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陛下的蜕变之路14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蛀空江东米粮一事太过久远,没有大半年不能完成,现如今给予江东致命一击的便是怂恿陈国攻江东,于是姜绮第二日就召来陈国公主,难得的脸上堆笑与她说话。断、青、丝、小、说、网、首、发~

    "公主在大齐待了近四个月,想家了吧?要不要朕送你回陈国?"

    陈国公主狐疑的看着满脸堆笑的姜绮,深觉这齐国皇帝大约是有什么阴谋。

    她问道:"为什么不送我去魏国?我要去魏国。"

    姜绮指指一旁悠闲喝茶的魏太子说道:"公主去魏国有什么事不妨与魏太子直说。"

    陈国公主去魏国是为和亲,可是当着赵琰的面她开不了口,更何况自己现在很喜欢齐国的上大将军,去了魏国,要联姻的就是魏皇室,她有些不情不愿。

    她欲言又止,赌气说道:"回陈国就回陈国!但我要上大将军送我回去!"

    姜绮不乐意,她怕上大将军造反。

    这时傅湛却走了进来,听得陈国公主说要回去,问道:"公主怎么想起来要回陈国了?"

    他不太想送陈国公主回去,因为会很久见不到小陛下。

    陈国公主红着脸说道:"将军愿意送我回去吗?"

    傅湛一百个不乐意:"公主不如多玩一阵。"

    姜绮当即道:"不行!必须回去!"

    傅湛纳闷:陛下在盘算什么呀?

    他见姜绮反对,遂对陈国公主摇头:"微臣统领大齐兵马,恐怕抽不开身送公主回去,公主不如问问其他人。"

    陈国公主见他拒绝,嘟着嘴抱臂坐在椅上,丰满的胸前经两臂一挤,越发鼓胀,脖颈下显出深深沟壑来。

    傅湛与赵琰均知趣的移开目光,姜绮却撑着脑袋看呆了。

    陈国公主的这一对玉兔生的真好,她想道。

    陈国公主见唯独姜绮痴看着自己胸前,顿时恼红了脸:"看什么看!没见过吗?"

    姜绮痴痴看着。呆呆摇头:"是没见过这么大的。"

    "扑哧--"赵琰没忍住笑了。

    傅湛心想小陛下真的长大了,开始喜欢女人了。

    陈国公主听得赵琰在笑,越发恼怒了:"色胚子!等我回了陈国就让父皇攻打你们!"

    姜绮求之不得,话里激道:"朕才不怕你们陈国,朕有上大将军。"

    陈国公主听了这话朝傅湛那厢望了一眼,姜绮立即道:"上大将军不能送你,朕遣前将军严如玉送你去陈国。"

    陈国公主当即回绝:"不行!我不要那个瘟神送!你敢让他送我,我回去就让父皇攻打你们!"

    姜绮听了这话,越发认定要让严如玉送她。等陈国公主一走就召来了严如玉,吩咐道:"卿近日把京城护卫的兵权交与上大将军,明日护送陈国公主回国。"

    严如玉应下了。

    姜绮想了想又道:"陈国公主只带了三十个亲随,你点上两千兵马吧!"

    严如玉仍旧是恭顺的应下,姜绮看看他,心想她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对他毫无戒心了,遂摆摆手让他告退。

    严如玉走后,傅湛问道:"陛下不怕严如玉去了陈国又反叛吗?"

    赵琰微微一笑:"严将军应当不会再反了,此人自尊心极重。只要尊重他,他轻易不会易主。如今陛下让他做了前将军,话里话外也没有挖苦讽刺他,他不会叛国。"

    傅湛听了这席话,觉得很在理:"微臣只是替陛下担心,当初严如玉叛国曾想要陛下性命。"

    姜绮托着腮看着他,觉得上大将军与魏太子坐在一起,魏太子虽然生的更俊些,可是上大将军高大健壮,让自己很有安全感,自己仿佛更喜欢上大将军。

    傅湛见姜绮盯着自己痴看,不自在的问道:"微臣有什么不对吗?"

