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06章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环境永远是不会那么的十全十美,消极的人是受环境控制,积极的人却是控制环境!

    在那个国内局势,动荡不安,一味强调经济发展的大环境下。平稳、和谐等怀柔字眼,成为了发展的主潮流。但体制和法律的不健全,还是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或国家,趁机钻了空子。

    时任国内最精锐部队的最高首长,及‘龙头’‘惩戒’为一身的纳兰老爷子,开始放眼且着手于,军区内部发展。在以多个老爷子为班底的龙组,开始培养精睿人才,并且打乱,分散安插在各个军区内。

    他们有的至今还默默无闻,而有的早已执掌一方。形成了从上到下的监控,监督体系!急流勇退,利用小中磊被袭事件,纳兰老爷子交出大权,退居幕后。开始着手于,更为长远的‘肃清’和‘对外’。

    时至今日,虽已退居幕后那么多年,纳兰老爷子的存在,仍旧是国内外不法分子心中,不可越过的鸿沟。他的算计,他的布局,他的运筹帷幄,让人痛恨的同时,又心有余悸。

    在最初制定‘屠狗’计划时,纳兰老爷子便与柳老爷子就此计划,便已经商榷再三。如果说,章家在岭南被‘撬动’,只是个引子,使得那些小人不敢越轨的心,变得蠢蠢欲动的话。那么这次与柳家的‘决裂’,则是一阵强心剂。

    巧妙的借用对方暗手,循序渐进的推进着计划的进行!时至今日,这项囊括了多个世家,多个部队的大部署,已经在有条不紊的大前提下,高速运转。

    他们只需要一个矛盾点的切入,便能吸引对方的‘铤而走险’,而这个矛盾点,则就体现在了身份敏感,职业敏感,职位更为敏感的肖胜身上。

    作为几个世家,在国内三代领军人中唯一的支点。肖胜的一举一动,不但牵动了国内人的眼球,更吸引着国外‘图谋不轨’集团的窥视。也许秘密逮捕柳山,在台面上不会被人发觉,但肯定逃不过有人的眼球。

    这是个矛盾点,更是一个切入点!也是整个计划的契合点。而U2计划,只不过在恰当的时候,恰当的环境下,推动了这些矛盾、切入以及契合。亦使得纳兰老爷子制定的‘屠狗’计划,更为平稳,有效的往前推进。

    “老贼,你用二三十年的时间,布下这个局。即便不成功,也能让那些鼠辈,胆寒一生。一旦成功,最少保华夏百年昌盛。费心了!”一句‘费心了’,蕴含了多少艰辛和痛楚在内。在听完章老爷子这番话后,南望的纳兰老爷子,只是露出了淡然的笑容,喃喃道:

    “你也不看我吃的哪行饭。食君俸禄,为君解忧!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只是在做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费心?谁让咱吃的比别人好,得到的比别人多呢?”听到这话的章老爷子,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老贼,嫂子那边。。”

    “难得糊涂,对于她我倒是不担心。就是芝蓉这丫头,会不会有其他想法,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世道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顾不了那么多喽!”

    仍旧被蒙在鼓里的肖胜,此时正驾驭着一辆不起眼的奥迪A6,行驶在前往柳家的高速公路上。依照他的这个级别,以及出行的目的,完全可以乘用军用飞机。但心底,还是不想把此时扩大化的他,选择了更为‘低调’的方式。

    不似其他部门的执法人员,那般盛气凌人。在晌午时分赶至西市后,并没有直接进入柳家的肖胜,而是在西市城区转了一圈,购置了一些礼品后,才驶向柳家。

    与上次来抢亲不同,又有有所相同。把柳芝蓉带走,成为了一段佳话。但柳山带走,却成就一生的‘恶名’,最起码是在柳家人心中。

    红门,石狮,青瓦!当手里拎着礼品,直接在门外下车的肖胜,站在门口注视少许后,还是义无反顾的敲响了大门。

    仅仅一分钟不到,红门‘吱’的一声,被人从里面拉开。开门的不是旁人,正是被肖胜戏耍了一番的柳青明。

    “你还真敢来?”没有搭理对方的意思,此时的肖胜把目光投向了庭院内,那如临大敌的柳家人。有他见过的,也有他不曾接触过的。

    “柳老爷子在吗?”不冷不热的一句话,说的很清晰,腔调也很纯正。更不夹杂任何负面的情绪。

    “我爷爷,也是你相见,就能见的?”不知是不是家人都在身后,有了底气!此地的柳青明语气很硬,但当他迎上肖胜的目光时,不免有些退缩。

    “青明怎么待客的?来者是客!”就在柳青明说完这句话之际,一名年过五旬的男子,走了出来,目光投向了被‘拒之门外’的肖胜。

    “柳二伯,中磊冒昧来访,还请您见谅!”后者漫步行至肖胜身前,看着肖胜手中所提的礼品,笑容淡然的说道:

    “不知中磊贤侄今天造访,是为公,还是为私?若是为公东西和人都可以走了,若是为私,好酒好菜招待着!”

    “即为公,也为私!”

    “呵呵,那我们应该准备好酒好菜,还是棒槌呢?”

    “抱歉二伯,我没有喧宾夺主的习惯!”

    “纳兰中磊,你不要太嚣张。你知不知道,一旦你为公踏进这个门,那么纳兰柳两家,将。。”

    “二伯,怎么说你在这个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有些道理你比我清楚。在私我是老太君的孙子,柳芝蓉的男人。在公,我是军人。不要混为一谈!柳老爷子在吗?”这是肖胜第二次询问,语气已经远不如第一次那般‘恭谨’,这是一种信号,一种不言而喻的质问!

    “门外,谁没大没小的,在那里大呼小叫?家里长辈,没有教过你,做人要低调吗?”闻声而望,身子骨硬朗的柳老爷子,赫然已经出现在了众人之前。

    柳老爷子的出现,并未让肖胜在情绪上,有着任何起伏,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我为人低调,不代表我做事不高调。老爷子,这是您最爱吃的白切羊肉,詹记的!”四目相对,谁都没有退步的意思。当肖胜就这样盯着,徐徐走向自己的柳老爷子之际,整个大院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https://www.duanqingsi.com/12602/6769707.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