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091 我绝不答应分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晦暗不明的路灯穿梭在车内,颜歆月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半张侧脸隐藏在夜色中,看不清她的表情。【*断*青.丝*小*说*网*】

    孟靖谦转头看了她一眼,沉吟片刻问道:"还在担心她?"

    "嗯?"颜歆月微怔。

    "卓方圆,你难道不是在担心她?"他挑眉,复又安抚她道:"放心吧,老四已经在派人找她了,他不会让卓方圆出事的。"

    "嗯,但愿如此??"她沉沉的叹气,脸上却并没有一丝轻松。

    虽然说关默存广派人手去找方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总是隐隐有一丝不安,甚至有种不好的直觉,似乎要发生什么事了。

    看她情绪不高,孟靖谦想了想,又故作轻松的说道:"刚刚吃了你做的蛋糕,味道真的很好,裱花也很精致,如果不是亲眼看着你做出来的,我一定会以为是你买来的。"

    颜歆月淡然一笑,"其实奶油都是店里现成的,我只不过是抹了一层奶油,裱了几个花而已。"

    "你不用这么谦虚,你已经很厉害了,像我这种手残党,大概连奶油都抹不平。"孟靖谦赞赏的看着她,眼中满是柔情。

    颜歆月看着他的双眼,忽然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以前他总是嫌弃她什么都不会做,总是会用各种各样的语言来讽刺她一无是处,可是他现在居然会主动赞美她,甚至还能发现她身上的闪光点。

    不得不说,孟靖谦现在确实是变了很多。甚至变得让颜歆月有些不认识了。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她家楼下,颜歆月解开安全带,攥着裙摆,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孟靖谦自然也看出来了她有话说,眼神期待的望着她,忐忑不安的等着她的话。

    颜歆月冥思苦想好久,最后才憋出来一句,"如果关默存找到了方圆,能不能麻烦你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很怕她出事。"

    其实她还有别的话想要说,可是想来想去,却又不知道要跟他说些什么。最后只说出这么苍白的一句。

    孟靖谦没想到她原来是为了这个,顿时有些失落。但失落之余却又有些高兴,毕竟这还是他们分开之后,颜歆月第一次主动拜托他什么事。虽然很小,可是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不是么?

    他笑笑,点头道:"好的,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嗯,谢谢你。"颜歆月也对他微笑,又安顿道:"回去的路上小心一些,车速不要太快。"

    "好。"

    带着她的叮嘱。他有些恋恋不舍得开车离开,而颜歆月就始终站在原地看着,直到他的车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内后才转过身。

    然而她刚准备进单元楼里,身后便传来了一个悲伤地男声--

    "歆月!"

    她一顿,转头便看到陆景呈神色忧伤的站在她五步开外的地方。

    颜歆月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顿时感到有些无所适从,抿了抿唇沉声道:"景呈,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见了。"陆景呈慢慢地走到她面前,神情哀痛的看着她,幽幽的说道:"我很想你。"

    他的脸色蜡黄,下巴上也冒出了参差不齐的青渣,眼窝深陷,满面愁容,显然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

    颜歆月看着他的脸,除了感慨万千,却并没有什么别的情绪,甚至连担心的感觉都没有,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

    陆景呈抬起手抚上她的脸,贪恋而又乞求的说:"歆月,之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你能不能原谅我,再给我个机会?"

    他的手有些微凉,显然已经在这里等很久了,颜歆月立刻想到了刚刚是孟靖谦送她回来的,心里顿时有了芥蒂。

    她冷静的看着他,极其严肃的问道:"景呈,你坦白告诉我,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我??来很久了。"

    "那么你刚刚应该也看到了,是孟靖谦送我回来的。"她已经料想到他看到了一切,索性直接都对他表明了。

    陆景呈怔了怔,咬牙道:"是,我都看到了。"

    "那么你在这里等我,究竟是因为有话跟我说,还是因为你想看看我是不是有人送?"这一次,她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陆景呈一时语塞,被她的话问的无言以对,只能苍白的沉默着。

    颜歆月自嘲的笑了笑,摇头道:"看吧,我就知道你是为了后者来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吗?"