    姜绮摇摇头,嘴角噙着甜甜笑意:"还是将军对朕好。"

    傅湛微微叹气:心都给你了,怎么能对你不好呢?

    他捻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一旁的赵琰低着眉眼,若有所思。

    他笑问:"陛下很喜欢将军吗?"

    姜绮点点头,他却委屈的告状:"可是陛下却不喜欢孤,连给陛下做贵妃都是孤求了许久才求来的。"

    傅湛听了这席话,心里打起了主意:难道自己不能入宫是因为脸皮还不够厚?过段时间自己也厚着脸皮求陛下纳了自己,日后每日与陛下朝夕相对岂不美满?

    姜绮脸一红:"朕不是好色之徒,怎么能个个都喜欢呢?"

    好色之徒,傅湛与赵琰皆是一顿。

    小陛下这是喜欢将军的美色?

    傅湛心里很受用,赵琰唉声叹气:"陛下的意思是说孤不好看了,也对,孤生的歪鼻子豁嘴唇还是个斗鸡眼,陛下不喜欢是正常的。"

    这话听着是在诉苦,实际上又在揭姜绮的短,姜绮掩面讪讪说道:"魏太子是不是该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准备搬家了?明日朕就把陈国公主送走,你入住后宫吧!"

    赵琰起身告辞,推过自己未喝完的茶到傅湛面前:"将军不拘小节,这杯茶劳烦将军喝了吧!这是湘地的君山银针,孤最喜欢的茶,倒了未免可惜。"

    傅湛一噎,看着面前的茶杯,很有"不小心"将它打碎的冲动。

    赵琰走后,姜绮看他盯着面前的茶杯发愣,不由笑了:"将军喝不下?"

    傅湛扶额:当初就不该吹牛。

    姜绮道:"喝不下就放着吧,这魏太子太腹黑,专爱捉弄人。"

    傅湛推开茶杯,想起赵琰说自己求了好久才求来一个贵妃的位份,觉得自己也应该有样学样。

    他深呼吸几口,要开口却又说不出来。

    姜绮低头批着奏折,全然没有发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御书房中静寂了许久,姜绮认真批着奏折,居然暂时忘了傅湛的存在。

    终于,傅湛问道:"陛下,开春很久了,陛下怎么还没发育呢?"

    姜绮一抖,朱笔在奏折上碰了个大大的红点。

    "快了吧,将军又想给朕纳妃了?"姜绮强作淡定。

    傅湛摇摇头:"不是,陛下后宫有魏太子,大臣们不敢把女儿送进宫,微臣不过是随意问问。"

    姜绮暗自舒了一口气,傅湛纠结了许久,方才说道:"其实微臣也很喜欢陛下,陛下长得很好看。"

    姜绮抬起头来,见傅湛的如炬慧眼含着温柔神采,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柔和,她脸一红:"将军也好男风?"

    傅湛见小陛下白皙的脸上又含了羞红的晚霞,动人的模样把自己看的口干舌燥。

    他嘶哑着声音说道:"不是,陛下总是说微臣好看,所以微臣也夸一夸陛下。微臣觉得陛下要好看的多。"

    姜绮低下头,红着脸说道:"将军酒力甚好,怎么说起醉话来了?"

    傅湛听了这话,倒清醒了几分,觉得自己真是荒唐,居然向小陛下告白。

    他站起身说道:"微臣来之前的确喝了些酒,微臣唐突了,陛下莫怪。"

    姜绮低着头不敢看他,只说道:"无妨。将军去醒醒酒吧!"

    傅湛身上一丝酒味也无,一定没有喝过酒,可是自己听他说这席话,心里砰砰直跳,不敢与他独处,只好让他告辞。

    傅湛失落的走了:自荐枕席又失败了。

    次日严如玉护送陈国公主回陈国,陈国公主在车驾中看到严如玉驾马走来,顿时柳眉倒竖:"我不是说不要这个瘟神护送吗?"

