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076:发飙的元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元宝一直以为自己是千杯不吐,她从未因为喝酒而呕吐过,原来并非如此,不是她不会吐,只是她喝得还不够多。*断*青*丝*小*说*网*

    身边没有一个人,她扶着脏透了的公共马桶吐得胃都要翻过来了,很想有人递给她一杯热水,或者给她扯一段纸巾,拍拍她的后背,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希望有个人站在她身边陪陪她,别让她一个人在这么安静空荡的地方待着,抚慰她几句或者干脆骂她几句都好。

    可是身边谁都没有。

    她知道贺东风出去了,还让自己在这里等着,可她不想等,她想所有一切她需要他的时候,他高大的身影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终于吐够了,她又趴到洗手台上洗手,洗脸,漱口,她知道贺东风有洁癖,她怕贺东风嫌弃自己,所以用洗手液仔仔细细把自己洗干净,胡乱抽了几张纸擦了两下。摇摇晃晃的走出洗手间,直奔楼下,想去找她的东风相公。

    路上有人指着她的脸叫她,元宝都一概挥手,"没事,我没喝多,我现在开车能直接飙起来呢!"

    她在一楼大厅没有看到贺东风,就摇晃着身体走出KTV大门。正要迈下台阶时,视线里突然多了两抹她熟悉的身影,一个是她俊美迷人的高冷老公,另一个,是与她日日同住屋檐下与她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老公的前任,她伸出手指,刚要骂,你们两个狗男女。给本少奶奶站住,可她忘记了脚下是台阶,一步迈下去摔了个狗啃泥。

    饶是喝了酒身体的反应和感觉都变得很迟钝,她还是觉得疼了,她是闷声摔的,贺东风没看到她在后面摔了跟头。

    一名保安上前来把她扶起,元宝说了声谢谢把人推开,踩着平底小皮鞋直奔贺东风跟贺南羽去了。

    "喂!你们两个!当我死了吗!当街搂搂抱抱!也太不注重影响了!你们两个不可以拥抱,我们三个一起!才可以!"

    贺东风怀里扶着一个醉鬼,面前又横空出现一个醉鬼,他顿时无奈的深吸口气,对元宝说,"我不是让你在包房里面等我吗?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肯听?恩?"

    元宝委屈的眨眨眼,"我在里面等你,好让你腾出时间来找她吗?"她多看贺南羽两眼,也发现了两个人撞衫,心里恨不得当街就脱个精光,她什么都不想跟贺南羽一样,性别不能选,不然性别都不想和她相同!

    他掏出车钥匙,把车解锁,对元宝扬了扬下颌,"自己上车,我扶她。"

    "为什么你扶她!你为什么不扶我!"她像个小孩子一样急的直跺脚。

    "我看你能跑能跳能无理取闹,根本不需要人扶。"他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怀里的贺南羽不断往下坠,他重新往上托了一把。

    他以为元宝被自己说了一顿会乖乖站在原地等他,没料想,元宝竟然冲到他面前,一把拽出贺南羽的手臂,试图将她从自己怀里拉出去,"喂!你醒醒!你不是有男朋友吗!让你自己男朋友来抱你好了!"

    贺南羽被她扯了一下,醉眼迷离的看向她,"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很多人,很多人都可以给我证明贺东风就是我的男朋友,而你,在很多人眼里,不过是我们感情的第三者。"

    贺东风不想面对这两个喝醉的女人的战争,更加不想听贺南羽对元宝说这些没有意义的废话。

    他压着火气,忍着把她扔在这里的冲动,用力一扯,将她往前拖了一大步,元宝也跟着往前一大步,拼了命的上前来拽贺南羽,结果不等贺东风制止,贺南羽狠狠抡起手臂,给了元宝一耳光。

    异常响亮,震惊了元宝也震惊了贺东风。

    元宝捂着脸颊,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脸颊火辣辣的疼,眼眶瞬间发酸发热,只差一眨眼,眼泪就会掉下来。