    陆景呈不语。

    她又道:"因为你如果真的只是为了见我,为了和我说话,那么你一定会去Moonlight找我,而不是这么晚了还等在我家楼下。说白了,你现在还是不肯完全相信我,既然这样,我们还是不要再继续的好。"

    "歆月!"陆景呈有些急切地拉住她,震惊的说道:"你要跟我分手?"

    "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景呈,我还是觉得我们不合适,所以??"

    "我不同意!"还没等她说完,陆景呈便冷厉的打断她,"我不同意分手。你说你想冷静一下,想暂时分开一段时间,我都可以答应你,也可以给你空间,但是分手,我决不答应。"

    "景呈!"颜歆月有些急了,"既然你始终对我存有疑虑,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更何况,我并没有完全爱上你??

    后半句她并没有说出来,觉得这样说多少有点伤人。

    陆景呈闭了闭眼,恳切的望着她说道:"我会给你信任,给你爱情,给你想要的一切,别分手,好吗?"

    颜歆月也有些无奈,"景呈??"

    "我想你现在或许还没有仔细考虑好,你提出分手也只是一时冲动,既然如此,我会再给你时间,让你好好考虑,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再见。"

    他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甚至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说完便转身走向了自己的车,落荒而逃般的绝尘而去。

    颜歆月看着他消失在夜色中的车。只能疲惫的按了按眉心,转身走向了单元楼。

    *

    因为答应了颜歆月要知道卓方圆的安危,所以第二天一下班,孟靖谦便立刻开车去了银樽。

    办公室里并没有人影,他只看到了守在门口的助理,询问之后才知道关默存在顶楼的私人包厢里。

    贴身的下属白三就站在门口,孟靖谦走过去朝包厢里看了看,问白三,"老四在里面吗?"

    白三点头,"老板一个人在里面喝酒。"

    孟靖谦了然的点点头,又问道:"对了。卓方圆??她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提起卓方圆的名字,白三脸上立刻有些异样,甚至还有些不易察觉的心疼和痛苦。

    良久之后,他才哑着嗓子说:"卓小姐的情况??不太好,孟先生还是直接去问我们老板吧,我们这些做手下的,不好多说什么。"

    孟靖谦见他神色怪异,知道问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推门走进了包厢。

    这个包厢是关默存私人用的,平日里也就只有他们兄弟几个聚在一起的时候才来这儿,装潢考究,独特前卫,并且极其奢靡,十分精致。

    关默存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好几个酒瓶,红酒、白酒、洋酒,各式各样,什么都有,而他则不停地灌着自己,一副要把自己喝死的模样。

    孟靖谦有些气愤的走上去,一把夺走了他手里的杯子。怒其不争的看着他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死要活的做什么?"

    关默存机械般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红着眼笑道:"三哥,来,坐,我们试试酒。你看这里有这么多种,咱们试一试,哪种才能真正的把人喝醉。"

    他俩的生日只差几个月,从小到大关默存都是直接叫他名字,或者是叫他"老三",很少这样一板一眼的叫他"三哥"。

    不知为什么,孟靖谦竟然从这个称呼当中听出了一丝脆弱,心里也满是酸楚。

    他叹了一口气,坐到他身边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至于让你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

    他们是光屁股长大的兄弟,或许是跟自己的身世有关,关默存是几个人当中最豁达,也是最不计较生死,不愿沉浸在儿女情长的人。这么多年来,这还是孟靖谦第一次看到他这么落拓颓丧的模样。

    关默存抹了一把脸,咬了咬唇,良久才哑着嗓子道:"我问你,如果你看到颜歆月和别人睡了。你会怎么做?"

    孟靖谦被他这个问题问住了,仔细想了想才说:"我一定会生不如死。"

    关默存闻言苦笑,又问:"那如果你看到她跟你的仇敌睡在一起,你又会怎么做?"

    "你到底想说什么?"孟靖谦有些不耐烦了,话音落定,他猛然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难道??"

