉心听说母子平安,哭的更凶了,只是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最好的结果,莫过于母子平安了,秦婉心直念阿弥陀佛,感谢老天爷,尤染染和孩子都没事。

    沈逸尘落下泪来,宁医生见到他这样。只是笑,"三少,你要看看孩子吗?"

    "不是说母子平安吗,我老婆怎么还没出来?"沈逸尘看见护士抱着孩子出来了,可是没有看见尤染染,这让他很不安。

    "产妇需要做伤口处理,再稍等一会儿吧。"

    "妈,你和爷爷看孩子吧,我要等染染出来,这个时候,她一定很想见到我。"沈逸尘说道。

    "让我看看我的小曾孙,染染真棒,又给我生了一个小曾孙。"沈老爷子听说尤染染又生了一个男孩,非常高兴。

    秦婉心也凑上前去,正在哭泣中的小家伙,看到有人围过来看他,立马瞪大眼看着他们。

    "宝宝,我是奶奶,这是你太爷爷。"秦婉心笑着跟刚出生的宝宝打招呼。

    "沈家缺女孩,你爸爸生了三个儿子,到你,又生了两个儿子,希望你二哥,能给沈家添个公主。"沈老爷子说道。

    "爸,我们还是先走吧,让逸尘在这里陪着染染吧。"秦婉心看出沈逸尘,很焦急地盯着手术室的大门,知道他此时没有心情谈论孩子。

    丢丢所在的血液病医院的工作人员就守在产房门外,孩子出生来,血液病医院的工作人员便将脐带血妥善保存好,马上送到了丢丢所在的医院。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尤染染终于从手术室推出来了,她意识还很清醒,见到沈逸尘,唇角微勾,笑了,"大男人,居然哭了,丢脸。"

    "你怎么知道我哭了。"沈逸尘不承认。

    "我听到哭声了。"尤染染故意说。

    "我才没有,是宝宝哭的。"沈逸尘嘴硬地说。

    "是吗?宝宝声音比你大,但并不代表你没有哭,你就是哭了。"尤染染坚持道。

    沈逸尘笑了,说:"我是哭了,我差点以为自己就要失去你了,我真的很害怕,我想救丢丢,但是我更害怕失去你。染染,你怎么可以要求医生救宝宝,放弃你,没有你,我还怎么活下去?"

    "那一刻,我只想到了救孩子,只要小宝宝活下来,丢丢就有救了。"尤染染含泪道。

    "别哭,刚生完孩子,哭对眼泪不好。"沈逸尘伸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

    "脐带血已经送走了吗?"尤染染关心地问。

    "嗯,下午就会有消息。"沈逸尘回应道。

    "我累了,好累好累。"尤染染缓缓闭上眼睛。

    沈逸尘握着她的手,放手唇边亲吻,"老婆,你辛苦了,累了就睡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尤染染睁开眼,"不要,你去医院陪丢丢吧,他要手术了,我不能陪着他,起码你要在。"

    "可是你刚生完孩子,身体很虚弱。"沈逸尘急忙说。

    "我没事,你妈还有月嫂陪着我,丁当也会过来,她可是护士,护理病人很在行。"尤染染安慰道。

    "可是??"

    "别可是了,我没事,真的,我很好,现在,丢丢比你更需要我,你快去吧。手术前让丢丢跟我视频,我要给他加油打气。"尤染染说道。

    "好。"沈逸尘用力点点头。

    脐带血送到血液病医院以后,并没有马上给丢丢输血,而且先拿去配型了,林海伦紧张极了,医生说,直系亲属配型成功率很高。

    可是,谁也不知道,刚出生的这个孩子,能不能跟丢丢配型成功。

    沈天祺一直守在丢丢的病房外,中午,所有的人都没有吃饭,大家都在紧张地等待下午的配型结果出来,只要配型能够成功,就能给丢丢做手术。

    下午一点半,结果出来了,主治医生出现在病房,通知林海伦和沈逸飞,可以给丢丢输血了。

    沈逸尘急忙赶到医院,丢丢见到他。很高兴,"爸比,姥姥说,妈咪生了一个小弟弟。"

