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142 二十八层楼的反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徐安不明白,他的命运为何总会这样,自小到大,自己总要一次次翻身,去面对那些比他厉害百倍十倍的对手。{断青丝小说网,https://www.duanqingsi.com

    现在他明白了,岛人的血脉,是母亲顾小昭留给他最珍贵的礼物。

    "徐安,松手!"连白马怒吼。

    一般来说,高手最忌的,就是被人从背后抱住,这是一个很难下手的点,若是勾着手去打,威力肯定不够,若是不管不顾,事情必定会进一步恶化。

    徐安阴沉着脸,用尽身上的力气,死死箍住连白马,往顶楼边缘越挪越近。

    连白马疯了一般。拳头不断往后捶,落到徐安背上,头上,捶得满脸是血。

    徐安咬死牙关,目的很明显,左右也也没有办法。不如一齐从二十八楼滚下去。

    "你不怕死么!徐安,你松手,松手!我放你走如何!"连白马惊道。

    连白马真的怕了,这徐安不要命,他还想活呢,还有大把的事情要做。比如那个公主,比如再笼络其他岛人,比如取而代之,成为组织的龙头。

    徐安一句话都没有答,任凭连白马的拳头,不断落在身上,往顶楼边缘越挪越近。

    原本,按着连白马的功夫,徐安是难以近身的,可惜的是,揪住徐安松手的那一刻,连白马大意了,他以为,徐安必定会高高摔下去,身子摔成肉酱。

    "草你妈!"连白马吼了一句,堂堂组织七头领,居然被逼到这种地步,打在徐安身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甚至,已经顾不得克制气劲,一股脑儿全往徐安身上用。

    徐安剧烈咳着,死不松手,忽然暴喝一声,抱着连白马,往顶楼边缘的铁栏撞去。

    铁栏碎裂。

    中城大酒店下面,无数人惊呼,惊恐地看着,那两个人影高高坠下来。

    二十八楼,想都不用想,必死无疑。

    人群中,胆小的急忙比起了眼睛。

    "徐安,斩蛟会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坠落中,连白马绝望地狂吼,他的命运,不应该是这样,死在这么一个蝼蚁手上。

    徐安嘴巴上翘,洋溢起一道绝望的微笑。

    母亲啊,你看,我又和别人拼死拼活了,你保佑我啊。

    徐安眼睛,弹出了泪花。

    每个人都怕死。死了,很多美好的东西,就再也看不到听不到摸不到了。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撞击声,二十八层楼惯性的力量,带着恐怖的速度,连白马的身子。狠狠地砸在地上,像一个橡胶人一般,弹了半米高,复而又砸下来,砸成一个极度扭曲的姿势,眼睛死死睁着,死不瞑目。

    四周一片死寂,胆小的人已经尖叫起来,警报声此起彼伏。

    "还有一个呢?"有人才忽然想起来,明明是两个一起摔下来的。

    于是,有心人开始四处去找,找了好久之后。诡异地发现,另一个摔下来的人,居然不在现场了,明明从那么高的楼摔下来,难道是自己爬起来跑了不成?

    这如何可能,明显是有悖常理的事情。

    "估计是吊挂在哪里了。"有人分析。

    ......

    圆头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打通。

    或许七头领在忙着要紧的事情。圆头这么安慰自己。神功盖世的七头领,是不可能出事情的。

    小王镇的天色有些昏暗,没了包子生意,陈薇薇又变回了以前的那种生活,就着榨菜吃稀米粥。

    古往今来,寡妇的日子都很难过。不仅要面对各种流言蜚语,甚至,要面对那些蛮不讲理的妇人,比如现在,十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冲入了院子。

    三个孩子吓得往屋里跑,陈薇薇皱起了眉头。

    "有事么?"