    严如玉勒马停在车驾前,淡漠答道:"公主放心,微臣对小胖子没有兴趣。"

    陈国公主气的七窍冒烟。

    姜绮走上前说道:"公主这番回去可要在陈皇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你看你在齐国的这段日子,朕待你不薄吧?"

    陈国公主在车驾内怒道:"有时间就和我吵架,你说待我不薄?你等着,回去我就让父皇发兵攻打你们!"

    哦,最好不过了,姜绮这样想道。

    马车缓缓驶出宫门,姜绮叫住了骑马要走的严如玉,抬头嘱咐道:"一路上多照顾公主。"

    严如玉点点头。俊脸上不辨喜怒,姜绮又道:"多多欺负她。"

    严如玉惊讶的看着姜绮,见小陛下神情认真不似说笑,遂点头道:"微臣遵命。"

    他轻夹马肚追上了队伍,徒留一个白色背影渐行渐远。

    陈国公主一走,魏太子赵琰就迫不及待的住进了后宫中的永寿殿,贵妃居所。

    他闲散的躺在摇晃的藤椅上,枕着自己的手臂闭目养神。

    原来这就是给小陛下当贵妃的感觉,这日子闲散,真舒服。

    第二日他没上朝,群臣很喜欢这个温润如玉的贤太子,见小陛下旁边空荡荡的,一个两个心里都像丢了东西失落的很,太尉梁卓问道:"陛下,今日怎么不见魏太子呢?"

    魏太子不来上朝,其实姜绮也不知道原因,他没有向自己告假。

    她掩面道:"不是说,后宫不得干政吗?"

    梁卓登时炸了:"什么!陛下你可不能胡来呀!不是信誓旦旦说只喜欢安皇后的吗?怎么又向魏太子伸出了毒手?"

    姜绮呆了半晌:"朕真的这么混账?至于用毒手这样的词来形容朕么?"

    梁卓气道:"陛下你在纳妃一事上什么时候正经过?"

    姜绮顿时身子一缩:纳妃一事。自己的确从头荒唐到尾。

    "爱、爱卿莫怕,朕不会宠幸魏太子,朕明日就让他回来辅政。"

    你们别逮着朕不放,朕也好委屈的,后宫里有魏太子,你们才不敢送人进宫啊!况且明明是他魏太子巴巴的要做贵妃好不好,朕其实不想纳他,纳上大将军都比纳他靠谱呀!

    想到上大将军,她眼光不由往傅湛那边瞟去。见上大将军看向自己的眼神很炽烈,顿时有些脸烫。

    上大将军看自己的眼神,怎么好像要把自己吃了似的。

    她被上大将军看的不自在,站起身说道:"无事散朝吧!"

    梁卓道:"微臣有事要禀。"

    姜绮一甩袖,留下一个背影:"憋着吧!"

    梁卓悻悻的闭了嘴。

    姜绮直接去了后宫永寿殿,见魏太子正闲散的坐在花架下研究棋谱,便在他对面落座,愤愤道:"你今日没去上朝,朕的那帮大臣居然质问朕为什么没有上朝。难道忘了朕才是皇帝吗?"

    朝中大臣告假是常有的事,只有皇帝不上朝才是大事,赵琰轻轻一笑,笑容如同这春日里的暖阳一样温暖。

    姜绮问道:"不过你今日为什么不上朝呢?"

    赵琰翻着棋谱笑道:"孤不想看到自己的情敌上大将军傅湛,孤不上朝,陛下还可以多与傅将军说两句话不是吗?"

    姜绮听得他说傅湛,又想起了自己在朝堂上看到的眼神,那眼神如火一样炽热,满含着热情与冲动。

    她浑身一抖:上大将军这是变态了吧?

