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22章 入骨三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

    亦比肖胜身边所有女人,都要年长几岁的白静,也比她们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感情!虽然年岁已不小,甚至可以算得上‘高龄’,但先前与肖胜的多次缠绵后,她都会选择用药物来维持着现状。

    已经过了争强好斗的年龄,特别是了经历了那么多后,适时的避让,也是保全现在地位的一种手段。从与肖珊和纳兰二爷的接触中,白静不难发现自己的婆婆,公公对下一代的渴望,而这份渴望,在白静看来,只能在其她女人身上,最起码第一个是这样。

    与章怡为了百盛未来的‘避让’不同,白静总觉得自己的身份过于‘尴尬’,一个有前科的女人,说到底若不是肖胜无条件的信任自己,自己又何德何能走到现在?自己不争,不代表别人不在意,不嫉妒。

    生长在白家那个扭曲的环境里,使得现如今的白静,内心相较于常人略有些黑暗,当然按照正常人的考虑,这种分析是无可厚非的,你一个‘小三’或者说情妇,有了男人的骨肉,是想图什么?

    这些话一直都压在心中,不曾对任何人阐述过!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出生后遭遇着与自己童年一样的处境。直至现在,她还无法忘记,自家母亲被白成山的大房,蹂躏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就因为她出身舞女,而现在的自己,能比当年自家母亲的身份高多少吗?‘谦让’的背后,更多的则是白静内心的‘胆怯’,和不敢直观面对现实的矛盾心里。

    当然白静,也不是自家母亲那软性子的人,肖胜的百般呵护,让这位已过三旬的‘老女人’,重新焕发了青春,可她还是不想被人挤缀,或者自己孩子的童年,过于阴暗。

    站在原地,不禁多愁善感几分的白静,抵不住这阵阵的寒意,再一次翻弄了没有动静的手机后,说不出的忧愁,布满她的脸颊,侧过头去,看得不远处那停靠在路边,随着自己缓缓而行的劳斯莱斯,以及身后的那名保镖。自言自语的轻笑几分:

    “自己犯、贱,总不能让他们也跟着受罪吧。”自嘲完,踩着高跟鞋的白静,‘噔噔’的折回车前,不远处的那名保镖,率先一步拉开了车门,不知在思索什么的白静,并没有注意到身边这名‘保镖’的异样。可当她坐稳之后,对方竟破天荒的挤了进来。

    紧皱眉头的白静,猛然侧头看向对方,当她看到那魂牵梦绕的熟悉面容时,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张叔,回家。”伴随着那熟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乍然响在白静耳边时,才相信这一切不是梦境的白静,毫不避讳的扑到了对方怀中。

    没有夸张的喜极而泣,但言语之间,已略有抽泣的味道。

    司机是自家老爹身边的老人,那名跟肖胜换了身份的保镖,更是提前回去。这些都跟了纳兰阎王小半辈子的老人,知道什么事,该看,什么话该听。此时这个被肖胜尊称为‘张叔’的男子,便把目光径直的投向车前,认认真真的开着自己的车。

    “鸳尾味是啥味?琢磨了半天,难道是我OUT了?你身上这味就是鸳尾味?鸳尾是不是就是鸳屁股后面的那簇尾巴啊,那能啥味?”听到肖胜这话,双眸恨不得挤出水滴来的白静,脸颊红扑扑的望向身边的肖胜,轻声附在了肖胜耳边,鼻息撩人,微微蠕动着嘴角,红唇更是似有似无的挑逗着肖胜耳唇。

    “你是想说‘骚、味’吗?”白静的直接,让本就骚动不安的肖胜,变得更加跃跃欲试。虽然自家张叔‘两耳不闻窗外事’,可就在这真做出点什么禽兽的事情来,那也太没底线了!

    骨子里相当的‘大男人主义’的肖胜,没有暴露的习惯,当然在妹子面前除外。

    明目张胆的不敢做一些特别禽兽的动作,但私下里,毛手毛脚的咸猪手,当然不会放过身边的尤物。粗糙的大手狠掐了下白静的翘臀,强忍着那份痛意,白静望眼欲速的深望着身边的这个男人。

    “白总真实敬业啊,这么冷的天,打扮的这番漂亮,还出来谈业务。”听出了肖胜话中的醋味,‘咯咯’轻笑几分的白静,在肖胜的大手力下,收起了咧开的嘴角!吃疼的娇咛一声。

    入骨三分。。

    知道有外人在,也不敢过于造次的白静,坐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晚礼装,但丰腴的身子还是紧贴着身边的肖胜。

    “吃醋了?”

    “废话,不吃醋,能诈尸?”听到这话,不单单是白静,就连开车的张叔,都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作为前特战队退下来的人员,他对纳兰二爷的忠贞度,不亚于弹头几人对肖胜的!继而,肖胜并没有避讳对方的意思。

    “小鸡肚肠!”

    “有点小肚没事,鸡长就行,你说呢媚娘。”轻声附耳说出这番话,笑容甚是妖媚的白静,捂嘴‘咯咯’的笑了起来,有他在,自己发自肺腑的笑声,永远是那般此起彼伏。

    “他会不会死的很惨?暴尸街头?”

    “那到我不会,我纳兰中磊是知法守法的好公民,而且我纳兰大少是出了名的仁义。他不是说情愿生不如死吗?那我就让他生不如死一次。”说完这话,肖胜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广市,某大型娱乐场内。

    漆黑一片的‘起伏螺旋机’前,被捆绑结实的万天,用力的挣扎着,可对方捆绑的技术,那是堪称一绝,任你怎么挣扎都不能挪动半分。

    “安全栓都不给他套?”

    “套的话,他怎么能体会到生不如死呢?放心这跟绳子的承重力不低,一会半会,你绝对不会成为空中飞人的。”说完,一前一后退下来的两道高大身影,拧动了机器,上下急速,左右旋转的机器,把吊在半空中的万天,当猴一样戏耍着。

    对方演的精彩,下面的两人看的舒心,找个空地坐下来的两人,乐呵呵的相互攀谈着:

    “蛋蛋,这一会半会,让体现不了刺激啊。”

    “头说了,最少五个小时。”听到这话,斥候看了下手表,轻声道:

    “那咱们的萌妹子呢?”

    “别想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12602/676922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