    "对,小弟弟的脐带血可以救丢丢了。"沈逸尘笑着说。

    丢丢点点头,"谢谢妈咪,谢谢小弟弟。"

    "来,丢丢,跟妈咪说两句,她刚做完手术,很虚弱,不能来医院陪你。但是她很担心你,你知道,女人有时候是很脆弱的。不像我们男人,这么勇气,你安慰一下她吧。"沈逸尘完全把丢丢当成朋友,而不是他的儿子。

    他是以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话的态度,在跟丢丢讲述了尤染染的担心,丢丢得到了尊重,也听懂的他的意思。

    "好,我知道怎么说了,妈咪担心我,也是因为她爱我。"丢丢笑着说。

    "嗯,我就知道,丢丢这么聪明,一说肯定就明白。"沈逸尘跟尤染染开始了视频通话,"老婆,脐带血配型成功,现在可以能丢丢手术了。"

    "妈咪,谢谢你和小弟弟救丢丢,妈咪辛苦了。"

    "妈咪不辛苦,只要我的丢丢好好的。"

    "妈咪,我一定会好起来的,医生说我就要手术了,我一点儿也不怕,我是勇气男子汉,为了能早一点跟妈咪和小弟弟在一起,我一定会快点好起来的。"

    "好,妈咪相信丢丢,丢丢,你一定要加油哦。"

    "我会的。"

    沈逸尘见丢丢情绪有些不对劲。再说下去,可能就要哭了,他再勇气,再懂事,也只是一个三岁半的孩子。

    对于手术的恐惧,丢丢不可能没有,沈逸尘见状,从丢丢手里接过手机,"染染,你好好睡一觉,丢丢现在要去手术了,手术结束,我马上通知你。"

    结束视频通话,丢丢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先将丢丢体内骨髓清空,新注入的造血干细胞进入骨髓后才会"归巢",也就是会在骨髓中安营扎寨,为丢丢重建造血系统。

    脐带血是通过丢丢锁骨下的静脉送入体内,造血干细胞会通过静脉循环进入骨髓。

    扎针的时候,丢丢害怕直躲,林海伦一直守在病床前,杜依依也赶来陪丢丢了。

    杜依依握着丢丢的手,"丢丢,是男子汉,而且丢丢现在是哥哥了,一定会很勇敢的对不对?丢丢,妈妈在医院给丢丢生了一个小弟弟,以后你和弟弟。就能像二伯和你爸比一样了。"

    "丢丢,不要害怕,就跟平时输液的感觉是一样的,只是扎的地方不一样罢了,你是勇敢的孩子,会很坚强的,对吗?"沈逸尘安慰道。

    丢丢用力点点头,说:"我不怕,我想快点好起来,我想去看妈妈和小弟弟。"

    "丢丢真乖。"杜依依笑道。

    "丢丢加油,姥姥在这里陪着你。"林海伦含泪说道。

    在丢丢输入脐带血时,护士一直为他举着血袋,由于一袋脐血只有几十毫升,很快就输完了。

    血袋中的脐血已经少得不能再自动向下流了。可是护士仍用手一点一点把血袋边边角角的血挤到中间,以便能让多一点造血干细胞流入丢丢的体内。

    林海伦看到护士小姐如此细心,感动的流下泪来。

    "姥姥,不哭,丢丢不痛,一点儿也不痛。"丢丢伸出手,轻轻为林海伦擦眼泪。

    输血完毕以后,就给丢丢换到了无菌仓中了,医生每隔几分钟就会过来看一眼,林海伦时刻跟沈逸尘保持电话联系,以便让他们知道丢丢的最新情况。

    傍晚的时候,医生要下班了,又去看了丢丢一眼,说:"胞弟的造血干细胞输入丢丢体内后。丢丢并没有出现皮疹、发热、恶心等过敏反应,效果不错。造血干细胞移植后丢丢就要进行闯关了,丢丢,你可要加油哦。造血干细胞移植入丢丢体内后,他需要闯过感染关、移入关和排异关,才能真正算是移植成功。"