    贺东风也没想到贺南羽会动手打人,他宁可相信这一巴掌是元宝打在贺南羽脸上,也不敢相信。一向温柔斯文的贺南羽会对元宝动手。

    除了对元宝的心疼,还有对贺南羽的失望。

    是的,是又一次的失望,越来越失望,他对贺南羽,陷入了再也无法拯救回来的失望之中,在他眼里,这个女人已经无可救药。

    他甚至怀疑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的温柔女孩。其实是根本不存在的,他的青春和年少,只是做了一场及时醒来不复存在的美梦。

    他腾出一只手去拉元宝,可元宝已经完全忽略他的存在,像头发疯的小豹子似得冲上来扯住贺南羽的头发和衣领把她从贺东风怀里拉出来,直接推倒在地上,贺南羽穿着高跟鞋步伐不稳,退了踉跄的向一旁倒去,一头撞在别人的倒车镜上,瘫软的倒下去,元宝扑到她身上劈头盖脸的扇了无数巴掌,直到贺东风上前来把她抱起来,她还在又挥又踢又踹,舞着小拳头,小腿也不停的朝她提过去,"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跟贺南羽拼了!你居然敢打我!你凭什么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我是贺东风明媒正娶的老婆!你爱谁谁!我可是有证儿的!你要不服气你去法院告我!你告我抢你男朋友!法官要是判我有罪我二话不说就把老公还给你!现在你没权利在我面前嚷嚷更没权利打我!"

    "好了。元宝!别喊了,喉咙都哑了,安静一会。"贺东风低头在她耳朵尖儿上急促的吻了几下,希望她能快些安静下来,他很清晰的感觉到元宝在发抖,他不了解她发抖的原因,到底是害怕还是愤怒还是因为太激动,但他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他不该一时心软来管贺南羽,应该给大哥打电话,他来了怎么都能把贺南羽弄回家,他翻过元宝的身体用力抱住她,让她在自己怀里发抖,不让她面对贺南羽,"好了元宝,好了。咱们不气了,你打回来了,你没有吃亏,不用怕,我在这里,谁都抢不走。"

    元宝抱着他的腰在他背后狠狠捶了他两下,又在他胸口啃了两口,听到他痛苦的闷哼声才松口。紧紧搂住他不肯松手。

    她是被酒壮胆后才会这般生猛,她自认为是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就算不是,她也会装成一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喝了酒以后,就不管不顾了,任何企图占她老公便宜的女人,都值得被她赏一顿胖揍。

    贺南羽果然是没有秦臻的战斗力。被元宝揍了一顿,变得狼狈无比,头发乱了,衣服脏了,长发凌乱的像个疯子,她从地上爬起来,试图不搀扶任何东西站起来,自己的高跟鞋偏偏与她作对,站了几次都重重摔了回去,她撩开头发,泪水花了妆容,看着面前相拥的一对璧人,自嘲的轻笑。

    她指了指元宝身上与她同款的白色长裙,"你看,这件衣服根本就不适合你,你配不上它,但我就不同,它就像为我量身定做的,就算你买得起又怎样呢?就算你合法又怎样呢?你跟他根本不相配,他对你只有责任,没有爱情。"

    贺东风冷眼看着贺南羽,再也没有办法将她与那个素雅从容的温柔女孩相重叠,"你怎么知道没有爱情?你确定你了解我?你确定你看得懂,我对她是责任还是爱情?如果你看得懂,那么你应该也看得懂我现在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他俯身轻轻一兜,托起元宝的小屁股把她抱起来,大步流星的走向停车场尽头自己的停车位。

    打开副驾驶的门,把元宝放进去,给她系上安全带,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我们明天有一本很乱的帐要算。你必须保证现在听我的话,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怎么算听话?"她抓住他的手腕,用细滑的脸蛋儿去蹭他的手背,"你让我听话就是让我眼睁睁看着你跟贺南羽亲热吗?还是让我眼睁睁看着她在你怀里装柔弱?那我不同意,我也很柔弱,我柔弱的快死掉了,现在就要死掉了。"

    他低头在元宝唇上亲了亲,元宝偏头躲开,"我刚才吐过了。"他陪了她整晚她都又唱又跳又闹,他才离开几分钟,她就吐了,他轻声叹息,捏住她的下巴,撬开她柔软的双唇,缠绵的吻了短暂几秒,"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不该把你自己留下,现在你不许下车,乖乖在车里等我几分钟,我们得把贺南羽也带回去,她喝了很多酒,人很不清醒,留在这里可能会出事。"

    元宝顿时撇起嘴巴,嘴角向下撇成半个弧。"我不要让她坐我相公的车!"