    关默存笑了一声,目光空洞的说道:"我真是不敢相信,我也不愿意相信,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或许只会一个手段。或许是一个计谋,可是事实就摆在那里,容不得我自欺欺人。"

    孟靖谦拧眉看着他,半信半疑的问道:"你确定吗?这种事可不能乱说。"

    关默存转头看向他,双眼猩红的就像是能滴出血来,颤声道:"还需要怀疑吗?我亲眼看到她和蒋祺睡在一起,甚至还??躺在蒋祺的怀里。"

    一想到那晚的事情,关默存就觉得自己像是死过一次一样,心脏就像是被人捏住了一样痛苦,痛得他喘不上气。

    这世上大概没什么比看着自己的女人躺在仇人的怀里更让一个男人痛苦羞愤的事了,不得不说。蒋祺这一场报复成功了,不仅成功的让关默存痛苦,甚至还成功地赢得了卓方圆。

    "就一个小时??只有一个小时而已!"关默存用力锤着茶几桌面,情绪激动地说道:"我的人去片场接她,因为堵车,所以晚到了一个小时,就这么短的时间,她居然就滚到了蒋祺的床上!我那么挖空心思的保护她,结果就败在了这一个小时上面??"

    "老四,你镇定点!"孟靖谦拉住他,拧眉道:"卓方圆究竟是被人设计了,还是她自愿的,我们现在都还不知道,你不要妄下定论!你这样会伤害她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变得站在女人那一方看问题,或许是他意识到他们兄弟几个都太过骄傲自信,总是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因此总是伤害爱的人那一刻起吧。

    "伤害?"关默存仰头大笑,笑得癫狂而又悲哀,甚至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笑够了,他这才面无表情地说:"比其她给我的伤害,这算什么?今天上午蒋祺带着人来找我,用她的裸照来威胁我,让我在她和桐城那块地皮之间做选择,要么把桐城的地皮让给他,要么把卓方圆让给他,否则他就公布裸照,让她身败名裂。"

    孟靖谦瞪大眼睛,"那你??"

    关默存是生意人,在商言商,他绝对不可能把地产让给蒋祺。而他有多骄傲,多霸道,孟靖谦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让他把自己的女人拱手让人,这无异于是在打他的脸。

    他是宁愿毁了都不会让给别人的人,那卓方圆岂不是??

    然而关默存只是苦涩的笑了笑,悲哀地说道:"我还能怎么做?除了把桐城那块地皮让给他,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吗?卓方圆现在事业才刚刚起步,好不容易成了小有名气的小明星,能出演电影,能开自己的专场,一旦那些照片被公布,她会被毁的连渣都不剩。"

    他到现在都记得蒋祺来找他时,那阴险得意的笑容,就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狐狸一样。猥琐又龌龊,让人恶心至极。

    他把照片放到关默存桌上,笑得势在必得,"四哥,真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拍下了这些,但她毕竟是你的女人,我想你也不愿意这么私密的照片留在别的男人手上,所以这照片是去是留,全在你一念之间。"

    关默存只拿起来翻了两张,便立刻看不下去了。

    照片上的卓方圆赤身裸体,被摆弄成各种屈辱不雅的姿势,极其不堪入目。

    没有人能想到他那时的心情,看着面前卑劣的男人,他甚至连杀人的心都有了,那种怒不可遏的杀心,甚至在他看到卓方圆跟他躺在一张床上时候都没有过。

    他最后还是把桐城的地皮让给了蒋祺,等他带着人洋洋得意的走了之后,关默存也无力地跌坐在了椅子上。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为了一个曾经在夜场跳舞赚钱的舞女,居然放弃了那片产值过亿的地皮。

    一掷千金,只为红颜裸照,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大方。

    孟靖谦显然也没想到他能做到这份儿上,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两人互相沉默着,都没有再说话。

    痛苦的气息,也在这个狭小密闭的包厢内,缓缓流窜着??

    *

    卓方圆敲开颜歆月家门的时候,她和静言正坐在一起吃晚饭,听到门响,她便立刻起身去开门,然而打开门的一瞬间,她就愣在了原地。

    方圆浑身湿淋淋的站在门外。目光呆滞,浑身颤抖,脸上还有一个无比清晰地巴掌印。

    "方圆?你怎么会成这样,快进来。"她心疼的叫了一声,静言听到声音也立刻跑出来看,同样也被震惊到了。

    "静言,快去拿条毛巾过来。"

    她一边交代静言,一边把卓方圆拉到沙发上坐下,接过毛巾给她仔细的擦着头发上的雨水。

    "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会这么晚跑过来?还有,外面下那么大的雨,你怎么不打伞啊?这样会生病的。"

    "他不要我了??"卓方圆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嗫喏着这句话,"他不要我了。"

    颜歆月一愣,拿下毛巾看着她,"方圆你说什么呢?谁不要你了?"