    "我们要注意些什么,麻烦医生告诉我们。"林海伦紧张地问道。

    "在造血干细胞植入丢丢体内之前,他的白细胞已经被全部排空,可以说他现在是没有抵抗力的,容易合并各种微生物感染。从现在开始,丢丢需要一直呆在无菌仓中,一直到白细胞恢复到一定数量。"主治医生说道。

    "那我们能进去陪他吗?"林海伦问道。

    "可以的,由于白细胞清空,丢丢会出现虚弱、无力的症状,还可能会出现口腔溃疡。大约两到四个星期,新植入的造血干细胞开始移入骨髓中,进行造血系统重建,移入后丢丢的各种不适症状才会减轻,但是移入是否能够成功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你们跟他见面说话,最好穿上无菌衣服戴上口罩。"医生叮嘱道。

    "我们一切听从医院的安排。"林海伦连忙说道。

    "排异关是最难过的,排异反应随时可能出现,发热、呕吐、吃不下饭、腹泻等都有可能出现,我们会随时根据情况进行治疗,也需要丢丢积极配合。"医生说道。

    丢丢听到医生这么说,点了点头,林海伦含泪道:"丢丢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他一定会配合医生的治疗的。"

    "嗯,一般情况下,三个星期后可能恢复到正常水平,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到普通病房了。"医生笑着朝丢丢招招手,说:"小伙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挺过去的,加油。"

    丢丢虚弱地点点头,医生离开的时候叮嘱她们有什么情况,记得找值班医生。

    尤染染得知丢丢一切顺利,总算安心了,她满月那天,丢丢也从无菌病房出来了,虽然仍旧很虚弱,但是医生说他会慢慢恢复,尤染染很高兴。

    医生告诉沈逸尘,在整个移植过程中,丢丢的病情平稳,没有出现一些如感染、出血等不良反应。

    元旦的那天,医生终于同意丢丢出院回家三天,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安排了专业的护理人员跟随。

    丢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确认可以回家,他终于离开了医院,带着两名专业护理师回到了帝景园墅。

    尤染染一直在家等着丢丢,当她看见沈逸尘的车子,缓缓停靠在别墅门前的时候,她激动地红了眼眶。

    "染染,你儿子回来了,你应该高兴才是。"丁当提醒道。

    "你瞧我。这是高兴的事。"尤染染擦干眼泪。

    丢丢刚下车,就看见了尤染染,激动不已,"妈咪。"

    "丢丢??"母子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杜依依看到这一幕,激动地流下泪来,沈逸飞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搂着她。

    "逸飞,逸尘家的老二都满月了,你什么时候给爷爷生个孙子出来啊?"沈老爷子发话了。

    "爷爷,生孙女行吗?我们俩都喜欢女孩子。"沈逸飞笑着说。

    "行,只要你生,什么我都喜欢。"沈老爷子高兴地说。

    因为医生说,丢丢正在恢复过程中,家里人不能太多,要避免感染。

    所以今天,只有沈逸飞和杜依依带着沈老爷子来了,秦婉心和沈天祺虽然也很想见丢丢,但是他们决定换一天过来。

    他们并没有在家逗留太久,吃午饭之前,沈逸飞便开车送沈老爷子回家了,杜依依也跟着一起走了。

    丁当见医院的医务人员到了,她也撤了,让他们一家四口好好团聚。

    林海伦半年多,一直照顾丢丢,丢丢出院了,她松了一口气,现在感觉整个人都快支撑不住了。

    之前,为了丢丢,她一直强撑着,可是丢丢回家以后,她一放松,突然就病了。

    沈逸尘紧急将她送去了医院,经检查,她是长期疲劳,没得知到好的休息,并没有其他疾病。

    但因为年纪大了,需要好好调理一段时间,林海伦主动提出,去疗养院休养,等她身体好些了再回来。

    她不愿意在家拖累尤染染,尤染染现在要照顾小宝宝,丢丢还在抗排斥期里。

    沈老爷子听说林海伦去疗养院了。他也心血来潮,跟沈逸尘说:"逸尘,要不,我也去疗养院,没事可以跟你岳母聊天。"