    "你个死烂货。敢勾引我男人,我撕烂你的嘴!"一个尖嘴猴腮的妇人叫嚣道,妇人旁边,赫然是那个经常来讨好的老男人。

    当然,陈薇薇没有半分待见他,也不存在什么勾不勾引的问题。

    但这种事情。怎么讲得通。

    陈薇薇冷冷盯了尖嘴妇人一眼,捧着碗筷,往屋里走。

    "把这个死烂货给我往死里打!"尖嘴妇人怒叫,老男人试图在旁边劝几句,立即被赏了一巴掌。

    妇人的几个本家兄弟,狞笑着往陈薇薇踏步而去,手里拿着绳子木棒。

    "先打半死,再拉去游街!"

    "浸到茅坑里!"

    "这个婊子,还真想立牌坊呢!"

    陈薇薇自始至终都昂着头,动怒以后,将手上的碗筷,瞬间砸在地板上,发出"哐啷"的声音。

    "哟呵,这婊子还想还手呢!"一个壮汉咧开嘴走过去,抬起腿往陈薇薇肚子踹来。

    一把锋利的菜刀抡起,幸好男人躲得开,不然肯定被劈到。

    陈薇薇喘着气,横着菜刀护在身前。

    此时的情景,比在燕都那会,还要恶劣得多。

    "怕个啥,你们几个大男人的,我就不信这个婊子真敢劈了你们!"尖嘴妇人叫道。

    圆头皱了皱眉,出现这种事情,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左右。都是不让她好过,欺负就欺负吧。想通这点,圆头咧开嘴讪笑起来。

    寻常女人要是被欺负了,肯定会第一时间想到自己的丈夫,陈薇薇也如此,想到了徐安,若是徐安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恐怕也会着急吧。

    三个孩子趴在门桩上,看着自己的"母亲",不断挥舞着菜刀,一次次将人逼退。

    忽然,一个大汉绕后,举起扁担,往陈薇薇背上重重打了下去。

    陈薇薇趔趔趄趄地退开几步,退到门前,不断喘着气,拿菜刀的手,却忽然发抖起来。

    "有本事。把你娘家人喊来!"尖嘴妇人大笑。

    大芳站在村口,在通了几番电话后,终于等来了那个人。

    有点瘦,穿着脏兮兮的花衬衫,身子好像有点不舒服,总是捂着肚子。

    "她在哪里?"细三爷咬着牙。

    实际上,徐超劝过细三爷,先养好伤,他会尽快过去。

    细三爷等不了,等徐超从燕都赶到象港,又从象港出发,起码要耽搁四五天。

    所以,细三爷一个人来了。

    跟在大芳后面,沿着小王镇的巷道,急步往前赶。

    又是一记扁担,落到陈薇薇的腿裸上。

    陈薇薇终于失去平衡,整个身子往地上摔去。

    大些的那个孩子,哭喊着抓起一把石子,往那些人丢去。

    "回去啊!"陈薇薇红着眼睛吼道。

    "你乖乖去游街,我就不打你了,反正是个婊子,你怕什么对吧!"尖嘴妇人咧开嘴笑。

    陈薇薇仰起头,冷冷盯着尖嘴妇人。

    "若是我男人知道你这样欺负我,必定不会放过你!"

    整个院子的人怔了一会,随即大笑起来。

    "你的那个死鬼男人,莫非要变成鬼害我们么!"

    "说不定是哪个野男人呢!"

    "所以嘛,真是没打错!"

    大芳停了下来,细三爷也停了下来,目光往前,看向那个倒在地上的村妇,手里还抓着一把菜刀,死死护在身前,护着自己,护着门里的三个孩子。

    不知为什么,这个人的脸,明明不认识的,细三爷却很想哭。

    "表妹!"细三爷吼了一声。

    大芳撞着身子冲入房里,将陈薇薇扶了起来,随后说了一句。

    "你表哥来了,不怕了。"

    陈薇薇抬头,看到细三爷人影的时候,鼻子发酸,将刀丢在地上。

    尖嘴妇人也惊了惊,暗想着真有娘家人来了,等转过头,看见一个穿花衬衫的高瘦人影,瞬间发笑。

    站着的几个大汉也跟着哄然大笑,还以为来了什么人呢。

    这么一个瘦排骨,就算是种菜种甘蔗,都嫌他抡不起锄头呢!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45570/6439155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