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61章 你顶着我了!没安好心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一切,都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转眼间就已跑到那似水流年里去了。

    所以,追忆过去,展望未来,都远不如享受现在,来得更让人倾心!

    有时候一个具备阿Q精神‘难得糊涂’,远比‘林祥嫂’那样,更让人觉得可靠、踏实!一个识大体,懂进退的女人,最具人格魅力的。

    言语间,章怡不难从肖胜的话语中,推敲出一些信息。譬如受了伤的肖胜,上午才被放行,下午三时左右,他就出现在了港城。按理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肖胜要么先回北省,要么直扑初为人母的戴沐雪那里。可他却选择了直奔自己这!

    章怡是容易满足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在夹缝中,坚持了那么多年。但章怡也是个感性的女人,她知道现在的戴沐雪以及那素未蒙面的‘莹莹’,比自己更需要这个男人,而他也‘人在曹营,心在汉!’

    但当自己多次想要把话题引入这上面时,总会被对方巧妙的引开!一次是巧合,两次,再多就是肖胜的一种避及了。这算得上一种另类的补偿吧!在戴沐雪身怀六甲的时候,却为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家里少了些做饭的辅料,小店里货品不全,在从菜市场出来之后,并不急于回家的肖胜,领着章怡,直奔旁边的大润发,也算是彻彻底底当了一次模范丈夫。

    本以为以肖胜雷厉风行的性格,不会在超市耽搁太久,然而今晚,章怡却有种被彻底捧在手心里的感觉。他的步调很缓慢,甚至可以压着步伐在走,便是生怕自己太累!每到一个柜台,即便不需要,他也会伫立少许,见到什么东西,扯到什么样的话题。

    两人推着手推车,漫步在熙攘的超市内。仿佛旁人都是空气般!今晚的章怡,笑容最为灿烂!眼前这个男人,就如同一个大男孩般,手舞足蹈的扯着一些段子。有荤得,也有正儿八经的。涉及方方面面,他就犹如‘鸡婆’般喋喋不休,可又让章怡感觉如此真实!

    这就是现实中的肖胜,你跟他在一起,永远不会寂寞!

    手提着数个超市专用袋,再加上从菜市场买来的食素,这些东西,占满了肖胜两只手!仍旧如同幸福小女人般挎着他的手臂,行走在超市一楼的商业区,当章怡的目光,被某件商品瞬间吸引之际,他会体贴的停下脚步,‘违心’的对其说道:

    “咦,这件某某不错,要不你试试?肯定适合你!”知道对方是在刻意的迎合自己,虽然两人不差钱,但章怡是个宁缺毋滥的女人,无论穿着打扮,还是平常的日用品,章怡都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样,如果不需要,绝不会随意购置。

    两人只看不买,着实让一些所谓的一线大牌服务员,态度极为恶劣。甚至有的,更是不加掩饰的表现在脸上,或者直言道:

    “不买你摸什么?”其实对于这些‘愚民’,两人完全可以忽视掉。但肖胜是啥脾气?自己可以吃亏,但自己的女人绝对不能吃亏。说白了,就是‘护犊子’。

    “摸又没摸你,出来卖,不就是让人摸的?”这话有点歧义,特别是对女服务员,略带‘侮辱’的意思。伶牙俐齿的服务员,当然不甘示弱,这个时候,章怡总会笑盈盈的把肖胜推开。(这事,哥真碰到了!)

    “你瞧你那脾气,都当爹了还那么冲?”

    “谁规定当爹后,脾气就不能冲了?她都不知被多少个男人XXOO了,特么的,不还在这装逼卖吊吗?狗眼看人低的狗杂种!”

    真要咬文嚼字,章怡绝对不是肖胜的对手!主要还是这厮经常强词夺理,耍个横,装无赖,你说你能怎么着他吧?不过这厮脾气上来了,说不定还真就把那个‘服务员’怎么着了呢!肖屠夫,现在还有名。。

    家庭妇男。当肖胜披上了围巾,切配炒,一体化时,章怡则被彻彻底底的‘边缘化’了!捧着杯中,对方亲手沏的牛奶,身子倚在门旁的章怡,笑容灿烂的望着那五音不全,还哼着小曲的高大背影。沉默少许,喃喃道:

    “曲子很熟!是菲菲的歌吧?”听到这话的肖胜,原本扭动的肥臀停滞几分。侧过头笑容阑珊的回答道:

    “蛮流行的,朗朗上口,就跟着哼出来了!”

    “解释等于掩饰,泼水节过的快乐吗?”

    “当天就回来了,休整了一周,检查了下身子,第一时间就赶到这了,章姐我。。”

    “我没问那么多!我总感觉你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听到这话的肖胜,眨巴,眨巴眼睛。笑容窘迫的扭过头,跟眼前这个聪明的女人交谈,言多必失!

    “你一直都没有问我,查没查男女!”

    “男女如何?女的就不姓纳兰了?”

    “看看,还是重男轻女吧!”听到这话的肖胜,笑容倍显无力的望向章怡。后者捂嘴‘咯咯’笑得花枝招展!

    “我跟医院的彩超大夫打过招呼了,今晚陪我去看一下!”

    “不用了吧,我说生男生女都一样!”听到这话的章怡,轻轻的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我相信你是这样想,但我更相信,家里估摸着都‘上火’了!狗胜,如果是男孩,是不是要走你的老路。”正在切菜的肖胜,突然停滞了手中的动作。半天才说了一句:

    “他姓纳兰!长子长孙,就该有长子长孙的责任!”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但章怡内心还是倍显难受。此时此刻的她,才真正明白自家婆婆当初的心情。

    “我答应你,如果是男孩,八岁之前,他会无忧无虑!”听闻这话的章怡,把牛奶杯放在了厨台上,从背后紧搂着肖胜,那隆起的小腹,顶着了肖胜臀部。

    “你顶着我了!没安好心呐。”听到这话的章怡,扬手拍打了肖胜的脊背。许久才喃喃道:

    “我希望是个女孩!”听闻这话的肖胜,放下手中的菜刀,转身来紧搂着章怡。
https://www.duanqingsi.com/12602/676956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