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2章 芳馨满体(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个聪明的女人,不会妄图去证明自己的男人坐怀不乱,而是让男人习惯拒绝除自己以外的女人来坐怀;一个聪明的朋友,不会让友人在自己和利益中做选择,而是竭力创造彼此共同的利益。

    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考验别人的人性,然后,两败俱伤!再非议着别人的不对!

    可笑,可叹,可怜。。

    陈淑媛的改变,是由内至外的一种蜕变。不再一味的退让,在妥协和追求利益最大的同时,学会了中庸!

    不再轻言释然,而是从根底去解决问题。会让步,但她所让出的每一步,都让旁人感觉像是在恩赐般。

    牢牢的掌控着时局,审视夺度下,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待整个问题的尖锐处。适时的避让,再砰然一击。

    让人的理所当然的同时,又望而止步!

    威慑力,对,就是威慑力!这是肖胜时隔数月后,再次见到自己女神时,她所给予自己的最直观感受。

    很少能看到陈淑媛的笑容,如此艳丽。眉目之间的那份雍容,突显着她的睿智!白皙的手臂,缓缓勾起,抚摸着肖胜的下巴,柔嫩的肌肤,感受着对方胡茬的刺力,蠕动着红唇,轻声道:

    “你赶得很急。一般情况下,你总会把最好的一面留给我。不说梳妆打扮一番,也不愿如此邋遢。”

    “还准备说什么?说我身上都有臭味了?”

    “咯咯,现在的我是不是很可怕?但这却是你当初处心积虑,想要我蜕变的样子!”

    “我怎么听你这话,怎么像是在报复似得。跟小人得志那般,趾高气扬以你的立场,鞭击眼前的一切,说实话,我很忧桑。”在说完这话时,肖胜已经低下了头,用胡茬噌擦着对方紧致的肌肤,撩的对方,刻意躲闪,脸色烧红。

    “其实,我更想像柳芝蓉那样,一直陪在你身边。”

    “你都知道啥了?”猛然呆目的肖胜,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且又陌生的女人。肖胜的表情越是惊愕,陈淑媛显得越是窃喜。

    “我知道的多了!你别忘了,婆婆退休了,公公不再过问家里的事。老爷子,老太君更是能把我宠上天。现在家里所有的情报,都汇总在我这里。你觉得我知道啥?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肖狗胜,这日子没法过了。”说完,陈淑媛犹如‘怨妇’般把双臂伸进了被窝里,少有的张狂一次,狠狠的沿着肖胜的大腿根掐去,顿时间,那竭斯底里的鬼哭狼嚎,响彻整个卧室。

    而顺势拉起被褥的肖胜,直接把两人,蒙在了里面。隐约中,倾听到肖胜那发狠的声响:

    “小树得砍,老婆得管。三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反了天了。。家法伺候。”

    凌乱的娇咛声,从被褥内时不时传了出来。那原本突出的一块的,霎时变得‘有秩序’起来,上下起伏,荷尔蒙的气息,弥漫的在温柔乡内,娇咛的*声,被封闭的窗口,隔断在卧室内。

    晨曦,透过窗帘,折射在陈淑媛那白皙的肌肤上。几度欲要撑起身子的她,被肖胜霸道的按回了被窝。不曾睁眼的肖胜,仿佛觉察到了对方的一举一动。每次她只要有所异动,这厮总能第一时间,抓住对方的酥、乳,让其动弹不得。

    “今天上午还有个高层会意,对于如今百盛的改革很重要。”无奈下的陈淑媛,窝在肖胜怀中,轻声细语且夹带着求饶的声响。

    “按理说这个点,刘叔的车该到了,你听到车声了吗?”肖胜的一语道破天机,使得陈淑媛整个人怔在了那里。

    “不开这个会,百盛倒不了,你信不信?”

    “你。。这次会意在战略布局上,对于我来说。。”

    “再重要能有的咱们造人重要?这是头等大事啊。不信你现在打电话问老太君,问咱妈。估摸着产业不要,这次都得向着我。别躲了,你的小心思,我还看出来?来吧媳妇,让我一次爱个够。”

    说完,肖胜猛然窜了起来,抱起床上的陈淑媛,快步往浴池走去。算得上第一次在光线十足下,‘洞察’陈淑媛的每一寸肌肤,饶是两人早已有了夫妻之实,肖胜仍旧为这具酮体的完美,而垂涎。更不用说,用‘虚伪’构建起‘强势’的陈淑媛,此时的窘迫。

    眼前这厮,他冥冥知道昨晚自己的那番话,就是故意气他的,他非要用这种臭不要脸的行为,来撕碎自己的伪装。

    水池内,那四溅的泡沫,以及陈淑媛‘挣扎’的拍水声,是那般的让肖胜有*,仍由对方如此‘唠叨’,今天是铁了心,不死不休的肖胜,跟头发情的野驴般,无度的索要着。

    身子大半浸泡在水池内,可这仍旧掩盖不住陈淑媛那诱人的身段,再配上那娇红的脸颊,余红未了的韵味,着实让人‘情不自禁’的‘身不由己’。

    疲惫不堪的窝在肖胜怀中,此时只要对方还有一丝的异动,陈淑媛便紧张兮兮的侧眸望向对方,特别是在面对对方那邪恶的笑容时,心里发颤,双腿更是发酸的她,紧咬着嘴角,目光如此的晶莹且透亮。

    陈淑媛的执着,在于她廖有私心的再留肖胜一晚。她知晓只要自己去公司,眼前这个男人,肯定会再等自己一晚。这不是自信,而是彼此的心心相惜。

    可现在看来,对方的走与留,仅存下时间的问题了。

    “什么时候走?”始终要面对的问题,还是在晌午过后,被陈淑媛提及。即便没有回望对方,但肖胜依旧能感受到对方情绪上的落寞。

    “下午的飞机。改签不了。。”一句话说死了陈淑媛所有的幻想。

    “我给你做饭去,我现在手艺大涨。”说完,陈淑媛撑起双臂,准备从浴池内坐起身,但却被肖胜紧搂在怀中。

    “不是刚吃饱?你又饿了?”听到这话的陈淑媛,甩开了湿漉漉的秀发,狠咬了肖胜一口。两人就这样相拥的躺在温水中。

    浮动的水面,难以掩盖陈淑媛那傲人的酥、乳,独有的气息,依旧透过鼻息,向肖胜传递着贪婪,迷离在爱河之中,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芳馨满体’!
https://www.duanqingsi.com/12602/676932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