    方圆重重的啜泣了一声,豆大的眼泪翻滚而落,绝望的闭上眼,"他说我是被蒋祺睡过的女人,他??嫌我脏,让我滚??"

    颜歆月心跳都漏了一拍,转头和静言相互对视了一眼,愕然的看着她问:"难道昨天晚上??"

    方圆紧紧的闭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又把昨天的事情跟她们讲了一遍。

    听了她的叙述,颜歆月简直震惊得说不出话,她简直无法想象,像关默存那样骄傲,把男人的面子视为一切的男人,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睡在仇敌的床上,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那你??你??"颜歆月张了张嘴,良久才挤出一句有些讽刺的话,"那你和蒋祺,是不是真的??"

    多么讽刺,明明受害者是方圆,关默存应该要给她信任和关怀才对,可是这一刻,她们却比任何人都要自卑。

    "没有,真的没有。"方圆狂乱的摇着头,抓着她的手痛哭起来,"颜颜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和蒋祺做过任何事。当时我正处于生理期,虽然我被迷晕了,可是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一定会有感觉的,可我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我敢确定蒋祺绝对没有碰过我。颜颜,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颜歆月看着她绝望悲哀的模样,眼泪也跟着落下来,倾身靠过去紧紧的抱住她,不停地安抚着她,"我相信你,我一定相信你。"

    方圆靠在她的怀里悲痛的放声大哭,一旁的静言和颜歆月也忍不住跟着落下泪来,三个女人似乎都能对彼此的遭遇感同身受。

    颜歆月现在还和陆景呈处于半分手的状态,他始终对她没有信任,一直觉得她和孟靖谦不清不楚。

    而方圆则是被最厌恶的男人设计,甚至还被关默存赶了出去。

    至于静言,程奕枫虽然和她道了歉,也承认了自己那天太过分,可她心里却始终过不去那个坎儿。

    列夫.托尔斯泰说,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用在她们身上简直是再合适不过。

    颜歆月抱着方圆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好说歹说的才把她弄到浴室,给她好好地洗了个热水澡。

    从浴室出来,三个女人都有些沉闷,静言想了想,忽然道:"我们喝酒吧!"

    前段日子她曾经在家放过一瓶茅台,这个时候倒是派上了用场。

    其他两个人也都没有异议,反正大家现在都这么伤心,更何况是在自己家里,就算喝醉了也没事,索性喝他个一醉方休,让所有的事情都烟消云散吧。

    颜歆月找来了三个杯子,三个女人围坐在茶几边上,静言一人倒了一杯酒,三人端起来碰了一下,静言先含泪笑了笑,"敬我们始终没有得到过的爱情。"

    其他两个人都有些心痛,点了点头,把酒一饮而尽。

    第二杯是方圆敬酒,她笑得同样凄苦,半晌才说:"敬我们爱而不得的男人。"

    孟靖谦、关默存、程奕枫。这三个让她们刻骨铭心,却也让她们痛不欲生的男人。付出了一切,却除了落得一身伤痛,终归是什么也没得到。

    三个人一同落下泪来,将辛辣的酒液灌进去,又低下头狠狠的擦掉了泪。

    第三杯是颜歆月敬酒,她想笑,眼泪却比笑容来的更快,好久才说:"敬我们充满希望的未来。"

    无论如何,明天的太阳还是要照常升起的,只要她们还没有死,只要她们还活着,她们的未来就仍然充满期待。

    其他两个人互相沉默了一下,良久才点点头,含着泪却也含着笑,一起将烈酒囫囵吞了下去。

    尽管三个人都喝得不多,但到底也是高纯度的茅台,半瓶下肚之后,三个人便都有些微醺,抱在一起又哭又笑,一会叫一会儿跳,尤其是静言和方圆两个人,大概是压抑太久了,更是哭的声嘶力竭。

    颜歆月反倒还好一些,只是头有些晕,正当她晕头转向的时候,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一看,是孟靖谦的电话,一接起来,便是他温润的声音--

    "月儿,你睡了吗?"

    她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大着舌头说:"还??没有呢,怎么??了?"

    "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你方便下来一趟吗?"

    他的话让颜歆月酒醒了一大半,她走到阳台上猛的拉开窗帘,果然看到了楼下那个高大颀长的身影正站在大雨之中。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55131/6793746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