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1章 芳馨满体(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轻吟一句情话,执笔一副情画。绽放一地情花,覆盖一片青瓦。共饮一杯清茶,同研一碗青砂。挽起一片轻纱,看清天边月牙。

    爱像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

    本就蠢蠢欲动的内心,在紧搂的那一刻,砰然爆发!犹如火山口崩发的那一瞬间似得,炙热,涌动,不计后果!

    敞开的客厅房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时不时杂物散落在地的清脆响声,预示着两人的疯狂。

    恒温下的房间,成为了两人彼此抚慰对方的‘乌托邦’,久久不曾得到释放的思念,伴随着时有时无的娇咛声,尽情的宣泄着。

    古铜色的肌肤,与白皙紧致的肤色,显得是那般格格不入,又恍如的梦境般,那样协调!少去了甜言蜜语的赘言,更多的则是两人尽情享受欢愉,带给彼此存在感。

    从客厅至楼梯,从楼梯到卧室前,那散落的衣装,诠释着两人的忘我。不知不觉中,那迷乱的气息,逐渐占据着主导,直至共度云霄。

    饶是肖胜这种壮体格,此时仍旧‘气喘吁吁’的‘匍匐’在那羊脂般的酮体上。汗液沾染着陈淑媛的发梢,高盘的秀发,也随着压在身下,散落在脸前!

    晶莹的双眸,欲滴欲露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余红布满陈淑媛那靓丽的脸颊,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肖胜的脸颊,仿佛在应证着那份实实在在的归属感。

    曾几何时的压抑,在这一刻得到全身心的释放。不单单是身体上的享受,更多的则是来自于心灵上的不再空虚。

    仿佛这个家,又有了生机般!

    一个女人再自立,自强,总需一个男人,一个怀抱让她寻找那份归属和安全!鲜丽的外表下,那颗浮萍般的内心,更多则是抚慰。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她们渴望的更多则是心灵的慰藉!也许,相隔甚远的彼此,一通充满爱意的电话,都能让她高、潮连连。这就是女人!

    如今的恋爱,多数是缓解寂寞。只想找一个人伴在身边,即便找到了爱情的感觉,也容易迅即地失去。这不是因为爱而爱,而是因为寂寞而爱。

    最终爱久了,人依旧会寂寞。为舒解寂寞而相爱的男女,没有长久坚守在寂寞里的能力。一个不懂享受寂寞、天天追逐热闹的人,真的,他(她)还没有真正爱上那个人。

    享受寂寞,感恩彼此,追逐梦想的同时,慰藉心灵,这样的爱,才牢靠,才永久!

    若不经历这么多,承受这么多,也许两人即便走在一起,仍旧感受不到这份强烈。正因为享受寂寞后的‘干柴烈火’,才让两人彼此如此‘干渴’。正如门外那始终亮堂的路灯般,细微,入心,在漆黑的深夜里,又是如此夺目。

    卧室内的格局,依旧那般熟悉,只不过时尚的被褥,被‘龙凤呈祥’所替代。单臂紧搂着陈淑媛的香肩,感受着对方入怀时的那份惬意,指尖抚摸着对方柔腻肌肤的同时,肖胜倍感追忆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曾几何时,我做梦都想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亦如此的‘着装’,紧搂着你!倾听你那让人魂断的*声。梦想成真了!”说完这话,肖胜低头亲吻了下陈淑媛的额头,缓缓抬头的陈淑媛,明眸瞥了对方一眼,似笑非笑的蠕动着红唇。

    并未因陈淑媛的‘异样’,而停止感慨的肖胜,继续呢喃道:

    “吊丝,倾注一生的梦想,便是有朝一日逆袭高帅富,横推白富美!可终其一生,不是充当备胎,就是充当后爹。

    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要么不推,要推咱就。。”

    “推一个排是吗?现在还差几个?还是都够组建一个加强排的?”听到陈淑媛这话里带着醋意的语言,肖胜笑容尴尬的说道:

    “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说要推咱就推最好的。这不如愿以偿了吗?”肖胜的话,换来的则是陈淑媛轻笑,更多的则是对方滑头的无奈!他总能用其他话题,转移着尖锐的问题。有点含糊其辞,或者说避重就轻。

    越是这样的男人,对于女人越是可怕。因为他不会欺骗你,一旦事情的真相被揭开,他的所作所为,会让你寒心至冰点。

    所以,陈淑媛没有打算在这方面妥协,就如同自己的婆婆那样,即便知晓,也要昂首挺胸,而不是‘难得糊涂’,女人有的时候该糊涂,有的时候必须清醒。

    “柳芝蓉是个让男人,看上一眼,就想竭尽全力去征服的女人!她的冷艳,她骨子里透出的傲气,总能让男人为之颤抖。”听到这话,肖胜‘呵呵’了两句,冷不丁的接了一句:

    “她的凶残,更让人望而止步。”没有去搭理肖胜的‘解释’,继续沿着自己思绪往前伸展的陈淑媛,轻声道:

    “可今天她的沉默,却让我看到了,她那不为人知一面。脆弱。。相信吗,我不敢保证,在我们交织那一刹那,对方会退缩,但她的沉默,却暴露出了她的不甘和窘迫。不过也突显出了她的底蕴。

    我记得婆婆给我说过这样一段话:不要过分的依赖语言,不要总是企图在语言上占据上风,语言解不开的,事实可以解开。语言解开了的事实没有解开,语言就会失去价值。

    甚至于只能添乱。用事实说话的人能安详。安详属于强者,骄躁流露幼稚,安详属于智者,气急败坏显得可笑。安详属于信心,大吵大闹暴露了其实没有多少底气!”听完这话,肖胜的眼角不禁抽搐数分,自家老妈子这是要闹成啥样。

    在肖胜低头望向身边的陈淑媛时,对方毫不回避的紧盯着对方。继续蠕动着嘴角,喃喃道:

    “越是毫无目的躁动,越是证明她们的没底气和脆弱。沉默只是个人底蕴下的抑制而已!我越安然,她们就越‘恐慌’。谁让我是你纳兰中磊明媒正娶的女人呢?”

    “哎,不,咱妈都教了你啥?我咋听着那么恐怖呢?”听到这话,陈淑媛毫不做作的‘咯咯’笑了几声,那稍稍蠕动的躯体伴随着,她特有的芳馨,侵袭的着肖胜。

    “她教我,女人该怎样,让一个男人妥协!”说完,陈淑媛示威的瞥了肖胜一眼,倒吸一口凉气的肖胜,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https://www.duanqingsi.com/12602/676932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