    她摇头道:"别别别,你还是上朝吧!你每日与朕一起上朝,朕早习惯了,今日你不在,朕没说两句话就下朝了。"

    其实是被上大将军的眼神吓到了。

    赵琰合上棋谱,笑的无害:"每日和陛下一起上下朝,陛下有没有一种同睡同起的感觉?"

    "同睡同起?"姜绮琢磨了一番这话里的意思,突然脸一红:"没没没有!"

    赵琰将棋谱扔在石桌上,幽怨道:"陛下一点儿也不喜欢孤,唉,真是愁人。"

    姜绮正要安慰他,却听得他愁眉自言道:"当初是谁喝醉了非要抱着孤,还说孤最好的呢?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陛下这么快就厌倦了孤,真让人寒心。"

    他说着还作出一副怨妇模样看着姜绮,仿佛姜绮是个十足的负心人,姜绮呆呆的看着他,嫣红的唇微微张着,清澈的眸宛如深邃潭水。

    赵琰见小陛下这副娇态,不由喉间干涩,他凑到姜绮面前,俊朗的脸在她瞳仁中瞬间放大,他笑问道:"陛下居然发呆了,是在想孤吗?"

    姜绮往后缩了缩身子,魏太子这样,她心跳好快。

    她避开赵琰的眼神,舔了舔唇,唇上沾了晶亮的唾液。阳光照耀下,越发显得娇艳欲滴。

    "朕,朕要批奏折了??"她落荒而逃。

    回了御书房时,姜绮发现上大将军傅湛早已在房中等候了,大约等得久,他正坐在凳上翻看《诗经》。

    傅湛向来耳力好,这一回却没有听到小陛下的脚步声,及至小陛下轻咳一声,他方才回神,起身行礼:"微臣参见陛下。"

    姜绮走上前:"免礼吧!"

    她见放在茶几上的是《诗经》,遂笑问:"将军居然爱看这《诗经》,是有意中人了吗?"

    她翻开《诗经》,见夹了书签的那一页是《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音千)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音紫)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傅湛说道:"微臣刚好看到这里,陛下可知道这《越人歌》的典故?"

    姜绮刚被魏太子撩拨了一番,心绪正不宁,眼下见了傅湛倒是渐渐安稳下来,傅湛有一种让她可以依靠的感觉。

    她想,如果上大将军不造反的话多好啊!

    她笑道:"朕只觉得这《越人歌》有些荒唐,倒不知其中典故,将军说来与朕听听。"

    这《越人歌》的字面意思是唱歌的人表达了对楚国公子子皙的爱慕之意,略读几遍便能读懂。

    至于其中典故,姜绮没有多加研究过。做昏君的时候吃喝玩乐不肯读书,做明君后经常批奏折没时间读书。

    傅湛却犹豫问道:"陛下真想听吗?"

    姜绮点点头,在他对面落座,吩咐安顺看茶。

    傅湛见状,硬着头皮坐下,慢慢说道:"楚国襄成君册封受爵那天,身着华服伫立河边。楚大夫庄辛经过,见了他心中欢喜,于是上前行礼,想要握他的手。襄成君忿其越礼之举,不予理睬。

    于是庄辛洗了手,给襄成君讲述了楚国鄂君的故事:鄂君子皙是楚王的弟弟,坐船出游,有爱慕他的越人船夫抱着船桨对他唱歌。歌声悠扬缠绵,委婉动听,打动了鄂君,鄂君当即让人翻译成楚语,这便有了《越人歌》之词。鄂君明白歌意后,非但没有生气,还走过去拥抱船夫,给他盖上绣花被,愿与之同床共寝。

    庄辛进而问襄成君:鄂君身份高贵仍可以与越人船夫交欢尽意,我为何不可以握你的手呢?襄成君当真答应了他的请求,将手递给了他。"

    姜绮听了这席话,算是听出其中门道来了,这《越人歌》写的是两个男子相爱甚至同被而眠的故事。

    她点头道:"是个好故事。"

    傅湛问道:"陛下对于越人船夫可有看法?"

