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33章 江山代有才人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人生在世,最美的不是生如夏花,而是在时间的长河里,波澜不惊。

    感受到陈淑媛任何的情绪波动,当她在问出这些问题后,像一个居家小女人般,凑到了肖胜的身边,为其拉平了褶皱的衣角,很是满意的打量着他这身装扮,甚至于,嘴角还露出了淡然的笑容。

    可当她的目光与肖胜对视之际,那份温和顿时变得凌厉起来,那种想要一探究竟的犀利眼神,使得肖胜瞬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刹那间,气场上发生变化的陈淑媛,给予了肖大官人一种压迫,来自于内心的压迫。

    “你这种眼神让我很有压力耶。”伸出右臂的肖胜,想要去抚摸对方的脸颊,但被陈淑媛‘轻而易举’的躲开,与肖胜拉开了距离,目光柔和了许多,但仍旧不放弃的追问道:

    “那是因为你欺骗了我太多,只有内心有鬼的人,才会感到有压力。”

    “这话我不喜欢听,陈院长是你老子,那不告诉你事实,我这个做女婿的,就敢妄言?不想混了?”

    “陈院长?”听到这三个字,陈淑媛伫立许久,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抿着嘴角,轻声道:

    “谢谢。”

    “我说漏嘴了?”凑到陈淑媛身边的肖胜,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贪婪的女人,总想牢牢的把对方抓住,可近在咫尺,又没了那份胆量。

    “不,是我猜出来的。我什么时候能与他相见?”手指撑在肖胜胸膛的陈淑媛,架开了与对方之间的距离,明眸深望向对方,充斥着让人迷醉的气息。本就贼眉鼠眼的肖胜,嘴角还流着口水,那小眼眯眯的望向对方,茫然中夹杂着渴望,恨不得饿狼扑食般压倒对方。。当陈淑媛那天籁般的声响,萦绕在耳边之际,这种沉醉和冲动,更加的明显,舔了舔嘴角的他,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这算是美人计吗?可你的露点太少,但我的爆点就肯定不多喽,再脱两件,咱俩都乐呵,乐呵。”狠狠的一脚踩在了肖胜的脚面上,顿时从刚才那副贱样中回复正常的肖胜,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着。。

    老虎的屁股之所以不能摸,那是因为老虎的气量小,气门足。而肖胜之所以被称之为笑面虎,在这方面,有惊人的雷同之处。

    也许是肖胜的表演过于夸张,或者说面部表情扭曲让人看着胸碎,只用了数分力的陈淑媛,赶紧咧开身子,但还未等她从肖胜那高超的演技中回过神来,这厮踏步向前,紧搂着对方的蛮腰,顺势把她压在了自己的单人床上,扭曲的面容,顿时被邪恶,猥琐的微笑所代替,伴随着他那粗糙的大手,欲要去掀开对方衣角动作时,刹那间,知道自己又落入狼窝的陈淑媛,猛然抬头,这一次是真的狠咬住了对方的肩膀。。

    迷醉的气息,让人沉陷的娇怒表情,无比突显着陈淑媛的妩媚,散落在额头上的秀发,以及对方发怒时的起伏,都撩动着肖胜最底层的欲望,指尖穿过衣角,抚摸着对方柔嫩的几分,被对方束缚在怀中的陈淑媛,冷艳的深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没有想象中的挣扎,但那眼神,足以让肖胜失去刚才的那份冲动。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心里怪怵的。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来,我一直幻想着与你‘日日夜夜’在一起的时光。。”听到肖胜这让人‘作呕’的情话,陈淑媛冷笑两声,轻声道:

    “真的?和我在一起干吗?”听到这话,肖胜笑容猥琐的卖萌道:

    “你讨厌啦,思想不健康了。就是单纯的拥抱,接吻,抹胸,没有‘干’啦,人家是小清新,倒是你,思想多龌龊。。”霎时间,内心狂乱不已的陈淑媛,直接扬起被架在半空中的腿弯,就向肖胜凿去,眼疾手快的这厮,直接咧身再一次压住了对方,原本对方那自我营造出来的冷冽气氛,随着她脸色的羞红,不攻自破,而看到对方这般羞怒的面容时,肖胜再一次撩起了潜心的欲望。。。

    而这份欲望未曾燃烧,魏叔那惊天的一脚,跺在房门上的乍然而响,使得肖胜连滚带爬的从陈淑媛身上窜了起来。

    “魏叔,你这是要闹成啥样啊,阳痿了,以后可咋弄?”闻忙起身的陈淑媛,背对着眼前这位,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中年男子,说不出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是生畏。。

    脸上的笑容随着自家魏叔那冷峻的面容,逐渐褪去,冥冥中已经猜到什么的肖胜,猛然推开站在身前的魏叔,直接冲向客厅,当他看到一脸轻叹的老太君时,蓦然回首,望向身后的魏叔,收起了那份嬉笑的声响,冷峻的询问道:

    “暴发户,出事了?”听完肖胜这话,端起茶杯的老太君,细抿着杯中的茶水,微微的点了点头,在放下茶杯之际,轻声道:

    “五分钟,他的老上司,老领导,你的乔爷爷亲自带人去抓的。”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当肖胜听到这个事实后,内心还是不禁颤抖数分。作为特殊群体的存在,龙组退役队员,如果犯事,那么抓捕他的将是他以前的直接领导或者班长,如若反抗,按‘叛国’来定罪,直接可以绞杀。。

    “关押在了哪里?”愣了许久的肖胜,眯着双眼,呆目的望向前方,轻声的质问道:

    “这很重要吗?他的使命完成了。能不能再出来,这就是你的事了。”看着老太君那浅浅的笑容,就连随之而来的陈淑媛,内心都不禁颤抖几分,瞪大眼眸,望着身边这个男人,她亦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凌厉煞气。。变故,这就是变故的开始吗?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这句话,肖胜猛然转身,当他望向陈淑媛那担忧的俏脸时,给予了她一个一无既往的灿烂笑容,不等对方开口,猛然激吻住对方嘴角的肖胜,在唇分舌离后,轻声道:

    “给我点力量,让我站得更高,尿的更远。”说完,肖胜大步走出房间,直接跳上了那黑色的奔驰轿车。。

    十月二十三日,阴历九月十九,霜降。。宜:祈福,开光。。忌:破土,祭祀。

    一代枭雄,纳兰二爷,锒铛入狱。

    纳兰大少甩袖而出,直逼京都。。

    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https://www.duanqingsi.com/12602/6768937.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