    "她以前坐过无数次了。"

    "我要换车!"

    "换车可以,现在没有地方买,总要等到天亮了才能去车行。""真的?"她不敢确定的追问。

    贺东风认真的点头,"我说过,我从来不拿承诺说笑,你想换就换好了,等我买了新车,只载你一个人,给你做专属座驾,碰都不让她碰一下。"

    "她要是碰了呢?"

    "那我们就再换一辆。"

    元宝傻傻的笑出声,"那我们要破产了。"

    "不会破产,如果我的钱花没了,我们可以让大哥给我们买,让姑姑给我们买,总之绝对不让她碰,好不好?"

    元宝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行不行,我们别管她了,她刚才打了我,她居然打了我,我妈都没打过我,你都没打过我,她算老几??"

    "你看看你把她打的。"他让出一块空隙,让元宝远远望过去,贺南羽根本站不起来,保安过来搀扶她也丝毫不领情,"她的脸都被你挠花了,脖子上也出了血,你的战斗力,仅次于秦臻。""她先动手的,我还手是正当防卫,她挨揍纯属活该,反正不怪我,我也没钱赔。"

    "孩子话。"他又浅浅的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说,"我过去把她弄回来,你等我。"

    元宝一瞪眼,"我不等!你敢把她带回来,我就敢揍她,我我我我,我脱鞋拍她!"贺东风站直身体,手掌撑在车顶轻轻敲着,看着元宝这幅依赖人的小模样,他不想走开,可总不能真的把贺南羽扔在这里。

    "我不带她回来,我叫车送她。"

    元宝没再反驳,算是暂时把自己老公借出去助人为乐。

    他商量好了元宝,贺南羽却不干了,他想把贺南羽扶上出租车,她死活都不肯进,一脸的视死如归,"要么你带我回家,要么你让我自生自灭。"

    贺东风绷着嘴角看她,贺南羽凄楚的摸了一把后脑勺,手上占着一些点点血迹,伸到他面前给他看,"小东风,你看,我被撞出血了,我受伤了,我是你的南羽啊,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别人伤害我吗?你对我的那些海誓山盟呢?你说过会保护我的话呢?你全忘了吗??"

    东风不想听她在这追忆往昔,强行把她往出租车里按,她就疯了一样尖叫哭喊,听得怪瘆人的。

    他无奈至极,只好让她坐到一旁的台阶上,给贺东弋打电话,让他开车来一趟。

    他担心元宝又闹人,没留在贺南羽身边,而是回到车上陪元宝,元宝撒娇让他抱着睡觉,他就坐在驾驶位上,让元宝坐到自己腿上,她翻开自己的手心给他看,说,"打人也很辛苦,手掌好疼呢??"

    贺东风握住她的手掌轻轻揉捏着,"所以下次这种事,你就不要动手。"

    "那我忍着?"

    "你还有我,我会替你打回去,你先打了,我就没办法打了,我们不能两个欺负一个,男女混合双打,胜之不武。"

    电话里贺东风没多说,贺东弋以为是元宝又怎么了,他梦都做了好几个轮回被人叫醒自然有些不爽,在心里默默把元宝用抱枕揍了好几百遍,穿着一身居家装踩着拖鞋就匆忙的开车来了。

    到地方一看,居然是让他来接贺南羽,顿时黑脸,走到南羽身边粗鲁的一把将她拉起,"我爸妈要看见你这样都得让你气活了!""不用你管!"她醉醺醺的大喊一声。

    贺东弋没惯着她,一个耳光将她扇得更加晕头转向,"你看我能不能管!"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32/6793775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