    姜绮觉得这世上没有比两情相悦更美好的事了,她的父王母妃就是两情相悦,一辈子恩爱不曾红脸,即便是两个男子又怎么样呢?

    她摇头:"没有看法。"

    傅湛松了一口气:现如今,他便是那越人船夫,小陛下是他爱慕的鄂君子皙。

    他追问道:"陛下对两个男子同床共枕有看法吗?"

    姜绮又摇摇头:"没有。"

    傅湛顿了顿,很想打退堂鼓,可是上惯了战场的他知道何为一鼓作气乘胜追击,心中纠结了许久,方才说道:"微臣看过陛下的脚。"

    姜绮心想这是几个意思?她低头看着自己蹬着长靴的脚,心想没什么异样呀!

    上大将军在搞什么呀?她疑惑不解,傅湛道:"微臣也牵过陛下的手,陛下的手很软滑。"

    姜绮想起舒县杀县令时,傅湛的确牵过自己的手,于是点点头:"然后呢?"

    傅湛注视着她道:"微臣还亲过陛下的脸。"

    姜绮听了这话,略想了想,想起逃难时与傅湛同乘一骑的往事,白皙的脸上飘了红:"住、住口??"

    她很想大声训斥上大将军,但是话说出口却变得那么没有底气。

    傅湛却知道此时收手无异于败退,于是又说道:"微臣还跟陛下一起睡过觉,就和《越人歌》里的两个主人公一样。"

    姜绮的脸越发羞红,她恼羞成怒:"让你住口!"

    傅湛见小陛下发难,只好暂时住口,心里却跃跃欲试,决定今天不讨个名分不回家。

    魏太子也是这么死乞白赖才当上贵妃的,为什么自己不行?

    这时安顺奉了茶上来,姜绮端起茶碗,连吹了好几口气,直吹的热茶不再腾水汽,她脸上的热度也渐渐吹散,方才浅浅抿一口茶,放下茶碗,觉得自己有必要问问上大将军想要做什么。

    她问道:"将军还想说什么?"

    傅湛说道:"微臣还抱过陛下,陛下看起来瘦,身上却很软绵,抱起来很舒服。陛下喝醉后调戏过微臣,总说微臣长的好看,陛下不会不认吧?"

    姜绮当然不会不认,她干过的混账事都认,并且认的非常爽快,除非背黑锅,比如舒县县令那一出。

    她点点头:"朕不是向将军道过歉吗?"

    傅湛不自在的摸摸下巴,下巴上的青须已然钻了出来,刺刺麻麻的戳着他的手指,他懊恼的想今天应该剃胡须的,胡子拉碴看着多不精神。

    姜绮端起茶碗:"将军到底想说什么?"

    傅湛见小陛下低头喝着茶,眉目文秀,心中的冲动再难克制:"陛下,微臣也想当娘娘!"

    "噗--"姜绮喷了茶。

    她狼狈的接过安顺手里的帕子擦了擦嘴,很有些哭笑不得的问安顺:"上大将军刚刚说的什么?"

    安顺重复道:"将军说他也想当娘娘!"

    姜绮这才发现自己没听错,上大将军真的说的是"微臣也想当娘娘"。

    她问道:"将军今儿没喝酒吧?"

    傅湛脸上显出红晕来,摇摇头:"没有。"

    姜绮很有些哭笑不得:先前自己要娶安顺为皇后、纳严如玉为贵妃,这两个人都避之不及,现如今呢?魏太子和上大将军都颠颠的要来当她的后妃,自己这是桃花运来了?

    她连连摇头:"将军别冲动,朕的后宫有魏太子了,将军若是想做娘娘,等魏太子回去吧!朕怕你们俩打起来。"

    傅湛心满意足的站起身:君无戏言,小陛下既然没有拒绝,那自己就耐心等呗!

    魏太子当得娘娘,微臣如何当不得娘娘?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36/6793864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