    "爷爷,您还是算了吧,她是身体不好去养病,你什么毛病都没有,就是矫情。你要是去了,只会给她添乱。"沈逸尘可不希望,林海伦养个病,还要被沈老爷子打扰。

    沈老爷子却不这么想,说:"怎么着也是亲戚,我在家待着挺无聊的,你爸也是大病初愈,需要静养。你妈,对我态度不好,没有以前好了。"

    "爷爷,你够了啊,我妈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到底是我妈态度不好,还是你这老头儿太作了?行,你不是想去疗养院吗,我支持你去,你去吧。"沈逸尘突然同意了。

    "嘿嘿,那我就带老六去了。"沈老爷子还真不是说着玩,他真去了养老院。

    林海伦见他是沈逸尘的爷爷,虽然对这个固执矫情的老头不怎么喜欢,但还是笑脸迎人,客客气气。

    但是,过招几回之后,林海伦就摸出了一套跟他相处的门道。

    丢丢又在医院住院了一个月,医院给他做过全身检查后,结果显示,丢丢的肝功、肾功等各项指标完全恢复正常,标志着移植取得完满成功。

    而此时,离农历新年,只有十几天了,医生提前让他出院,批准他回家过来了。

    但是丢丢回家后,需要度过一百天的抗排斥期,这期间还要到医院定期检查观察,服用抗排斥药物。

    尤染染得知丢丢终于可以出院回家,非常高兴,她相信,丢丢那么懂事,一定会乖乖吃药的。

    出院那天,丢丢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很好,想到很快就可以出院了,高兴地在床上打滚。

    丢手术后的两个多月,没有吃过零食,除了家里做的饭,就是吃水果,他可怜巴巴地问:"妈咪,出院以后,我可以去吃肯德基吗?"

    "等丢丢病好了,妈妈一定带丢丢去,现在丢丢虽然出院了,但没有完全康复,一定要注意饮食卫生。"尤染染安慰道。

    丢丢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是还是点点头,回家的路上,丢丢说:"我再也不想生病了。"

    "嗯,那就好好照顾自己,不生病。"秦婉心笑着说。

    "奶奶,我姥姥为什么没有来接我?"今天是丢丢出院的日子,他住院期间,一直是林海伦照顾着他。

    他终于平安出院,可是他却没有见到姥姥来接她,他很是失望。

    "姥姥照顾丢丢那么长时间,她累病了,在疗养院养病呢,丢丢要快点好起来,以后就由丢丢来照顾姥姥了。"秦婉心叮嘱道。

    "妈咪,我不想回家,我想去看姥姥。"丢丢听说林海伦病了,立马红了眼眶。

    就在这个时候,尤染染的手机响了,是沈逸尘打来的,"老婆,你们到哪儿了,我已经把妈和爷爷都接回家了。"

    "你把我妈从疗养院接回来了?"尤染染激动地问。

    "对啊,一个月没见丢丢,她肯定想丢丢,丢丢也想她,他们俩谁也离不开谁。"沈逸尘真的很理解林海伦和丢丢的感情。

    丢丢从出生就是林海伦照顾,生病的时候也是林海伦陪在他身边,别人伺候他,他就又哭又闹,只有林海伦,让他怎样就怎样,非常听话,非常配合。

    "老公,你简直做的太好了,我们马上就回家。"尤染染挂断电话,兴奋地通知丢丢,姥姥在家等他,他高兴地欢呼起来,让秦婉心着实吃醋了一把。

    丢丢出院以后,沈逸尘和尤染染定时带他回医院例行检查,该打的针,该吃的药,肯定不会落下。

    离农历新年,还有三天,沈天祺手机接到了顾思静的电话。

    秦婉心看了一眼熟睡的沈天祺,拿起手机进了洗手间,按了接听键,电话那端传来顾思静的声音,"祺哥哥,我先生半个月前过世了,我明天回来,我想带锦儿出国养病,我听说秦露已经回到沈家了,我想把她也带走。"

    "你凭什么带走我丈夫的女儿?被你抛弃了二十九年的孩子,是我儿子帮着找回来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个时候出来抢女儿?"秦婉心激动地问。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39/6793929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